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修法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小时候身体一直很不好,六岁时得过膀胱结石做过手术,体弱多病,还患有鼻炎、关节炎和胃炎,每年感冒几次很正常,也许从那时起觉的人活在世上很苦,有时常常想:人要是永远不生病该多好啊。

我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父母重男轻女,家里人都宠着我,让着我,助长了自己的私心,事事处处都想占先,争斗心、利益心很强,还养成了不拘小节的坏习惯。

参加工作以后,正值全国出现气功高潮,逐渐迷上了气功,炼了很多气功,知道了气功与佛家和道家都有渊源。于是又开始喜欢看佛家和道家修炼的书。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多大变化。受婚外情影响,家庭也出现危机,同事关系也很紧张,觉得活的很苦很累。

自己反思为什么会这样?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静静躺在床上,忽然有一个念头出现在我脑海里:任何人都愿意和好人在一起,即使最坏的人,他也愿意和好人在一起。我似有所悟,从那时起我决定开始做一个好人。我的生活开始出现转机,家庭也逐渐稳定下来,同事关系不那么很紧张了。现在悟到,虽然那时还没修炼,但师父已经管我了,我总觉的那一念是师父点化我的。

那时看见气功书就买。记得有一位气功师说:功柱最高的气功师在东北方向。还记得有一位气功师说:真正的佛家功还未出世。从那时起,我忽然决定什么气功也不炼了,决定“等”。心想:我只要有缘,一定会碰上。但是只要看见与道家和佛家有关的书还是想买,道家养生的书、《佛经》等等,遗憾的是我等的佛家功还未碰上。佛教经书中有一本《贤愚经》,讲的大概是佛祖前世轮回转世修炼的故事,仔细看过一遍后,一天晚上,在电视上看了一个电影《逃离索比堡》,是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故事,很残忍,又吓人。看完后,忽然悟到:假如真有来世,即使今生没有战争,来世不一定碰不上,人太苦了。如果自己跳出三界外,不就永远解脱了?于是我有了修炼的念头,而且是要得正果。还觉的佛祖吃了那么多的苦才修成如来佛,太难了,只要修成罗汉不在三界就行了。正如师父所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

有了这念头不久,大约是九八年底,单位传达室魏老伯经常给我讲某某地方炼功的人很多,当时没在意,即将放假时在传达室玩,魏老伯给我看一本书《转法轮》,说炼这功的人很多,我打开一看,师父的照片立刻让我一震,似曾相识,那么亲切,又看了一遍目录,我预感到这就是我等的佛家功,私心使我脱口而出:“大爷,我能不能先看一下?”大爷说“人家刚给我的,我还没看呢。”我恋恋不舍还给了魏老伯。没想到的是我在临出门时魏老伯突然对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弄一张挂历纸,我想把这书包一个封皮”,我赶忙爽快答应了,假期里始终想着这事。

一九九九年正月,学校刚开学,我立刻把准备好的一张挂历纸给传达室魏老伯送了去,也许他一看我这么讲信用,被感动了,说:“我不看了,给你吧。”我高兴的连说谢谢,立刻拿着书就回到办公室,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一直到下班了都没觉的。书中内容深深吸引了我,那真是如饥似渴。记得回家以后好像一直到深夜就看完一遍了。看完以后心情那个激动啊,我终于找到了,终于得救了,心底里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很快,我学会了炼功,每天坚持。过了几天,在办公室又随手拿起《转法轮》看,忽然觉的象没看一样,又是那么吸引人,每句话都很新鲜,真是句句是天机啊。当时很纳闷,以前无论什么有兴趣的书,只要看过一遍,就不愿再看了,即使再看也没有新鲜感,而《转法轮》就不一样,隔一段时间再看仍然有新鲜感,仍然爱看。从那以后,身体觉得一下子轻起来,我知道是师父给我祛病了,身上所有的疾病:风湿性关节炎、慢性鼻炎、慢性胃炎一扫而光,至今十七年从未生过病,自然无需吃药。记得当时走路上班觉的轻飘飘的,上楼好像有人推着似的。真正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同时工作和生活中都严格按照法轮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去做人做事。“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2],“遇到矛盾向内找”[3],师父的这些话深深的影响着我。

我曾是一名中学教师。除了认真上课努力工作外,评先树优不与人争了,顺其自然,同事因有事与自己调课,从不拒绝,打热水,打扫卫生,脏活累活抢着干,由于自己以前争强好胜的性格而造成的紧张的人际关系一下子变的和谐起来,觉的生活处处充满了阳光,记得刚修炼不久单位就让我参加了某某市骨干教师培训,真是好事连连。至今还很怀念那段短暂而幸福美好的时光。

那时我每年担任初中毕业班数学的教学,数学分两门:代数和几何。有两名老师分别担任,需要互相配合。我与一名大我几岁的女教师搭档。刚修炼不久,我们两人所教的班里有几名学生在市数学竞赛中获奖,而优秀辅导教师证书只有一个人的,那位女教师半开玩笑说:“这证书归谁啊?”我随口答道:“我比你年轻,有的是机会,当然该归你了。”我从那位女同事半诧异的脸上看出了她对我的看法的改变。从那以后,那位女同事很坦荡的什么事都跟我说跟我商量,包括家事。

二零零零年,一次我们毕业班数学教研组到市里开会,那时公交车都是私人的,随叫随停。快到目地地时,有人下车了,我说咱们也下吧,距离这么近,别叫人家再停一回了。回到单位以后,我的那位搭档女教师说:“你咋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做啥都想到别人了呢?”我说我修炼法轮功,俺师父叫俺做事先想到别人。她说:“你说的咋跟电视上说的不一样呢?”我拿出《转法轮》翻到师父的画像让她看,师尊慈悲英俊的相貌让她一震,她随口说:我看一下。记得她当时挑着看的是“妒嫉心”那一章,还没看完她说:“说的太对了,太好了,我不敢看了”,当时刚迫害不久,形势严峻,我也理解她的心情。

二零零一年新学期开始从新分配新课,我们毕业班数学老师中有一名老教师岁数很大了,体力精力大不如以前,在教导主任分课时,大家都不愿和那位老教师搭档,最后副校长找我商量,我二话没说,爽快答应了,到下学期最后三个月总复习时,我自己主动承担了两个班的数学教学,而别的班都是两个老师教(如果当时我不修炼法轮功,我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在公平的环境下争强好胜)。

教学中我不但给学生传授知识,还把师父告诉我的很多做人的道理告诉学生,如失与得的理,德与业的关系以及历史上很多名人修炼做人的故事,学生都特别愿意听,学生特别愿意上我的课。二零一四年我调到一个新单位,我接的那个班数学平均成绩六十多分,在全镇十六个班倒数第一。半年后期末考试数学平均成绩上升到九十二分,全镇第二。

近两年,我班的学生几乎都能三退,记得有一个班四十多人,只有两人没三退。我调离原单位后,听说我所担任的那个班里有一名学生上山去玩,不小心掉入水池溺亡。而这名溺亡的学生恰恰就是那两名没有三退的学生之一。通过这件事,我越感到责任的重大,救度众生的紧迫性。

一般每星期我都要回家看望父母。我的变化,母亲是看得最清楚的,她总说:你咋变了呢?以前暴躁脾气收敛了很多,变的平和了,做事都能先替人着想了。分家时,哥哥负责父母的粮食(每年一千斤小麦和一千斤玉米),我每月工资的百分之二十给父母。后来我的工资高了,每回涨工资,我都会自动的给父母的钱也涨上,我工资四千多元时,有一回同事问我给父母多少钱,我说八百元,同事很惊讶,我说当时分家时就说好了我工资的百分之二十给父母,同事半开玩笑说:你不说,谁知道你涨工资啊。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俺师父教俺按“真善忍”做事,我工资涨了,不给父母涨,既不符合“真”,也不“善”啊。记得去年工资接近六千元时,我准备给父母涨到一千二百元,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说只要八百元。

去年我因诉江被非法拘留以后,虽然家人为我担心,但母亲对我的做法也理解,母亲的深明大义令我很欣慰,因为母亲从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八年底,女儿诞生了。两周岁多时,我便教给她每天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周岁多时,她便开始背师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除歌词部份,几乎全都背过。我并告诉她时刻按真、善、忍做事,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幼儿园到现在,像她这样大的孩子,她班里没打过吊针的孩子除她以外没有第二个。

大约五周岁时,女儿在外面玩完后回来和我说:“爸爸,齐齐姐姐今天打我了,我没还手”。我问:“她为什么打你呀?”“因为我和别人玩,没和她玩。”女儿答。我表扬她:“闺女,你做得很好”。女儿又问:“爸爸,为什么齐齐姐打我时,从她身上飞来三块白石头上我的身上呢?”我告诉女儿:“孩子,那不是石头,那是齐齐姐身上的“德”给你了,宇宙中有个理:有失就有得。打人欺负人,就会给人家德。有了德就有福份。”我就把师父讲的一些法理告诉女儿。女儿六周岁多时刚上小学,我开始给她读《转法轮》,刚学完第一页,女儿放学回家说:爸爸,我走路怎么脚老是离地和飘起来似的?我知道女儿大周天已通,师父在鼓励她。我问女儿: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女儿答:没有小朋友和我玩。我说:对。怎样才能朋友多呢?女儿想想,摇摇头。我告诉她:多为别人着想,不与小朋友争抢玩具和东西,多忍让。你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多。“按真善忍做事”,女儿脱口而出。女儿的小朋友越来越多,小孩都愿和她玩。

如今母亲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走到今天,虽然有过坎坎坷坷,但法轮大法已经在母亲和我及孩子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为自己能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而感到自豪。

师父的洪恩,千言万语表不尽。弟子再次叩谢师父:师父好,弟子让您操心了,师父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