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十五年来在写文章中修自己、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首先祝大陆法会圆满成功。这次我就写写自己在写文章当中修自己、证实法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指正。

一、开始写文章

记得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左右,我去同修开的一家书店看书,正巧省城来一位同修在附近的网吧上网,我也过去凑热闹,看了一会明慧网。当时就觉得在大陆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下,大法弟子网站所起到的凝聚大法弟子的作用是巨大的。当时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点认识。

后来从师父发表新经文《心自明》开始,我地与明慧网联系更加紧密。当时上网点的同修除了下载真相资料之外,还把心得体会下载下来,在本地同修中传看。看得多了,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当我们分享别人的修炼体会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把自己在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分享出来?当时只是动了这样的一个念头。因为自己当时所承担的讲真相的事情很忙(用丝网方式印资料),也就没有把这种想法付诸实践。

后来在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有更多人走出来开始承担资料点的工作,我也就能有一点时间。在这个时候正好大魔头出访其它国家,在全球统一发正念的时候,我的天目看到了一些景象,于是写出来,请同修帮忙打字,然后上网,后来在明慧网上发表。自此我用写文章的方式证实法的路正式开始。

在整个写文章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平时有很多认识不清的地方,通过静下心来写文章,都能认识的更加清晰、明了。在写文章的时候有时需要引用到师父的某一句话,这样就需要查找出处,这样一来,又能重温师父说过的某一段话,甚至,因为看到了师父的某一句话觉得受益很多,于是先把这句话记下来,然后把整本大法书再看一遍。这种情况是经常出现的。在这之后的十五年中也经历了很多的风雨,我一直在坚持着,在其中也有一些神奇的事情和考验。

二、突破干扰,正念正行

刚开始写文章的时候,最大的干扰是来自于自身的因素。因为自身空间场中有很多不纯不正的东西,这些东西都不想被曝光,被消灭。那么在我写文章的过程中,这些因素就拼命的阻挠、干扰。具体表现是:写文章过程中思维出现“断条”的情况。本来构思的很好的一篇,结果在写作过程中,常常是写了上句、下句就不知道写什么和该如何下笔了。甚至不断的有声音似乎在说:放弃吧,这不是你走的路。甚至出现头晕脑胀、腰酸、背痛的情况。奇怪的是,只要自己停笔不写了,脑袋也不痛了、很精神。一提起笔来写,各种难受的症状都出现了。记得刚开始写的时候,我写一篇文章之后需要躺两天身体才能恢复。

后来不管怎样我就是要走这条路,就是不能再只是分享别人的体会,觉得自己很自私。自己无论怎样都要把自己在法中所证悟的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与大家分享。

当我认定了走这条路的时候,来自身体的干扰也越来越小,思维也越来越清晰,写文章也不那么费力了,以致后来我想写一篇文章的时候,关于文章的内容、词句组织的很快,远远超过打字的速度。

因为我所在地区工资很低还扣押工资,家境因为迫害而生活窘困,而且在这个时候原本给我打字的同修因故不能再帮我了。当时我就在想:我自己无论用什么方式来证实大法都应该是无条件的。不能说有别人配合,我才能做;没有别人的配合就不做。于是和修炼的母亲商量,并在同修的帮助下,用了我家半个家底买了一台台式电脑和一部小彩喷,自己学打字上网、打印。当基点和心态都摆正之后,这个来有意无意告诉我点电脑方面的技术,那个来教我点打印方面的技术。这样我这个电脑新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左右,因为邪恶的迫害,导致原有的资料点被破坏。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我需要承担资料点和协调还有教技术甚至外出采买耗材的工作,在这个阶段中忙起来非常的忙,有的时候感到特别的累。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经常默默的背师父的诗词《正念正行》来鼓励自己。即便是二零零六年十月底我到了外省,晚上加班到十点来钟回来学学法,然后打开电脑就开始把自己的各类文章写出来。有时甚至不觉得饿了。记得有一次写完文章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发完正念就睡下了,实在太累了,电脑都忘记关掉了。第二天还得早起上班。在工作单位不但干体力活,还得讲真相。这样虽然辛苦一些,但因为经历多一些,思考也多一些,文章也写出来多一些。

三、写作过程中的神奇经历

在整个写文章过程中,出现的神奇的事情很多,在这里仅举两例:

有一次在写一篇体会,写个开头下不去笔了,不知如何写了。自己也有些累了,本来想躺在那里休息一下,结果躺在那里不一会主元神离体,师父带着我的主元神到一个空间中,看到了一些景象,当我主元神回到身体之后,我好好琢磨一下刚才看到的景象后,就知道那篇体会该如何的写了。

还有一次,在写一篇有关优昙婆罗花的文章的时候,因为此文是属于用功能证实法类的,在打字过程中,起初还好好的,过了一会儿发觉手特别的痛,此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冷静一想,原来是我不应该把看到或知道的一切都写出来,因为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写的。当我把那一段不该写的文字删除之后,手马上就不痛了。

当自己学法很多的时候,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或者前后,其实哪里有些不对劲自己都会有感觉的。有的时候自己能意识到,有的时候即便是意识到了,但人的“怕麻烦”的心理促使自己不愿意多想一下,这样的文章就给编辑给同修带来一定的困扰。在此深表歉意。

四、在写作过程前后修自己、去人心

由于自己的文章逐渐的在明慧网以及其它网站上不断的发表,很多同修都愿意和我交流,又知道我是属于“开着修”的那种,所以有些外求心强的同修就希望我能帮助其解决一些在修炼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这是我遇到的外在的情况。

而对于我自己本身来说,在自己的文章被发表出来之后,自己首先有一种“成就感”,因为我的母亲曾经学过写作,一直希望当作家,而我在学生时代也喜欢舞文弄墨的,喜欢写日记。当很多同修都愿意找我切磋交流的时候,“欢喜心”、“证实自己”等等人心也油然而生。那个时候,发现自己的心不踏实,没有先前那种心中充满着法的祥和慈悲的感受。

当自己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的时候,我就开始多学法,并有意把文章的内容“转向”,写点身边同修们的修炼和证实法的经历,这样一来,我就发现,其实在很多同修的身上都体现着法的力量,都能展现出一位修炼人的无私无我的境界来。比如有的老年同修经常去外地拿资料觉得非常的不方便,想在自己家里开一朵“小花”,有这个愿望之后,师父就安排适合的人去教她,她也克服困难,用从来没碰过鼠标的手,硬是把电脑的基本操作学会了,这朵小花能够独立运作了。

还有的同修因为家人同修被绑架,她就承担起传送资料的任务。此时她家境困难,还有两个小孩子,这些她都没有放在心上,骑自行车冒雨给同修送资料。

有的八旬老年夫妇同修,在家做资料,激光打印机定影膜坏了,协调人带我去其家帮着换,在那个时候,我其实眼里是含着泪的。我当时就在想,八旬老人,按常理是最应该安度晚年的时候,可是大法弟子不辞劳苦、不畏强权,在家里做着这么伟大的一件救人的事情,这不就是体现着大法的伟大与无量的威德嘛!

很多时候每每想起那些在第一线直接做真相、讲真相的同修,我自己就很惭愧,此时反观自己怎么能够因为写了一点文章就升起那么多的欢喜心和证实自己的人心呢?这怎么能是一位大法弟子应该有的状态呀!

记得我在很多地区都听同修说,甚至在劳教所里也有同修跟我说,我写的文章他们看过很多。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同修和我说这话?这是冲着我哪颗人心来的?后来想明白了,一方面是检验我还有没有欢喜心和成就感等。另外一方面是让我认识到自己所写的文章,除了能够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之外,另外一方面的副作用也体现了出来,尤其是写了大量用功能证实法的文章之后,已经给别人带来了很大的波动,勾起了别的同修的求新求奇的人心,这是给整体带来的干扰。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想,文章不能不写,又不能给同修带来波动,后来干脆笔名经常换换甚至不署名,文章的风格也经常变换一下。这样一来,从表面上别人就找不出我的文章来了。时间一长那些人心也就放淡了。

从我自身来说,写文章换笔名和更换风格,那都是解决表面,关键是我的内心能否做到真正的本着证实大法而不在其中掺杂任何证实自己的因素,而且要把自己真正的摆在同修之中,善待所有的人。这是最关键的。要做到这一步,需要突破人中的很多的观念。尤其是我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别的方面没有什么长项,就是能写点东西,这就成了自己和别人暗暗相对比的资本了。这是多么不好的一颗心,还是把人中的地位或者说是名誉看重了。把这些看重的时候,就是抓住人中的执着不放,是一个不能精進的强大阻碍。

后来通过学法,境界也不断的提升,发现其实越想在人中或者想在同修这个环境中证实自己的,越是会摔跟头、智慧越小,离法越远,时间一长状态越不好。

当自己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在人中也好在同修中也好,我都变得特别的低调,做好修口。

后些年因为在修炼中不断的成熟,无论我走在哪里,在与同修接触的过程中我都是本着配合别人的心态去做。自己默默的走在写文章修自己、证实法的路上,不想也不需要别人知道某些文章是自己写的。只要自己能够真正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这就足矣了。即便是有的同修和我切磋交流,甚至有“慕名”而来的,我最多的也只是把我的个人的一点看法说出来。绝不告诉别人具体怎么做,不让同修对我产生任何形式的依靠或者崇拜。我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只要能做到静下心来好好学师父的法,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别人说的只是别人的认识,每个人的路都是不一样的,同样的问题根据不同人的不同情况也许会有不同的做法。所以要学会真正的在法上正悟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这样一来,外求心强的,在我这里也满足不了他的执着。而对于那些真的愿意和我交流的同修,因为心态和基点都摆的正,交流的效果也很理想。

五、与同修分享写作经验,鼓励同修们拿起笔来证实法

我遇到很多同修,他们也想把自己的一些经历与对法理的证悟写出来,却不知怎么落笔。他们在和我交流的时候,我经常说,文章固然有多种写法。但最基本的就是:把自己想要表达的表达清也就行了。比如自己经历的某一件事,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并说明为什么会发生这个事情,和自己在其中是怎样信师信法、怎样证悟的。这就是一个基本模式。任何畏难情绪都是人心,包括某件事情有别人写了,自己就省事,不写了,等等都是依靠与不负责任的人心在作怪。

这里不是说所有的同修都参与到写文章中来,绝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想用这方面来证实法的修炼者,不妨多写一些。对自己、对同修都会有很大好处的。也让别人吸取一下自己的经验和教训。这样对于整体力量的提高都是有益的。

还有,其实无论是看网上的体会也好还是评论文章、真相资料等,不管是哪一类的文章,不但要看其内容,而且对于想写文章的同修也一定要看看那些文章的写作方式,也就是说要看看其文章的写作方式和思维角度。这样不断的吸取别人的经验,对于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有一个非常重要而严肃的问题要说清:能写文章的不代表其修的怎么样,只是他(她)有这方面的热心和愿望。这方面明慧网曾经发出编辑部文章严肃提出,需要我们特别注意。

对于我在这十五年的写作中,也积累了一些经验,简要的说就是:在我最初写文章的时候,在文章中时常流露出“说别人”的印记,后来发现这个因素很不好,别人遇到问题,我不应该是严厉的给予指责,而是应该本着善心和为同修与大法负责的态度来对待问题。后来我写文章多半用“将心比心”的态度来对待修炼中的问题。不再是指责别人,而是希望与别人一起在某个方面做好。基本上是这样一种心态。在写真相类或者评论类文章的时候,都是从常人的常情常理的思维去深入浅出的说明、论证问题,而不是想当然的自说自话,灌输式的。后者人们容易起逆反心,反倒影响了众生明白真相。而前者的立足于常人的普通思维的本身,再结合着常人现实中的切身利益,这样一来,常人很容易就接受了。

结语

说了这么多,总而言之,我自己写文章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情况下,文章就会写的很顺利,否则单纯为写文章而写,不但写的不顺利,而且效果也不会很好。还有无论我们做哪一种证实法的事情,我们都不该对其本身产生执着。就拿我写文章来说也是一样。需要写文章证实法的时候,就用这种方式做,当需要面对面或者以做资料的方式讲真相、证实法,那也就去做好了。决不能固守自己某个单一证实法的方式。那是非常不可取的,过于执着某一种证实法的方式,那就可能被邪恶钻空子。这一点需要注意。我在这方面是有着深刻的教训的:

记得有一次我着急写一篇证实法的文章,结果电脑系统出问题了,我因为着急而向单位请假,在大雪阻路的情况下拿到省城从新做系统,结果拿回来同修帮我调试之后,不知怎的弄上密码了。系统还是進不去了。当时我就警觉是我对写文章本身产生了执着,从而让邪恶钻空子了。这次前后历经一个半月电脑才弄好。

记得在前几年的大陆法会上一位同修写了一篇叫做《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的文章,读起来很感动。正法十七年当中,虽然我已经写了十五年的各类文章,其实我也是深深的在同修们的各类文章中受益匪浅,在此谢谢所有写文章的同修们和各大网站的编辑们;同时也借此机会向十五年来给予我支持、帮助和鼓励的海内外众多同修深表谢意!

最后,我在这里想说:今生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大法弟子”的称号,一定要好好做。证实法的万古机缘难遇,机缘有限,好好珍惜师父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延长来的分分秒秒,不辱使命!

再一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合十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