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八年九月有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当时二十六岁。大法为我开示了学生时代思而未解的包括对人类起源与发展、物质运动与变化形式、天体宇宙的诸多问题。一夜间,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上也感觉到一身轻,那时候我还没有炼功,身体呈现出向年轻方向变化的状态。

师尊给炼功场下罩

得法不久,我找到炼功点,开始学炼动作。到炼功场的第一天,我站在最后一排跟着大家一起炼,在炼功的瞬间,我看到站在场里的所有炼功人被罩在一个大的七彩光环中,中间是如薄雾般的大圆球,殊胜美妙。当时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经过深入学法,我才知道当时看到的是师尊给炼功点下的罩。

师尊给灌顶

在修炼的路上,我的体会很多,最开始的一年多时间里,每天早、中、晚都能感受到法理认识上的提高带来的变化,也感受到师尊为我“开顶”和多次“灌顶”的过程。

有一次,我骑车去办事的路上,边骑车,师尊边为我开示法理,随着我法理的升华同时,一直为我灌顶,一个小时的路程中,我都沐浴在师尊为我灌顶时一股股热流通透全身的加持中,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室外炼功 去人心

那时候,大家早上都在外面炼功,我和妻子同修早上要骑车七、八里,才能到炼功点。

冬天不管刮风下雪,我们都坐在一个单位门口的大理石台阶上炼第五套功法,就坐在一层塑料布和一层垫子上,腿上盖着因为盘腿不方便而脱下来的外裤,即使风很大,也不觉得冷。

在打坐入定中,师尊给我展现出不同空间的景象,也看到了金刚不坏之体,有几寸高的样子,透明的,坐在莲花上,身体周围似有金线般闪耀着金光。

在外面炼功时,即使很冷的天气,我也从不戴手套,每次炼到第二套功法时,都有师尊为我消业。一次出现冷的恶心,甚至要呕吐出来的状态,我只好离开炼功场。几天下来,我悟到这是师尊在为我消业,我应该坚持炼下去,就下决心想只要我不吐出来,就不离开炼功场。

有一天,出奇的冷,感觉到我的两只手冻的有半尺厚一样,也更加恶心难受,我没有丝毫想离开炼功场的念头。这时,我看到师尊的功身,看不清头和脚,师尊用手指指我,似乎是在和另外的人说了些什么,就在师尊的功身隐去的瞬间,一股热流从头顶直灌到脚底,全身都热了起来,手也恢复正常状态,不觉得那么厚重了,也不再恶心了。感谢师尊又一次给我加持。

安保人员笑了

二零零零年的时候,外地来京证实大法的弟子很多,我和妻子(同修)负责保护一些同修的安全,并且给同修制作、接送真相资料。

其中一位同修因为去清除诋毁大法的条幅被人举报,遭到恶警的追捕,误入了一个空军企业的大院,被内保扣押。内保有二、三十人对他進行了半个小时的围殴,把他当作了小偷。

他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因为当时来京的同修身份证大多都是被当地政府扣押的),他说出了我的联系方式(当时的联系方式只有BP机),说我能证明他。我接到内保信息后,回拨电话过去,对方第一句话就是:“我是安保部的,我们这里有一个叫××的你认识吗?”我说:“认识。”对方说:“那你能过来保他一下吗?否则我们就拘留他。”我询问了一下具体地址,说:“我安排下手里的事情回话给你。”

放下电话后,我的怕心出来了,心想这个安保部是个什么部门啊?迫害大法弟子的有个叫国保的部门。我要是不去,他一定会被抓回去迫害,如果去,也许我救不回来他,自己也会被抓。我这时想起了师尊要我们修出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想去了就能把同修救回来,不能因为自己存在被抓的风险而不去救同修。我回了对方的电话,说我去保释他。因为有了正念,刚才还全身发抖手脚冰凉的状态瞬间没有了,我变得平静下来,知道是师尊加持了我的正念,我和妻子安顿好身边的同修,我便独自一人去保释那位同修了。

到了该地,两位主管满脸堆笑询问情况,我提出了保释,对方二话没说,就让我把同修带了回来。

在回来的路上,同修对我讲:“人的业力大小不一样,场也不一样,在你進门前,那两位主管还对我凶神恶煞般的态度呢,你一進门他们瞬间变得和善友好。”我见证了师尊对弟子正念的加持,只要我们能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堂堂正正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邪恶将无存,周围的环境也会被我们修炼出的正的能量场而制约和善化。

岳母变了

妻子家不同意我们的婚事,特别是岳母,百般刁难,一直想把我们拆散,甚至还动手打过我。那时我们刚刚得法修炼不久,因为严格按照大法要求修炼自己,不能混同于常人一样为追求名利不择手段,那几年在经济上一直对我们進行考验。

另一边是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和妻子微薄的工资要负担我们双方父母的房租费(当时我们双方父母都在京,租房子住)和我们自己的房租费,还得照顾外地来京证实法的同修,真的感觉很苦。我深刻体会到师尊法中讲的“吃苦当成乐”[1]的标准要求,把这一切都看作是修炼人要走的路,也不觉得苦。

针对我的家庭状况,当学到师尊的经文“修内而安外”[2]时,我豁然开朗,我悟到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外在的,能保证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受干扰的去证实大法,首先要让我们的亲人都能够理解和认同大法,我们才能给自己开创一个好的环境去证实法。

明白法理后,我对岳母家和自己的境遇没有一丝抱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对待所有人。对岳母家尽一切所能,点点滴滴做起和帮助,并同时在其中修炼自己的心性,从法理上提高上来,修好自己。

两年后,有一次岳母让我去她家,我進门,岳母就抱住我,边哭边说:“大儿子,你怎么不来啊,妈都想你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我和岳母的关系很好,真正的像一家人一样。一路走过来,“修内而安外”[2]的法理一直指引着我走到今天,在证实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我再一次见证了真修大法时师尊为我们开创的一切,我不断的修心性,改变了周围的环境,也奠定了以后救度众生向世人讲真相的基础,在经济方面也逐渐好转起来。

老板变了

二零零八年,我应聘新的单位,老板比我大一岁,脾气很不好,经常训斥和辱骂员工。在工作中,因为有意见分歧,我们俩也吵过几次,每次吵完后,我就在悟,自己哪里和他拧劲了?我发现自己有很强烈的争斗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修心性,我主动找他谈了一下我的看法,指出他训斥、辱骂员工的行为很不好,也不利于工作,他认同了,并说再有类似的事情,让我提醒或是阻止他。我也不再去看他哪里做的不好,只是兢兢业业的多承担工作,公司的环境变得越来越融洽。

有一次,他问我说:“你没发现我脾气变好了么?”我说:“是啊,你的境界真的提高了。”我真正见证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3]的法理。

修炼的路上,有师尊的一路呵护,我和妻子走到今天,师尊也在时刻看护着弟子们,师尊就在我们身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