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过程中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师父在对学员文章评语中讲到:“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1]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我们地区有许多同修被非法抓捕、判刑,我在参与反迫害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从开始的胆战心惊到逐渐克服怕心,从开始的带着同情心正义感到慈悲为他的境界提升,从不会做到逐渐成熟,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看护。

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师父的点醒,我悟到这条路并不象想象的那么难,只要摆正基点,一切都有师父做主。我所参与营救的同修,绝大多数是我不认识的,但是只要我听到有同修受迫害,我都尽力去做,因为无私是符合新宇宙标准的,只有达到这一标准,才能摆脱旧势力的安排。

下面我把自己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营救同修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突破怕心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我地同修A被当地国保绑架,没收了电脑等物品。我们决定先去找同修A的丈夫,希望他出面要人。同修A的丈夫是位工程师,十几年设计的图纸和文件都存在电脑中,电脑对他来说很重要。我当时很肯定的对他说:“电脑一定能要回来,我陪你去。”他说:“还是别去了,别把你再搭進去,共产党是不讲道理的。”说了半天,他都不肯去。

后来,我们听说邻地有一位同修的儿子被绑架后,她到公检法部门讲真相,最后把儿子营救出来。于是我们邀请了这位同修和我们一起去讲真相,经过大家的配合,同修A的丈夫终于同意去要人。 这是我们地区第一次整体配合走向公检法部门讲真相。

去国保的前一天晚上,我整夜也没睡好觉,有一种无名的恐惧:因为我知道公检法人员对待这些善良的修“真、善、忍”的好人有多残暴。我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和看守所里,亲眼看到警察打学员,我也被警察打过(只因背诵师父写的经文)。并且我地区有一同修到国保去要被搜走的钱财时,竟被非法判刑。一想到这些,我的双腿和双手就不由自主的哆嗦。

第二天,走到国保大队楼梯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腿还在哆嗦。我对自己说:“真没出息,是来讲真相的,怕啥呀?”这时我看了一下和我一同来的同修,人家一点都不怕,我也感觉不那么可怕了。在和国保大队长交谈的时候,我所有怕的物质全没了。当时我对大队长说:“队长,你好,您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很长时间了,您也与法轮功学员打了几年的交道,也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您和某某某没冤没仇,您怎么能忍心把好人送進监狱呢?咱们住在一个城市,如果在外地见到,那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您看文化大革命过后,那些迫害好人的公检法人员,有报道说,有八百多人拉到云南秘密枪决。这段历史距今并不遥远,希望大队长您可别步入他们的后尘呀!”大队长听到我说完这段话,正在倒水的手哆嗦了几下,并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在那次交谈中,我们把队长电话号要了下来,同修的丈夫经过几次电话沟通,最终把电脑要了回来。

电脑能被要回来这件事,对于我后来去公检法部门讲真相又增强了信心。我和外地同修多次配合,去公检法部门面对面的讲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向律师界讲真相,带动同修走出来

二零一一年,我地有两个同修被绑架,我们当地同修共同出资,从北京请了两位律师。当时把营救同修的希望,寄托在律师的身上。结果一审下来,两位同修被诬判五年。

在二零一一年的时候,我们当地能去公检法讲真相的同修还很少。我想,如果能有更多的同修参与就好了。当时,《明慧周刊》登了其它地区的同修向当地律师界讲真相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我找到协调同修商量说,咱们没有向当地的律师界人士讲真相。她说,那咱也做吧,就先从律师事务所开始吧。于是,通知当地同修配合发正念。

第二天,我们带上两位同修的一审判决书的复印件及提前写好的申诉信,以要打二审的官司请律师为名,去给当地律师讲真相。我先把申诉信递给律师。律师看完后,再把一审判决书给律师看。当律师看到同修被非法判五年时,非常气愤,立即打电话给他的同行说:“×××法官太不像话了,法轮功学员干啥了,从家带走就给人家判五年。”并问同行:“你接这个二审的案子么?”就听电话那边说:“这年头,法轮功的案子也不敢接啊,上面施压啊,还是人家北京律师了不起呀,敢接!”

就这样,有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参与,走了很多家律师事务所,给更多的律师讲了真相。回去后大家一起交流,同修说:“这次走出来讲真相太好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一定通知我们,让大家都来参与,一起走出来。”

法官:再也不接法轮功的案子了

两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后,同修切磋后达成共识,用贴不干胶这种方式曝光国保大队长和主审法官的恶行。

我们首先了解到他们的家庭住址和家里人的姓名及工作单位,然后收集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做好不干胶后贴到他们所居住的社区。曝光恶行后,我们给他们打电话,讲清这样做的目地,希望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这样对他们不好。那个法官感到了压力,说都是“六一零”这帮人让他给法轮功判刑的,现在他上恶人榜了,心里非常生气,说再不管法轮功的案子了。

后来,这个法官调离了此岗位,真的不再参与迫害了。那个国保队长不听劝告,还继续抓人,后来得了重病,不能上班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曝光当地恶人恶行,是对他们的慈悲,他们不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是给他们得救的机会。

国保头子认真听真相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我们当地女同修B被绑架,我们得知时已经是当天下午三点多。我们找到那片的同修了解情况,只了解到同修被警察绑架,不知同修被关在哪里。我们给114打电话,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咨询到同修B就在那里。于是我们去了派出所。

我和一位同修進了派出所讲真相,有一警察恶狠狠的用右手指着我的鼻子说:“下一个抓的就是你。”我也伸出右手,把他指着我的手拨了一下,笑着说:“手放下,警察是抓坏人的,你干嘛要抓好人呀,法轮功又跟你无冤无仇。我看你也不象恶人呀,你能干这恶事吗?”他听我这一说,笑着走开了。

派出所里面有一大门上了锁。我们進不去,同行的同修去外面发短信,我站在派出所的大厅里面。这时進来三个穿便衣的警察,其中一个看上去象个头儿,他再出来时说:“把法轮功带走。”我分析应该是国保大队的,我走上前对他说:“你先别把人带走,给我十分钟,听我跟你说几句话。”他说:“说吧。”我说:“站在这咋说?咱俩坐这说。”

我俩坐在长椅子上,我眼睛看着他说:“警察兄弟,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监狱是关坏人的,关杀人放火的。不能把好人关進监狱。你说对不?共产党的政策是卸磨杀驴,你看文革过后,那些迫害好人、有人命案的公检法人员,有八百多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这段历史距今并不遥远,希望您可别步入他们的后尘呀!”“历史就是一面镜子,你可别被中共当枪使呀!其实,衙门口好修行,有句话说的好,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怨之家必有余殃。老人都讲富不过三代,那为啥北宋的范仲淹他家能兴盛八百年,其实用四个字就可以总结,那就是积德行善。还有三字经中有几句话:窦燕山,有益方,教五子,名俱扬。为啥窦燕山的五个儿子都当大官,五子登科,其实还是用那四个字概括,那还是积德行善。”这时那个头儿说:“我是吃共产党这碗饭的,没办法。执行上面的命令呀!”我说:“其时你是可以有选择的,你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对待法轮功问题上,可以在你职权范围内,能帮就帮,能放就放,如果你能像我说的那样做,那你也是在给自己和子孙积德呀。”

我又说:“我建议你在网上看两部电影:《纽伦堡大审判》和《窃听风暴》。《纽伦堡大审判》讲述的是希特勒杀害犹太人,审判那些执行他命令的军官,发生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审判前,希特勒和追随他的几个高级头目自杀的自杀,失踪的失踪,只剩下二十一人接受审判,其中十二人被判处绞刑,三人无期徒刑,两人二十年徒刑,一人十五年徒刑,一人十年徒刑。后续审判,起诉的是当时为纳粹德国提供战争资源的人,如工业家、军事人员、还有集中营医生、看守和一些不太著名的战犯等,超过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余人被判死刑,很多护士被送上了绞刑架。《窃听风暴》讲述的是一九八四的东德,一警察在剧作家的家中安了窃听器后,没有把窃听到的内容报告给他的上司,而是保护和帮助作家,他因此被调离工作岗位,到地下室去糊信封。四年后,柏林墙倒了,他的故事被搬上了荧屏,他成了英雄。这部电影获得了七项大奖。其实还是那句话:衙门口好修行,今天你善待保护大法弟子,未来你也可以成为英雄。其实你还可以有一种选择,在对待法轮功这个问题,你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听完我说的这些话后,不住的点头。

政法委书记:谢谢你的提醒

二零一六年三月,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某地有二十多位大法弟子因诉江被绑架,又有两名同修要被非法庭审。我就给那地区的政法委书记打电话。我说:你们别再迫害大法弟子了,我帮你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你看周永康他家满门抄斩,他妈上吊自杀、他三弟被中央巡视组带走撞墙死了,他儿子周滨被抓,判十八年,没收财产三点五亿,他妻子贾晓晔被抓,判九年,没收财产一百万;他的秘书周本顺被抓。这些表面原因是贪腐,实际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你再看下他被判无期的日子,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迫害法轮功的 “六一零”成立日子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十六年后他就被判无期了,难道是巧合吗?我告诉你,这叫报应。我再帮你分析一下薄熙来,他用十个亿的资金在辽宁建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他進监狱了,还是那二个字:报应。迫害神佛弟子的报应,迫害大法徒的报应。你快点把那二个要被非法开庭的大法弟子放了吧。

政法委书记说,那得讲法律程序。我说:你可别步薄熙来等人的后尘呀,现在迫害法轮功的这些急先锋们都成了阶下囚了,你们还在执行这些在监狱里人的命令。你们还看不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们把眼睛擦亮点,就像下棋一样,看远点。他忙说:谢谢你的提醒,谢谢你的提醒。

后来我们和那个地区的同修交流,他们为被迫害的同修请了律师,我们通过各种形式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给巡视组邮寄迫害材料

我们在网上看到中共巡视组的信息,我心想:我总想给被迫害死了的和在监狱的同修发声,这次机会来了。于是我给巡视组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的,还没等我说话,她就说我们是中央巡视组。我说,我是某市的大法弟子,想向巡视组反应一个情况,我们当地学法轮功的被当地的公检法部门和监狱迫害死了二十多人了,请问中央巡视组你们管这事吗?那边回答:“那你就把材料快速邮寄过来,越快越好。”于是我们把我市被迫害死了的二十多人的材料,还有现阶段被非法关押在各监狱同修的名单,还有当地国保大队长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等材料邮寄给了巡视组。

利用网上举报讲真相

我还把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和“六一零”的人员材料整理出来,在网上匿名举报当地公检法迫害大法弟子,违法犯罪的事实,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在网上举报完了后,网上自动就出了一个举报查询号码。

我把这些举报查询号码复制下来,在电脑上制作短信,把内容放在存储卡中工具里面的短信里的短信目录中,内容是:向中央组织部举报某地国保大队长某某某迫害好人勒索钱财,查询号等等,再把当地几百个公检法的号码放在存储卡里的电话里的被叫者目录中,然后把举报内容发给当地几百个公检法人员。

发彩信的方法和短信的方法基本相同,在明慧网上下载被迫害的语音内容制作成彩信放在手机卡中,发给当地的公检法人员。

推动其它地区同修走出来

正法已到最后了,但是迫害还在不断发生,我看到有的地区当出现同修被绑架迫害时,大家都很沉默,受迫害同修家属也非常抵触大法,有同修觉的反迫害营救同修有危险,难度大,愿意做自己认为危险小的事,也有同修觉的自己能力不够,做不来。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我们还指望谁呢?如果我们不站出来讲真相救人,制止迫害,那环境就不能改变,那将有多少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啊。于是,我们就决定去推动这个项目,我们去了几个受迫害较严重的地区,和当地同修交流并帮助他们用上述这些方法去反迫害,许多同修愿意参与这个项目,目前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为营救同修,我去公检法给警察讲真相有十多次经历,在那段时间里,我四次梦中被抓,其中三次因我给警察讲真相被放,一次是我正念走出。我想:这或许是我在反迫害的这条路上做对了,才躲开了现实中的劫难。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些反迫害和讲真相的经历,把这些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