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多么的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每当看到拄拐杖的、坐轮椅的、被人搀扶着仍行走艰难的路人,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我心中就生出无尽的感慨:我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今生今世遇上了万古不遇的救世大法,遇上了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否则,我也许就会跟那些可怜人一样痛苦万状,甚或早就一命呜呼,不在人世了。

以前的我,吃不得、说不得、走不得、看不见,体重只有几十斤,光是患“股骨巨细胞瘤”,医生说:“这种病全世界都没得医好的先例”,拒绝收我住院,痛得我整整嚎叫了一天一夜,吵得周围邻居都受不了。后托了多少关系人情,才让我進医院。单位领导为我签了生死状,医生才安慰性的试验性的为我做了他们从来都没做过的一种手术,截掉两截坏了的股骨,取腓骨补上,骨髓里打進两尺长的角钢条外加四颗两英寸的螺丝钉及两截钢丝捆绑固定,缝了约四十针,从脚底到胸部绑上石膏让我在床上躺两年。

谁知手术后不到一星期角钢条就断在骨髓里了。当时医院从没做过这种手术,所以也就没有相应的手术所需的材料,是用两截角钢焊接的,找的是当时全市最好的冷焊师傅,手术前医生检查也认为焊得很好的,做梦都没想到它会断在骨髓里。这一来引起骨髓感染,白血球一万多,人痛得只剩一丝微气,全然就是一个死人,不能说话、不能动,也哭不出来,反正当时无法向人表白我还活着,内心恐惧得深怕别人就这样把我送去太平间或火葬场了。

家里人也一筹莫展,经济拮据,孩子还小,丈夫老实巴交打不起主意,为照料我和孩子又要上班常忍饥挨饿,结果工作中因没休息好又头部受重伤,脖子都僵硬了,被送進医院。那时的苦况真是一言难尽,没有人会想到我还能活过来。

而我居然又活过来了,从新学坐学站,拄双拐学走路,拐杖拄了十几年。直到走進大法,才彻底扔掉了拐杖,这在过去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啊!

躺在病床上时,似乎什么都想开了,想我今后什么也别去争了,能活过来就不错了,谁知一旦能上班了,却又陷進名利情中了,评职称了,补工资了,分房子了,哪一样不是常人想要的,不争也得争!于是又去找医生开证明,医生十分吃惊的说:“你怎么走出来了?你可不要到处走啊!这种病是医不好的,我们后来又收了几个和你一样病的人,手术后都死了。他们身体素质还比你好,都是些工人、农民。你还开什么证明啊,评什么职称啊,我们根本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

医生已经说得如此明白,可我还是不甘心,还是积极参与常人对名利的争斗,因为用人的理,始终改变不了人的观念,反而还会认为挣钱、追求名利是对的、天经地义的,就是应该这样的。

直到学了法轮大法,才真正修去了这些难以割舍的人心。而且这种改变是真切的,扎实的,一点点的修出来的,只有真正修炼的人才能体悟到发生这种变化的美妙和幸福。

修心给我带来了身体的巨变,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心跳心累在几十分钟内就变得正常;角钢断在骨髓里原先拄拐杖都走不得的,却可以在炼功两星期内就扔掉了拐杖;戴了几十年的近视镜莫名的就摘掉了;原来吃东西忌讳很多,根本沾不得生冷的,现在什么都能吃;原来浑身软而无力连一张手绢都拿不住的,现在却什么活儿都能做,手也可提一二十斤。

更奇的是一次次摔倒都没事,仰面摔倒后脑勺起碗口大的包,在其他人是昏迷不醒几乎死去的,我却一翻身就爬起来了,在集体学法中半个小时就不痛了,而且包也消散不见了;从半米高的坎上摔下,从楼梯上滚下十几级都没事,爬起来就走;坐骨摔伤成粉碎性骨折,半身肿胀却能在第三天就走出家门,尾椎骨摔断了第二天一早就走出家门还去探望在医院住院的病人;腿骨从大腿根处摔断却没在床上躺一天,只靠学法炼功居然就可行走,而且在短短的二十来天就可走出家门,很快恢复如初……

太多太多的神迹,太多太多的不可思议的事,都是我亲身见证的,使我彻底抛弃了几十年被灌输的无神论。要不是修大法,我哪有今天!做梦都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的好日子过!

如今我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二十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没再花过一分医药费,从一个身患重病、走入人生绝境的人,脱胎换骨为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甚至连伤风感冒都不会得。是李洪志师父所传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新的生活。

如果人人都修大法,那世界该有多美好!当真、善、忍的光辉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那人类社会就不会有歹徒,不会有战争,不会有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了,社会也就和谐稳定了,那多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