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厂县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是和北京一河之隔的小县,全县共有五个乡镇,一百零五个村庄,十五万人口,其中回族占五分之三。一九九六年,佛光普照,法轮大法弘传到伊乡,到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前,全县共有八百多回、汉族民众喜得大法,走上生命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至少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或绑架,无数家庭承受着痛苦。他们中很多都是社会的优秀人才,有教师、医生、老板、干部、电视台编辑、企业员工、退伍转业军人等,也有目不识丁、憨厚朴实的农民;有青年俊才,也有年过古稀的老人。其中,县志办主任刘力耗费八年时间,为大厂县填补了自建县以来没有县志的空白,使大厂回族自治县有了自己的县志,他自己也获“河北省修志先进工作者”。

就是这群善良的人们,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和讲真相劝善,就遭受了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重刑的迫害,遭受长期不让睡觉、强制洗脑、人格侮辱、辱骂殴打、灌食、毒打、长期坐小板凳、绑死人床、关小号种种非人的折磨……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中,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因种种迫害而离世的十四人;被非法判刑的六人,刘淑英被诬判十二年,如今仍在狱中;被非法劳教的至少二十九人;被迫害流离失所一人、长达十五年之久;被非法拘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的三十三人;被劫持到北京通县大营洗脑班迫害的十五人;被绑架到拘留所、派出所、看守所、县洗脑班的共一百零八人。

大厂县邪党人员、警察除了执行江泽民集团“肉体上消灭”的政策,还在经济上迫害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承受着多重苦难。大厂县法轮功修炼者被勒索钱财总计金额约:三十五万七千二百元。

风雨十七载,追随首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和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的人,必然遭到上天的惩罚和应有的报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其实,从恶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那一天起,报应即如影随形。据不完全统计,大厂县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至少十七例,涉及二十一人。其中邪党干部六人,六一零、政法委及公检法等十一人。这十七人中,遭报死亡者一人,车祸二人,重病者四人,撤职查办及锒铛入狱者六人(其中乔玉春患严重心衰,被判十一年,女儿死去),其他十人,殃及家人五人。

1、孙宝水,男,五十六岁,汉族,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人。二零零六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任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委书记。期间,孙宝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他和原县长杨连华任职期内,大厂县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是最严重的。

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其中西马庄的刘淑英长达十二年,现在还在石家庄监狱遭受迫害;十八人被非法劳教,其中仅二零零六年一次,被非法劳教的就高达十一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五十七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四十五人;被警察以各种方式多次骚扰的更是无法计数。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刘淑英、高天颂、李长虹等五十多人,被大厂县公安局绑架,其中三十八人被非法关押到大厂县看守所迫害。在孙宝水和杨连华等人的施压下,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刘淑英十二年、高天颂十一年、李德军九年、杨金龙二年;于金印等十一人被非法劳教;四十多人被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李文明、宋淑芬、白学武、郭大慧、刘秀香、牛连江、于景华等十余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刘秀香、牛连江、于景华的家人分别被勒索二万元,白学武被勒索三万元。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在孙宝水等人的授意下,大厂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或骚扰。二月十五日,白学武、牛连江、郭大慧被送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到六月,孙宝水等以保“奥运”维稳为名,又分别将法轮功学员杨立军、于景华、周玉芬、郭大靖、韩秀荣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这些法轮功学员,多数被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三个月以上,受迫害时间最长的是六十多岁的韩秀荣老人,将近六个月。

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绝,引起天怒人怨。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孙宝水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同时被带走接受调查的还有他的妻子。另据财新网9月7日消息,孙宝水被正式批捕。

'孙宝水'
孙宝水

2、杨连华,回族,大厂县人,六十六岁左右。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大厂县县长。和他的政治搭班孙宝水一样,杨连华任职期间,大厂县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罪恶最深重。

二零零六年二月,对刘淑英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非法劳教十一人。二零零七年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邪党奥运前大厂县公安局、“610”、国保队伙同派出所不法人员,先后绑架了李文明等十余位法轮功学员。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强行把六十多岁的妇联退休干部韩秀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韩秀荣受迫害时间最长达六个月。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又先后把朱凤成、杨守彬、于金印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这些斑斑罪恶,杨连华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人所做的一切,上天都给记录着。在祸害好人的同时就注定了毁灭自己。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杨连华被保定市纪检人员和武警带走,并当场宣布批捕;第二天宣布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正式逮捕。

3、杨广明,男,六十一岁,回族,大厂县人。二零零二年之前任大厂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杨广明积极追随。二零零零年八月,在他的指使下,刘力、陈凤良、王丽珠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先后被非法关押至看守所迫害,有的关押竟长达一年之久。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敲诈,被非法勒索在三千元以上的达三十多人,最高金额达二万元以上,且不给任何手续。

多名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迫害得尤其严重,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撤销职务,有的被降级,有的被降工资等,还有的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二零零一年,杨广明大办洗脑班,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象过筛子一样绑架到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

然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是坏事做完就完事了。杨广明当然也不例外,二零零九年他患了食道癌,虽然在北京大医院治疗做了手术,但也没能救了他的命,经过一年多癌症的痛苦煎熬,在二零一零年腊月二十七日,杨广明不治死亡。原本身体高大、体重一百八、九十斤的他,到临终只剩下六、七十斤,已经没有了人样。

4、张万众,男,五十岁左右,二零零二年继杨广明之后,任大厂县政法委书记。张万众助纣为虐,积极追随江泽民,疯狂迫害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在他的指使下,大厂县邪恶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经常在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采用蹲坑、跟踪、监控电话、直接非法侵入民宅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抄家、绑架、劳教、勒索罚款,此举使得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乡、镇、村的干部都很反感。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没有任何理由和任何借口的情况下,张万众伙同“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的负责人,或诱骗或强制将法轮功学员牛连江、徐书清、李文明、梁玉芬、刘秀香(因此事直接引起她的丈夫病情加重,导致几天后死亡),强行绑架送到北京市通州大营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将法轮功学员刘力绑架,非法关押在本县看守所达一个月左右,然后又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因法轮功学员王宝柱几次到政法委讲法轮功真相,张万众派人跟踪他,并对王宝柱非法抄家。在抄家时,孩子、大人的衣服被扔得满地都是,结果翻出了四张真相资料,就以此为借口,将王宝柱劳教两年,家里留下失业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无依无靠,生活凄凉。

坏事做多了,恶报就来临。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一个周末的晚上,张万众自己开车回家,在廊坊市开发区附近,他的车猛然撞向停在路边的小面包客车上(客车灯是开着的),张万众的头部、右胯等多处受伤,左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在被别人往外救时,一个脚脖子的肉与骨头撕裂。

5、郝克农,男,五十三、四岁。二零零六年一月任大厂回族自治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九年八月任大厂县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六年二月到二零一零年大厂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郝克农都亲自主使和策划,尤其是二零零六年二月,对待刘淑英、高天颂、李长宏等五十多人到香河县政府机关讲真相这件事情上,郝克农觉得副局长韩文化办事不力,将韩文化停职,让另一个副局长乔玉春负责对刘淑英、高天颂、李长宏等五十多人的非法大抓捕、判重刑,制造了三十八人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其中四人判重刑,十一人劳教的惨剧。罪与罚相随,二零一零年,郝克农因受贿卖官等问题,被就地免职,遭了报应。

6、乔玉春,男,汉族,五十四岁,大厂县窄坡村人,入狱前任公安局交警大队队长,之前曾任公安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乔玉春曾现场指挥、部署恶警在祁各庄乡进京路口,设卡拦截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讨公道,同时派警察将祁各庄乡法轮功学员安贵莲、郭大慧、李艳平、李洪艳、杨立军、李文明骗到派出所,限制自由,不提供食宿,直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晚才释放(当时郭大慧已怀有身孕)。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乔玉春在进京路口,拦截到外地进京上访被冲散的五六位法轮功学员,先是非法搜身,后将她们关押在铁笼子里。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绝食绝水表示抗议,第二天早晨派出所用车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部带走,不知去向。

乔玉春的作恶祸及了家人。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其十八岁的独生女儿因发热住院,病因不详,八日转院,大约一周后死于血癌。女儿去世后,因乔玉春长期与多名女子有不正当关系,妻子再也不愿意和他维持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与他离了婚。

虽然如此,乔玉春不思悔改,依然紧紧追随邪党干坏事。二零零六年初,法轮功学员李德军外出办事,被香河公安局绑架。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去香河县公安局、县政府反映情况、要人,也同遭绑架。乔玉春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造成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其中刘淑英、李德军夫妻分别被非法判十二年、九年,剩下当时只有十几岁的两个孤苦伶仃的女儿无人照顾),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三十八人被强行送进洗脑班迫害。

刚刚干完坏事,报应就来了。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正当壮年的乔玉春住进北京某医院,病因是高血压,冠心病,心肌梗前兆。二零零七年,乔玉春到交警大队任队长,一年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乔玉春被廊坊市专案组查到许多经济和涉黑问题。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锒铛入狱。

7、李志新,男,汉族,三十七岁。任看守所所长期间,积极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勒索钱财,纵容看守所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等。法轮功学员刘淑英,在大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打坐炼功被李志新发现后,穿着皮鞋往刘淑英双盘的腿上猛踩猛踢,还揪着刘淑英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拎起来转圈抡,致使刘淑英的一把头发连根拔掉,几年后也没长出新头发。

法轮功学员王丽珠(已被迫害离世),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到大厂看守所。一天中午,最高气温超过摄氏四十度,王丽珠被非法提审。由于王丽珠不屈服,李志新强迫王丽珠到院内用骑马蹲裆式站着,两手还让抱着一根特制的水泥柱子(一种专用酷刑),在太阳下暴晒四、五个小时。让王丽珠回监号时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进屋,进屋后马上昏倒在水泥炕上。还有一次王丽珠给同号的一刑事犯讲真相,并应那人的要求展示一下第五套功法的动作。李志新从监控中看到后象疯了一样跑进监号,将一个大约十一斤重的死刑犯脚镣,给王丽珠戴了七天七夜,把王丽珠的脚踝磨出了血。

作恶必遭天惩,有一次李志新自己开车与一辆三马车相撞,折了几根肋骨;大约在二零零九年,李志新又患了股骨头坏死。

8、赵青林,男,汉族,五十三岁,大厂县小里庄村人。继李志新之后任大厂看守所长。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百般虐待。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去香河县公安局、县政府营救亲人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大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大厂看守所迫害。赵青林强行将法轮功学员脱衣服搜身,连内衣都不让穿。廊坊法轮功学员曹宝玉拒绝他的非法要求,赵青林就恼羞成怒,猛抽猛打曹宝玉的耳光、嘴巴,还狠狠的用脚踢,然后把曹宝玉绑在铁椅子上。曹宝玉鼻内血管被打破流血不止,两颗槽牙被打松动,耳朵被打得失聪,几个月后曹宝玉被廊坊市公安局迫害致死。

从二月五日至九日,赵青林一直不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穿外衣,强迫他们夜间睡在水泥板的炕上,不给被褥。二月六日下了大雪,气温下降到零下十七八度,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冻得浑身发抖,白天黑夜都无法入睡,甚至连刘淑英的两个年幼女儿也在其中受此虐待。

赵青林在疯狂作恶之后也遭到了报应,与本单位职工去云南旅游时,正准备吃饭,赵青林鬼使神差地突然从饭店的楼梯摔下来,脑部摔成重伤,被送当地医院抢救,一个多月后才被接回大厂县继续治疗。

9、李建学,男,汉族六十多岁,原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八月,李建学和邪党人员密谋,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送劳教十多人。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的三、四十人。为劳教法轮功学员刘力,他与邪党人员密谋不惜花重金到河北省司法部门送礼;非法长期关押多名法轮功学员,一次性行政拘留长达六、七个月;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对于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的法轮功学员,根据劳教年限,一年的收三千元,二年的收六千元,三年收九千元,且不开收据。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李建学和“六一零办公室”的王立中、郎卫国带着四、五名警察到处抓人,送到北京市通州区大营洗脑班迫害。搞的法轮功学员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大厂县邪恶人员在河西营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大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李建学亲自坐镇,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家、单位个个搜查,不放过一个。其中,郭大慧就是带着不满三个月的孩子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受迫害的达七十多人。在办洗脑班期间,李建学还多次诬蔑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

李建学作恶多端,祸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他的妻子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亡。

10、刘春光,男,五十岁,大厂县原公安局政保科长,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到他调离国保大队这段时间,几乎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上门骚扰、蹲坑、逼供、勒索钱财、绑架、抓捕、批送劳教都有他参与,坏事做绝。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而死。二零零四年底,刘春光还与县“六一零”成员王立忠、郎卫国在县城繁华大街张贴诬蔑、恶毒攻击大法的图片标语。

二零零五年三月,刘春光等查抄某印刷厂后,被请去饭店喝酒、洗浴,结果在浴池内被淹,后经抢救数天后活了过来。此事被政法系统保密,严禁传出。

11、孙志刚,男,五十岁左右,曾任大厂镇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任大厂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国保大队(专职迫害法轮功)和看守所。孙志刚任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大厂县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其中,马瑞莲、金瑞玲二人被非法判刑;张文胜等七人被非法劳教;牛连江、于金印等二十三人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过派出所、拘留所或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大厂县邪恶的“六一零”、公安局副局长孙志刚的直接指挥下,各乡镇派出所警察同时作恶:陈府乡派出所恶警赵青林带领一群恶警,拦截围堵走在下班路上的白学武,不容分说将他绑架到派出所;祁各庄乡派出所四、五个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郭大慧家,不顾家人、公婆和孩子的苦苦哀求,将下班刚进家门的郭大慧强行抬到警车上,他们还把郭大慧从学校带回家准备中午批阅的学生试卷扔得满天飞,抢走了她家用电脑;大厂镇派出所安利军、刘军、郝晶磊等恶警分别抓走了刘秀香、牛连江、于景华。这五名法轮功学员当即被抄了家,大法书、MP3、电脑等私人物品都被抢走,当晚他们都被送进大厂县看守所。十四天后,除郭大慧一人继续被非法关押外,其他学员分别被敲诈二至三万元后放回家。二月十五日(正月初九),这些邪恶之徒又将白学武、牛连江绑架,与被非法关押的郭大慧一同送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郭大慧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后,她的丈夫杨立军到孙志刚的办公室给他讲真相,并要求释放自己的妻子郭大慧。孙志刚不但不听,还威胁杨立军:“我这就打电话,找人把你抓起来,你信不信?!”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八日)邪党奥运会前,在大厂县“六一零”、公安局副局长孙志刚的直接指挥下,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象着了魔一样,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查,破门而入,见书抄书,见电脑抄电脑,弄得孩子哭,大人喊,邻人害怕,置人权与法律于不顾,邪恶至极。一时间,红色恐怖笼罩大厂县,人们被吓得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罪恶的行为。

孙志刚任公安局副局长之前,曾在大厂镇派出所当过副所长及所长,那时他就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参与对大厂镇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软禁、绑架、监视居住等。这期间他表现得非常邪恶,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大厂镇后店村法轮功学员张振敏,当时已是年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九九年七月,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到大厂镇派出所。孙志刚气势汹汹揪住她的衣服,狠狠地打了老人两个嘴巴子,还照肩膀猛击一拳,打得老人头昏眼花,站不住脚,差点晕过去。他还打过西马庄村的法轮功学员李德军。因怕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影响自己往上爬,孙志刚伙同时任大厂镇派出所所长的任连华,采用阴毒的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年前后,大约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让大厂镇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上午八点到派出所来,下午一点才让回家。把学员们软禁起来,关在一个破房子里冻着,不给吃喝,不让说话。不管刮多大风,下多大雪,不论道路远近,不论男女老少,不管身体状况如何,每天必须都得来,不来就让警察上门去找。直到春天该忙地里的农活了,在学员们的强烈抗议下此事才作罢。但每到节假日或他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还派警察打电话或上门骚扰,制造恐怖气氛,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及街坊邻里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

在孙志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国内外很多大法弟子通过打电话、寄信等方式给他讲真相,善意地劝导他不要参与迫害,每次接到电话,他几乎都是破口大骂。

作恶殃及父母:二零零八年,在孙志刚的作恶同时,他的父亲患了肺癌,一年后不治而亡;父亲去世后,他的母亲也患了肺癌,虽百般医治,但终无效,二零一一年也离开人世。不到四年的时间,六十多岁的两个老人先后因癌症去世。父母的去世,孙志刚没有意识到是上天对他的警告,仍然一意孤行,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孙志刚受到严重警告处分,被驱逐出公安系统,到大厂县物价局任个闲职。

12、田清泉,男,五十岁左右,河北香河县人,任大厂县公安局政委一职十几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他任职期间,大厂县很多大法弟子遭受严重迫害。所有发生这些迫害,田清泉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其中以二零零六年最为严重。据明慧网2006年2月12日报道,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正月初八)河北省大厂县大法弟子刘淑英、高天颂、李长虹等50多人为营救年前被香河县公安局绑架的大法弟子王少秋(廊坊人)、李德军(刘淑英的丈夫),到香河县公安局要人而被非法扣留关押,后又被大厂县公安局绑架到本县看守所。同时大厂县公安局及各乡镇派出所对这些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其中三十八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大厂县看守所。

有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刘淑英十二年、高天颂十一年、李德军九年、杨金龙二年。于金印、贾翠荣等被十一人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田清泉在休病假期间,中午酒后在香河某宾馆安排住宿过程中,因对服务不满,与女服务员张某及张某的儿子付某发生肢体冲突,将付某打成重伤。田清泉被撤销大厂县公安局政委职务、降级及逐出公安队伍。

13、徐兆强,男,五十一岁,汉族,大厂县人,大厂县公安局看守所指导员。二零零六年前后曾在公安局国保大队工作。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尤其二零零六年二月参与对刘淑英等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同时他还与其他警察一起,在大厂县金庄村法轮功学员陆秀兰家附近蹲坑,将三河女大法弟子朱某某绑架到大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六年八月,徐兆强受到警告处分。

14、金文利,男,大厂县人,大厂县教育局局长。在任陈府乡书记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五年九月金文利受到警告处分。

15、傅金良,男,汉族,五十三岁,大厂县人,大厂县畜牧兽医局局长。二零零一年,傅金良在邵府乡工作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亲自参与把邵府村法轮功学员宋淑芬、李长宏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给两位学员和家人造成严重伤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傅金良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16、李凤辉,男,五十岁左右,大厂县教育局副科级督学。在其任五中校长期间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曾多次配合大厂县“六一零”、公安局绑架本校职工李文明到通州大营洗脑班和大厂县洗脑班及大厂县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李凤辉受到警告处分。

17、郭峰,男,五十三岁,汉族,廊坊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此时郭锋任大厂县委办公室主任,他伙同时任大厂县委书记的刘智广主导和推动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在他任职期间,大厂县制造了一幕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惨剧。使刘力、陈凤良、王丽珠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郭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天理已经展现,恶报如影随形,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者当然是罪有应得。可悲的是他们是受了江泽民的谎言欺骗,听从了邪恶的命令,相信了邪恶的谎言。他们之所以上了江泽民的当,是因为他们早已受了中共的毒害,迷失了做人的本性,在中共江泽民的纵容下,无限度的放大着他们人性中的邪恶,直至完全被邪恶因素支配,最后不得不收下自做的恶果,其实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受害者。所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揭穿谎言,回归传统,才是生命的唯一选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