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生死关之后才懂得什么叫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二十多年前我从马来西亚来到英国,目前在剑桥做超市生意。今天我给大家汇报我修炼法轮功走过的曲折路程。

二零零一年我在一家外卖店当老板,我有几个同事是炼法轮功的,在我眼里,炼法轮功的人都挺善良的,很容易相处。

那时我虽然才三十多岁,但由于拼命干事业挣钱,结果把身体搞的很糟,我长期背痛,还有有严重的失眠,整夜睡不着,痔疮便血,还有高血压,我就去看中医。那位中医大夫也是个法轮功学员。我每两周去一次,做针灸,还得喝中药。我很烦吃药,后来我就问大夫,有没有不吃药就能让我病好的办法,她说,那就只有法轮功了。

于是我开始跟着医生学炼法轮功,也开始读《转法轮》,那时是二零零七年。随着我不断学法,不断炼功,我的病情也逐渐好转起来,不过那时我心里还是有些困惑,带修不修的,集体活动我也去参加,也慢慢明白了,为什么有些学员会得病死去,有些得了癌症却能治好,关键看他们对大法的态度。

以前我是个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骂人的老板,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脾气变好了,遇事能克制自己,身体也康复了,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当时我以为自己什么病都好了。

等到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考验来了。我发现自己体重不断下降,我们家是有糖尿病家族史的,我在马来西亚的姐姐经常在电话里提醒我要多加小心,看到体重下降就得赶快看医生,开始我不以为然,我就多发正念,多炼功。我在超市工作,每天接触很多华人顾客,我们都成了朋友,他们一见我这样,都来劝我赶紧去医院。

每次我通过和同修交流、学法、炼功、发正念,感觉好一些,但马上就有人来提醒我赶快去医院,结果我的怕心出来了。我以前性格上就比较胆小,听别人这样说,我就害怕了,回家学法炼功后,心里放下一些,但第二天上班,又有人跑来对我说,你这么瘦,早上口渴,晚上跑厕所,这就是严重的糖尿病!结果我又害怕了,就这样起起伏伏,一直拖到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那天是周日。剑桥学员约好到我家集体学法,大家帮我发正念。我那时已经一、两个月吃不下东西了,人很瘦,体重降低了十五公斤。记的那天我坐在沙发上,等到了下午三点,我突然晕倒了。我夫人赶紧叫救护车,同修也赶来了。

等我醒过来,医生告诉我,我得了严重的一型糖尿病,得长期注射胰岛素。医生说,一般人的血糖浓度是五至七, 超过十五就得长期吃药,超过二十就得天天打针注射胰岛素,我当时的血糖是四十五,医生说,再晚十分钟,我就没命了。

那时我的胃液PH已经超过七,医生说是不可以活的,但我却活过来了,我住院到第五天就出院了,一出院我就开车、干活,医生说,这是个奇迹,一般象这种情况的病人,得在床上至少要躺三至四个月,才能恢复体力,才能开车,我五天就开车回家了,医生说你是个奇迹。我太太也说我是个奇迹,我的命是师父救回来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刚回家的时候,我按照医生的吩咐,每天注射胰岛素,每天打针四次,早饭前,午饭前,晚饭前,睡觉前还要打一针。我心里很烦,我就向外找,我甚至幻想,美国研究的那个药能快点研发出来,让我不用天天挨四针。

那时,我完全变回了常人,我很害怕,也很消极,我害怕一辈子这样打针下去,自己也太没用了,我甚至有一天还冒出一个念头,自行了断,一了百了。但我知道不能这样,我的孩子还很小,一家人靠我生活,我的心情非常苦闷。

那时同修不断来找我交流,通过学法我也慢慢意识到,什么叫向内找,什么叫实修,我这才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的不足,离法的要求相差太远。那时我每天炼完一套动功,一套静功,至少学一讲法,还要发正念。慢慢我的身体在恢复,我也开始逐渐减少注射剂量。那时师父也点化我。有一天我打针时很痛,腿上都溢出血了,我还在拼命要打。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不用打了,不需要了,我就停药了。结果,停药后,我的血糖比打针时还好。

师父讲了:“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

那时我已经修炼八、九年了,我时常问自己,怎么这一关还没过去?一天我读到《转法轮》中说:“有的人练功练了二十多年了没出功能,别人刚练就出了功能,”[1]

我突然悟到,是因为我没有实修,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因为我没有实修,没有真正从内在、从思想深处,从生命本源上改变自己,以前我每次学法炼功,就好像自己定了一个时间表,任务表,是给师父一个交代,而没有真正去理解这个法,去真正体会这个法。

现在学法,我不光是在读了,而是把自己放在法上去对照,去提高,把不好的东西给去掉。就像师父说的:“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1]

师父还说:“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1]

我认识到,我没有做到实修,就是我没有把那些脏东西倒出去,我得改掉我那些不好的习惯,我得在法上提高。我对人应该善,要时刻按照真善忍来修炼。我现在明白了,我必须实实在在修自己,把所有脏东西去掉,我才能升华上来。

一点体会,请大家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六年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