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炼功要重德”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本文想从法理上交流分清大法修炼和过去旧法门与世隔绝方式修炼的重要性,以及对放下对时间执着的一点体悟。

最近和一些同修交流的时候,我们都谈到过旧法门修炼的状态对目前大法弟子修炼和证实法造成的不小干扰。目前大法弟子的修炼中已经出现很多因为与世隔绝而造成的救度众生的难度,以及做出来的事情让社会上的众生甚至家人无法理解,项目也经常与常人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不能立足,我个人听说到有几例年轻的大法弟子也因为家长同修的极端状态从而不想修炼了的情况。

师父有一首歌词里面提到:“旧观念都是阻碍”[1]。我个人理解到这个“旧观念”当中除了在常人社会中形成的后天观念之外,还有我们对“修炼”本身认识的旧观念。

在我们这一次文明当中,尤其华人当中,人们一想到修炼,往往首先想到的是進山到庙里去的那种与世隔绝的状态。这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同样是要分清的问题,否则我们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大法修炼形式从以前到现在是没有参照的,旧势力懂的方式也是旧法门的那些过去的形式,新的方式它们借口“不会”而破坏了相当多师父的安排并妄图左右大法弟子的修炼。如果我们自己对修炼本身的认识也没搞清楚,就无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也无法符合大法的标准。

多年前,当我意识到我不应该再受到旧法门的影响的时候,晚上做了一个梦:有一个老和尚找到我,跟我说你跟我走吧,如何如何做,这样你可以圆满。在梦里我就想,行,走就走吧。但我刚迈开第一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哟,这不是“不二法门”[2]的问题吗?我就跟老和尚说:对不起,我不跟你走了,因为我要跟我的师父走。这时候画面就变了,我跟在师父的后面。可是这个画面里面,真正跟着师父走的同修人数并不多,记的有一些神韵的孩子们。而接下来的画面,又回到了老和尚和一座山里的庙,这个庙的门口有一个大长队,我在梦里看到是相当数量的学员啊。

这种状态如果再执着正法的结束时间,就会出现進一步的问题——有的同修担心来不及了,内心充满急躁和恐惧。可是“怕”本身也是执着。“恐惧”是不可能让一个人做好人、修炼、提升境界的,做好人、修炼应当是发自内心无条件的。比如说:学生怕来不及,没有心思学习,造成别人误解大法;媒体项目本来应该立足于常人的,但是由于相当数量的学员本身都已经脱离常人社会了,而这些学员却是媒体的重要组成人员,那么让媒体立足于社会变的更加艰难。长期与世隔绝容易做事情想当然、从自己角度出发,因为不接触或少接触人容易活在自己世界里,而且对世间众生的思维状态了解甚少,又怕影响修炼而不敢了解,从而做出来的事情无法让世人理解,还可能起反效果。

如果我们把“对世间万物的形式抛弃多少”当成修炼标准的话,我们就不会在乎未来的,也无法踏实下来学习,也不可能去扎实做良性循环,使的我们救度众生的状态和能力无法提升,也很难留给未来什么形式。这里所提的问题不包括由于旧势力、邪党迫害造成的生活问题,而是有很多是学员自身对修炼受到旧法门认识而造成的问题,这些漏洞也给邪恶干扰营造了温床。

我觉的不妨我们都回过头来看看,是不是我们在学法上出现了理解上的问题才造成的这些魔难。我前两天在学法中看到醒目的“重德”两个字,我悟到在写这篇交流的时候,要把师父讲“重德”的内容给收集一些摘录下来,因为一直以来我理解这是大法修炼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同时也是现在我们在同修交流中不多见的了。我理解这恰恰应当是修炼的基本功。

1、师父讲:“有的气功师讲:不重德出了功能容易干坏事。我说这是错误的说法,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你不重德,不修心性,根本就不会出功能。”[2]

2、师父讲:“有多少人是抱着正确的想法去练功的?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在公园里练也好,在家里练也好,有几个人这样想的?有的人也不知道他练的什么功,一边练着,悠荡着,嘴里还讲:啊!我那个儿媳妇就是对我没孝心;我那个老婆婆,她怎么那么坏!有的人还从单位叨到国家大事,没有他叨不到的,不符合他个人观念的还气的不行。你说这是炼功吗?”“说严重一点,他在练邪法!可是他是不自觉的。”[2]

3、师父说:“炼功得重德,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2]

4、师父讲:“你要说他练邪法,他可不高兴了:我是哪个气功大师教我的。可是那个气功大师叫你重德,你重了没有?”[2]

5。师父告诉我们:“不重德病都不会好的,不是说练了功就什么病都不得了。”[2]

6、师父开示:“你炼的再好,时间再长,你要不按照我们要求的这个心性标准去做,不严格要求自己,不重德,不学法,啥都没有,什么也形成不了。”[3]

7、师父还告诉我们:“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4]

当我重温有关于师父讲的“重德”的法理的时候,我理解到,如果我们不能重德、按大法要求修炼心性,那么我们也不会形成什么功、也没有什么功能,那么也就是说,单纯扔弃什么物质形式而不重德提高心性并不会出功,只是换了种生活方式而已,那么我们救度众生和清理邪恶的能力就根本不够,走极端还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给救人造成更大间隔和困难。

师父在《转法轮》中也提到大法修炼中,“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在讲到打坐和站桩的苦时候,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主要还不是这样走,但也有一部份在这方面起作用。我们大多数是在人与人之间心性的摩擦当中去转化业力,往往在这其中体现。”[2]

从这些法理上我悟到,大法修炼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各自的阶层中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如何去想别人、先他后我,如何在矛盾中向内找,去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在大法的指导之下,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的升华,最后觉悟达到神佛境界,这和正常在社会中的生活、工作有什么矛盾呢?不但没有矛盾,反而应该做的更好不是吗?所以说当我们修炼中出现了问题,是不是我们没有重德?没有做一个品德高尚、为别人着想的人呢?

过去旧法门扔弃一切進山是为了修副元神,最大限度叫主元神不起作用才那样做的,其实副元神在另外空间里去实修去了。而我们大法修炼是修炼主元神,不是与世隔绝的修法。放弃执着不是放弃常人生活的形式。这个世界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每一个工作领域、家庭的生活方式,都代表一种宇宙的体系,也是大法在常人空间开创的状态,这些都能使我们修炼、提升,去体悟大法修炼的奥妙、神迹的展现。这一切也是为法而来,在历史的今天让大法弟子来选用救度众生、证实法用的,如果我们一味的排斥,这不等于这些为法来的生命、体系形式和众生白来了么?而且做的事情就好象和常人社会总是打个擦边球。

那么谈到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自己体悟这一点破除了我对时间的执着。我们现在的生命和时间都是师父延长给我们的。而这个延长和修炼,从大法修炼的角度来看,其实原本这一切都是要解体掉的,而现在我们没有解体,是因为修炼了得到了生命的延续,在“开创未来”。那么这其实是全新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即将结束的是旧宇宙的历史,所以我们执着那个时间做什么呢?

我悟到我们应当想到“永恒”的状态——永远按照真善忍大法去做的永恒,也就是说,按真善忍要求应当是永恒的状态,而不是说快没时间了所以我要好好做了,你是因为时间而想办法做“好”的,其实是自保,那么时间结束了之后我们又打算怎么办呢?是不是那时候就松劲了?哪有做好人临时做一下的呢?要做就做永恒的好人嘛!修炼是无条件的,无论我们的层次在哪里,不都是要按照大法去做吗?

我们不是来终结一切来了,我们是让这一切延续,叫众生都和我们一起延续变好而来,而且就像我们要做父母了一样,将来我们还有更大的要照顾我们自己宇宙世界众生的责任呢,这是全新的开始、永恒,而不是结束。这样,我们是不是就能踏实下来学东西了呢?踏实下来广结善缘?踏实下来建立公司项目的时候做出长远以后的计划?

师父做神韵不是给我们很好的榜样了吗?为什么我们还受旧法门干扰和对时间执着而无法学到师父做事的方式呢?神韵一开始就是把一群不专业的同修训练成了专业的舞蹈艺术家,孩子们同时还要上文化课,参加考试。那么按照旧法门和对时间的执着来看,如果这个项目不是师父做,而是像一些其它项目那样,是不是会有很多人认为花时间训练舞蹈是执着、上文化课是执着而不去做呢?那么就没办法有今天这么多个国际水平的神韵艺术团了,而此时反过来看看我们其它的项目,似乎专业水平上進步不大。

当我们去想长远计划、没有旧法门与世隔绝的干扰、没有对时间的执着,我们就越会感到有太多我们没有接触到的众生了。而且因为有计划,就越会感到我们的技能和专业性需要得到更大的提高,也会觉的更有可能按类别、按社会阶层救到我们想要去救的众生,就越会感到真希望正法不要那么快结束。

以上是个人层次的悟道,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另外本文是希望从理性上探讨大法的修炼形式,而不是说我们因此又走极端、又去完全经营自己的工作、生活,去做常人中的好人去了。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对神的承诺要兑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