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带领腰鼓队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腰鼓队,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一个项目,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温哥华腰鼓队每年夏天都参加游行,很多游行都跟天国乐团、花车、炼功队、仙女队组成方阵。今年夏天,我们腰鼓队一共参加了十四场游行,其中本地游行九场,外地游行五场。

溶于法中,是腰鼓队证实法、救人的关键

温哥华腰鼓队有三十多人。很多都是六十~七十岁左右的同修。这些同修都是平时去领馆、在街上发资料、景点讲真相的主力。她们三件事做的扎扎实实。修炼很精進。在腰鼓队里她们配合的非常好。我们保持了传统的训练方法。每次游行完,我都要征求大家的意见,对存在的不足之处,我一定要安排时间去扎扎实实的训练和解决问题。经过严格的训练,在鼓点技巧、亮相动作、队伍整齐、表情等等方面都可以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效果。

在每次游行开始前,我们大家都要背三遍师父的经文《论语》,背很多遍经文《腰鼓队》。让大家在那一刻,在心中,在思想中,在身体上,都溶于大法的法理之中,加强正念,去救度众生。在游行上路前,大家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恶。所以,每次游行,腰鼓队同修们都感受到效果非常好,道路两边的观众反响很热烈,欢呼声此起彼伏,我们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众生得救。师父说:“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1]

整体配合,感谢师父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

今年纽约法会回来后,马上就是五月二十三日维多利亚游行。我提前制定了一个计划,神奇的是,我的计划不但全部实现,而且,师父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维多利亚游行都要提前住宿。我们计划早出发坐船、早到酒店,唯一的目地,就是想让整个团队有充分的时间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也让大家休息好,第二天能以大法弟子慈悲和正念强的状态参加游行、救人。

出发那天早上,我先接应远道而来的西雅图腰鼓队的同修们,然后我们开车去码头坐船。我们在下午一点就到达了酒店。我给西雅图同修订的房间有很大的一个客厅,最后那里成了我们学法交流的大本营。一位西人说他们有很多吃的东西送给我们,结果我们有了一大堆的食物,我们的午餐、晚餐全部解决了。有同修说,这些食物是师父给的,让大家很感动。这些食物为我们节省了大量的吃饭时间,接下来我们在下午五点~七点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们在晚上八点集体学法、发正念。我们学《转法轮》第一讲。师父在讲法中说:“每一次法会以后,我都想听到看到你们法会以后做的更好的消息。”[2]我们交流说,我们一定要让师父听到看到我们的好消息!

第二件神奇的事,有的同修发烧腰痛,本来想请假不去了,经过交流还是决定去。训练时,同修腰痛到站不住,等游行上路了,一点也不痛了,感受到师父慈悲的加持。还有同修腹部长疮疼痛难忍,但是她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正念很足。

第三个神奇,就是我们的游行非常的成功,师父给了我们最好的展现大法美好的机会,也给了众生摆放位置得救的机会。

当腰鼓队经过主席台时,我在想,我们应该有那个漂亮的招手或者亮相的动作。结果当我把腰鼓队带入主席台后,我们刚好是那个结束的最棒的动作,主席台上的人们沸腾了!我的体会是,只要我们在法上,扎扎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正念很足想要去救人,师父就会给我们最好的一切。

今年七月一日,是加拿大建国一百四十九年国庆日。每年的这一天都有早晚两场游行。为了加强救人的力度,西雅图和埃德蒙顿腰鼓队的同修们前来支持。埃德蒙顿来了七位同修,她们前一天开车十几个小时赶到温哥华;西雅图也来了七位同修,她们在当天早上开车四个多小时赶到温哥华。七月一日两场游行,腰鼓队一共有近五十人参加,庞大的阵容是历年最大的规模。

七月八日,我们温哥华腰鼓队与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同修一起,并与天国乐团、花车、仙女队一起,参加了卡尔加里牛仔节游行。这是北美最大的户外游行,现场观众有四十万人,加上电视网络观众超过一百万人。天国乐团组成了一百多人的庞大阵容,卡尔加里的同修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制作了崭新的花车并获得风貌奖。在游行前的准备中,卡尔加里佛学会的负责人通知我,要求我把温哥华的腰鼓带过去,在联络的过程中,我发现大家的想法有不同,但是我想,我就是配合当地的佛学会,他们已经安排了就去配合。

我们提前两天出发,开车十几个小时在到达的当天晚上和第二天,都跟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的同修们一起认真训练。七月八号游行的早上,腰鼓队集合后,我们一起炼功,一起背师父的经文《论语》和《腰鼓队》,一起发正念。最后我们大家围在一起,我们齐声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加油!加油!加油!游行上路了,全体腰鼓队同修齐声背师父的经文:

《洪吟二》〈腰鼓队 元曲〉)
腰鼓阵
法中神
法鼓声声都是真善忍
三界除恶救世人
雄姿正念震天门
烂鬼哪遁

我们一路走去,看到道路两旁、高楼里、天桥上,人山人海,想到师父把这救度众生、建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想到师父的期望,心里对师父充满神圣的感激。众生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如果没有学好法,没有修好自己,没有发好正念,就不能去救度这些众生,就不能救度他们背后微观中庞大的无量无计的众生!感到自己的责任有多么重大!游行有五公里,近三个小时,在游行还剩半个多小时的时候,音响突然没电了,没有音乐伴奏,腰鼓队的同修们高声唱《法轮大法好》!一直打到终点!当我们在最后一个结束动作完美的完成后,挥汗如雨的同修们紧紧拥抱在一起,那一刻,真是激动无比!

七月二十二日,我随温哥华天国乐团一起,坐巴士前往埃德蒙顿参加二十三日淘金节游行。这次温哥华腰鼓队只去了我一个人打镲指挥。大家在前一天下午出发,十四个小时后,第二天早上赶到了埃德蒙顿。淘金节是当地最大的夏日狂欢,每年吸引七十~八十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气势非凡的温哥华天国乐团首次参加淘金节游行,今年游行的路线也首次被更改,比去年长,全程持续约两小时。两边的观众也比去年多,这都是师父精心的安排,想让更多的众生得救。这次大法游行队伍在非营利组别中被评为“最佳游行团队”。也是第十一次在淘金节游行中获奖。

七月三十日,我们温哥华腰鼓队与西雅图腰鼓队一起,参加了西雅图海洋节游行。现场观众有三十万,电视、网络上有近七十万观众,共有一百万人。我们在游行的前几天就开始训练,西雅图佛学会负责人严肃的跟我说,一定要严格训练!就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天晚上,西雅图同修发来紧急短信告诉我,参加游行的大法船防火措施不合格,检查人员不让过。希望大家发正念!我马上给很多地区和国家的同修发去手机短信让大家一起发正念!大法船不能上场游行这可是大事啊!过了一会儿西雅图同修发来短信说,海洋节要我们今晚做防火措施,明早来检验,八点前必须合格才行。我就想,我今晚不睡觉了,持续发正念,一定要清除一切邪恶!几个小时后,西雅图同修又发来短信说:大法花车过了检验!谢谢师父!谢谢大家!我们坚信师父讲的:“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3]我们坚信明日我们的海洋节游行必成!救度我们该救到的一切众生。向师父交上合格的答卷!在西雅图游行中,当腰鼓队经过主席台时,刚好是喜庆的音乐开始了。五十多人的腰鼓队,在喜庆音乐的带领下,整个团队非常整齐,完美展现了大法的庄严、神圣、祥和、慈悲,场面非常震撼,众生回报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修好自己,才能配合好多救人

首先跟大家分享我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两次消业的经历。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们参加了维多利亚游行回来后,周一我开始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我想着周六才有游行,没事。没想到越来越严重,疼痛超过了我忍耐的极限。同修们帮我发正念。在这个过程中,我听师父讲法,发正念,向内找,发现自己好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修炼了,由于忙,学法不入心,发正念静不下来,遇到矛盾不向内找。我把执著心一个一个找出来,跟师父说我要去掉它们。刚好师父新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师父说:“也有一些个很小的事情,修炼中不当回事,结果出了大问题。”[4]我想我自己正是这种情况。持续到了周五,情况没有一点好转,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早上的游行,我是打镲指挥不去不行啊。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求师父,我明天一定要参加游行救人。周五晚上十点多,我忽然发现自己好了,身上发烧的感觉突然没有了,我坐起来,觉的身上不痛了,我马上想到谢谢师父,赶快去准备明天游行用的一切东西,之后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上场游行没问题了,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

我以为这个关过去了,接下来的周二,我开始牙疼,想着周日才游行,牙疼没关系。结果牙疼很剧烈,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疼痛再一次超过了我的极限。我用常人办法用盐水漱口,结果口腔都烂了,还增加了一个痛。我学法、发正念、向内找,终于找到自己不修口这个大问题。牙疼前一天我把孩子们训了一顿,非常生气的埋怨他们不精進,虽然没说脏话,但完全不是修炼人的心态,我再往前找,发现自己总是这样说话不修口。在牙疼的过程中,我好像什么方法都用了,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求师父,念法轮大法好,牙疼一点都没有减轻。就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就这样吧,一切都安排好了,好吗?”我听到了这个声音,觉的这个声音很温暖,很舒服,这时我想到了年幼的孩子,那个声音又接着说:“都安排好了,好吗?”我警觉了,我对这个声音大声说:我不要!我不要!我跟师父发过誓,我一定要跟师父正法修炼到最后!师父让我离开,我才会离开!那个声音说:“好吧。”我清醒过来吓了一大跳,我当时如果答应了那个声音,可能我就去世了,修炼真的很严肃!

周四晚上,我发现自己这几天无论学法、发正念、向内找,隐藏了一个很大的执著心,就是有求之心,好像一切都是为了缓解疼痛而做,而不是为了修炼提高。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无论怎样我都要参加游行救人。无论怎样,师父,大法;大法,师父,都充满我的心,我是大法弟子,无论怎样都要去救人!到了周五,我要派发大纪元报纸,我孩子说要不要休息一下让别的同修派发,我说派完报纸就好了。派发报纸时牙齿剧烈的疼痛,我最后倒在车上简直是动不了了。回到家,我躺下休息,忽然发现:牙疼好多了,头也不疼了,也能吃东西了。怎么突然就好了?我知道师父又一次帮了我!两次消业,我体会是一个扎扎实实向内找提高的过程,是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过程!是信师信法坚定正念的过程!

师父说:“当然了,修炼嘛,你只要是个修炼人,你所有做的事情都与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其实也就是你修炼的路了。你所有做的事情都容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无论你在社会的工作中,还是在大法的项目中,还是你在平时的生活中,都贯穿着你的修炼,一定是这样。”[4]

在腰鼓队这个救人的项目里,自始至终都是修炼,都离不开修炼。我总是脾气急躁,应该集合了,大家动作慢、一直聊个不停,我就着急,队伍站好了还有同修没化妆就更刺到我的心,说话很不善。这颗急躁的、心烦躁的心、生气的心——魔性,始终无数次暴露出来,无数次感觉到,无数次下决心去掉。还有一些事情刺到我的心:腰鼓队的同修很多是七十岁左右的阿姨,她们不懂英文,游行集合的街道都是英文,她们打电话跟我问路,我一遍一遍说英文名,她们重复这个英文名简直是令我哭笑不得。她们很多都没有手机。联络她们很困难。有时候打电话通知她们时间,要重复很多遍才行,否则就听错。

去西雅图过海关,排队时我要把她们一个一个抓住,看哪个关口招手再放开她们去办手续,要不然她们就拥挤在关口那里,海关人员让她们退回去排队也听不懂。我心里着急又生气,觉的她们笨。可是,我知道,这是修炼!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否去掉急躁的心,嫌弃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能平和的去忍。修炼不是去释放自己的执著,而是要修去那颗心。着急、生气、嫌弃别人,我有这些心在,就一定有修炼的环境,来让我去掉这些心。在西雅图海洋节游行中,上场前训练时,有位西雅图同修有些怠慢,还带着耳机,我气呼呼走过去说了她一顿,同修很生气。游行结束后,我跟她道歉,她说:你是负责人,你带了这么大一个团队,你要修好你自己,你怎么可以那样说我,让我心情不好。我当时很难过很后悔,自己总是这样急躁、生气,急躁的心和生气的心,怎么去的这么难?!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才能看到这些东西。看到了,就尽量做好,这是第一步,就尽量做。当然其它方面可能修的很好,这方面暴露出来了,那咱们就针对它多注意,多往这方面用用心,把它修掉。”[2]

腰鼓队的同修们,她们每一位都比我修的好,非常的配合,有时候我想跟她们商量事情,她们就说,你安排,我们听你的。有时候我为一些事情生气,她们用慈悲包容我,如果我当场说了谁,同修下次还是那样笑眯眯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跟同修比,时时发现自己的执著心,感受到同修们修的好,配合的好。让我很果断的决定一些事情。在腰鼓队这个团队里,很少听到负面的东西,大家很配合,游行时集合、训练、背法、发正念,非常到位。

近几年游行,我们发现路线都比以前长,两边的众生增加了很多,这是师父的精心安排。我们经历了众生们由敌视我们到现在跟我们双手合十,九十度鞠躬,甚至有的众生跪下磕头,有的中国人喊:法轮功,你们真棒!我们的游行几乎都是在夏天,烈日炎炎的汗如雨下,狂风暴雨中湿透衣衫,天气环境丝毫改变不了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人的坚定正念!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助师救众生责任下世的神,承担着救度下界众生的责任。”[2]在剩下不多的救人的时间里,我们大法弟子一起精進,助师正法,正念正行多救人。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六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