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实修才能在法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五月份,一位亲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让我看。当时没太在意,只是随便翻了翻就放下了。一周后那位亲友见到我,问看的怎样了,我说没怎么看。他就说,你要从头至尾仔细的读一遍,读完后看看有什么体会。我就想:什么样的书我看不了啊,非要看看这本书到底写的是什么!

第二天我就从头至尾开始读。当我静静阅读的时候,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了我,老是有必须一口气读完的强烈冲动,甚至吃饭都感觉耽误时间,结果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读完了《转法轮》。读完一遍,我突然明白了许许多多的人生道理。而这部书就象有巨大的磁力,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促使我再继续读。

又连续读了两遍。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是一部修炼的书;原来人是有来处的;人生在世的真正目地原来是修炼,修炼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同时我也知道了:读这部书、修炼法轮大法就能圆满。就这样,我又开始一遍一遍的读,越读知道的越多,越读越清晰,越读越明白。

一、走入大法修炼

一天晚饭后我坐在床沿上看书,突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泪流满面,甚至哭出了声。当时流泪的心情是:我为什么这么晚才知道这些道理?早知道这些如何做人的理,那么以前有很多不该做的事不就避免了吗?此时我下定了决心:这一生就修炼法轮功了!

下这个决心时,我知道必须要在思想上解决可能面临的两个重大问题:一是政府打压;二是妻子反对。我想:我又不杀人放火,如果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抓、坐牢,最坏的结果不就是判几年吗?这绝不能改变我的选择。如果妻子坚持反对,也不能改变这个决心,那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婚,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此时的我已经深深理解了修炼的伟大意义:坐牢也好,离婚也罢,比起修炼来,这些都算不了什么,人生什么也没有修炼重要,什么也别想阻挡了我修炼!

当时我在外地经营一个项目,周五回家,周一到项目工地,开始读《转法轮》都是在项目所在地读的。我就想,周五回家必须把书带回去,不能浪费了周六、周日的时间,我就在周五把《转法轮》带回了家。周六我在书房里看书,奇怪的是,过去我看书妻子从来没问过,而今天老是问我看的什么书,我就一直搪塞她。后来她就直接走过来,拿起了《转法轮》,非要弄明白我看的什么书。结果她非常平静的说:给我弄一本吧,我也看看。就这样,妻子也得法了。

就这样,我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在后来的修炼中我才慢慢理解,当初决定修炼时所思考可能面对的这两个问题,其实就是迈入大法的门槛。法轮大法任何人都可以修,但不是任何人都能真正走進来的。

二、实修

师父告诉我们:“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我从小就有做事认真的习惯,以致常人亲属这样评价我:优点是认真,缺点是太认真。得法后我就在想:修炼是关系到未来生命选择的大事,如此严肃的修炼,必须认真,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实修,绝不能糊弄,绝不能儿戏。

首先是学法。几年来,我读法的总体状态可以用“如饥似渴”来概括。师父对弟子强调最多的就是学法,一再告诫弟子学法的重要性。头一年,我只知道有《转法轮》,没有极特殊的情况,我每天都读《转法轮》,有时一读就是几个小时。后来陆续有了一套师父各地的讲法,我就按师父先后讲法的时间顺序,逐篇不落的读。师父所揭示的宇宙之谜,师父讲出的洪大法理深深吸引着我,我象久旱逢甘露一样一遍一遍的读,仅师父各地讲法就至少读了二十遍以上。

大量的读法,使我对法从初期的感性认识,逐步上升到了理性认识,我理解了什么是正法,为什么要正法。特别是读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后,更加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中共邪党就是必须正法的对象。此时我出现了一个状态,就是一看邪党的新闻就头疼,随后是一看电视、一看报纸就头疼。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看过邪党的任何电视、报纸等媒体,而且把家里所有关于邪党内容的书籍、图片统统烧掉,不能有一点邪党的信息留存,再也没有说过“同志”二字,彻底清除党文化因素。

其次是不说假话。从走入大法的那一天起我就在想,“真、善、忍”如何修真?修真就不能做一切与“真”对立的事。八年来,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不记得说过假话。遇到难以回答的我就回避、沉默,或者转移话题。不管采取何种办法,就是不说假话,不能违背“真”,不能犯戒。连假话都不说了,自然也就更不存在坑人、骗人的问题了。

第三是讲真相救人。当我知道大法弟子必须讲真相救人的时候,我首先做的是为亲朋好友退党、退团、退队。平时亲友之间多是在过节时走动,但讲真相不能等节日,我就开着车,带上光盘资料和礼品挨家走动,逐一讲真相劝退。经过一段时间,亲朋好友基本走了一遍,能退的绝大部份都做了三退。后来我就着重在能接触的人群中面对面讲真相,利用工作等一切社会活动机会,能讲的就讲。尽管有许多在匆匆接触中没有三退,但至少让他们了解了法轮功,也确实有很多通过讲真相改变了他们对法轮功的错误认识,声明退出了邪党。

第四是看淡利益。我在得法前半年,有一次去小区超市买了两瓶低度茅台酒送老人。后来超市里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盒子里装的茅台酒是高度的,不是低度的,让我核实。因为高度的比低度的贵,所以我就电话问外地的老人,是不是那两瓶酒是高度的。老人在电话中回复我是低度的,也就把这事放下了。得法后有一次去看老人,突然想起来这事,就找那两瓶酒,恰好还没喝。我打开一看,果然盒子是低度包装,而里面装的酒是高度的。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不是失德吗?而且修炼人也绝不能沾这种光。此时小区的超市已经撤走,时间也过去一年了,还不还人家酒的差价呢?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我就想,我遇到的这件事和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炼弟子退还毛巾头一事怎么那么相似?这件事不正是修炼自己的心性、是对提高心性的考验吗?所以当即决定,必须找到人家补差价。第二天几经周折,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找到那个超市里的承包人,补上了高低度酒的价差。非常遗憾的是,当时没有告诉她我是法轮功修炼弟子。

我是一个经商的人,在去利益的执着心上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关,有时真是剜心透骨。举一个例子:公司开发的房产项目是与建筑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由建筑公司总承包负责建楼,当然一切付款、结算也都是对着建筑公司。其中有一家建筑公司工程完工了,结算完成了,全部工程款也付清了,此时却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该建筑公司负责我们项目的项目经理因躲债举家跑路了,其中就欠了为我们项目施工的民工工资二十多万。民工找不到要钱的人了,就组织起来,打着横幅,围堵我们的办公室,以给谁干活找谁要钱为由,要求我们公司支付他们的工资。站在常人的理上讲,这些民工找我要工资没有任何理由,我就跟他们的包工头讲道理,他们应当去建筑公司讨要工资。民工哪管这些,拿到钱是他们的唯一目地。后来他们就派人到我家里找我要钱,而此时我已经连公司及项目一块转手了,包工头就对我说好话,要求给他们解决一部份也行。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内心一直很纠结:站在常人的理上是一分钱也不能付的;可自己是修炼人,修炼人遇到矛盾要按高于常人的理行事,要按修炼的理去做,这才是修炼人提高心性的体现。我最后就和包工头协商,给他一副价值十几万元的画。他们同意,最后也就圆满解决了此事。

通过几年的修炼,我体会到,修炼提高靠的是学法和实修:一是大量学法,不停的学法,法理掌握的越多越好;二是实修,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做到时时、事事在法上,绝不投机。

唯有真正实修,才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能用大法的法理不断同化自己,才能在法中得到更快的提高。

三、体验神迹

我在修炼中遇到了许多神迹,这里列举一二。

二零一零年初,我新买了辆奥迪车,有一次傍晚下着蒙蒙小雨,我开车去送人,刚到路口停下等红灯,突然车后被撞了一下。我知道是后边的车追尾,赶紧下来查看车况,发现后尾保险杠被撞了一个坑。此时后边面包车上的小伙子也不下车,我就让他下来看看我的车被他撞的样子。小伙子下来看了后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新车不到三个月就被追尾了,真是既心疼又懊丧。但我当时很冷静,一看小伙子的车也知道不富有,说不定还是为别人打工,心里隐隐有一种怜悯之情。再加上又是路口,后面有很多车,我就对小伙子说:今后遇到这样的事你最起码必须下车,你撞了人家连车都不下怎么能行?你走吧。小伙子弯着腰连声说谢谢,谢谢。同车的人说我也太好心了。我说我们法轮功修炼弟子基本都是这样,必须做一个好人,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第二天吃完早饭准备去修车,谁知一看车后尾:保险杠上的坑不见了,而且车上一点被撞的痕迹也没有,光亮如新。我立刻意识到这又是神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初的一天,我突然在自家的铁大门上发现了优昙婆罗花,雪白雪白的,一共九朵。我告诉了身边的几个同修,他们看了,拍了照片。北方的冬天特别冷,这九朵优昙婆罗花在室外寒冷的冬天傲然屹立,直到二零一三年的三月底才突然消失,前后持续了四个多月。

修炼会有神迹出现,是师父对弟子的点悟和鼓励。我个人的体会是,每次出现神迹都是在那件事情上做的比较好、心性比较高的情况下出现的。就是说,当修炼人思想、行为完全在法上的时候,就可能会有神奇的事情发生。比如我经历的送水和撞车神迹,就是因为当时自己是完全为别人着想的,完全是为他人的,没有自我自私的心,而这恰恰是大法对修炼者所要求做到的。

再比如,我时常写一些证实大法的文章,当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想查找《转法轮》中的某一段落,核对《洪吟》中的某一首诗,或翻查字典的时候,多次出现一种现象,就是随手一翻书就是要找的内容。神迹是修炼中自然出现的状态,就象功一样,同样是无求而自得。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