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相继而来的大法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爷爷的故事有些传奇色彩:在三、四岁的时候,没人教他就知道自己打坐,父母问他为什么?爷爷说,闭上眼的世界特别美好漂亮,睁开眼的世界很脏。每晚睡觉到快天亮时,爷爷就会看见每个窗户格里都有一尊小佛在不停的自转,然后依次从窗户格里转出来围着爷爷的脑顶转,最后依次从爷爷的头顶進去……

一九九六年,我姐姐一直流连在北京的各大书店,不知怎么的,心里总觉得要找点什么书看,终于有一天,在一个书店里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当即就买下来。没过几天我就去北京旅游结婚,我姐给了我这本《转法轮》,说这本书很好,你看看。

在回家的路上,坐在飞机上看这本书的时候,心里就想,写得真好,回家一定要让我妈看看。当时看到这本书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本书一定能救了我妈,一定能救了我们这个家。

妈妈脱胎换骨的变化

回家后,我妈正病歪歪的躺在床上看《聊斋》,我说,妈妈,这本书比你看的书好多了,你看这个吧。妈妈当时接过书,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每天我都催她快一点看。

转眼过去一个月,有一天我问妈妈,《转法轮》看完了吗?还有《卷二》呢,写的特好。妈妈对我说,不知怎么的,看《聊斋》看多久也不困,一看这书(指《转法轮》),看不到两页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现在一个月了才看了十几页。我当时就急了,说我大老远给你带来好书你也不看,就爱看鬼书,气得唠唠叨叨的好一阵子。其实那时我并没有走進大法,就是一心想让我妈看书,让她身体和脾气都变好。

妈妈看我发脾气了,就答应一定要好好的看书。再拿起书看时,不仅不困了,将近五百度的老花镜也戴不住了,一口气看完了一本书。

看完《转法轮》后,妈妈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之后的几天我妈就在想,这书上写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上哪里去学功呢?没几天,师父就安排了一个熟人到我家,把我妈领到了当地的一个炼功点上。从此以后,我妈就正式的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

看到我妈一身的病包括高血压、偏头疼、银屑病、牛皮癣、肾炎、严重的便秘都不翼而飞了,打我记事起我妈就一把一把的吃药,牛皮癣、银屑病弄得一身都没有好皮肤,严重的便秘让我妈痛苦的生不如死,这么短的时间都好了,人也精神了,脸色红润,一身皮肤变得光洁,如厕也痛快了,也不和我爸吵闹了。

那个期间,真是每天都见证奇迹。就这样,我妈每次学法炼功都拉上我,我也走進了修炼。

兄弟姐妹相继得法

姐姐和我弟弟一样,大学毕业后就在北京工作了,他们都因为父母家里一直不安宁而不愿意回家。一九九七年过年的时候,他们都回家了,惊奇的看到妈妈的精神面貌那么好,我也变得不像以前那样脾气暴躁,家里的什么脏活也不嫌弃了。

看到我妈每天都积极的拿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上,组织大家炼功,教新学员动作,为大家冬天炼功联系找场地,炼完功参加集体学法,丝毫不懈怠。原本就要支离破碎的家变得和睦温馨,妈妈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干家务,无怨无恨,主动关心爸爸。

从小就令我们害怕的虎妈就这样变成了慈母,我的姐姐和弟弟每天也跟我们去炼功点上炼功,参加集体学法,感受到大法强大慈悲的能量,由此都相继的走進了大法修炼。

我的爸爸看到我妈的巨变和孩子们的状况,心里对大法也有了正确的认识。

一生信佛的爷爷得大法

最为难得的是,我的爷爷,一辈子都在佛教里的老人,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爷爷从小生活在东北,打小才三、四岁的时候,没人教他就知道自己打坐,不和别的孩子玩。他的父母很奇怪他的表现,就问他为什么总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爷爷说,闭上眼的世界特别美好漂亮,睁开眼的世界很脏。每晚睡觉到快天亮时,就会看见每个窗户格里都有一尊小佛在不停的自转,然后依次从窗户格里转出来围着爷爷的脑顶转,最后依次从爷爷的头顶進去,都進完了,爷爷就起床了。

长大后在地里干农活,爷爷累了就在地里打坐,看见好多大铁疙瘩在飞快的移动,爷爷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那个时候是他的宿命通功能出来了,直到许多年后再次回东北老家时,看见一列一列飞奔的火车,才恍然大悟,当年定中看到的就是今天这个景象。

爷爷的慧根好,成年后就一心要出家,被迫成亲生子,还是向往空门。说也奇怪,我爷爷每次撇下妻儿钻進寺院里要出家,都会被我奶奶鬼使神差的找到,因为我奶奶说过,我爷爷头顶上有红光,她大老远就能看到,所以每次都能把我爷爷拽回家。就这样被强看了一辈子也没出成家。

在文革中爷爷又被迫害,但是一直没有动摇修佛的心。一九九三年我奶奶去世,爷爷当了佛教的居士,整天在家里看佛经。此时让他去寺院都不去了,为什么呢?原因是我爷爷每次想出家到寺院,虽然被家人强行拉回来,但是期间也见到了现在寺院里的僧人都不知道怎么修炼,甚至还劝我爷爷什么人生在世,能吃就吃,能捞就捞点,他问他们一些佛经里的东西几乎没人知道了。

我得法前到爷爷那里去的时候就跟爷爷说,我想修佛,爷爷十分高兴,给我讲了好多修佛的事情,还给我佛经看。我把佛经带回家,没事就看,直到遇见大法我才把那本带有常人注解的佛经处理了。

当爷爷知道我们一家不学佛教改修大法了,急得亲自从外地跑到我家,想要劝阻我们。当时我妈拿出宝书《转法轮》让爷爷了解一下再说,爷爷倒是听话,拿起书来就看。越看越起劲,看完之后一拍大腿说,这才是真正的佛法啊。就这样爷爷走進大法。

爷爷当年在佛教里修时,修到一个境界中怎么也过不去,就是每当一打坐的时候,就会看到我奶奶站在旁边,年轻的样子,带着一群孩子衣衫褴褛凄惨的看着爷爷(当年过苦日子的情形),爷爷心酸的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修大法后,爷爷心里跟师父说能不能不要再让他看到这个景象,也不知道师父是不是管他了,结果在以后的静坐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心里想着师父给自己下法轮了吗?结果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轮在肚子里转了一夜。

自己求了一辈子的真法正道,终于在晚年得到了,爷爷那个高兴啊,从此走路扔掉了拐棍,腰板挺直,鹤发童颜,和我爸走在一起,好多人说像哥俩。

要得法的孩子到我家

一九九七年我的女儿出世,一九九八年才一岁的时候,话还不怎么会说呢,一天晚上,我搂住孩子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的就开玩笑似的自言自语的问孩子,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啊?心里也没指望她会回答。没想到孩子认认真真的回答说:“妈妈,我是来得法来的。”

当时我震惊得全身汗毛孔都立起来了,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说完整的话?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当时我就想,要是带不好这个来得法的孩子就对不起她。

在那段难忘的修炼过程中,师父给我的许多鼓励都是通过这孩子来展现的。我是关着修的,另外空间的事物什么也看不见,有时抱着孩子看书,她的小手就对着书封面的法轮比划着说,转转转。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看孩子睡着了,就到隔壁房间去炼动功,一个小时炼完后,心想今天孩子老实,中途没有哭闹。我蹑手蹑脚的回到孩子睡觉的房间,刚一進门,黑暗中就见小家伙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说:师父走了。当时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既震撼又感动,当时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是在我炼功的时候加持我炼功还是帮助我照看孩子,可是躺在床上才一岁的孩子就这样的告诉我,师父真的在我们身边。

每天晚上,什么都收拾完之后,我总是坐在床上读法,孩子就在床上跳来跳去的玩,每当我一停下来,她就会说,妈妈,快念书。有时我发懒不学法的时候,她就会来拉我,让我念书,还把大法宝书递到我的手上。就这样,我每天晚上读书,她每天晚上围着我玩,还时不时的扑到我怀里说,书里有好多的人,各种各样的人,一会又说,妈妈我害怕,满天都是眼睛。反正我什么也看不见,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孩子天天跟我背师父《洪吟》中的诗,后来又一起和我出去贴真相传单,纯洁的就像天上下来的小仙女一样。有一次我打坐疼痛难忍的时候,原本已经睡着的孩子突然醒来,揉着眼睛坐起来,看了一下我,一声不吭的把自己的腿双盘上,结上印,眼睛闭上,稳稳的陪我坐。我知道这是师父通过孩子来鼓励我,当时心里满是暖暖的感动。

那段时间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身体净化了,心灵升华了,没有了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工作心态,没有了家庭中处处怕吃亏、拔尖要强的心理,没有了沉迷于吃喝玩乐的强烈欲望,整个人的世界观全都改变了,直到现在我都记不起来得法之前自己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了。

在迫害中坚修大法

爷爷刚得法一年多,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我老叔和老婶害怕邪党又象当年文革似的迫害我爷爷,就把爷爷所有的大法书籍全都烧了,造下了罪业,没有过多久,老婶就得了怪病,瘫倒床上,没法医治,老叔一直伺候到现在。

爷爷的修炼环境彻底被毁掉,又象当年我奶奶硬看着我爷爷一样,老叔老婶死死的看着我爷爷,不让他修炼。二零零五年,爷爷去世了。去世那天晚上,我梦见漫天的用红色的云朵做成的大莲花,朵大如屋,如小山,纷纷从天上坠下。我知道爷爷去了好地方,只是可惜他没有走完这万古机缘的正法修炼之路。

姐姐是公务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就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房子被没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二零零二年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八年,姐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弟弟、弟媳因发真相传单和参与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双双被非法劳教二年;我也被非法监控。当地六一零为迎合江鬼,谋求所谓的政绩,在几乎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我和本地几位同修非法判刑十三年。

我的妈妈,在迫害一开始就被当地六一零认定是本地区法轮功的负责人(实际上大法没有负责人,只是教新学员炼功的辅导员),七月二十二号就在全国所有的新闻媒体全部铺天盖地的诽谤诬蔑大法的时候,我妈妈就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抓走非法关押了两天,没吃没喝没睡,临走还被罚款几百元钱。从此以后不停的被恐吓和骚扰。为了强迫我妈妈“转化”,在儿女们都被迫害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将我妈妈非法关進洗脑班,家里只剩下两个四、五岁的孙子孙女没人看管。我妈妈心急如焚,被迫违心的写下了不修炼保证,回家后,看到两个孩子饿得不像样,赶紧做了一锅粥,两个孩子都抢着把头伸進锅里去喝粥。妈妈出来后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二零零七年我妈妈在街上面对面给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進看守所近十天,后因身体出现了严重病业现象才保释出来。这么多年,我妈妈虽然一直坚持修炼,救人,但是跟着我爸爸东奔西跑的到处走,为儿女打工挣钱买房子,等到儿女们都回家了,我妈妈却被迫害的病业加重,二零一五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我爸作为一个常人,承受的压力就大去了。我爸是全国大型国企里的一个领导,由于工作能力强,在企业里一直位高权重,受人尊敬。自从我妈开始被抓,被骚扰,孩子们相继的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不仅整日里提心吊胆的生活,单位的党委书记还在一直逼迫他抛弃我们,和我妈离婚。当时我爸就对那个党委书记说:在文革时期,多少家庭遭受迫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最后还不是共产党的错误,现在又要逼迫炼法轮功的人妻离子散。

在那个极度红色恐怖的时期,我爸顶住了来自工作单位的指指点点和领导的压力,承受着巨大的内心痛苦,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在所有的孩子全部被迫害——关入劳教所及监狱,老伴被监控,似乎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退休后艰难的在外地打工挣钱,为的是我们回来后能够有栖身之地。对于中共邪党的恐惧,使我爸虽然知道大法好,但是一直也没能走進来。不过还是得了很大的福报,直到现在身体一直没有什么大病,连他自己都会觉得奇怪:在那个最艰难的时期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们一家虽然遭受迫害,但是对大法的心依旧坚定。我们从黑窝回来后,抓紧时间修炼,做好三件事。去年六月,我们一家郑重的向高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这也是我妈妈在临终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份内之事。

结语

我自己,我的小家庭,我整个亲人的大家庭,都在大法的佛光普照着。是大法让我们一家有缘人俩俩相继的走入修炼中来,善解了一家人所有的恩怨情仇,就象那个时期我经常跟别人讲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力量能够让人发自内心的自觉自愿的变好吗?学校的思想品德课做不到;国家的政策做不到;提倡的文明举措做不到;就是现在宗教的教化也做不到;只剩下表面文字的传统文化也做不到;只有法轮大法“真、善、忍”才能正一切人心。

我的这一家子只是众多家庭中的一粒子,我家这俩俩相继得法的故事也只是全国千千万万家庭的一例,我家走向和睦温馨,这也是全国亿万家庭的缩影,有家才有国,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福祉深厚而长远,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是受益者。

大法把我们一大家子从人世间的苦难中解救出来,而中共却又把我们一家修炼的好人迫害的七零八落。静下心来想一想,迫害真善忍大法之后的假恶斗,给可贵的中国人带来了什么,上下都造假,吃喝全带毒,处处有灾祸,哪都不安全。在当今道德大崩溃的情况下,人人都是受害者,只有解体中共这个邪恶,国家才能回归到人类美好的境界上来。

可贵的中国人,请不要拒绝真相,那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以切身的体会发自真心的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