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实修中感悟“相由心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在常人中我是一个知识份子,是典型的实证科学的思维模式,这成为我修炼中的一个很大的障碍。近一年来的修炼中遇到几次过关,和周围同修一同在法上用正念认识问题,在这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尤其对“相由心生”的法理,更是感悟颇深,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要与等待救度的众生对立起来

我是一家外地公司在本地分公司的负责人,近期在经营理念方面与总公司产生分歧。一天下午,公司总经理打电话通知我公司决定将我免职,分公司由总公司派人接管,具体原因第二天到分公司与我面谈。

尽管事情来的突然,自己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但是放下电话后向内找,自己心里还是明白的,对照自己近年来的修炼状态,感觉出现这个问题也不奇怪,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在我任职期间,分公司发展很快,业绩也一直不错。尽管从法理上知道这一切都源自于修炼中产生的智慧,良好的环境是让自己能够更方便的证实大法、救众生的,而且自己也会利用各种机会劝三退救人,但是没能把修炼融入工作生活中,为了做事而做事,长期不能静心学法,慢慢的工作中人心越来越重,开始有些自我膨胀,觉得自己有能力,而且对名利的执着越来越重了。

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利用我的人心制造与常人的矛盾,对修炼救人环境進行干扰。找到这些,我知道考验来了,需要自己过关了。心中倒也有些坦然了,告诉自己把名利心放下,好好做个修炼人。

第二天和总经理面谈,总经理代表公司谈了把我免职的三个理由:第一条就是因为我修炼大法,在公司内向其他人讲大法的美好,劝三退,担心给公司带来政治风险。而其它两条都是莫须有的,总经理自己也知道后两条站不住脚,最后明确说主要是因为第一条。

我一边听着总经理的话,一边感到自己的血在往上涌,这种情形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但是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知道这已经不是个人修炼的问题了,绝不能让旧势力利用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告诉总经理:信仰是我个人的事,公司无权干涉,分公司是我和分公司的同事们白手起家创建起来的,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没有动用总公司一分钱的资金,此时总公司来接管,从法律上讲总公司有这个权力,但我们也有不配合的权利,如果因为工作原因免我职,作为修炼人我可以不计较个人得失配合总公司的安排,如果因为个人信仰原因免我的职,我绝不接受。

总经理听后表示理解,但又说这是公司董事会的决定,他个人无法改变。这时我的情绪也平静了,借机给总经理讲了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三退的意义,最后总经理同意退出邪党,同时表示会把我的意见带回总公司董事会。

回家后就此事和妻子交流,她也认为,这是针对我们的名利心来的考验,我们可以放弃自己的利益,但是对于邪恶迫害,我们坚决不能配合,不能让众生犯罪。看来我们的认识是一致的。

事情的发展是:几天后,总公司派人来强行接管,被分公司的员工挡回去了。我给董事长打电话想当面沟通,董事长不接电话,矛盾在不断激化。

我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找来找去,觉得自己在过程中还是有怕心,在维护大法金刚不动方面还是没有达到标准,因此自己不断坚定正念,绝不退缩一步。

一天下午,总公司办公室主任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士来到我的办公室,坐下后说代表董事长来处理分公司的事情,之前听到各种说法很多,想再重新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我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经过和我的态度又重新陈述了一遍,他听完后指着和他一起来的那位女士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和你一样,也是一个炼法轮功的,她人非常好,我很佩服她。我在总公司那边听到前面来的人说你这里的情况很乱很严重,我就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和我以前了解的炼法轮功的不一样,所以就给这个朋友打电话说了一下,这个朋友听完后马上说这是不可能的,要么情况不属实,要么你不是炼法轮功的,并说要和我一起来看看。过来一看,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再听你一说,我心里有数了。但是我觉得你在事情的处理上也存在一些问题,这样吧,你和我的这个朋友一起聊聊,你们之间更有共同语言,我再找其他人了解一下情况,然后给董事长打电话汇报一下,董事长对这里的情况很担心,说如果局势控制不了可以直接通知公安局抓你,现在我看没这个必要了。”

说完就走出了我的办公室到别处去了,只留下我和那位同修在办公室里。

这样我就和她交流。她问我在法上是怎样认识的,我还是在强调要怎样否定迫害。对方听了摇摇头说:“你否定迫害是对的,你对大法坚定的心也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你把一切都弄拧劲了。”

见我一脸茫然,她接着说:“旧势力抓住你修炼中的漏,利用着常人的一些不好的思想对你進行迫害,我们是应该在行为上否定迫害,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但是常人本身并不是邪恶,他们都是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不要与我们该救度的众生对立起来,否则你还怎么能救他们呢?”

这位同修的一席话说的我无言以对,是啊,明明是自己在常人社会中没有做好才导致常人对大法犯罪,不但不能把常人当成邪恶直接对立起来,而是应该以慈悲的心态去救他们,他们才是最可怜的,救不了他们是我的责任。

当明白了这些,我一直紧绷的心一下子轻松了,接着和这位同修做了進一步的交流。我们都悟到是师父安排她来帮我,师父为我化解了这一难,我们都深深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

没多久办公室主任回来了,一坐下就对我说:“我刚才和董事长通电话了,把这里的情况向董事长都汇报了,董事长听后也放心了,这样我们回去了,你给董事长也打个电话直接沟通一下。”

当我和董事长通电话时,董事长的态度完全变了,我为自己没有做好真诚的向董事长道歉,董事长对我的人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后来,我又到总公司和董事长進行了面谈,借机讲真相。

由于认识上差距太大,董事长没同意“三退”,但明确表示公司不干涉我个人的信仰。由此我也意识到自己平时在对总公司人员讲真相方面是个空白,表面上看有客观理由,不在一个城市,平时接触不多,但实际上是自己心性不到位,平时忙于业务,即使有接触也想不到救他们,或者偶尔想到了也会因为顾及不想在总公司那边公开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而未能开口。

通过这件事我修炼大法的事实在总公司公开了,反而没有负担了,自己救人的正念也强了。后来我利用工作接触的机会很快为办公室主任和一名副总做了三退,真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由此可见,我们修炼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只要把心摆正,能够在法上正念看问题,一切都会成为自己修炼提高、救度众生的机会。

二、面对国保队长:我只想告诉你真相

一天接到本地国保队长打来的电话,询问公司一名年轻大法弟子的情况,并说想安排时间见见他。放下电话后我马上意识到可能与诉江有关,立即通知学员离开公司,回去躲避一下。因为我们周围已经发生过有学员因诉江而被警察骚扰的情况,有同修躲开了,回来后不了了之了,没有躲避的同修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有的被拘留,有的被迫签字。这也无意中在我的意识中形成一个遇到骚扰出去躲躲的观念。

回家后和妻子交流此事,妻子认为,既然大法弟子敢于以真实身份诉江,那为什么就不敢去面对前来骚扰的警察呢?首先,诉江这件事本身就是大法弟子从在邪恶的迫害中被动的反迫害、救众生转向公开面对邪恶、主动解体迫害的转折点,既然如此,面对骚扰诉江的警察,为什么要躲开呢?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向警察表明我们大法弟子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坚定的决心和信念呢?如果因此而唤起警察的正义感,使其不再在邪恶的指使下继续行恶,这本身不就是对这些警察的救度吗?其次,大法弟子有责任走好、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为后人留下一个正确的参照,遇到邪恶就躲,这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修炼状态。尤其是在正法接近尾声,邪恶所剩少之又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只能用自己的正念去正一切不正的,这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我非常认同妻子的认识,马上找到年轻学员和其他学员一起交流。年轻同修由于修炼时间不长,开始有些怕心,但交流过程中很快正念出来了,自己决定面对国保队长堂堂正正讲述自己为何诉江,不再躲避。在交流结束后,大家集体对着国保队长发正念,年轻学员给国保队长打电话约定见面时间。放下电话后,年轻学员高兴的对大家说:“看来邪恶都被你们发正念清理没有了,国保队长对我说话的态度特别好,特别客气。”

面对看似宽松的环境,大家并没有产生欢喜心,而是抓紧见面前仅有的几天时间陪年轻学员一起学法交流,他自己也向内找。找到自己放不下对人中美好生活的执着,修炼的决心不坚定等修炼中的不足,在学员们的正念加持下,他的正念也越来越强,再交流如何面对国保队长时,年轻学员发自内心的说:“我只想告诉他真相。”

考虑到年轻学员的安全和讲真相的效果,大家决定让我和他一起面对国保队长,其他学员在外围发正念配合。

在与国保队长见面时,年轻学员正念很足,首先发了一念解体国保队长背后的邪恶,然后平静的向国保队长讲述自己为何要起诉江泽民,我在一旁默默发正念。等他讲完,国保队长开始用邪党灌输的歪理邪说来“教育”年轻学员,甚至污蔑大法和师父,这时我马上发出一念让他住口,然后打断他的话谈我对大法的认识,开始双方针锋相对,气氛比较紧张。过程中一方面我不断调整自己,滤去气愤和争斗心,尽量用慈悲救度这个可怜的生命的心态和他说话,另一方面不断的用正念清理其背后阻挡其听真相的邪恶,唤醒其主元神来了解真相,年轻学员也在一旁发正念,慢慢的气氛逐渐平和起来,从开始双方观点完全对立,到逐步有了些共识,比如修炼大法能够祛病健身,宪法规定信仰自由,邪党专制腐败等等。

同时我也慢慢知道了障碍他的症结,就针对他的心结给他讲真相。比如他受邪党长期灌输无神论的影响,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认为信仰是一种精神寄托,过分相信就是痴迷了等等。我就反问他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有信仰,许多杰出的科学家都相信神的存在,是虔诚的基督徒,难道他们都是愚昧无知吗?他还认为法轮功参与政治,被海外反华势力利用了,我就反问他,很多中共高官家属、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持有外国护照,是地道的外国人,他们能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等等。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谈了一个多小时,在事实面前很多真相他也不得不承认,最后只能说,在中共的统治下就这样,要么你有本事移民到海外去,要么你老老实实的听它的,还表示对中共,他本人也有许多看不惯的,但没办法,为了养家糊口,只能给它卖命。

由于他坚持无神论,再谈到作恶报应的事,他就不相信了,最后只能谈到这里了,一方面他中毒太深,另一方面我们还没有修出足够的正念和慈悲心,最终还是没能彻底救了这个生命,真的是很遗憾。

事后学员们又就此事進行了交流,大家都认为,在当事同修心性基本到位的情况下,应该直接面对警察讲真相,过程中同修们应该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迫害。这一点我们这次体会很深,参与配合的同修全过程发正念,在同修们强大的正念场之下,国保队长也很难恶起来。

另外,对具体讲真相的效果大家也不要去执着,我们就是本着最大的善念去讲真相,清除生命背后阻碍其得救的邪恶因素,最终能否得救由这个生命自己说了算。年轻学员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修炼的信心大增,修炼状态有了很大的变化。

三、对“相由心生”法理的体悟

经历了前面的两件事,对我来说是在修炼路上过了两个大关,过程中很大程度的去掉了怕心、名利心等长期存在的执着,尤其是去执着过程中对“相由心生”的法理有了很深刻的体悟。

首先,体会到“相由心生”法理的过程就是走出人的思维,在法上用正念看问题的过程。之前自己尽管也算是个修炼人,但修炼中遇到事情时往往是“心随相动”,比如自己的怕心,当邪恶迫害严重时,怕心就重,当周围环境宽松时,怕心就少,这完全是人的思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表象,而忘记了我们是修炼人,我们有师父,有大法,是师父在把握着正法中的一切,只要自己心中想着师父,心中装着法,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无论外界环境怎样变化,把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能真正的看成是假相,你的心不动,还有什么能动了你呢?

师父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2],都从不同的角度为我们开示了这方面的法理。从常人的角度理解不到修炼的逻辑,把出现的情况看成是偶然的,因而认为看到的“相”是根本,把假“相”当成真“相”,由此而“心”动则是必然的了;而从修炼的理看则是相反的,因“心”而促成了“相”,“心”去则“相”灭。

还有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以前面对不同职业,不同身份,不同态度的人对我影响很大,总是挑着讲,在很多人面前都开不了口,有时勉强开口,但心根本不到位,效果也不好。明白了“相由心生”的法理后,我开始有意识的强化自己救人的信念,不断的提醒自己,每一个世人都是一个可贵的生命,都是来得救的,面对真相出现的一切不好的反应都是其背后的邪恶干的,都要正念清除掉,只是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去救这个生命真正的自己,他明白的一面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这样一点点的体会到了“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3]的境界了,面对面讲真相时自己用正念主导,受到对方的干扰越来越少,思路也越来越开阔。

其次,明白“相由心生”法理后,我能够更加理智清醒的看清我们的正法修炼之路,更加坚定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在修炼过程中,经常会看到周围有学员长期处在各种各样的魔难中走不出来,有无奈承受的,有放弃过关的,有一直向外求的,甚至还有走偏邪悟的,尽管每个学员的修炼路不同,过关大小不同,面临的情况不同,不可一概而论,但是根子上的问题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没有达到标准,心被看到的假相迷住了。我们的一切都是宇宙大法开创的,如果我们的心真正的溶于法中,还有什么关过不去?面对修炼中的魔难,心中所有出现的疑惑、不解、无奈和消极情绪,如果不能及时用法来归正,都会成为导致后来背离大法的因素。这是我对“相由心生”法理的另一层理解。

另外,明白“相由心生”法理后,我会更加注意时刻提醒自己关注自己的一思一念,平时尽量保持正念状态,有时出现不好的念头也尽快抑制住,去掉它,不去放纵它。师父讲过:“那人心中各种各样人的想法,各种各样的思想来源,都会对你進行干扰。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4]实修中我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其实修炼就是修心,心在法上,就会有足够的智慧和正念看清楚修炼的路该如何走;修去心中的执着,修炼中就不会在人心的带动下走偏。心正就不会产生假相,法中纯真纯正的心才是真正的慧眼,让我们看清修炼的路该如何走。

修炼中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师父在新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告诫弟子:“大法弟子是慈悲中在乱世乱法中救众生,当然包括自身范围的生命。救众生一定会给生命机会,有的会给长时间的机会。过程中真的就有变好了的,也有最后不行的,不行了就清理掉,这种事在你们修炼过程中其实你们一直在做,师父也在给你们做。”

看了师父的这段法,再一次感受到师父对众生洪大的慈悲,同时也感到无比的荣幸与感动;师父要求弟子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也要有同样的慈悲,同样博大的胸怀。回想起走过的修炼历程,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不怠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