李莲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漂亮的购物纸袋、老鼎丰的包装、商场雪白的棉签……你知道它们的出处吗?不是工厂,也非作坊,而是在监狱的车间或监舍,出于罪犯或遭到冤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一双双忙碌的手。

六十八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李莲珍二零一三年初至二零一五年底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在此,她被高压逼迫违心转化,在心理极度痛苦中,每天被强制劳动十~十八小时,搓棉签、糊纸袋。

下面是她的自述:

一、修法轮大法,无罪被判刑

我一九四八年出生,今年六十八岁,于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修炼之前有严重的心脏病,颈椎病、风湿病和神经官能症,再加上农村繁重的农活,经常犯病晕倒在地里,那时总想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

修炼法轮功后,我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有劲了,人也精神了,走路两脚生风,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心里也敞亮了,不再钻牛角尖了,啥事都看开了。我心里想,我咋这么幸运呢,这么好的大法,让我得到了,我一定要一修到底。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的上午,我正在家中后园子里干活,一辆警车开到我家门前,从车上下来四个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屋就开始疯狂的抄家,撬开我的柜子,抢走我所有的大法书籍、手机,五千元钱和存折等物品,把我绑架到梅里斯区共和镇派出所,后又送到梅里斯公安分局。

在梅里斯公安分局,没我孩子大的警察,辱骂我,用拳头打我,用皮带抽我,最后把我扣在铁椅子上,手和脚都被扣上,扣了我一宿,送齐齐哈尔看守所关押十个月,一天三顿发糕,一辈子都不想再碰的酸发糕,喝稀稀捞不出菜叶的汤,能容几个人的大炕有时要挤二十多人,都得立着身子睡觉,要是起来回来就找不到地方了。夏天热的透不过气来。冬天没有热水,每人每天只给半杯热水,洗漱都是冰凉的冷水,我的右侧胯骨越来越疼,后期走路都费劲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法院非法开庭,判我四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被非法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二、被迫转化,撕心裂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那真是人间地狱。所有进监狱的人都先到九监区集训。我气还没喘匀,先坐小板凳,一尺长,半尺宽,半尺高的小凳,四边有楞,中间是坑,人坐在上面,腿抻不开,两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能动,一帮包夹围着我,稍一放松,包夹上去就是一脚,连踢带骂,每天污言秽语的打骂,就是一个目的,让你转化。时间长了,臀部都磨破了,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那时因在看守所右侧胯骨就疼,坐在小板凳,胯骨就像刀割一样的疼,上火,牙又开始疼了,后期疼的脸都肿起来了,不能吃东西,走路一瘸一拐,胯骨疼痛难忍。高压逼迫下,我违心的转化了。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晚上我躺在床上,满脸泪水,我的心撕心裂肺的痛,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我对不起您呀,我没做好,给大法抹黑了。在那种压抑的环境里,我只能偷偷的哭,我心里知道,我不会放弃大法。那时我每天就是背法,她们说什么我都不听,我就坚信师父会管我。

因我在看守所期间,一个同修教会了我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每天我都要背几遍。我要用我的身体来证实大法好,可能是我的这一念正了,师父就帮了我,五个月后,我的胯骨、腿不疼了,牙也不疼了,我没去医院,没吃一片药,全好了。

三、劳役压榨,无尽无休

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和犯人一样被视为劳动工具,赚钱机器。二零一四年一月,我被分到了十三监区,十三监区的劳动量特别大,我在齐齐哈尔看守所有时装筷子,就是饭店那种一次性的筷子。有时是叠元宝,叠金砖,就是给死人烧得那种。在这开始的时候搓棉签,装牙签。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吃饭时间都很紧,只有十个水龙头,一百多个人用。空间小,人太多,我大多时候都是挤不上的,只能接点水插空洗洗。活多的时候饭都吃不上,就得去车间吃饭,边干活的间隙吃口饭。每个人就得备两套“餐具”,监舍一套,车间一套。

这里劳动强度大,每天每人得搓一百多包,一包里一百多个棉签,手慢的根本搓不完,就得加班加点,实在不行就的拿回监舍干,得干到十一、二点。有时白天搓棉签,装牙签,晚上往衣服上缝钻(服装上的小装饰),不合格的还得返工。

后来又开始糊兜子,装衣服或食品的各式手拎纸兜,大的小的都有。别小看了这个纸兜,这个工序很多很麻烦。成车的原材料运进来,先得往楼上抬,一包五、六十斤,抬到四楼就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然后把厚纸片打成扇面,往上刷胶,那胶发出浓烈的刺鼻的气味,为了粘牢,刷完胶再用脚踩,用臀部坐。成桶后再用手叠出印,叠完再刷胶,再粘,再踩,踩脏了或有残余的胶就用抹布擦。然后再打孔,穿绳、查数,打捆,再打大包,成品后再往楼下抬。

流水线作业,车间里堆的跟山一样。成车的往里运,做完后再成车的往外出,这批活没干完那批又进来了,没完没了的干。做不好的就得挨骂返工,还不能耽误手里的活,手慢的也得挨骂,每天从早到晚,就是做活的声音夹杂着管教的骂声。白天干不完就拿回监舍干,再干不完就成宿的干,困的干活都能睡着。

我们做出的纸兜运往各个超市、商场和工厂,有各种大礼包,服装袋、食品袋。其中有大家熟知的老鼎丰食品袋,都是出自于监狱。还有各大商场的牙签,棉签也是出自于监狱。除此之外,其他监区还做服装,做浴服、做被罩、做棉服,做酒瓶盖等。

四、没有报酬,更无尊严

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没有说话的权利,没有做人的尊严,警察呵斥就是家常便饭。人性的丑恶和自私表现的淋漓至尽。只有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才能看到善良和大忍的胸怀,法轮功学员不争不斗,尽力去帮助别人。

有个法轮功学员,一直照顾一个从南方转监过来三无(无人看,无人管,无人存钱)人员,在自己经济拮据的情况下,给她买生活必需品,生活上照顾她。连监狱的犯人都说,这里只有法轮功是好人。

生活标准极低:每天早上是米粥,馒头、咸菜。中午是馒头,白菜大头菜汤或萝卜汤,大块的白菜、萝卜硬梆梆的,夹着沙子和泥,要多难吃有多难吃。要想吃点换样的,就得自己花钱买,超市的东西贵的吓人,我每次买点东西都舍不得一次吃掉。还要买些生活必用品,手纸、香皂,牙膏,洗头水等。

每月监狱只许家人接见一次,我的孩子们每次看我就给我存些钱。我们在这里起早贪黑的给监狱做劳工,现在计时工每小时都二十元钱,每个人一年应该给监狱挣几万块钱,一个监区就是数百万,我们每年却只有一百四十四元(每月十二元)的补助。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我终于离开了这个人间地狱,回到家中。我们没有犯罪,只因为做好人,在这里遭受迫害,江泽民集团为了一己私利迫害法轮功,践踏法律,践踏尊严,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妻离子散,更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辜遭受牢狱之灾,我要把被迫害经历写出来,让世人认清中共的假面具,不做中共的帮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相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善良的人一定会见证黎明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