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报》越来越受香港市民欢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们希望不断加大讲真相、救人的力度,和增加真相覆盖的范围。现在我们以派发《明慧周报》为主,辅以《大纪元特刊》和其它真相资料,讲真相的效果很好!现在《明慧周报》越来越受香港市民欢迎:香港平均一个星期可以发三万至五万份《明慧周报》,也就是每个星期可以让最少三万个有缘人收到《明慧周报》。

《明慧周报》里面的大法真相多而且全面,因此越来越受欢迎。我们每到一个派发点,当同修一铺开来派发,很快你就会看到周围都有拿着《明慧周报》看的人:有些人一收到就停下步打开看,有些人坐在行人路旁的椅子上看,有些人在快餐店里面坐着看,甚至在地铁上你都会碰到拿着《明慧周报》的人。众生越来越渴望看到真相,有时候一个市民走过,我们还没有派给她,她已经主动说:明慧报,给我一份。有些人接过《明慧周报》会向你合十致谢,有些人已经走过去了,又特意绕回来跟你拿真相;也有些人除了自己看,还拿多一、两份回去送给家人、朋友看。”

——本文作者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好修炼的路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学员,我是从看法轮功学员派发的真相资料得法的。得法之前的一段时间,我和太太经常在街上收到法轮功学员派发的真相资料,例如:单张、小册子、光碟等,我很喜欢拿回家看。我的太太知道我喜欢看,她有时候也会从街上拿回来法轮功真相资料给我。后来我就开始上网看大纪元,逐渐就喜欢上了大纪元,便经常看,几乎是每天晚上都看。其实我从小就对时事感兴趣,看大纪元网除了满足我对时事的兴趣外,当然对我的得法也帮助很大。

这样经过了一段时间,已经不记的是哪一天,我就得法修炼了!好像是很自然的就得法了。印象当中我只记的得法初期的一件事:就是跟公司的同事集体去日本旅行,刚下飞机,到达当地的一间酒店,在酒店外面,当时好像是黄昏,天空的云彩很漂亮,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望着天空跟自己说:我已经修炼啦,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了!当时的感觉就是很开心,很满足,就想自己一定要修炼好,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护照上记录那一天是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号,所以我就当自己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其实我不记的哪一天得法了,因为太自然了!弟子多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在得法之前,我不认识法轮功学员,也没有学员亲口向我洪法。得法前我没有看过师父的经书,也没有听过师父讲法,更没有见过师父。我只凭看真相资料和上网,不知不觉间就得法了。在得法的头几年,我身边也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就是一个人修炼,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却能够一直坚定的修下去,而且还不断的努力想做好,我想这一切都证实了大法的神奇,证实了师父的慈悲、伟大!

刚得法之后,我就从网上下载师父的经书看,下载师父的讲法录音听,还把师父的法像用彩色打印机打印出来,挂在客厅。我几乎每天都学法,晚上看大纪元网,后来还经常看明慧网、正见网。那段时间很充实,也很开心。我喜欢经常对着师父的法像叩拜,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修炼后,我无论在哪里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烟戒了,脾气比以前更好;工作上对同事不计较,愿意帮同事忙;家务事尽量多做,在兄弟姐妹当中,我也愿意承担更多对父母的责任;凡事多为别人着想等等。

那时我就觉的师父要我们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如果人人都修炼法轮功,这个社会就会太美好了!这么好的功法,中共还要打压,而且是用尽邪恶的手段打压,我就觉的中共实在是太坏、太邪恶了!

得法一段时间之后,大概是几个月吧,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有一天我突然想:我要炼功!好像感觉不炼功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但当时我不认识一个学员,身边也没有人教功,那怎么办呢?我就从大法网站下载师父的教功片看。看完一遍五套功法,我觉的很难学,不知从何开始。但是我还是想炼功,后来就想不如先易后难,一步步学吧。于是我又看了一次师父的教功片,然后挑选了第三套功法,就是简单的“冲灌”动作,我当时觉的这是最容易学的一套动作了。我跟着师父的教功片学了几次,果然很快就学会第三套功法!学会后我觉的也不是很难啊,这样经过了几个晚上,我就从易到难,一套一套的把五套功法全学了下来,虽然动作还不是很准确。但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坚持每天晚上炼功。

开头不知道每套功法要炼多长时间,就凭感觉炼,反正就是坚持每天炼功。有时觉的那个动作不准确,就马上翻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并对照录像纠正自己的动作。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炼一遍五套功法,但时间不长,加起来可能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虽然这样,师父还是鼓励我,炼功的时候我曾经体验过师父在讲法中提到的一些炼功中的感觉,加强了我修炼的信心:

师父讲:“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1]

我的修炼一直是另外空间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当时我就想:这一定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条最适合我的修炼道路,一定是最好的!此外,我是长期一个人修炼,不认识其他同修,也没有机会和同修交流,怎么办呢?后来我就每天晚上看明慧网、正见网,看很多其他同修的交流文章,包括国内学员的文章,这样就好像跟同修有了一定的交流,对我修炼的帮助也很大。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有一天我突然想:我应该要讲真相,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开头我不懂得如何做,于是就慢慢摸索,一步一步的开始在网上讲真相。虽然我做的不是很好,但是我一直没有停止。讲真相的初期遇到过中共五毛党的干扰,当时怕心出来了,但我没有停止讲真相,只是变换不同的方式。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就是一直坚持,并要求自己做好,过程当中,我感受到师父说的:

“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2]

在修炼的头几年,各种“关”也过了不少,像去怕心、去对家人的情、病业关等等,小关、大关都经历过,有些真的是刻骨铭心。多谢师父的慈悲看护,最后弟子还是跌跌撞撞的过来了,虽然有些地方做得不是很好,但我一直坚持着修炼,从没有动摇过!现在看回头,与大法修炼的殊胜、伟大相比,那些“关”其实很小,不值一提。我们只要坚信师父,多学法,修炼中的关都能过的去!

修炼几年之后,有一次我突然发现:我的儿子以前中等的读书成绩,现在却变成年年考前几名了,而且他的中学会考、大学考试成绩都很好,还考進了一流的大学。后来他读大学的成绩也很好,大学毕业后还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另外,我的弟弟、妹妹们,无论是工作还是事业都比以前稳定、更好,其中一个妹妹还分配到了一间理想的公屋,解决了居住问题。当时我突然悟到:从我修炼之后,家里人的情况都陆续变好了。真的象师父说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

到了二零一零年年头,原定来香港的神韵演出因为中共与香港政府的干扰而被迫取消。在一次抗议中共干扰的活动当中,我终于接触到了香港同修,好像是偶然碰到,其实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从此我结束了一个人修炼的阶段,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逐步走進香港同修的大家庭,并开始了一个全新的修炼阶段。

我开始参加香港学员的集体活动,象集会、游行等等,慢慢就认识到很多同修。在与同修比学比修之下,很容易看到自己的不足,也能促使自己做好。有时候我参加集体公开的讲真相、证实法活动,过程当中我经常要面对自己的怕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等等,我常常提醒自己一定要修去这些人心。过程中虽然跌跌撞撞的,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发现只要我想做或者想做好大法的事情,师父总会给机会,师父总是慈悲的为弟子安排一条最好的修上去的道路。

很快到了二零一二年年中,梁振英做了香港特首,中共和梁振英在背后成立的“青关会”开始来干扰香港学员的真相点,把中共的迫害手段带到来香港。很多香港的真相点被“青关会”以各种流氓、非法的手段干扰、破坏,很多同修被“青关会”成员打骂,甚至被诬告。而香港警察和一些政府部门却不闻不问,有些甚至纵容“青关会”行恶。香港的很多学员都不同程度的被卷入当中,我也不例外。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这时候,我在得法之前从事过的香港地方议会和社区工作的经验开始派上用场。因为需要学员跟警察、政府部门交涉,需要协助被诬告的学员处理警察的调查程序,处理上法庭、打官司等司法程序,那我自然就做了这个角色。

我开始帮手跟進一些由“青关会”制造、引起的学员案件和法庭官司,这个过程也是我修炼的过程,是我去怕心和各种执着心的过程,因为“青关会”的手段实在是很邪恶,气焰也非常嚣张,同时我们还要面对学员之间的配合问题。在过程中我们要修好自己、讲好真相,也要证实好法,还要互相配合好。邪不胜正,我们要争取打赢官司,还要把案件对学员造成的损失减到最少。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们基本都做到了,虽然是跌跌撞撞的。过程当中我感觉自己也没有付出太多,但很多的难关我们都走过来了!

四年过去了,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们的真相点只有越开越多,香港学员讲真相的力度只有越来越大,学员也越来越成熟!我悟到:“青关会”表面上好象很邪恶,就象把中共的迫害搬到香港一样,但实际上,当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互相配合好、做好,它就什么也不是了!从中体悟到师父在法中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有师在、有法在,乱不了。”[5]

在这个期间我跟真相点的同修接触比较多,看到很多同修讲真相做的很好、付出也很大,我就非常感动。于是我鞭策自己:我要向同修学习,也要多讲真相、多救人,要做得更好,才对的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也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吧,后来佛学会就鼓励我用“流动真相点”的形式去讲真相,作为对香港原有“固定真相点”的补充。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个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吧,于是我就和一些学员一起,开始了“流动真相点”的讲真相形式。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真相覆盖全香港,要让所有的有缘人都能看到真相!

我们从最初“反对中共活摘器官”征签开始做,一步一步发展到后来的主要派发各种真相资料,例如:《大纪元特刊》、《明慧周报》、《九评》等等,再发展到后来配合诉江大潮做举报征签,和派发与诉江有关的真相资料,当然也有同修帮助大陆游客做三退。我们的“流动真相点”,就是一步一步的跟着正法進程走。

我们希望不断加大讲真相、救人的力度,和增加真相覆盖的范围。现在我们以派发《明慧周报》为主,辅以《大纪元特刊》和其它真相资料,讲真相的效果很好!现在《明慧周报》越来越受香港市民欢迎:单单我们一个“流动真相点”,每个星期派出去的《明慧周报》有一万多份,参与学员多的时候可以达到二万份或以上。如果加上“固定真相点”和每两个星期一次多个区大派发,以及部份同修单独派发,香港平均一个星期可以发三万至五万份《明慧周报》,也就是每个星期可以让最少三万个有缘人收到《明慧周报》。

《明慧周报》里面的大法真相多而且全面,因此越来越受欢迎。我们每到一个派发点,当同修一铺开来派发,很快你就会看到周围都有拿着《明慧周报》看的人:有些人一收到就停下步打开看,有些人坐在行人路旁的椅子上看,有些人在快餐店里面坐着看,甚至在地铁上你都会碰到拿着《明慧周报》的人。众生越来越渴望看到真相,有时候一个市民走过,我们还没有派给她,她已经主动说:明慧报,给我一份。有些人接过《明慧周报》会向你合十致谢,有些人已经走过去了,又特意绕回来跟你拿真相;也有些人除了自己看,还拿多一、两份回去送给家人、朋友看。

其它承载真相的报刊资料也很受欢迎,最近几个月,我们更加感受到正法形势突飞猛進的势头,了解真相的世人越来越多,原先估计一个星期需要五、六万份各类真相资料,好几次都发现低估了,往往都是供不应求。

做“流动真相点”的整个过程,我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点化和看护。我们从不会到会,慢慢摸索,逐步做好。师父给我们智慧,让我们铺排得更好,也越做越熟练、越有规律。过程中有很多同修来帮手,尤其是新学员,一个一个的来,参与一段时间,然后又去了其它项目,然后又有新人来。多谢师父的加持、呵护,我们的“流动真相点”成为了新学员讲真相的好地方,也是我们把真相向全香港覆盖的一个好渠道!

记的早期的一个星期天,我们去了市区的一个大型私人住宅屋苑发真相。在围绕着屋苑的一大圈行人道上,人流多的象香港最繁忙的闹市一样。这个地区我们第一次来,但人们好象提前知道我们要来发真相资料,都走出来,走到人行道上等真相了,也可能是师父把这一带的有缘人都领出来了。那一天愿意拿真相资料的人特别多,我们发出去的真相数量也破了纪录!

在做“流动真相点”的过程中,师父的慈悲无处不在:当某一方面需要人,就突然有同修来参与;当我们在街头被一些受中共洗脑的人干扰,自然从旁边就涌出更多的人来拿真相,给我们鼓励。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奇迹”往往就会出现。表面上是我们在做,其实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呵护。

香港有七百多万人口,加上每天大量从大陆来的旅游团与“自由行”游客,有很多众生在等待真相、等待救度。希望我们往后做得更好,讲真相更有力,覆盖面更广,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投入到香港讲真相、救人当中。我们要完成我们的使命,要对得起那些与我们有缘的众生,要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二零一六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