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考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一年七月,一位亲戚病情加重,我到医院探望,看到他在痛苦中无奈的样子,不觉心生怜悯。谁知这种心情让我过了一次生死大关。在病房里我突发脑溢血,晕倒不省人事了。

我躺在病床上没有意识,大夫几次跟儿子说做好思想准备。冥冥之中,我似乎能记起师父了,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慢慢意识清楚了。当我彻底清醒后,发现自己左边身子动不了,也不能咽东西,连水也咽不下,咽下一点水就得呛上来。我明白自己要过大关了。

妹妹同修有时间就到医院,让我听师父讲法录音,鼓励我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炼功人。身处病魔中的我,反复斟酌自己该如何选择,在医院治疗,后果可知,大夫说轻者就是半身不遂,重者就是需要人照顾,离不开人。妹妹说的对,自己是炼功人,我没有失去宝贵的人身,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有师父管,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不在医院治疗了。

在住院这十六天里,我经历了生死考验,经历了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还是常人的选择,最后突破了亲情的阻力,选择大法。因为我明白了,医院是治不好我的“病”的,只有坚修大法才是我恢复正常的保证,师父才会帮我。

回到家才知道想学法、炼功都做不到:左手攥成拳头,掰都掰不开;胳膊伸不直,抬不起来;左边身子动不了,站也站不住。但是越是这样我越要炼。炼一套功法下来,全身大汗淋漓,身上没有不疼的地方。五套功法坚持不下来,我就能炼几套是几套。逐渐的,我能坚持每天炼两遍动功,但手抬不起来炼不了第二套功法,我就用我的好手拽着不能动的手来炼。同修也鼓励我要坚持,让我时时默念《转法轮》中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大法的力量支撑着的,我决心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本来炼静功我能打坐一小时不成问题,现在得五分钟、十分钟的坚持。

在师父的加持下,三个月我不用坐轮椅了,出门时我可以推着轮椅走,有时还让老伴坐着,我推他,从一点一点的挪动,到独立行走。平时从家里到南大门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从新学走路后走了四十分钟。儿子看到我的变化,觉得我渐渐好转,但大夫的话他不敢不听。他就监督我吃降血压药。我几次耐心跟他说: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佛法无边,我好好炼功、学法,一定越来越好的,让他放心。儿子闹了几回,看我不动摇也就不强迫我吃药了。

现在我完全恢复正常了,上街买东西、做饭、料理家务样样能做。我的变化令儿子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对比中,他看到了大法的神威,因和我同病房的几个人,也是血管的毛病,住院治疗花了不少钱,人还没留住,年岁比我还小,却走了。

写出我的这段经历,告诉有缘人,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在当世洪传,千万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赶紧三退,大法救度所有有缘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