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门骚扰的社区人员证实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上、中旬,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泰安镇街道办、凤凰社区、白招牌社区等,对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合法行为,上门骚扰或电话骚扰;泰安镇街道办还把诉江作为诬告来清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好,并告诉对方:控告是自己的权利。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当然要告。

合法控告被当作“诬告”清查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中旬,泸州市江阳区泰安镇的二名街道办人员在杨院子村村支书杨明珍的带领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里,进门就问,还在炼法轮功没有?这位法轮功学员肯定地回答:炼!怎么不炼呢?我以前好几种病医院都医不好,是修炼法轮功才好了的。从那以后,一、二十年我再没吃过药。

来人问,你参加法轮功什么活动没有?告了谁没有?签了名没有?法轮功学员回答:你谈的是控告江泽民吧?我在我的控告书上签了的我的真实姓名,真实地址。

来人拿出一张纸来,说你参加了这个活动就在这上面签个字。法轮功学员一看,这纸张上有个标题,大约是:法轮功有无诬告行动。法轮功学员于是就对来人说,这个字我不得给你签,我们不是诬告。我们修炼“真善忍”,发自内心的去做一个好人,不是在效仿中共人造的假英雄人物。学习所谓“英雄人物”是一时的,我们向善的心是永远都不会变的。江泽民迫害我们这些做好人的人,迫害死了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我当然要起诉他,要告他。

该法轮功学员还说:以前江泽民把持司法,想怎么整我们就怎么整,我们有冤无处伸。现在国家当权者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给了我们的机会,也给了全中国人民的一个机会。我是按照国家法律、政策正式控告他的,怎么是诬告呢?

街道办人员自知理亏,语无伦次地说,没有诬告就算了。今后也不要诬告。你还签不签字呢?法轮功学员说,我本来就没有诬告,肯定不会签这个字。我今天明确地告诉你,我有胆子控告江泽民,就有胆子承担这个责任。下次,你再来过问诉江的事,首先要把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的委托书拿来。如果是泸州市谁叫你来的,首先要把他的身份证原件或复印件拿来,把他所在单位的职务证件拿来,否则免谈。要不,泄漏了控告信息,遭到江泽民余孽的打击报复,我找谁呢?

街道办人员告辞,该法轮功学员客气相送。他们无奈地说,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注意点。法轮功学员说,谁的天下也不是万万年。中共贪腐、暴力治国,人不治天治。

家属都说,法轮功就是好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村支书杨明珍又带着泰安镇街道办的人到了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问及这家的法轮功学员:有人找你填表、签字没得?转弯抹角的追查诉江的事。法轮功学员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你们是来问我诉江的事吗?他迫害我,我当然要告他。控告是公民的权利,现任当权者推行“依法治国”的政策还公民的权利,我有权控告他。

这位法轮功学员是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以前一身病,有些病医院都检查不出病因来。身体不好,没有劳动力,看病吃药都要钱,贫困的生活雪上加霜。她脾气暴躁,嘴不饶人,寸利不让。曾为一点小利与邻居、亲友大打出手,家庭内也闹得不可开交。那时,真不知道人该怎么活着,生命的出路在哪里?修炼法轮功后,她几十年的顽疾消失了,道德水平提高了,善良的本性出来了,性格大变。从此温和、宽容待人,家庭矛盾化解了,邻居、亲朋也重归于好。

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还被罚款三万。二零零一年一月,地方610(专门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犯罪组织)、派出所、镇政府、村委会干部、民兵,大队人马闯到她家罚款,见她家太穷,连一台彩电都没有,诈不出钱来,就强行拍卖了她家辛辛苦苦养大的两头肥猪,抓走了七、八只鸡。眼看就要过年了,家逢大难遭抢劫,猪被卖了连一滴油都没得到。她丈夫气得大哭,连死的心都有了。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家人经常受到骚扰,长期在担惊受怕中煎熬。诉江大潮兴起,二十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总算舒了一口气。

这天,街道办人员来追查诉江,该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挺身而出,告诉来人:我妻子十几岁就嫁到我家,几十年来吃药不断。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吃得,跑的,干活干的。我认为法轮功就是好。这个功法真正好。我妻子是个好人,却遭到迫害,仅因为上访就弄她去关了一年零六个月。

街道办人员一听该法轮功学员都七十多岁了,感到非常惊讶。农村老人辛勤劳作,艰苦一生,到了七十多岁谁不苍老憔悴?可眼前这位七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老人无病一身轻,精神矍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年轻。法轮大法的好处眼见为实,可街道办的人却违心地说,法轮功有什么好?非得要炼法轮功吗?并几次催促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诬告追查单上签名。

该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今天你们不要来压我,这个字我是不会给你们签的。你们既然来了,就请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审判迫害元凶,结束迫害是历史的必然,谁能阻挡的了呢?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子女都真名实姓的参与了控告江泽民。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因参与了诉江,被电话骚扰。对方在电话中突如其来的问:你签字没有?这孩子毫不犹豫的回答:签了。法轮功就是好。我妈炼了法轮功什么病都没有。我都想炼,只是我现在还没有炼。

诉江不该你们管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接到社区书记的电话,就主动上门到社区去讲真相证实大法。她告诉接待她的社区主任:“两天前我摔了一跤,当晚炼功第二天就好了,就可到处行走了,当然也就不用吃药了。”她还把伤痕拿给社区干部看。

谈到诉江的问题,该法轮功学员就告诉社区干部说,诉江的事情不该你们过问。不管立案没立案都不该你们管,那是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管的事,你们管就违法了。社区干部说,我们也没办法。上面什么事情都压到社区来。

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接到社区干部打来的电话追问诉江的事,对方说,政府三申五令不准炼法轮功,你都是机关的老干部、老党员了,你现在还在炼没有?你想没想过不炼了呢?这位的政府机关退休的老太太坦坦荡荡的告诉对方:这个功法好得很。我以前七、八种病,泸州市的大小医院都住遍了,好不了;其它气功练了好几种也好不了。我第一次到礼堂去听法轮功的讲法录音,当晚我就睡了一个好觉,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的神经衰弱当天就好了。后来我什么病都没有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这么好的功法,得之不易,我怎么会丢下不炼呢?

街道、社区干部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最近一位法轮功学员接到本乡镇自称是镇政府的某人打来的电话,被告知:法轮功你不要炼了,“转化书”给你写好了,赶快回来签个字吧。政府人员替人写“转化书”,强迫他人背弃信仰,这不是笑话吗?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是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以行政权力来剥夺他人的合法权利,这不是在违法吗?

这些政府、街道、社区的基层干部们,不管是插手、干扰诉江案件的办理,还是强迫他人“转化”,都是公开在违法。诉江的历史大潮已经到来,迫害即将结束,而他们还在被中共江氏余孽的黑恶势力驱使着继续维持迫害。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深受其害。尽管他们参与迫害是被迫的,无可奈何的,但是毕竟对这场迫害起到了推波助流的作用,也造成自己违法的事实,这终将是要承担责任的。只有多多了解真相,摆脱操控,抵制迫害,彻底与江泽民切割了断,才能走向光明,留下未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