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小弟子:从迷失中惊醒 回归修炼道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1]。我就是属于需要跑步的那一类人。下面,我想将我这近一年来的修炼心得与各位同修分享,向师父汇报。

我出生在一个修炼人的家庭里,从小就和家人学法炼功,做一些大法的事,可是从来没有实修过自己的心,以为做事就能跟师父回家。

5年前,我来到了澳洲悉尼,一开始因为在母亲同修的带动下,加上海外宽松的修炼环境,我参加了真相电话平台并积极的参与各个地区每周的洪法活动。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争气的我渐渐的又被常人社会中现实的东西所吸引,2014年,我又沉迷上了游戏,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学业几乎荒废,修炼就更不用提了。救人的事也不用心做了,法也很少学了,炼功就更提不上了,我开始完全混同于常人之中,那段时间,慈悲的师父经常用大灾难的梦境点化我,可是我迷的太深,醒来后心里还庆幸:还好我不在那个空间。

但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2015年底我做了一个梦:我往游戏厅走的途中经过一个广场,上千名同修在排队,像是有大活动,我正在犹豫要不要也一起参加,忽然一个人叫住了我,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C16,当我站到队伍里时,发现却站在了很靠后的X队里,身边还夹杂一些常人,当我反应过来时,却发现我前面的队伍已经离我有一段距离了,我开始跑步向前追赶……

醒来后,我明白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我已经很落后了,我心里非常焦急。打开明慧网,浏览了上面的文章后,我才像睡醒了一样开始明白正法進程早已接近尾声,今天的时间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我心里更着急了,心想:差距拉开的太大了,这可怎么办啊?慈悲的师父点化我,让我那几天看各地讲法时到处都是师父嘱咐弟子要多学法。那时正值圣诞节假期,我心里明白这是慈悲的师尊给我安排的让我多学法的时间。从那以后,我才回到修炼中。

虽然我想开始精進了,但是因为落下的太多,没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础,还是不能正念对待自己,游戏关过的反反复复,我多次想戒,可欲望上来却怎么也忍不住。每次玩完后心情都十分沮丧,可一个月过去了,却还是没有什么长進。直到一天晚上,在我又一次没忍住自己后,我心里很痛苦,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回想着我曾经浪费的时间,心痛极了,我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好好修炼,赶上正法進程,和师父回家。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想做好的心,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玩过游戏了。

我曾经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在和同学谈论游戏,谈论常人生活上。圣诞节假期结束后,回到学校的第一天,我就停止了一切常人事情的交涉,刚好要面临高考,我也就有了一个很正当的理由。我开始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学法,上学路上、课间、放学,有时间就静听师父的讲法,回到家后再学各地讲法。渐渐的我才开始懂得什么是实修,并且亲身的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刚好那段时间我在听《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我为密勒日巴精進的修炼意志而感动,同时也更加让我坚定了放弃常人执着的决心。我感觉我被师父推着往前走,每天我都能感到心性的提高。在这里,我想举两个例子与大家交流。

1、环境的转变

我曾经对身边的大陆同学很有看法,尤其当自己觉的自己真正开始修炼,算得上是个修炼人的时候,便更瞧不起他们了,最后发展到听他们说话我都会感到心烦。相反的,身边和我关系很好的西人同学大都出身很有教养的家庭,我对他们的言谈举止,做事方式,甚至穿着都很欣赏。渐渐的,我开始不怎么爱搭理身边的中国同学了。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这样带分别心看人不对,可就是不愿放下向外看的心。

相由心生,我越执着什么,就让我越看到什么。那段时间,上中文课时,中文老师经常拿出一些歌颂邪党的材料让我们学习,受毒害的中国同学表现出来的那种党国不分,让我看了心血沸腾,觉的我执着心都被勾出来了,争斗心,妒嫉心……,下课之后,我找同学、老师讲真相,可看不起他们的心太重了,根本就不能生出来善心,结果是还没讲两句同学就打断了我,说我不爱国,我因为正念不足,也就没有再继续讲下去。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是这样的状态。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意识到师父的良苦用心。师尊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如果你没这个心,坏人就不会出现,旧势力就不安排这个事,这明摆着嘛,你没有这个心,它安排这个事干啥?它不等于多此一举,还被我抓住把柄收拾它了。”[2]我明白了: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接触到的没有偶然的,我看到别人的问题不是让我自己修的吗?怎么能和常人计较呢,太差劲了。从那以后,我开始转变自己看问题的心态,我把在学校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当作自己的镜子。

这样一做,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看到的别人的问题都是自己身上的!比如我以前每当听到大陆同学抱怨他们溶入不到澳洲社会,说澳洲人有种族歧视时,心里就很瞧不起他们:明明是你们党文化太重,和西方社会的人格格不入,还说人家有种族歧视。可我改变心态后,看看自己,只愿意接触西人同学,不愿和大陆同学接触,我这不才是种族歧视吗?还有我曾经总觉的大陆同学没素质,做事不考虑别人,只顾自己,可看看自己的行为:见了长辈连招呼都不愿意打,自己的房间经常搞得邋里邋遢,碰到问题了只会怪别人,说话时有意无意的抬高自己,盲目的自大,到底是谁才是没素质,心胸狭小呢?意识到这些让我感到很吃惊,以前不实修的时候还感觉自己不错呢,我为自己感到汗颜。

发现了这些问题后,我决心修掉他们,通过不断的学法,和抑制自己这些不好的思想念头,我感觉我的心性每天都在提高。我感觉我的心胸扩大了,当我看到别人的问题时我能包容了,也站在他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了,我变的越来越真诚,戒备心也少了,以前我保护自己的心很强,总板着脸,就像师父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的讲法录像中讲到现在的中国人时,大意说两个中国人一见面,心就关上了。我想这不是在说我嘛!现在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说话时是真心的了。虽然和同修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可对我来说这却是太大的变化了。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不是被常人社会所熏染,就是常人被你改变,肯定是这样。”[3]在我心性提高之后,不知不觉中身边的同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再也看不到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很尖锐的党文化的东西了,我开始发现他们的优点:学习努力,生活独立,在处理人际关系时也知道为对方着想。我不但不再看不起他们了,反而自己感到惭愧,他们的身上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了。因为我的改变,我身边那个没人喜欢的同学也变了,他说话也正常了,不再说怪话,挖苦我了。我发现他也很善良,只是说话不好听,就招来了很多看法,那一刻,我觉的常人多可怜哪!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发现身边的同学也变的更加宽容了,不再排挤,说这位同学的坏话了。我真心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修炼人的力量,真的是可以正周围一切不正的。

从那以后,我和同学们的气氛开始和睦起来,中文老师再也没发给我们过诽谤大法的东西,反而开始经常给同学讲邪党怎样不好,一次上课还说:爱国不等于爱党。我当时听了这话,心里一乐,真为她感到开心,有时我也配合老师,语气平和的讲着当今邪党给中国人带来的毒害,平时最“爱国”的同学也不说话了,他们也变了,还同意我说的,无奈的说自己的家人也有相同的遭遇。那一刻,我再次感受到了大法神圣的威力。

2、学习上的转变

我在学校学习木工(Timber)专业。今年年初,我买了一些木材,打算做一个书柜来作为我的年终作品。可曾经的我沉迷于电脑游戏,根本没有把心放在学习上,所以很头疼没有头绪该怎么做。那段时间,我同样也在为怎样能做好三件事,同时又不落下学习而苦恼,每天感觉自己很紧张。11年级时,我的成绩一度差到频繁挂科,学业几乎荒废。我明白陷入懊悔中也不对,但是又苦于学不進去,坐在图书馆看一下午的书,回家脑子还是空空的。所以就以顺其自然的借口索性就不怎么学习了,心想学了也学不進去,修好自己,学习也就应该上来了吧。现在看来是为自己不愿意吃苦学习和从法中有求的执着,可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给予了我太多。就在我头疼时,木工课的老师开始为我设计作品,每天课后花很多时间来帮助我一起完成我的作品,说是帮助我,不如说是我都快成了给他打下手的。在我的作品完成之后,老师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我说:“你最近很用功,真是進展飞速啊!”我看着我的作品,回想起当初这只是一些让我头疼的散木材时,我忽然明白了,这是因为我修炼上有所提高,师父奖励我的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真的只是在打下手啊,最终这一切却都归功于我。

不仅仅如此,在我一学期都翻不了几次书的情况下,我的木工考了班里第三,数学成绩也名列前茅,连老师都感到很惊讶,同学也风趣地说:你不学习都比有些学习的考得好,我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明白,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要在学习上多下工夫,做好自己该做的。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在实修过程中我真正的明白了什么才是修炼。每当我想起过常人生活没修炼的时期,总能感到那时慈悲的师父不愿放弃我,还在管我。虽说现在开始认真对待修炼了,可是离师父要求的跑步追赶还有很大的距离,我还有很多顽固的执着心没有去掉,身边很多与我有缘的众生我都还没有救。可是我相信,只要我不放松自己的修炼,不放松学法,我就一定能做好我该做的,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弟子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没有师尊的承受换来时间的延续,就没有我今天跑步追赶、完成使命的机会,弟子唯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