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解体绑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我因近期在本县城关派出所一带讲真相、发神韵光盘,被派出所非法拍照,并与国保利用联网探头秘密监视4天。2015年12月底,市、县国保一伙人闯进我家中,将我绑架,非法关押了15天。

那天将近午时,我正在家里做卫生,社区一女工作人员带来两个警察说要搜查我家,接着国保大队的恶警陈某也赶来了,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证据的情况下,说我到处发神韵光碟,随即就窜入我的房间翻箱倒柜,抢走了仅有的六张光盘。

就在他们正要铐我时,我大喝一声:“你们知道吗?你们在铐谁?”他们背后的烂鬼都被解体了,一时不知所措;接着,又来了十几个警察要抓我。明眼人一看便知,绑架一个弱女子,犯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吗?反过来看,正说明了恶人的极度心虚。

我始终保持正念、不配合,一点也不害怕。他们叫我上车我不上,叫我下车我不下,他们就硬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他们要做笔录、搜身、脱鞋等等,我都坚决否定。特别是在搜身和铐我的时候,我又大喝一声:“谁铐我谁就遭报应,你们到现在还不清醒,还跟着大魔头江泽民作恶!江泽民自己都没有好下场,你们心里不清楚吗?”那两个女警察一听,脸色苍白,根本不敢动。后来还拉我按手印,被我拒绝;要照相,我就蹲下去,弄来弄去也没有照成。

这些警察就一直逼问我:“光盘从哪来的?”同时威胁说:“如果不讲,就判刑!”我很有底气的回答说:“谁判我谁犯法。”当时能明显感觉到,这些警察都害怕了。接着我又说:“我们师父来世间是来度人的,你们不迫害大法弟子,你们善待法轮功,都会被救度的。”

最后他们都没招了,就用“情”这个狠招来整我:叫来了一大堆我的家人哭哭啼啼、哼哼唧唧的,要我配合警察,要我讲出是谁给的光碟,马上就可以回家之类,我依然不为所动。我心里很明白:是师父的法身在加持我,使得平时笨口拙舌的我此时变得能说会道,对答如流,甚至无所畏惧。而且在关键时刻,发正念也显得格外灵验,我虔诚的对师父讲:“还有很多大法的事还没做,我不能去看守所。”

眼看机关算尽也没有用,警察们实际上确实是很狼狈的,到处打电话联系,全市居然无一看守所肯收我。到晚上10点多,他们只好把我送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了事。

在拘留所里,我坚持背法、炼功。到我回来的前一天,也就是我被非法关押的第十四天,一位女县长来见我,她说:“你能不能不炼?”我回答:“怎么可能?我从19岁嫁到夫家,直到33岁得法前,一身都是病:全身关节痛,连水都不敢碰;什么也不能吃,一吃就泻,全国看了不少有名的专科中医、西医,都无效。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病全都好了,真正的感到了一身轻。17年了,一片药都不用吃,这么好的功法,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位分管公安的副县长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她还说:“会跟村民主任讲,照顾你一些。”

全村无人不晓得修法轮大法使我判若两人,村里人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也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原来家庭不富裕,丈夫也体弱多病,重活也不能干。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从一个要死不活的常年压铺板的病秧子,变成了生龙活虎的女能人,家里只靠我这个“顶梁柱”到处做卫生挣钱,盖起了楼房,大儿子也结婚了,这都是修大法得来的福报。

出来后才知道,市、县两地很多同修都在帮我发正念,彼此共同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震慑着邪恶,使我顺利过关。我十分感恩慈悲而又伟大的师父,借此道上一声:师尊,您辛苦了!谢谢您救了我和我们的一家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