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现在七十多岁了,在二十年的修炼过程中,经历过大大小小不同的魔难,我信师信法,很快都过去了。最近我突然经历了一大关,现把这次过关的体会给大家说说,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八月初,我去打听同修的情况,前后去了三次,不但没见到同修,路上还摔了一跤,差点走不回来了,好不容易才到家中。第二天下床,左腿不能触地,要走都得扶着床、门等才能一步步挨到门口,更不想出门了。我今年已七十多岁了,丈夫、孩子都不在跟前,这突然来的魔难,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有什么执着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要置我于死地呢?自己连路都走不了,生活都困难还怎么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呢?怎么办?

我首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一切魔难都是假相,我一定不承认它,只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我想起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不久后,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突然眼斜鼻歪,眼珠都动不了,嘴流口水,就是脑血栓的状态,那吓人的状态我至今都忘不了。那时多少同事、朋友关心我,给我介绍好医生,要领我去针灸。我当时只说一句:“我学了法轮大法,我就信师信法了。”

当时大法正遭迫害,有放弃不修炼的人在我跟前说:这个时候还信师信法?当时我只回了一句:“你们不信我信。”就这坚定的一念,晚上我炼静功,打坐时师父的法身一下帮我把下巴抬了一下,瞬间,我感觉很舒服。后经过学法、炼功,一切恢复正常,现在根本看不出我是得过脑血栓的人,但我单位比我得这病轻得多的人现在都不在世了。而且我还没花一分钱,这都是大法给予我的。

大约是二零零三年一天晚上,我忽然浑身难受,恶心、想吐。我开始发正念,心想,我就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跟师父回家。该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该我承受的我一点不承受,你们别想干扰我。后经过长时间的发正念,身上都是水了,本不想给师父添麻烦,但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求师父:“师父,帮帮我,我实在受不了了”。然后就昏过去了。由于那一念在法上,醒来后什么事都没有了。

记得前年,我腿上、腰上都长满了疱疹,也就是常人说的蛇缠腰,长满了人就得死,而且得这病让人极端痛苦,我也凭着信师信法,就学法、炼功、发正念,找自己,就凭这一念终于走过来了。其它小毛病就更不用说了。

想起过去出现的病业假相,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信师信法,就没有走不过去的关,这次我也一定要过去,也一定能过去。

这些假相虽然有邪恶的干扰,但也有我的执着,我要从这次魔难中提高上来。我首先想过去做证实法的事时都是一身轻,这次为什么反而摔了一跤,回来还差点走不回来了,这是为什么?仔细查找,因我是搞技术的,当我教别人装系统时,当听到别人说:“你这么大岁数还会装系统,而且装系统的每一步原理都知道得这么清楚。”当时我很高兴,生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认为自己了不起,比别人强,这哪是在证实法,这不是在证实自己吗?不能让你有这颗心,所以证实法的事也不让你做成。我找到了这颗心,马上解体它。

因我是独居的,丈夫、孩子都不在,自己在家都走不动了,怎么生活呢?怎么办呢?关键是买粮、买菜都要走一段路,再加上我们住处正在修理下水道,到处挖的坑,要是腿脚没毛病,这都算不了啥,现在我连开门都难,真是太难了。

同修真是太好了,在关键的时刻伸出援助的手,帮我买米、买菜,送来我需要的东西,真是太谢谢同修了。

同修帮了不少忙,但关键时刻还得自己闯过这关呀,也不是嘴上说说就过去了。从那一刻起,除了每天拖着左腿到厨房做饭、上厕所外,其余的时间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开始的时候,炼动功,特别是抱轮,左腿使不上劲,根本站不住,前膝盖骨和膝盖后面的两侧就象要把它掰开,难受得简直受不了。但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假相,不管它。就是要坚持。开始整个脚后跟不能触地;再后来,大脚趾头碰着就痛,也不能碰;再后来,左半边身痛、臀部也痛……晚上根本睡不着觉。

但我清楚,它是假相,我们是大法徒,而且正法到了最后了,我们以前欠的一切债都得还。我也清楚,我过去是百病缠身——高血压、低血糖、脑血栓、肝胆不好、胰腺炎、盲肠炎、妇科病、身体半边冷、半边热,四十多岁走几步都不行……这些都是我过去欠的债,这些都得还。有幸我们是大法徒,这些债在人这里,我们也只是承受了那么一点点,就感到那么难受了,但主要的还是师父帮我们承受了,我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要是不修大法,今天根本就没有我了。唯有精進,才对得起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这段时间,我每天有时间就学法,一天学两、三讲《转法轮》,再学别的讲法。一天按时炼功,在三伏天,而且今年的三伏天还特别热,每天还要多炼一遍动功,渐渐的我的脚能一点点着地了,渐渐的能慢慢移动了,脚也不那么痛了,左边也不痛了,抱轮时脚也能着地了,刚开始炼法轮桩法后,两腿(特别是左脚)简直硬得象一根棍子,简直不敢动。炼法轮周天法时刚开始不敢躬身下蹲。渐渐的腿脚也不那么硬了,现在炼第二套功法也不那么累了,炼法轮周天法也比较轻松了。

在过关的过程中,我不想麻烦更多的同修,因为大家都很忙,都在为救人做着很多的事,所以我也没告诉大家,也没有请同修帮我发正念。后来看到很熟悉的同修也没来看看我,我也没考虑同修是不是忙,有没有时间,而生起了怨恨心,怎么都不来看看我?想想这都不是我应该有的想法,那都是只想到自己,都是为私的心,就要去掉这怨恨心,发正念解体它。有师在,有法在,就按照师父讲的做,什么关还能过不去?而且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还有什么怕的呢?而这不也是要自己去掉依赖心吗?

这次过关,我牢记师父的教导:“面对负面的乱象表现,没什么可波动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什么都有了。”[1]经过这段时间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我的脚逐渐的好起来,能下地了、能出去发真相期刊了、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了。不过脚还不是太灵巧,这说明还有做得不好的,还要進一步向内找,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的。

虽然宇宙正法面对的复杂情况不是人能明白的,我们大法弟子也不一定清楚,但是,只要是不符合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干扰和自己人心执著造成的,我们在任何干扰下都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只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就能够走过来。

谢谢师父,我绝不辜负您的期盼,修炼勇猛精進,跟您回家!这里也谢谢那些帮助我的同修,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走过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