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师父伟大 法伟大(2)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接上文)

开车救人的故事

半个月后,我开车救人去了。别人说:“你胆真大。”我没有怕,我觉得就应该这么走,想别的都没有用。第一天出去离家不远就拉了俩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价钱是五元钱。可车开出去就不太稳当,不灵活,走到半道就不动了。小女孩说:“阿姨,我打别的车吧!”同时给我拿出五元钱。我说:“我没拉到地方,阿姨不能要钱,因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要为别人着想。”她们很感动。我问:“你们听说过三退吗?”她们说:“没有。”我为她们做了三退,又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骗局,她们很高兴的走了。她们走后我长出一口气,高兴的想:“我没白学呀,这就是我救众生的路呀,我能救人了。”虽然钱没挣着,我有救人的路了。这车又能开起来了。

第二天我又出发了。这次出去很远,拉了一个男青年。我又向他讲了真相,他非常认可大法。他听明白真相后,下车时又给我找了一个乘客,我又拉回来了。当然我又给这个乘客讲了真相,我的信心更足了。就这样,我走上了拉乘客讲真相的救人路,过程中有很多体会与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拉了一个四十来岁、很有风度的男士。他上车后我问:“小伙子,你听说过法轮大法吗?”他说:“听说过。”我问:“你三退了吗?”他说:“没有。”我就讲了大法是修真、善、忍的,讲了为什么三退和中共的迫害。过程中他静静的听着,告诉我他是党员。等拉到地方时,他站在车门口坚定的说:“我退!”本来讲好了车费是五元钱,可他却拿出了二十元钱给我。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多要别人钱的。”可他站在那里,表情感激的、深沉的一定要给。我没办法就对他说:“你明真相,我就把这钱用在最正的地方吧!”他感谢的走了。

还有一次,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在上车前和我讲价钱。我为了救她,就不和她计较,同意少要钱。她上车后我问:“你听说过三退吗?”她说:“没听说,是啥意思?”我说:“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国家现在这么腐败,就是这个党不行了,层层都这样,都贪污,都坏。所以社会就滑到这地步了,起因就是这个党坏了。天就要灭这个党了,谁要参加了它这个组织,谁就和它一同去了,所以咱们就要退出来。到有什么灾难时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的有神助啊!”她很认可并很感谢。在我给她讲完真相她下车时,她却要多给钱。不但不按讲完的低价钱给,还比正常价钱多出十五元钱。象这样听完真相多给钱的人很多,昨天还有一个小伙子,他的车费是五元钱。等我讲完真相他下车时,非要给我十元钱。我不要不行。象这样多的钱我就送到资料点救人去了。这样例子很多。

还有一个小伙子,他去的地方车费是十元钱。可他还要坐大客车,大客车的车费是五十元钱,但他只有五十元钱。这样他给了我的车费,就没钱坐大客车了。他有事非常着急,当时又没有更多的钱,非常为难。我告诉他:“我不要你钱了,能帮助别人是做善事,我愿意帮你。”他没见过这样的好人,不知怎么感谢了。我告诉他我是修真、善、忍,是为别人着想的,他非常感激的听明白真相了。

还有一次,有三个民工坐我的车。我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两个人同意三退了,还有一个人就是不吱声,不同意退。拉到地方后他们下车了。等他们走后,我回头一看座位上有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很厚一摞钱。我知道是那三个民工的,但他们已经走远了。怎么办?我立刻求师父,请师父帮助让他们回来找钱,他们一定很着急。然后我就在原地等他们。过了一会儿,他们真的回来了,他们大老远就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我说你们别着急,是回来找钱的吧?我等你们半天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我真能在这里等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我了,非要拿出一些钱给我作酬谢。我当然不能要。这时那个没做三退的小伙子,却主动求我做了三退。

讲真相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人,也有不听反对的。有一次遇到一个老头,有六、七十岁了。我刚一讲他就说:“你别说了,是不是法轮功?” 我说:“大爷呀,你好象不认可是不是呀?哪里不明白我给你讲讲。”没等我说完,他抢过话就乱七八糟的说一通,都是些谤佛谤法的话。无论我怎样讲他都不听。刚遇到这样人时,我心里真有点空落落的,不是滋味。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人讲真相。他上车后听我讲时,表情很难看的两眼盯着我。不说话,也不搭理我,就是表情很复杂的瞅着我。下车后也一直盯着我。我心里有顾虑了,再遇到这种人不愿意张口了。

好一段时间就觉得自己不对劲。学法向内找,为什么不愿意说?看他不高兴了就不说了吗?能尽挑高兴的讲吗?这不是人心吗?这怎么能行呢?这个念头不能要,排斥它,继续讲。

又有一次,一个人上车后我就给他讲。刚一讲他就说:“你是学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国家不是不让学吗?”我说:“你琢磨琢磨国家让咱们干什么?卖淫嫖娼、贪污腐败,他们不管。老百姓做点买卖他们连抢带夺的。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有百利无一害,有这么多的人受益,它不让学能对吗?”他又说:“那国家不让学,就不能学。”我说:“那不对呀!那得看不让干的是好事还是坏事。那好事不让干,那让干啥呀?干坏事?干坏事可不行啊!是有报应的呀!咱可不能干坏事呀!”他不再吱声了,但到下车时也没三退。这时我就告诉他:“你现在没听明白,回去再琢磨琢磨,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中共这么迫害还有这么多人学炼是为什么?如果以后再有人给你做三退,你一定要退呀!”

渐渐的我的心平静了,不被带动了。又一次拉一个女士,是信什么教的。她上车我给她讲真相时,她这一路就一直说着不好听的话。我就慢慢的、平和的给她讲。她下车时我说:“姐妹呀!不知道的事别啥都说呀!对你没有好处。你要想知道就看一看法轮功的书,看看和中共说的是不是一样,真的对你好啊!”我的心没有什么波动,也没有什么怕、怨的,有的就是对她的惋惜和希望了。

向内找

刚开始我不太会向内找。有一次别人撞我车了,我说:“不要紧,你走吧,你也不是故意的。”一次,我撞别人车了,他让我给他钱,我就给他钱。又一次,别人撞我车了,却还让我给他钱,那我也给。我就想:“为别人着想吧!”我给我的小车起名叫善缘。我对我的小车说:“善缘哪,你受委屈了,别难过!咱们就是为了救人。别人欠咱们的,咱不要。咱们欠别人的,咱就还。你看众生要被淘汰了,你不着急吗?咱们什么都别想了啊!”

可是有一次刚出门,就有一个人骂我,我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没走多远又一个人骂我了,这回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为什么呢?认真的向内找,我找到了:我的急躁心始终很强,我一直想去掉它,可是一直没去掉。一着急,又出来了。这回我下决心去掉它,后来这些事就真的很少了。

我注意主动向内找,时时向内找。在马路上看到别人打架,我看看我有没有争斗心,去掉它。特别是讲真相时,我的心态、语气是否平和?是不是被带动?在一个广场上,看到一对青年男女做着很不文明的亲热举动,我找到了我还有对美好生活的贪恋和向往。我猛然一惊,这个东西可不能要它,一定去掉它。注意向内找后,发现我遇到的麻烦少了。这都是师父的点化啊!

师父伟大 法伟大

修炼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在开小车讲真相的路上,遇到过很多艰难和危险,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走过来了。以前我行动不便,没出过远门,不认识路。开小车后,乘客去哪里,我就得开到哪里。因对路况不了解和行动不便等多种因素,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一天,我正信心十足的开车救人的时候,车陷在一个不平的路上出不来了,怎么也开不动了。这时一个男士帮我把车推出来了。我正要谢谢他,他却和我讲起了真相。我这个高兴啊,看到同修了呀!还没等高兴完呢,同修话锋一转:“就你这个身体怎么能开车呢?这可真不行,你可赶快别开了。就你这身体根本就不能开车,赶快去干别的吧。我对开车太了解了,因为我就是修车的。”一盆凉水从头泼下,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我悟不出太高的法理,就觉得不能听他的话,虽然他是修车的,有经验,可我是大法弟子,这就是我救人的路,我就是不回头,继续开。这条路我走定了!

有一次我正在开车,突然下起雨来,狂风卷着暴雨象瓢泼似的打在车上,一时间车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正走在一条很窄的路上。而这条路上车、人很多。人们为了避雨四处奔跑,别人的车怕被堵住,疯狂的抢道,只见身边的车象射箭一样贴着我的车“嗖嗖”而过,那架势我的车随时都可能被撞翻。路很窄不能停,往前开又看不见路,我又是个新手,我一下子蒙了:如果真的被撞翻了,我什么能力都没有,后果真的不敢想啊!

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师父的一段法,不是我特意想出来的,是脑海里自然返出来的:“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2]。我一下来精神了,啊!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背着这段法,往前开,我冲出来了。我真是无法言表对师父的感激。后来我在遇到艰难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段法,这段法加持我走过了很多关难。从此后我更加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

又一次,我走到了一个地方,前边正在修路,路两边是大土包,中间只有一个高低不平的泥泞路。过了这个泥泞路的前边,就是一个很高的大陡坡。我平时开车时,道路不好我都不敢开,特别是前边的大陡坡,如果我的车冲不上去,就会连人带车滚落下来,后果真的不敢想。我本来还不会上坡。天已经黑了,我来的路又退不回去了,也就是说没有退路了。

怎么办?就在这时师父的那段讲法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2]。冲!什么都不想,我背着师父的法,在不平的泥泞路上,加大油门,闯!在陡坡前,加大油门,上!一阵猛开,我过来了,回头一看那个陡坡,好险啊!现在一想都有点后怕哪!我激动的想:大法弟子没有师父的保护,别说是救别人哪,就连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呀!我的师父太伟大了!

象这样有惊无险的事太多了。一次,我不知怎么的就把车开到马路牙上面了。只觉得“咣当”一下这车要翻了,但马上又正过来了。回头一看,是从马路牙上摔下来了,这马路牙还挺高。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还一次我开着车,觉得这车怎么有点歪呢?因我不能动,下不去车看个究竟,只能继续开。到家后一看:一个车胎瘪了,就这样我也开回来了。

有时车在马路上陷住,就有人帮我推车。我想:“这是师父派人来帮我呢!”师父给我的太多了,我真的说不完了。我能做的就是多救人。

风霜雪雨,怎样艰难,我都尽量的坚持着开车出去讲真相。一次大雪下的很厚,路面很滑,又高低不平。我又开车救人去了。丈夫不放心,说:“这样大的雪,你还出去干啥?”我说:“救人啊,不能耽误呀!”等我回家后我高兴的想:“今天又没白出去,又救了好几个人。”

我五十四岁学开车,今年五十九岁,开车五年了。这些年我讲了多少真相,救了多少人,我也记不得了。师父的保护有多少次,我也记不得了。我就记住师父伟大、法伟大,我就记住要多救人呀!

快乐救人忙

我这样的人能得到大法,我有师父保护,我能救人啦,我的心这个快乐呀!一次一位同修的母亲,看见我行动的艰难,露出难过的表情说:“你真苦呀!我就看你可怜。”我高兴的说:“我不苦呀!全世界七十亿人,只有一亿人得大法,其中就有我一个。我是多么幸福的人呀!”“人都不知道怎么活,要知道应该怎么活了,就不苦了。”我接着讲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体现。她感慨的说:“你真幸运呀!”

有很多人说我:“这老太太总是乐。”一次拉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她做买卖很有钱,却满脸愁容。看我乐呵呵的讲真相,就把她的愁事和我说了。原来她儿子是吸毒的。我就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她,只要修大法什么都会变。我什么都没有,身体都是残疾的,可我就是快乐,因为我修大法了。希望她也能学大法。她当时非常认可我说的。

还有很多人佩服我。有一个老头,用手指着我说:“你?”又指着车说:“开这个车?”我说:“是。”他又问一遍:“你?开这个车?”我又答:“对呀!”他睁大眼睛,张着嘴,突然竖起大拇指冲着我,停在那里半天没动。每到这时我都用我的亲身经历讲真相。众生在惊叹、敬佩中得救了。

我一天学没上,二十八岁前没出过大门,不知道外面什么样?结婚后就是从家到卖地瓜的市场,别人说我是两点一线。当我想出去救众生时,别人又说我:“你能找着道吗?”今天我向所有的人说:“我找着道了!师父给我一条通天大道,能满世界跑,能去救人。”我的身体从衰竭的地步,到现在一片药不吃,却精神十足。这其中的感激,是人类的语言能说得出来的吗?人能做到吗?是法再造了我,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没赶上一九九九年以前大法洪传的盛况。我非常羡慕那时得法的同修,我想他们一定很精進。师父讲法中一再讲要勇猛精進,抓紧救人。我也要注意时时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在救人上,尽量克服困难走出家门,讲真相时努力抑制人心,张嘴救人。在生活上行动不便,就尽最大限度减少行动。睡觉不脱衣服,这样能节省时间。为了少去厕所,就少吃、少喝,饿了渴了就挺着。现在少吃少喝也不渴不饿了,是师父加持了。

我得法快十四年了,没耽误过一天学法,没耽误过一天炼功,无论咋难都坚持着。在保证每天通读一讲《转法轮》的情况下,《转法轮》已经背过无数遍了。从第一讲到第六讲可以背着学了,基本背错的很少。我遇到愁事时就反过来看问题,我就想:这个关我一定要过,一定要过好。找出人心都放下,就是过!同时请师父加持!记住师父的话:“修炼如初,必成。”[3]跟着师父走,永不放弃!

我心里有许多对师父感谢的话要说,可我没文化说不出来,我就双手合十向师父说:“感谢师父呀!”

同修们对我帮助很大,真是无私奉献。无论从生活上还是在修炼中,我真看到大法弟子是一家。我向大家说声:辛苦了!感谢呀!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3]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