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了如何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因为之前的工作压力大,感觉自己的修炼状态不是很好,今年九月份,我趁辞职后的一段休息时间,去了邻近的一个国家拜访曾经的室友同修A。A同修在当地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去景点讲真相,我就很想过一段这样的日子,也让自己的修炼状态提高上来。

我们俩当室友的时候,我得法刚一年左右,实修的时间也很短,向内找的法理是不清楚的。我感觉A同修是不太容易沟通的人,为了避免冲突,有时我会刻意避开她。因此,那时候也没有发生太大的矛盾。

今年相见的感受,回头来看,可以用A同修的话做总结:去的时间刚刚好,师父给安排的好好的。通过这次与A同修发生的矛盾,回家与同修交流后,家里同修也得到了提高,我们都深感师父慈悲和向内找的神奇!

一、用师尊的法对照别人而不对照自己

与A同修已有一年多不见了,但一见到面,感觉A同修还是老样子:讲话大声,带着很强的显示心,讲话口气也很冲。我怎么听都感觉难受,就感觉自己的心都关上了,不想多讲话了。当时我并没有想自己为什么难受,只是觉得:不行,我们是修炼人啊,交流是必要的。

于是第二天我向A同修提出交流的建议。一开始,我善意的提醒A同修不要切断同修讲话,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不是在交流,而是在教育人,她不喜欢别人教育她。她还表示很难与我交流。特别是她指出我的问题时,我马上就反驳,从来不找自己。我这时就说:看到什么修什么,看到我这样,说明你也有。她又说我讲别人时头头是道,却从不看自己。

就这样,“交流”不下去了。我觉得很无奈,感觉A同修对我有抵触情绪。当时我只告诉自己得忍,要形成整体,却忘了师父教给我们向内找的法理。我跟同修讲:看到什么修什么,自己却不会拿法来对照自己。

直到从A同修处回来后,经过与多个同修的交流,我才认识到原来自己真的有喜欢教育人的问题存在。不仅如此,同修们还指出我可能是有看不上别人的心。我仔细想想,感觉确实是这样。之后我又读了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问题师父早就通过常人的口点化给我了,我想起我讲真相时,有好几次听我讲真相的常人问我:你是老师吧?我当时还有些高兴,以为自己讲的好。现在想想,明明是自己有教育人的心在。身边也有同修曾经指出我讲话像在教育人。我不悟,心想明明我是为你好啊。现在明白了,是自己不会修啊,师父讲,“人就是那么迷,就是不悟,怎么点化都不行。”[1]真正向内找之后,我发现A同修指出的问题,都是我还没有去掉的执着心,深挖下去,多是妒嫉心的根源。

二、逆境中学会修善

A同修的住宿状况是:有蚊子、蟑螂、蚂蚁出没,缺少照明灯,只能用冷水冲凉。面对这些,我跟自己说要尽快适应或者尽量改善。每天记得要倒垃圾,晚上烧开水洗澡,可是我总是记不住用完了厕所灯要关上,因为屋内太暗,楼下只有厕所的灯可以用,习惯了要有光亮,下意识就记不住关灯。

后来在交谈中发现,A同修是介意这件事的。比如同修房间里有三盏小灯,即便同时打开都没有我自己在家开一盏灯亮。我注意到只有在读法时才打开三盏灯,其它时间尽量不全开;还有风扇也是,只要离开一段时间,同修就会随手关上。当时的我觉得A同修不太通情达理,没有考虑到我们生活条件不一样,我还要一段时间适应。不仅生活上是这样,我学法炼功的时间也无法配合上A同修的日常安排。

而同修认为我过来就把她的住处当成了自己的家,做的一切只为我自己方便,她的一切生活习惯全得围着我来调整。而因为A同修在当地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资料、去景点,这一切都已经形成秩序,我突然带来的这种只为自己的做法,让她感觉大跌眼镜。

后来我悟到,与A同修在这些生活上产生的矛盾,是让我们修善的,要学会为别人考虑。我们的生活方式不一样,对环境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节约的程度也不一样——我自认平时是相当节约的人了,但A同修比我更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唯有放下自我的观念,才能做到真正为对方考虑,从而圆容出一个和谐的环境。

三、放下自我

去见A同修之前,A同修问我们有没有一些不穿的衣服和鞋子,若适合她穿,可以帮忙带给她几件。因为她有时会去商场讲真相,希望穿的稍微正式一些,而同修由于经济条件有限,当地也难以买到合适的着装。我当时想,A同修过得太简朴了,我们一时也没有适合她的旧衣物,干脆就买新的吧。

我买了四双单鞋和两件衣服带了去给A同修。同修说衣服可以,但是鞋子穿不了,走得快了会掉脚,而且单鞋也不适合穿着在沙滩上走。A同修把这事跟我讲了两、三回,我嘴上虽没说什么,但心里可委屈了:明明是你讲需要能在商城讲真相的鞋子款式,大小也是根据你的尺寸买的,怎么现在又这样讲。如果你不穿,我干脆拿回去自己穿,也不浪费,虽然这样想,我还是不好意思跟她提。

过后我心里琢磨,到底是我哪儿没做好,是不是我没跟她讲我要买的鞋是怎么样的就这样买了,没有真正做到为同修考虑问一问到底是不是她要的?可能是我找到了原因,隔天A同修就说让我回去时把鞋带回,不要浪费了。过后再深挖自己,我的善还是站在为私的想法上的,局限在自己的框框里认为这个就是同修所需要的,却没有问问同修的意见,也是自以为是的表现。

按计划,每天下午是去景点讲真相的时候。但因为没有约定时间,当A同修告知我要出门的时候,我还要做点准备,结果每次都会让她等一会。后来我暗暗观察,发现当A同修开始梳头发的时候,就表示她在准备出门了。这时,我就赶快开始准备自己的东西,即使这样,我也没有A同修动作快,免不了让她再等等我。

回家后,我与B同修交流,我还疑惑:“为什么出门前A同修都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呢?这样我就可以提前准备了啊。”B同修问我,“那你有问她,下次出门是不是可以提前通知你一声吗?”我一愣,觉得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醒我:是啊,为什么我没想到呢?原来啊,这有一颗自我的心,不愿再往下放一放。

四、向内找法理的神奇展现

回家与B同修交流了挺长时间。交流结束后,B同修就问自己,整个过程都在交流别人的问题,那这其中有没有她要修的呢?她想了想没找到,就上班去了。结果下午在公司,师父通过B同修的一个同事的口,点化B同修,她和我也有一样的执着,只不过可能表现在不同的方面。

师父讲到:“我经常讲,俩个人在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们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们俩个双方发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观者能看到这个问题你都应该想一想自己,我说那在提高当中才是突飞猛進的。”[2]另外,我更加明白了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法理。

五、放下人情

这次出国行程,原本是出于调整自己修炼状态的目地,没想到却发生了一些我没有预料到的与同修之间的矛盾。刚回来一周左右,我回头再看A同修发信息过来指责我做得不好的那些内容,心里还是有些被伤害的念头。

回来与本地同修交流后,我明白了是自己很多地方没做好,知道这些都是过关,是给自己提高的,应该高兴。修炼难啊,我应该感谢她啊,她是给我提高的,怎么就不能完全做到法对自己的要求呢?!“做到是修”[3],真的不是悟到就够了,在此,也真心的希望同修也有一个大的飞跃。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