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于时间和常人的形势是危险的“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这段时间发正念无力,感觉有一种困和让我迷糊的物质,而且平时内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焦虑和恐惧感排除不了,学法时好几次无意的一翻开《转法轮》,第一眼总是看到“危险”两个字。我知道这是在提醒我,但又感觉这段时间自己好象也没什么大的执着和人心表现啊,搞不清危险出在哪个方面。

直到昨晚,在梦中,我拿着一个非常肮脏的枕头,在梦中我都觉得很脏,但我知道一直用它枕着头在睡觉……

早上起来炼功时,梦中的情景还非常清晰的在脑海中,我想,这是不是在提醒我:我思想中在想肮脏的东西呢,枕头和头有关系嘛。我开始向内找,这时我这些天的一些思想和行为一下反映出来,原来这段时间我非常关注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的事情,上动态网时只要是关于川普的消息,我就必看,而且一看很久、很兴奋。思想中对川普有一种“好感”,有一种“欣赏”,觉的川普团队中有很多人是认同大法、支持大法的,内心盼望更多理解和支持大法的官员在川普政府中担任要职,希望他们能对结束这场迫害起到很大的作用……

而且昨天下午,我思想中竟冒出,看来这场迫害不久就要结束了,结束了以后,中国新的政府是不是应该邀请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在各个政府部门中任职呢,我们有能力、有才华、又正直不阿嘛,想入非非了好一阵,后来也意识到不对,简单排斥了一下,但没重视。

这时我一下认识到了自己对常人形势的执着,对常人的依赖,对政治感兴趣的人心,还有对时间的执着。我发现自己不但有这些心,还很严重了。

就在我真心的向内找到这些执着人心时,我发现从头部开始,各种让我不清醒的物质从上到下慢慢被解体,象雾一样飘散在周围的空气中,我一下感到清醒、踏实。压力焦虑和恐惧感消失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又回来了。我知道自己找对了。

五套功法炼完功后,我躺了一小会儿,又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有个人告诉我说,液化气漏了,我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很浓很臭的液化气味道,而且马上在一个屋子里看到一个液化气罐,确实在漏气,液化气罐的头上面一个象阀门似的圆柱形东西是歪的,没堵住罐口,气就从那漏出来的,更可怕的是,漏气的地方竟冒着两寸高的火苗。在梦中,我想起明慧网上有一篇文章中说液化气罐爆炸后把一个人炸烂,腿飞出去大概一百五十米远。我感到液化气罐马上就要爆炸了,太危险了,我焦急的大喊:液化气罐要爆炸了,怎么没有人来管啊?!屋里有人但没有人理我。

梦中,我四下看了看,天啊,幸好门窗都是大开着的,不然早就爆炸了,这时,我只好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了,不知怎么的,我手里一下有了一把平口螺丝刀,我把螺丝刀对准罐口上象阀门似的圆柱形东西,上面有个丝口,我用螺丝刀把这个圆柱形东西调正,轻轻的推進了液化气罐罐口,火苗熄灭了,漏气堵住了,危险解除了……。

我醒来后,觉的提醒太明显了,真切的感到我们修炼中的“漏”是那么的危险和可怕。今天看到明慧上恰好有一篇交流文章:《放下对2017的执着》,我很有同感。

看来,对二零一七年执着的还不是个别现象。十七年来,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已经不少了,一次又一次的执着时间,给我们救度众生造成了多大的障碍,有多少世人因此再也听不進我们讲的,有多少众生因此被毁掉,而且给我们自己的修炼也造成了多大的魔难和阻碍啊!

我们再不能执着时间了,想一想,正法结束是谁说了算?我认识到,是师父根据大法弟子修炼到位的状态,众生得救的数量在定,所有的一切根据正法救度众生的需要也在变化。什么时候结束,除了师父,宇宙中的一切神、生命都不能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谁肯定的说哪一个时间会结束,那能算数吗?大法弟子信师信法才是根本。

世间的形势变化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在向前推進,师父的意志就是真正的天意,谁也阻挡不了,邪恶一定会被清除,正法一定能成功,所有的生命就在这过程中表现着自己,从而被正法选择留下或是淘汰。我们可以在讲真相中把真实的形势讲给众生,让他们清醒,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知道时间的紧迫,只能把它作为精進和救众生的动力,但我们不能在其中执着啊。

我们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只有修好自己和助师救度众生的份,以纯净的心走正正法修炼之路,才能使更多众生得救。相反,如果我们很多同修再一次执着时间造成大的波动,那只会给邪恶干扰和毁众生找到借口,很可能把那些好的应该被救度的生命推向被邪恶利用和毁掉的位置,给师父的正法造成干扰,给众生造成损失,也让我们执着的事情适得其反。那我们就是有罪过的,这不是小事。

师父告诉我们:“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1]我觉的我们执着于时间和常人的形势是危险的、是大漏。不去掉这些漏和执着我们怎能走向圆满呢?即便正法就这么结束了,我们带着这么多不好的东西,自己的结局是什么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