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场讲真相中修炼提高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师父说:“你们的法会是在修炼中互相交流,找出修炼中的不足,从而更加精進。”[1]今天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借这次修炼心得交流会和大家汇报自己三年来的修炼体会,并找出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听师父的话,更加精進实修。

我于二零一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幸读到了《转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要返本归真。我曾在佛教中皈依过两次,苦苦追寻解脱,但我始终是活在迷中。我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真法真道,走出迷茫的人生,是师父把我从那业力滚滚的苦海里捞了出来。我做出了生命中一个最严肃最郑重的决定:走上修炼道路,跟师父回家。三年的修炼时间不算长,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和紧迫感,使我不敢懈怠,尽力的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

下面就从讲真相救人和修炼心性这两方面和同修汇报。

第一部份:讲真相救人

师父明确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2]

师父说:“现在大陆的旅游团越来越多,这就是安排人换个环境听真相。其实真相点那里才是第一线,讲真相的第一线。”[3]师父开示:“正法期间很多事情都不是简单的,而且都不是单一的,神安排事情都是多重因素的。那人到国外来,他在国内听不到真相,是不是就是叫他到国外听真相啊?你们不能放弃这些人,所以咱们各地区讲真相的旅游点还得做好”[3]。

我有幸参加了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法会后,我悟到我也要参与到证实法的项目中来。我就和当地的几位同修到洛杉矶机场面对面讲真相。对我来说这是非常珍贵的修炼提升的机会。开始我只是发报纸,没有办法开口讲,因为没有信心。觉得自己在台湾出生长大,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对国人的感受不了解。另外我想大陆出来的人个个都口齿伶俐,很善辩,而我天生口才不好,最怕和人辩论。同行的同修都鼓励我开口讲。师父告诉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弟子有救人这颗心,师父就帮我。由开始机械式的背诵,到慢慢可以根据不同人、不同状况、不同的反应,从不同的角度和切入点开讲。过程中,克服了紧张、害羞、怕丢面子等的许多人心。

这样越讲越有信心,现在每周三至四天到洛杉矶国际机场面对面讲真相。我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因为自己是新学员,每天学《转法轮》还有《各地讲法》二~三小时。炼功基本是夜里发完正念以后。每次去一趟机场顺利的情况来回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二十元车费。我一个人拉着一个小旅行包,里面装满真相报纸。楼上楼下、出境口、入境口来回奔波。过程中看起来好象付出很多,但我心中清楚的知道,这是师父给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

以下是我最近在机场讲真相碰到的一些有缘人的经历。

我在机场讲真相,见到华人我总是先告诉他们,我是义工,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帮他们指路到哪儿转机、搭车,去哪儿找遗失的行李、护照或钱包,更多的是帮忙他们打电话联系这里的亲朋好友。这样就让我很自然的和他们聊起来,再接到讲真相的内容,这样他们很容易就接受,也亲身感受到大法弟子的风范。

我碰到国内来的旅客,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们“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但很多无神论者不相信上天会报应做恶的人。最近几个月在讲真相时遇到的有缘人几乎个个都会主动的跟我说“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相信因果报应。我感觉人在觉醒,整体形势在变化。我突然悟到是师父的慈悲,让弟子明白在景点讲真相的重要性。每天做的事情看起来微不足道似乎也效果不彰,但只要一个人明白真相同时唤醒他善的一面,不但救了他,真相也会随着他飘洋过海,翻山越岭,跟着他到了他住的城市里、小镇上、山村里或偏远的山区,或大草原上。他又把真相告诉了他的亲朋好友,这样又能救上一大群生命。感恩师尊给弟子这样的机会。

1)顺势引导,讲真相、做三退

有一次碰到三位中年男士及一位女士,他们在等回国的飞机,还有六个小时。所以我们就从容的聊起来。其中一位男士说他到过台湾,我就问他对台湾印象,他说非常好。他曾经独自在台湾旅行了十五天,第一天就让他非常感慨。当时他乘巴士到花莲,人下车,但行李包忘在巴士上。发现后他找车站的工作人员帮忙,工作人员马上帮他打电话联络那位巴士司机,找到行李包后,又联络上回花莲方向的另外一辆巴士的司机。他们在中间路段交接,在一小时之内帮助他及时的把包送回来。这位男士说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那旅行包不可能再见到了,因为里面还有许多现金。他说十五天里,台湾人善良和乐于助人的淳朴民风让他很感动。顺着他的感慨,我马上说自古中国就被称为“礼仪之邦”,我们中华民族一直有着热情好客的传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自中共掌权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彻底毁灭。六十几年间,假恶斗的共产党文化把中国人斗怕了,没人敢对别人讲真话,表真情。台湾人承传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同时人人相信神佛的存在。在中国被打压、被抹黑、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在台湾就有几十万人修炼。那么多的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给社会、国家带来很多正面的影响。这个社会能不和谐吗?共产党宣扬的无神论导致人什么坏事都敢做。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现在在全世界曝光出来,它们自己在走向毁灭。那位男士听完我讲的话后,很气愤的说,共产党完了,没救了。我帮他们三退,祝福他们有美好的未来,我合十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也合十说谢谢。

2)根据不同情况,打开他们的心结

一次遇到一位很绅士的男士,是位生意人。他相貌端正,衣着整齐,坐在大厅外的椅子上等家人来接他回家。我问他要不要真相报,他说不要,但他请我坐下,然后告诉我他去过世界许多国家,看到法轮功在世界各地旅游景点到处展示着被迫害的图片,他说你们这么做,对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有很大的伤害。我很平和的对他说:我们是揭露中共的罪恶,反对迫害,告诉世人真相是希望能早日制止这惨无人道的迫害行径。法轮功是以修炼真善忍为基本原则,是个和平善良,修心向善的修炼团体。而中共却用残忍的手段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目前在全世界曝光出来,证据充分。今年六月美国国会议员一致通过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三四三议案。我告诉他十几年来发生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真相。持续十七年的迫害,据估计有数以十万乃至百万人被强制活摘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天怒人怒,善恶有报,他听了很震惊,认同共产党恶报临头。他明白了也同意我的看法,也知道了真相。最后选择三退。

另一位是深圳来的税务局查税员。在上机场巴士时,司机问他话他听不懂,我主动帮他翻译。所以上了车,他就请我坐他旁边。我说我是房地产经纪,从台湾移民美国多年了。我们聊美国房地产,美国政治经济,后来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他就说在一个景点碰到几位法轮功学员,跟他说共产党的邪恶,让他退党。但他不肯退,也不想听,态度很不好。我赶快对他说,他们是真心为你好,跟共产党划清界限,免得你成了替罪羔羊。共产党对人民做了太多见不得人的坏事,有目共睹,尤其活摘人体器官牟利,不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中共在走向自我毁灭呀。他听明白了我说的道理,就做了三退,表示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他下车后非常感谢我。

3)随时随地讲真相

师父说过:“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5]。每当我碰到这些有缘人,四目相视时,我们就有似曾相识的好感。我想他们曾经是师父的亲人,那他们也曾经是我的亲人。修炼的过程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我们要把握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把我们应该救的人救了。这样我们才能没有遗憾的随师还。

一天在Mall(购物商场)里,遇到三位大陆来的小留学生,年纪大概在十三岁左右的男孩。当他们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就问我,“阿姨,为什么法轮功在国外都合法,在中国就不合法?”我说,“孩子,你问的太好了!”我说法轮大法修真善忍,教人向善,做好人好事,遇矛盾向内找,先他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困苦艰难环境中不叫苦,不抱怨。而且能祛病健身,净化人心。因为他对社会对人类都有正面的贡献。这是个令人尊敬的佛家修炼大法,所以会在全世界洪传。而且非常受欢迎。之所以被共产党打压,是因为它宣扬假恶斗。孩子们,你们要善恶分别,赶快退出团队,长大效忠祖国人民,按真善忍做好事,就会有美好的未来。他们二话不说都很高兴的三退了,然后恭敬的谢我。

一天在巴士上,旁边坐着一位很年轻的男士,给我看他手上旅馆地址,问我知不知道怎么去就,这样我们一直聊到下车。他是在某个国航做人事业绩考察工作的。他说他才毕业不久,刚刚進入社会工作。他发觉共产党员都很败坏。整个中国社会都是扭曲的。他还听说某个地方的一个小学,有个家长提议让学生,家长一起合资买辆小轿车送给老师。他说他很后悔加入党员。我告诉他在上世纪一九九零年代,全世界的共产主义国家都放弃了这毁灭人性的独裁制度。没有流血没有动乱都和平的转变成民主国家。目前只剩下中国及北朝鲜仍维持这独裁的腐败制度。我又说,现在,在中国的许多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都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你说这样的执政党不是自掘死路吗?他听后毫不犹豫马上选择三退。下车后我领着他过了两个路口找到他的旅馆。他很真诚说谢谢,我说谢谢我们的师父吧!

4)救人急不错过机缘

有一天我走过四号航站准备到五号航站,大门突然打开,走出来一群人全都穿着黑色西装,大概有十五人左右。每人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面色严肃,没有一个人讲话。前面有两位穿便服的人准备带着他们过马路。凭经验,我很快的判断出他们很可能是高级干部。我拿着真相报纸很从容的走進他们的队伍,轻声的对其中一位中年男士说,拿一份报纸吧,他没抬眼看我,只瞄了一下报纸,停了一秒就把报纸接下了。我趁势又递出了两份给他身边的两个人,接着他们就动身穿过马路,上了一辆停在路旁的中型巴士。整个过程也就一、两分钟。事后我庆幸自己抓住了机会把真相报送到他们手上。以往,看到这样一群人,我就觉得他们是腐败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不可能也不敢拿真相报,所以通常不会走近他们。最近我感觉到正法進程的推進,时间很紧迫了。当时救人急的念头非常强烈,不想放弃这个救他们的机会。希望那份真相报纸能让他们了解真相,为今后得救打下基础。

5)觉醒的众生

我遇到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儿,来美国旅游,一下飞机在机场就拿到了我给他们的真相报。一、两周后,他们旅游结束在机场等回国的班机时,很巧的,我们又相遇了。当我拿着真相报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很高兴的认出我,那位先生对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吗?你看这是你给我们的真相报。”他从上衣口袋掏出那份真相报,已被仔细的折成一个手掌大的小方块。他说他准备把它带回去复印后给亲朋好友,问我这么做行吗?当时我极为感动。我说:“带着神佛的祝福平安回家吧。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我为你们全家取个化名,帮你们上网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记得心中勤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一家都那么善良,神佛会保佑你们全家平安的。”他们很感谢我,连声说好好。也许他带回去的真相报,已在他的亲朋好友中遍地开花,给大家的未来带来美好的希望。

在机场讲真相的修炼过程中,我再也不会着重退了多少人、发了多少报纸,去掉了好大喜功的虚荣心和显示心。弟子明白,在救人项目上展现出的能力和智慧,都是师父巧妙安排,是师父给的。参与救人的项目也是师父慈悲给弟子们能迅速提高修炼层次的机会,弟子一定加紧脚步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期望。

第二部份:修炼心性

师父说:“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6]师父说:“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比如说,我们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把个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的淡一些。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的时候,你就想长功,谈何容易!你这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你怎么能长功呢?所以要重心性修炼,你的功才能长上来,层次才能提高。”[4]

我悟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在机场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里,让我去掉争斗心,怕丢面子的心等。不管对方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我都能耐心的倾听他们,再顺着他们的看法去讲真相。即使被拒绝,给我脸色看,我仍能保持着平和的心态,临走时还不忘祝福他们,我想在正法结束之前,他们仍有得救的希望,所以给他们留下大法弟子高尚品德的风范是极为重要的。

在机场发真相报时,偶尔会碰到一些久违的常人朋友。从他们勉强的笑容里,我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以前的我在他们眼里是个精明能干,有理想有抱负的女强人,现在怎么会落魄到在机场发法轮功的报纸?常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要修炼?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我也不期望他们能理解,只是微笑以对,继续发我的报纸。我知道这是我去掉名利心和虚荣心的好机会。有时和一些常人朋友吃饭,他们总是喜欢炫耀他们投资理财的本事,名贵的手提包、衣服、眼镜、珠宝首饰或豪华昂贵的度假等等。他们讲的有声有色,眉飞色舞,我只是静静的听着,一点也不动心,心里想自己以前也跟他们一样在迷中,一生辛辛苦苦追求的名利到头来不但带不走,还造了一身业力。

在机场,当有些人知道我是房地产经纪人时,问我能不能给他们一张名片,因为他们正准备买房子。我说,我是来机场义务为大家帮忙的义工,不是为了做房地产生意来的,我也没有带名片,我知道,这是让我一点点的放下那颗追求利益的执着心的机会。

刚得法不久,我便参与了推广神韵的项目,我被分派在mall里,推广神韵演出和卖票。刚开始时,我很在意自己出票多少,总是心潮起伏的。出票多了就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很会推票。出票少了,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就闷闷不乐。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这些是显示心、欢喜心,还有隐藏很深的对推票好的同修的妒嫉心。后来逐渐把这些心去掉,不管自己出票多少都要求自己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

师父说:“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4]

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我相信他是师父安排来去掉我的急躁心、容易发脾气、没有耐性、不温柔等这些种种不好的心。现在每当我要失去耐性,想对他发脾气时,多数时候我能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守住心性。先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再用耐心温和的口气跟他讲道理。但是偶尔也会把握不住自己的心性对他发脾气。一次我发脾气后他对我说:“妈妈,你这么生气,是去不了法轮世界的。”我很诧异他这样说。我想一定是师父借着儿子来点醒我。为了教养好儿子,自己必须做个好榜样,要用真、善、忍法理来约束自己。我比以前有耐性,语气也温柔了,也不发脾气了,只用严肃理性的语气,来纠正他不好的行为。现在有时会带儿子到机场讲真相,他很乖的帮我拉着装满真相的旅行箱。

但是矛盾突然来时,就知道自己还得继续提高。那天到朋友家玩,要离开时,儿子赖着不肯走,又哭又闹还捶了我一下。我当时就提高了声音训斥他。上车后我说:你刚才的行为太糟糕了,回家罚你不能玩玩具。他就对我说,你刚才不也对我大声吼叫吗?我向内找,我确实不该提高嗓门,不管什么情况,修炼人都应该保持祥和的心态。回家赶忙给他做饭吃,吃了之后,他自己就去做功课,没有吵着要玩玩具。我们自己的修炼状态会影响周围的环境,遇事真得向内找自己。

我和儿子的爸爸离婚,但我们共同抚养儿子。每隔两天儿子就轮着上他爸那儿,或到我这来。到我这儿来时,他喜欢使用我的手机。自从去年底他开始认字也能拼字,但都是些简单的字,如“想你、爱你、爸爸、妈妈”还有他的名字等等。他就开始给他爸爸发短信。有一次我看到他给他爸的短信,我竟然为此吃醋生气。我觉得他爱他爸爸比我多。令我伤心、委屈、生气。儿子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对他生气。向内找后,我很快的找到自己自私的心和妒嫉心。事后我觉得很惭愧,自己这个做妈的竟不顾儿子的感受和需要。孩子爱他的爸爸是正常的表现。他需要母爱也需要父爱。如果我真为他着想,就要让他在均衡的父爱母爱中成长。之后我对他们的父子之情再也没有任何的妒嫉心。看到他们在一起很开心时,我是真心的为他们高兴。

我与前夫离婚时,我觉得他深深的伤害了我,所以一直对他很怨恨。得法后,通过不断的学法,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慢慢的对前夫的憎恨心逐渐淡化了。但欠债要还,离婚后我发现有一笔很大数额的房地产税他未付,他是存心不付把债务留给我。我想与他理论,但想到师父说的:“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4]我就用信用卡把那近万元的房产税付清了。结果没多久,他又到小额法庭告我,说我欠他钱。在快开庭之前,我见到他时问他:请问我欠你多少钱?他就告诉我了个数字。我又写了张支票给他。我对他说:我的律师说我没有欠你钱,那些账单都是你必须要付的。他说他知道。但他还是把我给他的支票拿走了。我没有跟他争辩。其实,前夫算的上是成功人士,他的经济状况可以说很好,而离婚后,一段时间我的经济状况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都很紧张,还要养孩子。但我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牢记不失不得的法理。摆正和常人之间的关系,把欠的债该还的就还了。还要感谢他帮我修去对钱财的执着之心。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怨恨心去掉了,对他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平和善良,最近明显感到他对我的态度也变好了。

结语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过程中,我悟到:去掉人心,提高层次,走出自己的路,返本归真随师还,才是大法弟子来到这世上的真正目地。只要我们用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师父就会帮我们,因为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在面对矛盾时,人心会不自觉的冒出来,显示心、妒嫉心、怨恨心、名利心、偏见、争斗心、虚荣心、欢喜心、固执、急躁、没耐性、对时间的执着等各种人心,都是必须修掉的。还有肉体反应出来的感觉怕冷、怕热、怕痛、怕累,不舒服等,这都是人的感觉,都要淡化它,不去执着它。

弟子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在这条狭窄的修炼路上义不容返,矢志放下人心,以法为师,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加紧讲真相救人,唤醒更多的世人,努力完成助师正法的大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弟子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祝贺台湾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二零一六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