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听同修打来的真相电话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前几天的一个中午,妻子接起一个电话,听了一下就把手机递到我耳边。我猜想:不会又是同修打来的真相语音电话吧?果然,正是同修打来的真相语音电话。

听着有点感动,也有点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挂断。不挂断,不忍心浪费同修的电话费;挂断吧,又不忍心挫伤同修拨打电话的信心。当然,这一念可能低估了同修的心性,也可能是给同修传递了一个负面的思维和不好的信息,不是修炼人的正念。

但当时就是那么想的。以前,也接到过几次同修这样的电话,也有同样的心情,有时多听一会,有时少听一会儿。但这次我在想,和同修亮明身份吧。于是我回答说:“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们是同修,谢谢你,你比我做的好!”我说了几次,那边一直再讲,好像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你是党员吗?”“我是同修。”“你加入过共青团、少先队吗?”“我是同修。”“我用明宇这个名给你退掉吧。”“我是同修”同修连续问了四次还在问,我只好挂断电话。

挂了电话,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这里一定有自己要修的东西。是什么呢?思来想去,悟道有三方面的因素存在。

1、向内找,修自己

同修一次一次一直这样问自己,是不是自己言语不善,有浮躁不耐烦的心、有负面思维表现,深挖这个根就是忍的不够,没有做到根本的忍?我想起今年那个什么峰会期间,县国保大队警察来找我的情形。

当时,国保警察把我叫到我们单位领导办公室,问我还起诉江泽民吗?之后开始游说邪党“敌对势力”那一套,并欲指大法与师父。我立即发正念,不允许另外空间邪恶操控他对大法犯罪!他就说着,没下文了。我给他讲真相,他来邪党颠倒是非的那些话;我列举邪党的所作所为,他干脆就胡说起来。我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善,马上发正念。这时他语气缓和下来,停顿了一会儿后,竟话锋一转,出乎预料的说了一句:“你还修真、善、忍?忍都不会,你还修炼人?!”

当时没觉的这句话有什么特别,还觉的他说这话好可笑。结果不一会儿,就听他又说了一句:“你这忍咋修的?好好忍忍吧!”

我惊愕了!他为什么会两次这样说我?我忍的还不够吗?难道你怎么迫害我,污蔑大法和我师父,我都忍气吞声,就算是做到忍了吗?猛然间,我惊醒过来:不对啊,这像国保警察说的话吗?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化我吗?我为什么和他争辩呢?这不是争斗心吗?抱着争斗心讲真相,能救了他吗?这个表面上看似在维护法,实质上是在维护自己被触动了的那颗不服气的争斗心、不能让人说的“面子”心的做法,不是正是自己要修去的不好的心吗?不是自己没从根本上去修忍的表现吗?而今天的真相语音电话不也是针对自己这颗心来的吗?!

找到了,我就一定修去它 !

2、提醒同修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时注意对方的反应

打真相语音电话是为了救度众生,假如这次是常人接到这个电话,同修这样打过来,他听明白了真相,真心想要退出邪恶党团队,然后他说我叫某某,入过啥啥,你给我用真名退了吧!同修的真相语音还一直在讲,在问,对常人的回话没有任何反应,常人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我们在搞什么名堂?会不会使对方失去对我们的信任?使我们救人的力度大打折扣?

这里没有指责同修的一点意思,只是想,我们打真相电话是为了救人,目地是让对方听明白真相了在善恶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不是只讲给对方听听,让对方听明白了就完事了,所以一定要注意对方听真相时的反应,看看对方会做出何种选择和有何意愿?否则就会达不到好的救度众生的效果。

提醒同修在以后拨打语音电话时注意这方面的事情。

3、自己要去圆容好法

这件事情让自己遇到了,不只是自己要向内找到自己要修的部份,也一定有需要自己去圆容好这一层法的因素在里面。

我想,同修可能是新学员,拨打语音电话的经验不足,也可能还有别的因素在里面。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讲真相救众生这么严肃、重要的事情,就不能有疏漏。

拨打自动和手动语音电话,都可以听到对方说话的,所以要根据对方的反应及时调整或关闭语音系统。如果对方有什么疑问?或听明白后,做出了选择,我们可以关闭系统后,从新打过去,直接和对方交流沟通,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

也请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有丰富经验的同修就这方面的问题多提供好的经验。

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同修及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