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教训 不再重蹈覆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几年来,做了很多事,但回头看有很多深刻的教训,这些都是偏离法造成的,如果能及时在法上归正,都能减少很多损失,可由于人心的障碍,人心不改,没能在法上提升,相反却给大法带来了损失,给自己留下永久的遗憾。今天把自己经历的、看到的写出来,是想警醒自己与他人不再重蹈覆辙,也想与同修共同提高,走正修炼的路。

一、真正归正的是自己,而不是专职帮助别人

在帮助同修这个问题上,自己一开始也是法理不太清楚,觉的师父不让落下一个弟子,所以只要同修有被抓、被病业干扰,就责无旁贷的去做,就是要把身处魔难的同修救回来。可是我们真的有许多地方一定要及时归正,才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才不偏离法。

有一同修和同修配合曾去公检法部门营救回来很多同修,也与同修配合帮助了很多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走出魔难。这样一来很多同修对他形成了依赖、甚至崇拜。有很多同修遇到问题首先不是想到师父、想到法,而是同修,很多人都找他,什么事都想问问他、甚至孩子考学什么事都打电话问他。该同修没能及时清醒,而是升起了干事心、膨胀自满等人心,疲于奔波于被干扰的同修中间,甚至学法、发正念的时间都不能保证。不是专职帮助同修也是很少有时间做其它救人的事,也几乎是专职的了。

其实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管,谁都是修炼的人。有的同修一有干扰就外求,而内在不改,那么这样长期抱着执着不放的人,我们真得看看怎样才能让他自己能意识到;还有的把自己应该提高的地方全推给同修,自己没有主见,那么对这样的同修我们“有求必应”就不对了。如果我们执着自己有能力帮助同修、执着自己法理明,邪恶就会让你忙的顾不过来,到处有被迫害、被干扰的同修叫你去帮助,我们就不能透过表象看到问题的实质。

邪恶就通过这种方式来消耗你的时间、同时加强你的执着、滋养着你的显示心、欢喜心、高高在上的人心,忙来忙去,渐渐的变成不是忙于救众生,而是把时间内耗,不自觉的起到乱法的作用,干扰了很多同修不是以法为师,而是学人不学法。这已经上了旧势力的圈套,还不自知。在这方面的沉痛教训太多了。所以我们一定时时清醒理智,有两个老同修身体病业干扰,我和她们学法、发正念好了,过后却总反复,有事就找我,我意识到不对劲了,我就告诉她们多看书。后来她们找不到我了,就多学法,身体的干扰也不反复了。我们每个人都是修炼的人,我们只有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实实在在的修,才能完成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如果我们执着自己的一点才能,甚至沾沾自喜自己的能力、执着自己悟到的一点法理,别的同修更是恭维有加,不自觉我们还把我们没修去的部份掩盖起来,同时还加大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被魔利用乱法却不自知。我曾就是自我显示等人心学人不学法,跟着人走,执着自己的文才、口才,给法带来损失,我今天更能深刻体会显示心不去的危害性。

古代的申公豹有才能,但道德缺失,结果利用自己的能力干了许多坏事。姜子牙表面没什么能力,但守德、听师父话,结果引来众神相助完成封神大任。表面的这点能力真的不是我们值得显示的。我们真正按法去做,听师父的话,大法会赋予我们无边的法力去完成我们的亘古宏愿!所以至今还有执着显示心不放、认为自己修的好、悟的高、能力强的同修赶快清醒、赶快警醒。

二、走正自己的路,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

有的同修这些年被迫害的很严重,同修在物质方面提供一定的帮助是应该的,但是不能大包大揽:你只要做证实大法的事就行,工作不用找了,房子我提供,什么都提供,我们太缺你这样的人才了,等等。所以被帮助的同修觉的不能白吃白拿同修的,于是只要是大法的事就应责无旁贷,忙得没有时间学法、炼功。这其中也助长着同修的人心,觉的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了,别人帮助自己洗衣做饭都是应该的,比如有的男同修忙起来顾不上洗衣服等照顾自己,有的女同修就帮着洗衣、叠被、做饭,照顾的过份,从这一点上看,帮助与被帮助的同修都没有走正路,我们无论怎么难,但只有一条最正的路。我们走正路才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

有一男同修,正念很足,人也出众,很多女同修总是愿意找他,尤其自己的情感、家庭什么事都找他倾诉,一聊就是很长时间,每天打电话找他的不断,很多女同修愿意请他一起配合做事,搞的男同修忙的无暇工作,其实很多女同修的色欲的物质、情的物质掺杂在一起,更是害人、害己。如果很多女同修都对一个男同修有情色的物质,真的是害了男同修,我们地区就有一个男同修这样被旧势力迫害夺去生命。

男女同修不是不能配合,但如果掺杂那么多人的东西,真的应该警惕了。异性之间过份的关照与物质上的给予,也滋养着情与色的物质,当然有的人付出物质不图情感回报的,但有的给异性提供物质多是想得到情感的回报或者是得到各方面的依靠。什么执着都不能掺进修炼中。明慧一篇文章提到男女独处一室等于是悬崖边玩耍,太有道理了。所以有的女同修动不动就给异性同修提供楼、车,(当然有很多无私付出没有掺杂任何人心,就是为了多救人的情况除外)一定要警醒这本身是不是掺杂着人的东西。正法开始那几年环境艰难,确实有男女同修在资料点把握很好,在压力下承担很多证实大法的事,但把握好的很少。现在正法到最后了,在男女同修的配合与交往上我们应该更严格,非夫妻同修真的不能以配合做事而同住一处,长期同行。单不说旧势力虎视眈眈,我们在正法这条路上真应该归正一切不正的了。自己曾在这方面不注意,摔过大跟头、教训太深刻了。

在情色上摔跟头的不都是认为男女在一起做事在一起吃住能把握好的,但因人心而放松,邪恶加强你的情与色,再加上有这样单处的机缘,让人犯了大错无法弥补,所以男女之间真得象神韵艺术团的男女演员那样严格区分,从一言一行约束自己,严格按法修去肮脏的人心,不给邪魔乱鬼提供附着的空间。我们都说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可我们执着肮脏的色欲物质不放,干了连人都不是的事,这已经走了旧势力的路了,我们真正去除人心、纯净无暇,哪层低层生命能够得着你呀?!这就是真正的否定了旧势力。师父说:“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1]

三、真正在法上提高,交流不走极端

同修在一起形成环境,应该是共同提高的环境,而有的同修在一起,长期不切磋,同修在一起不交流,很多问题积压,谁不在法上也不说、人维护人,所以长期整体不提高。有的真的是集体学法也走形式。而有的是搞人心的崇拜,谁谁法理清楚,只要谁来了,大家都想见,把同修特殊化,用人心对同修,其实谁的法理清,也没有法清,谁法理清这句话最容易助长人心,往起勾同修的人心,这个也想见,那个也想与“法理清”的同修谈,这样一来,“法理清”的同修到哪里,哪里同修就要找他,在一起切磋法理。其实法是指导实修的,谁的认识都是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如果都听一人说,那真的是局限和干扰了他人的认识,无形中甚至向别人散发黑色的物质和业力。

我们修炼人对法的认识与升华,是我们去除了人心,在正法中提高心性,才能“明慧不惑”[2]。我们在法上切磋是必要的,但这种动辄去宣讲自己悟到的法理,或找人抠法理、或认为自己修的好老想去“帮别人”,这些已经严重的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大事了,这就是乱法了。所以学法得到法了,按法做到了才是修的好。法都背下来了,可没按法做到,那只能是出家人努力念经书了。

所以我们一般有两种现象,比如在交流时,一种是只谈事,不谈心性,说话不用法的标准为基础,甚至偏离法,对学员的问题凭自己的理解、感受、想当然的随便就说。因为这样的交流不但不能使人提高,也起了破坏法的作用,所以很多同修产生了厌恶交流的情绪,把自己封闭起来。再有就是有的人拿出法了,法背的很多,但是却随意解释法,多用法去指导别人,很少用法修自己,用法去抬高自己、甚至严重的用法去压制别人。这样的一开始很能迷惑他人,觉的人家法背的多,学的好,总想有这样“法理清”的弟子常相助。时间长了,慢慢让本人起人心,总想去帮助别人,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上。起到是干扰当地救人的作用。

而有的同修就很理性,比如在推广资料点遍地开花时,有外地同修来我地在法上交流,大家都感到有很大的提高,外地同修来了做完这事时,再也没来过,因为当时很多同修的人心起来了,认为人家修的太好了,都想找他们,那种依赖、学人不学法的物质,同修立刻刹车,再也没来。后来同修们找不到他们,慢慢的在法上独立了,走出了自己的路。而有的人就在同修的恭维下刹不住车,后来导致巡回交流乱法的恶果。这两种情况都是因为有显示、自我等人心的反应。还有看到有同修忙的到处交流,去帮别人,自己救人的事做的少,就是说的多,实事做的少。深刻的体会是:同修在一起应起到互相促進、互相提高的作用,那么我们学好法、按法去做到、真正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去除各种人心才能不走偏,才能真正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以上为个人认识, 有不在法上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坚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