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茫 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一、走出迷茫

在万丈红尘中,我不知我的生命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尤其当身体在病痛中煎熬时, 更是感叹人生的悲凉。一九九三年,三生有幸,我得到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从此,我的一身病都好了,人生变的无比愉悦和光明。

在不断修炼过程中,有—次,师父让我看到在漫长的久远年代,我和师父结缘,聆听师父讲法的情形。师父也曾让我看到在漫长的生命轮回中,我演绎过的不同的生命过程。我当过古时的捕快,还当过高贵的王后,那一世,我谢绝了大王的苦苦挽留,抛弃了荣华富贵,只带了一个侍从走入修炼。今生今世,这个侍从和我成为亲人,同时也是大法弟子。还有一世,我在新加坡转世, 带着女儿生活得很艰难。那世的女儿这世又转生在我家成为我的外孙女。她也是大法小弟子,寒暑假总是爱看《转法轮》,只要有诬蔑大法的教科书,她看到就撕掉,学校强行拉她入团, 她回来就写了退团声明, 声明入团不是自愿的。

还有一世我转生成风雨飘摇中孤苦伶仃的小鸟。今生今世得法不久,我的主元神,去了另外空间的鸟的世界,那里有一望无际的森林和各种各样的鸟。我告诉它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里每一棵树上都有一个漂亮的小房子, 每个小房子里住着鸟爸爸、鸟妈妈和小鸟,有的住着一个鸟的家族……他们都在窗口、门口和空中欢呼雀跃,口中高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那成片的森林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十几年过去了, 那个同化法的鸟世界美妙的情景至今难忘。

感谢师父在漫长的轮回转世中看护着弟子,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使我走出迷茫,让我明白当人的目地就是要返本归真, 最终返回自己来时的家园。

二、走过魔难

二零一五年五月, 我从网上下载了有关起诉江泽民的文章,准备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起诉江泽民,六月二日, 我和妹妹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突然不能讲话, 发展到后来,手脚都不听使唤。女儿和儿子强行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坚决不同意,对他们说:妈妈没修炼前经常住院,但修炼二十几年来,你们看我再没生过病,这不是病,是邪恶迫害造成的。他们说不是病,检查一下马上就回来。强行将我送医院去检查,我横下心来,就是非要我住院,我也要正念正行,满天的神和师父都在看着我呢!

师父说:“炼功人在修炼当中会遇到难,这个难来的时候可能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当中,会出现勾心斗角等等这些事情,直接影响到你心性上的东西,这方面比较多。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1]。

到医院说是“脑血栓”。我心里不承认,和赶来的同修就在病床上长时间发正念,第二天,我就下床炼功,虽然腿抖得厉害,中途休息了一次,但坚持将五套功法炼完了。第三天以后,在师父的加持下,能一次炼完。我想大法弟子都很忙,就谢绝了其他同修来帮我,只留下一个同修陪我加强发正念、炼功、学法。

旧势力是不想让大法弟子修成的,下死手迫害。首先它造成我吃饭喝水都困难,我想你旧势力想饿死我,让我修不成,我就不承认,我饿死你。我一边请师父加持我恢复正常,一边让女儿买来馒头,我把馒头掰成小块,再用手把嘴掰开,把小块馒头塞進嘴里,用水喝着,顺便吞下去。刚开始喝水喝不下去,一喝就喷很远,吃一点东西,也喷得很远,但我不管这些,还是坚持吃下去……在医院里我任何药都没吃,要做的各种检查,我都拒绝了,每天挂的吊瓶,我发正念让它不起任何作用。就是每天加强发正念、炼功、学法。四天后,在我的坚持下,出院回了家。

住院的这几天,我让妹妹代替我用我的六部真相手机每天坚持救人,回家后,我就自己操作。从六月底到七月的这段时间内,在最艰难的时候,我想不知师父又要为弟子承受多大呢?我就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我不怕。师父法像一下变的笑眯眯的看着我,看着师父慈悲的容颜,我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我一方面清除邪恶迫害我身体的假相,承受假相给我带来的肉体上的痛苦。一方面学法小组的同修,还包括她们的亲戚同修,共十几人的诉江起诉书,我帮他们整理、成文、打印。然后交给她们各自去投递,现均已成功签收。

在魔难中, 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叫邪恶钻空子下死手迫害?我参加二个学法小组,大组是协调人学法,另一学法小组几乎都是老年大法弟子。以前,我为了让老年大法弟子都能走出来救人,好多事大包大揽。我就在学法小组上诚恳的对同修讲:修炼很严肃,我有很多做法不在法上,都要归正,师父要每一位大法弟子修成他自己世界的主和王,我却把你们自己修炼的路都挡住了,对不起。你们以后根据自己的情况做,比如真相信,你们自己写信封,自己装好,自己邮寄。我只提供收信人名单和真相资料。为了节省大法弟子的时间和资源,《明慧周刊》两人共一份,互相交换看。

过了一段时间,一同修跟我讲:我们自己做以后,一开始忙得一团糟,原来都是你一个人做,我们只发,而且还有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真亏了你。我说:别用人心看问题,就是我做事不在法上,也耽误你们修炼,再就是成天自己陷在做大法的事中,发正念、炼功也不能保证,才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以后我们都做好,走正正法修炼路。

有一天,我炼功炼到第三套贯通两极法时,手只能举到头,再往上冲,头象要爆炸似的。我想:我炼功二十几年,从没说冲不过去,今天就是死我也一定要冲过去,何况我根本不会死,我只走师父安排的性命双修的路,我看今天谁敢动我!我想过以后,就用力冲灌至全套功法炼完,再也没这种干扰。

还有一次傍晚,我炼完功后,从头顶到颈部,象有一节钢管顶在里面, 非常不舒服,头不能低,也不能转方向,更不能躺下睡觉。我不让孩子们知道,求师父加持,发正念清除干扰,然后我想不让我睡我非要睡,我就靠着床头坐着,让护法神护法,很快靠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全好了。

在慈悲的师父加持下,我就按师父要求的做,从一次次魔难中走了过来。在此,叩谢师父!

三、讲真相

二零一四年九月,我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说这几天他休年假,要带我出去旅游。正法时间这么紧,还有那么多众生都没得救,我哪有心情出去玩呢?我跟儿子说不想去。他马上说:您哪里都没去过,这次我是专门带您和您的小孙子出去玩,我年假都请好了,票也买好了,您一定要去。我只好说:好吧。

第二天,我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我借这次的机会,让儿子、孙子多听听法,我去几天就回来,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带上《转法轮》、师父讲法录音和炼功用MP3, 带了《洪吟》抽时间背诵, 还带了用的真相币。

我们坐火车到了广西阳朔,远看阳朔,好象都是层层迭迭的山,没有人烟,到了山脚下,哇!还有这么繁华的小镇。我们去逛商店,逛了一下,儿子说,妈,我们到隔壁商店看看。我说你们先去,我再看看,随后过去。年轻的营业员听到我和儿子用老家方言讲话,她激动的说和我是老乡,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到这里打工来了。交谈中,我详细的告诉她大法真相,并劝她三退,她很高兴的退出邪党团、队组织。接着我告诉她,一个人在外工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能保平安。她连声说谢谢。

晚上我准备洗澡,发现忘带拖鞋,下楼找到卖拖鞋的商店,巧得很,老板也是我们家乡人。很快,他听明白了真相,也高兴的做了三退。

在阳朔旅游的五天很快过去了,有许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其中有十三个人选择了三退。儿子问我:妈妈,这次玩得开心吗?我说:开心,溶在法中,我每天都开心。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迷的社会中与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码在某一方面随波逐流。如果你做事情不能用大法来衡量自己,你如果做事情不能够用正念思考问题,碰到问题不站在法上,你就是个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你的外形是常人,你生活的环境是常人,你的工作是常人工作。哪怕你做大法弟子项目,天上可没有电视台啊,神也没有报纸的,这都是常人社会的形式。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像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2]大法在我心里, 任何环境都能修炼。

我曾看到在很多空间,没同化大法的大量众生还在黑暗中焦急的等待我们去救度。我也很着急,为了救人方便我这老太太也学会了电脑、打印、真相手机电话,有机会也面对面讲真相,就想和同修们一起,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分分秒秒,在正法结束前多救人,快救人,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因层次有限,本文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诚望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