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提高心性 坚守证实法项目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我做真相资料已八年,八年来经过了狂风暴雨,也经过了旧势力利用的形形色色的干扰,同时也经过了千辛万苦。

投入做资料

八年前我地区做资料的同修不多,有一部份同修看《明慧周刊》不是一人一册,而是几人轮流看一册、要半个月才能轮到一次。加上邪恶因素的间隔,想发放资料救人就不太容易了。这时我就心生做资料的念头。可是谈何容易?当时年龄已是六十多岁,从小又未读过书、对打印、电脑技术一点不懂。因为被邪恶迫害刚从黑窝出来不久,因被邪党开除工职多年没给一分钱,家中妻离子散,倾家荡产,自己独居。居委会、社区、片警还安排有关人员长期蹲坑,两家邻居对我非法长期监控。

为此我一方面找两家邻居谈话讲真相,另一方面作做资料的思想准备。找邻居谈话我说:我们是邻居、子子孙孙都是邻居,再就是我过去的身体如何如何不好,疾病的痛苦折磨了我几十年,我修炼法轮功好的。法轮功传遍了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好的,是江泽民这个小丑妒嫉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和惧怕上亿的好人,导致了这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奇冤和灾难。给你们多少钱希望你们都不要配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是要遭报应的。

我边谈话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两家人都当场表示不管这个事,其中一家还主动给我要《转法轮》看,从此以后再不监视我了。另一家也收敛了许多。资料是救人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我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到法正人间。双手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照片,请师父加持。从此我就除学法炼功发正念外,把全部精力投入做资料。

这个时候,居委会人员来找我叫我写个保证、给我办低保每月两百元左右,我说讨饭都不会要你们的低保,我更不可能给你写什么保证。后来我堂堂正正到单位要我的工资,单位领导叫我去找他们上级上司,我去找上级有关领导他们说:“你早已被我们永远开除了、不再是我单位职工。”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永远不承认。再后来我写信到更上级告单位要我的工资,心里请师父加持。信寄去半个月不到就给我批文叫单位给我正常办退休。从此我每月有不到一千元的工资。

我想买电脑但钱不够,第二天我遇到一同修她主动问我说,她有一旧电脑未用问我要不要?我说太好了,当时就抱回家了。由于邪恶的残酷迫害和间隔,好不容易找到技术同修。他耐心教我怎样用电脑我静静听着,然后全部记了笔记,回家按笔记认真操练,经常练到深夜。没过几天基本会上网下载、复制、粘贴等基本操作。

打印字开始我也想学,因不懂拼音我就拿字典上的拼音来套。很慢,后来同修给安装了逍遥笔,后一直用逍遥笔。使用打印机打印各种资料也费了一番功夫,开始学打印单张、后来小册子、《九评》书、神韵光盘都做。

开始半年在家做单张,一同修专发,后因恶人老上门干扰,本人有怕心就在乡下租房做,单张小册子做了两年,我专做、另一同修专发,用量还不小。开始使用打印机和电脑由于技术不精、心态不纯净时机子经常出问题,有时向内找又与机子沟通机子自然好了,但有时就不行需要拿到二十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找常人维修,原来的老台式电脑包括显示屏还是很重,还有惠普2050激光打印机等也是很重,虽然有段时间形成整体,但八年来基本都是我一人唱主角,从乡下提着或抱着机器要走三十分钟以上才能坐到车,购买耗材也是如此搬回资料点,有时觉得很苦很累,但我从未有怨言,因为我明白我做的事非常伟大。我一直长驻资料点,把我家所需用的物品全搬到资料点。

过关

后来有协调人知道我做资料,建议形成一个整体,我同意了。形成整体后人员就多了,连我有五个人,还不包括协调人和经常帮着搬运的年轻同修,不过他们每星期只来一次,需求量大时来二次。人多考验心性的事儿就来了,因为我长守在资料点,有俩个同修经常一進资料点就不高兴,这不是那不是的,脸色也不好看。甚至有的同修还给协调人讲,说我经济上有问题,协调人就找我谈话。这样一来,我内心就有想法了,心里想为了建这个资料点,我三年逢年过节、包括大年都和平时一样吃,省吃俭用节约钱买了电脑、打印机等,还租房子。我吃尽千辛万苦把资料点搞起来,你们光是来做现成的,就刚投资了几百元、上千元就这样那样的。我表面上还很平静,可是把收支账目写了几大篇,拿给他们。

后来我冷静下来,经过学了师父的法我知道错了,师父给安排考验心性的关我未过好。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

我就认真的全面的向内找:这一找吓我一跳。什么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居功自傲的心、证实自我的心、“名、利、情、色”等都不同程度存在。这么多的人心还觉得自己修得好。我感到羞愧!虽然我经济没问题同修提醒也没错,为何在心中动气。我的心胸开阔了许多,对自己更严格了,对同修也坦荡多了。

搬家的教训

那段时间主要是做《九评共产党》书,质量虽然不太理想、因为大家都是刚学做。但需求量较大、本地、外地都用,有时用别人的车送外地县城。这样搞了两年。后来全市都被邪恶大抓捕,抓了几十个同修,许多资料点被破坏了,我们资料点也不例外。我在师父的保护下避开了邪恶,但没有保护好资料点大哭了一场。后来我经过内找:我有做事心、显示心、想搞轟轟烈烈的心、看不起协调人的心等等。协调人和其他同修的人心也不少,因此被邪恶钻空子迫害。

刚过一个月,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又重整旗鼓把资料点搞起来了。这段时间发《九评》的同修不多,《九评》做的少。又重新恢复的资料点很多,加上现在发资料的同修不多,所以我们现在根据需要量做。但神韵光盘用量还是不小,现在主要是做神韵光盘,有要单张、小册子、不干胶等及时做,帮忙的同修不多,有的偶尔也帮一下,他们主要是传递。

由于思维不在法上提高,一次搬家走了旧势力的安排,导致资料点招破坏、又引起后几次搬家、损失巨大。原来我那个资料点环境安静,房租费也合适,后来形成整体后协调人多次动员我搬家,理由是这个地方偏远不方便同修们,其实就是一元钱的车费下车走半小时。我一直未同意,最后一次我的思维被旧势力利用了,我想是不是要去我的什么执着心,想什么圆容整体,放下自我。就同意搬家了。搬到一个同修家,又是常人儿子、孙子、媳妇、女儿的,房东同修又喊一个他信得过的同修進资料点帮忙,信得过的同修又喊信得过的她丈夫来帮忙,另一个同修又把她所谓的同修侄女喊来帮忙,这还不说,有一个协调人又喊一帮人(十来个)来干活,哎哟,真是大杂烩、常人的舞厅。尽管这样我也知道不对,但没有提出反对,等个把月那位信得过的同修被邪恶绑架了,她又未守住心性暴露了资料点,被邪恶抢夺了资料点全部财产。事后我才明白是因为我对法、对同修、对资料点不负责任,同时不在法上悟、偏离了法而随便配合邪恶的阴谋搬家而造成的。教训惨重。

接着就又搬家。搬到那家不到两个月房子要拆迁,房东说他也不知道。又搬家,又搬到另一个地方刚做二个月被邪恶发现并跟踪了,落实了确实有人跟踪并白天蹲坑,连更半夜又搬家。因为急忙找房子,搬到那家几天后才知道他家是居委会的书记。而且这地方环境不好,水管、厕所都在外面不方便。房租也贵。一進大门就是厨房,老太婆从起床到睡觉总是在里面,冬天里面烧铁炉子更是有人在里烤火。就象值班室一样。

这一连串的搬家损失很大,人力、物力、搬家费等等。而且这几次搬迁只有一次是整体行动有人帮忙,其余的基本是我一人招呼,搬的时候机子、没用完的资料、耗材等等都要打包装,包不好墨水倒出来污染到处都是。搬到目地以后又要整理打开包,就这么来回折腾,把人也搞得筋疲力尽、影响做三件事。我开始向内找原因:我们为什么老搬家?不就是一个“怕”字吗?再就是我们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要在法上;还有资料点的人员不要搞大杂烩,特别是那些似修非修的人或根本不修的人不能進资料点工作,这是对大法、大法徒的安全、对救人项目严肃不严肃、负责任不负责任的问题。

我找出了自己的不足,高密度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想:“我们做的是救人最伟大的事情,任何邪恶生命没有资格管我们,更不允许它们干扰破坏,邪恶不要用居委会书记的职务来毒害房东老板,所有众生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一切都必须为救人开路。”没过几天房东老板不当居委会书记了,去另外一个地方找班上去了,一楼象值班室似的也搬到三楼去了,一楼空空的。我从侧面给房东老板二老讲过真相,但他们受邪党毒害很深,准备以后用其它方式给他们讲真相,如语音电话等。

只要我有决心做师父就会帮助我

资料点的经济开支方面:十五年前单位下文说:“永远开除我”、“永远不再是单位职工”。多年未给我一分钱。我的退休工资是我师父给我加持才得到的,我的身体也很好,也是我师父给我净化的,我们真修弟子一切都交给大法和师父了,一切请师父做主。我只管横下一条心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我也不用考虑存多少钱预防什么后事。

我做资料前就有同修出于关心对我说:“你最好不要做资料,因为你毕竟被邪恶多次迫害过,又是典型的邪恶监控对象,加上年龄大了,文化低,电脑、打印等技术都不懂,经济条件也不好。”同修讲的完全有理。我想起师父的教导:“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转法轮》)

我想,只要我有一颗坚定修炼的心,做资料是救人必不可少的项目,只要我有决心做师父就会帮助我。确实是这样。如:有时机子不听话了,冷静下来向内找,突然会想起哪里有问题搞一下就好了。写文章的时候有时电脑上会给我纠正白字;那年邪恶大绑架,我是长守资料点,资料点被绑架的同修暴露了,邪恶来了,我走了,我走了,他们又来了。有时我把工资贴進去都不够的时候,师父巧妙安排同修给我送钱来了。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一天也过不来。 每到过难关的时候就有同修劝我放弃做资料 ,口气和前者差不多,我想做资料没有错,为什么要放弃呢?我想旧势力也会利用关心我的同修来动摇我的正念 。

当然每次有人劝我放弃做资料以后,我要向内找自己,做资料本身没有错,真的是不是我有哪颗心要去?是不是我真的哪方面没有做好?我应该好好的向内找了。真的一找找出一大堆。有一次找出了向外看的心,光看同修的不足;依赖心,光想依赖同修帮忙;享受心 ,别人来帮忙我轻松点;名利心和欢喜心,有人帮忙多做出东西来高兴自豪;光想找人帮忙、不想自己走自己的路。当然也有想形成整体加大救人力度的愿望,但不明白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如果更要如何如何想、或做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干扰破坏自己或别人要走的路。找出以后去掉它,环境和同修的态度就变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