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师父伟大 法伟大(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大陆法会已经举办十三届了,我每次都羡慕的听着、看着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从来没有想过我也能向师父汇报。不是不想写,是不会写,也是因为我的手变形,写字对我来说太费劲了。我想要对师父说的话太多了,但只能放在心里。今天同修来说要帮我写稿,我太高兴了。可是一激动又不知从何说起,也只能想到哪说到哪吧!

三岁时瘫痪

我今年五十九岁,是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一个很严重的瘫痪病人,双腿不好使,没有支撑力,就是想靠着床站一下都不可能的,象面条一样软,我从来不知道站是什么感觉。不但腿软,腰椎骨也软,后背不靠东西自己坐不住。我的两个胯骨一高一低,屁股也是一高一低的。我坐的时候只是一边屁股着地,如果想两边着地身子就是歪的。我的右胳膊没有力气,右手就是拿半碗水都哆嗦。我的十个手指有六个是变形、歪的。我的四肢只有左手还算是正常吧!

我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三岁时有一次高烧到摄氏四十二度,去医院打针,打完针后我全身就不会动了。老实巴交的父母不敢向医院讨个说法,那年月谁敢呢?眼睁睁的看着我瘫了。我妈说:这孩子养到哪天算哪天吧。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头能抬了,上半身靠着能坐了,左手能动了。但走路是不可能了,要想行动,就用一个很矮的小凳子,我坐在上面用手一挪一挪的蹭。从此我就这样的活着。

我成了全家的愁。记得刚懂事时,妈妈的表情就印在我的脑海里:她呆呆的眼神看着我,摸着我的腿。长大了,姐妹们出嫁了。妈妈总是愁着说她老了时,谁能给我做口饭吃呢?她四处寻找能收养我的人,终于找到了,就是我现在的丈夫。丈夫是一个孤儿,心眼不太健全,家很穷,但身体还好。他不能出去挣钱,因为智力有限。这样我这四肢只有一肢好使的人,就成了挣钱的主力。

我们就卖烤地瓜。丈夫把所需东西都准备好,把我一起放在车上,送到市场。我只管卖,过程的艰难就不说了。可是没过几年,就这样的生意,我也做不下去了。就在一九九九年的前后,我身体又增添其它的病了。我的乳房长出两个象乒乓球大的肿块,好使的胳膊也没有力气了,整天吃药止疼。又得了心脏病、胃肠出现病变,总要上厕所、全身疼痛难忍,各器官都出现了衰竭,整天是昏睡状态。我们姐妹家谁家有吃剩下的常用药,不用问什么药名,都给我拿来,我都能用上。本来就高位瘫痪的我,胳膊又抬不起来,全身衰竭了。人都说死很难,可我觉得活着更难。生意做不下去了,又不能断了生活来源,这样就雇一个人先帮着顶着。

绝境中遇到大法

谁能想到生命到了绝境的我还能遇到转机。二零零二年,我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勤劳善良,对我们很好。她说法轮功是一个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很多人炼法轮功病好了。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觉的这功法太好了,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这一生的困惑、痛苦都说出来了。而且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真学都行,我也能行,师父只看人心。我高兴的想: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了!我得法了。我忘不了我得法的那一天是二零零二年的中秋节,我终生难忘。

得法容易,学、炼就难了。我没上过学,磕磕巴巴的认识几个不多的字,要想学法就太难了。有不认识的字我就问同修,用心记下来。在家自己学法时,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对着学。初期时,我为了每天学一讲法,从下午四点开始一直读到晚上九点、十点,用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学完一讲。我从不懈怠。

参加集体学法时,我不是加字就丢字、错字。这可怎么办?有一天我想:我要是背下来,学法时再读就不会错了,我开始背法。我先是一行一行的背,再两行、三行的背,再整段的背。不管怎么难,我都坚持着,我终于背下来了《转法轮》。集体学法能跟上了。

我炼功就更难了。先过打坐这一关,我的屁股一高一低坐不住,腰椎软挺不住。别看我的腿没有支撑力,可是有感觉,知道疼痛,还很敏感。我先是在高一边的屁股底下垫个垫,后腰垫个垫,把腿盘上了。这个疼啊!腿疼、腰疼、屁股疼、全身疼、支撑不住了、哆嗦了、麻木了、全身大汗淋漓,只坚持了十分钟。我想,我就这样炼功吗?不能这样炼,要象同修们一样坐直了炼,不怕苦!屁股底下的垫去掉了,后腰的垫去掉了,就这样炼。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坚持着,怎么苦都坚持着,半个月后我能打坐一个小时了。

炼动功就更难了。我的两臂能支撑着身子坐着,可是从来就抬不起来,这不是不怕疼就能坚持的。炼动功时站不起来我就坐在床上炼,做不到位就能做什么样就什么样。我不去想能不能起作用,我就是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是真难呀!两手艰难的抬起来,坚持不到一分钟,它就不听使唤的下来了。我再艰难的抬起来,累的全身无力,继续抬起来。不论是学法、打坐、动功,我就是挺着、挺着。我说不出什么法理,我就是不管什么累呀、疼呀、难呀、困呀,我就是挺着。干一天活回来再学法,又困又累,我就是坚持着。有时困的书掉地上了,再拿起来学,坚持着。不知不觉的不困也不累了。

重生

学法炼功大概两个多月。有一天晚上,我全身疼的无法形容,一咽唾液,就感到从后背有两个小球跑出去了,再咽一下又跑出去了。我心里非常高兴,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心里这个乐呀!我师父管我了,咋难受都乐。不知什么时候,我乳房上的两个肿块没了。不知不觉全身不疼了,心脏病、胃肠病、全身衰竭都没了,我有力气了。

值得一提的是:得法前我的右手拿半碗水都哆嗦,拿不动。现在有力气了,能拿东西了,虽然是还有点反应不灵敏,动作有点慢,但这对我已经有很大的帮助了。原来我四肢只有一肢是好使的,现在我有一肢半好使了。这是我从来不敢想的,现在是真的了!

更重要的是我全身的病都没了,从那时起我一片药都没吃过。我又能卖东西、又能生活了。我得法时正是邪恶迫害大法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全家反对我修大法。可是看到我的变化,全家人都支持大法,我丈夫主动给师父买供果。

不管怎么忙我都不耽误学法、炼功,我对时间抓的很紧。早上起来我要比别人早起很长的时间,因为我行动不便。早上起来我穿裤子时是先用手把裤子套在腿上,然后把身子用胳膊支着歪到一边,用手用力把一侧裤子拉上;再把身子歪到另一边,把另一侧裤子拉上来;然后用胳膊支着把身子翻过来趴着,用手用力把住床把腿顺着出溜到地上,有时把不住身子就被“咕咚”蹾一下,蹾重了有时要好半天才能动;再把小凳子拉过来坐上面一挪一挪的蹭到厕所,到特制的便盆,洗完脸蹭回床上,再炼功。我一天的生活、修炼,因行动不便所耗费的时间,要比正常人的时间多出四、五个小时。到冬天穿棉衣棉裤就更难了。

想安排好生活、工作、修炼,就得多吃苦:为了少上厕所就少喝水、少吃饭,饿了、渴了,挺着;为了学法、炼功,就早起晚睡,累了困了挺着……师父给了我再生的希望,我不知怎么感谢,我就是听话,师父说的我就是去做。得法快十四年了,学法、炼功我没耽误过一天,无论怎么难,我都坚持着,咋难我都乐,我是得了法的人。

惦记着那些健全人

我感到很快乐,因为我得救了。可是我心里很惦记那些虽然身体健全、可还不明真相的人,他们怎么办?我急呀!我想救度他们。虽然我不能走路,可我卖地瓜能接触人呀,我就逢人便讲:大法好呀!你们要明白呀!我有这个愿望,有缘人就不断的来。因为买地瓜的人多数都是回头客,他们以前知道我的情况,后来看我精神、身体大有改变,都很好奇的问我。我就从头至尾的给他们讲,他们听了都明白真相了。

我没有什么怕心。有一次有好几个男的买地瓜,我一看这么多人这可得讲真相,不能错过机会。我就和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好要记住。他们答应了,但表情很奇怪。他们走后我仔细想想,觉得他们可能是国安、公安等什么人。可我什么都不怕,也不多想。我的命是法给的,就听师父的,就是救人,不管是谁都救。后来什么事也没有。

学车记

渐渐的我又发愁了。我卖地瓜多数是回头客,我大多数都讲过真相了。生面孔很少,不能接触更多的众生我怎么救更多的人呢?怎么办呢?我天天琢磨。有一天我注意到街上跑着有一种叫代步车的,车形很小,操作简单,可以拉乘客。我心一动:我要是能开这车,那能救多少人啊?可我也知道是车都得用上脚和腿,我下半身一点不能动,怎么能行呢?可我就这么一想,有一天真有一个车开到我面前。我仔细观察和询问,得知这个车是可以改装的。就是这个车原操作系统是需要脚踩一些部位,但是可以改装成全部手动操作。我一听心里立刻开了一扇门:我有希望了!

我跟家里人一说,全家人反对,都说:你这样身体怎么学?就算是学会了车,开出去谁放心?你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外边什么样,路怎么走?你一点不能动,有点事怎么办?谁听说五十多岁的瘫痪人学开车的……我当时已经五十四岁了。我把心一横:这就是我讲真相、救众生的路,我一定走,我一定能行!

我不能动,不知道在哪里买车,可就是有人愿意帮我买。我不知道怎么改装,就有人帮我改装了……一切都是那样的偶然和顺利,我买成了。

车买回来,我学开车可就难了。首先是我人怎么進到车里去,就这一个事就费了劲了。我平时都是坐轮椅的,想上到轮椅上,需要用小凳子一点点蹭到轮椅上去。现在想上车就得先蹭到轮椅上,再把轮椅开到小车门前,用一个木板横搭到轮椅和小车门之间,我再从轮椅上一点点蹭到小车里。当我把木板搭到轮椅和小车门之间、我开始从轮椅上往车里蹭时,“咕咚”一声,轮椅跑了,滑出去老远,我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凳子还不在跟前。丈夫因反对我买车,一直跟我吵,可以说,我学车的过程也是挨丈夫骂的过程。当看到我被摔倒时,他远远的看着说:咋不摔死你呢,摔死你,不管你,就不管你。我真的难哪!但不能放弃呀!这就是修炼呀!

我缓了好一会,爬起来找到小凳了,一挪一挪蹭到轮椅前,蹭到轮椅上,来到小车前,搭上板,再往小车里蹭。一开始不会使那股劲,轮椅又跑了,又摔倒了,再爬起来……丈夫骂着、喊着;我爬着、蹭着……渐渐的,我能進到车里了。

是邻居教我学车的,一共只教了我三次,加一起的时间都没有一天。因为是改装车,一切都是用手操作。程序是这样的:左手捏离合器,右手给油门,左手再慢慢撒开离合器。左手捏离合时,右手给油门要有节奏,同时右手要根据左手的需要而有序的掌握快慢。难事又来了。得法前我的右手拿半碗水都哆嗦,得法后有力气了,但是反应慢,动作不灵敏。现在开车需要右手反应灵敏的配合左手,而我天生两手就不能配合,从来都没配合过。得法前我四肢只有一肢是还算好,十个手指六个歪,而现在需要两手必须灵敏配合。开车不是开玩笑,是要保证安全的。

第一天邻居教我时,他在车外喊着教。他喊:左手捏离合,右手给油门。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东西,不知道哪是哪,也听不懂他的话。好不容易算是分开左右了,我就左手捏住离合,右手给油门。可是右手反应慢不好使,没有节奏不灵敏,配合不了左手。这车憋的突突直蹦起不来。邻居又喊:捏离合,给油门。不知用了多长时间,这车总算起来了,可却蹦跶、蹦跶象小船一样颠簸着,我在车里被碰撞得象跳舞似的。邻居平时对我很和善,这会儿也对我直急眼。我这样开着开着,车又不动了,堵在马路上,我手都麻了,半天也起动不了车,挡了别人车的路了,后边开车的人骂上了。丈夫一直骂,教我的邻居也和我急,后边被堵车的人骂,是真急人啊!好不容易让开路,后边车过去了。

看着麻木的不灵活的手,被颠散架子的我瘫软的趴在方向盘上,无力的想:“这手不好使是不能开车呀,真的不行了。”我难过了好一阵子,问自己:“放弃吗?放弃对吗?不对呀!这样就没路了,就不能救人了。我是大法弟子呀!这一念决不能要它呀!”我强迫自己反过来想:“坚定学、必须学,这是我救众生的路,什么都不想。炼!没人教我自己炼。白天堵别人车,我半夜炼。”

这样,我半夜十一点出来了,坐轮椅,搭板,蹭進小车,摔倒了,爬起来,开车。丈夫也跟我出来了。但不是帮我的,是来骂我的。这回不堵车了。空旷的马路上,小车突突的憋住了,又蹦跶蹦跶的起来了。我颠簸着、碰撞着,小车又不动了。我又散架子趴在方向盘上了。丈夫更来气了,骂的更狠了。

我挺起来,继续开,车继续蹦跶,继续颠,我继续散架子,继续爬起来,加强意志力。师父说:“可是反过来讲又是为加强你意志而起作用,那意志你自己不去修吗?要加强自己的意志,克制它就是加强意志,也是修。”[1] 我的命就给师父了,我就是要听师父的话救度众生,我就是要练开车。

谁能想到,不到半个月,我的右手灵活了,能和左手配合有节奏的给油门了。右手灵活了,我的四肢现在居然有两肢好使了。这是现代医学永远也做不到的。半个月我学会开车了。听别人说:就是正常人也得三个月学会才敢上路。而我半个月就学会了,我再次感到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加持。我这个乐呀!真是没法说了。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哪!五十四岁的瘫痪人能开车了,我能自己走出家门了!什么怕呀、苦呀、难呀、险呀,什么都不想了,我就要大法!

(待续)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