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医生:四十多年的病几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我是退休医生,今年七十四岁。我是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刚炼功五、六天,四十多年的月子病(头痛)好了。我想:大法真神奇,师父是佛吧?后来我得了宝书《转法轮》,从此走上了修炼路,身心健康,而且全家受益。所以很想与大家分享我的感受。

四十多年的病几天痊愈

我生孩子后得了一种月子病:头痛。它折磨了我四十多年。这病的感觉是头特别怕风,天气稍一凉,就觉得风直往脑子里钻,头就开始疼,戴上帽子就舒服。所以我几乎一年四季离不开帽子。只有最热没风的暑天才不戴帽子。但是还要戴上假发,里面还垫上两层布。秋天没到,我已经在医用白帽外面扣上一顶扁帽了。冬天在室内是一顶小棉帽,出门再加一顶大棉帽。晚上睡觉小棉帽不能摘,并要用厚毛巾或小棉垫把头包住,否则难以入睡。这种病遇到凉气、冷风就发作,躲也躲不过。头疼起来好像血液都往头上涌,头又胀又疼,像要裂开似的,眼球都要蹦出来一样,甚至翻肠倒肚,恶心呕吐,药片都难下咽。只有打止疼针才能缓解。过后整个脸部和眼泡都是虚肿的。

为了治病,中西医药、单方土方,只要有人说管用的药我就吃,药费报销不了我自己花钱买。但几十年都没治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病越来越严重。病一发作,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呻吟、哭叫、在床上翻滚。我的帽子也越戴越厚。我想去求求神,但不知怎么求,到哪去找神?后来就什么也不想了,已经老年了,就让疼痛和帽子陪我到底吧。

二零零九年夏末,一位认识不久的朋友问我:“这么热,怎么见你老戴着帽子?”我讲了我的病。她说:社会上盛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念了病就好了。许多人念了很管用,你试试吧。她给我讲了真相,又讲了她熟悉的人炼功康复的例子。我觉得她很真诚,就动了心 ,问她我能不能炼法轮功?她说:你真想学,我可以教你。我当天就开始学五套功法。

大约五、六天后动作记熟了,忽然想起我的头怎么不疼了呢?我告诉了那位朋友,她说:“你头不疼了,病好了呗。把帽子摘掉吧。”我就把帽子摘了。

过了几天,她送我一本《转法轮》。我就按照要求,天天看书,学法修心性,坚持炼功。那时我想:几十年的病,刚炼功几天就好了,没吃药没打针,怎么好的呢?觉得这功是神奇。学习《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得病的原因。我也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法,我是在修佛啊!

真正修炼

我炼功虽然受益了,摘掉了半生没离的帽子,但对大法的理解还很肤浅。到了冬天数九的时候又想:四十几年的病,能一下根除吗?还是戴上帽子防着点。就戴上一顶帽子。一天遇到同修,她问:你的头病犯了?我说:“没有。这么多年了,天太冷,慢慢来。”她说:“这样想不在法上,对你不利。头不疼就是病彻底好了,不能再把病要回来。”

我回去赶快学法,知道师父给弟子清理身体后,病根已经摘掉了。我还怀疑什么?这就是不相信师父呀!我认识到是无神论的干扰。我立即把所有的帽子、假发和药都扔了。这一下忽然觉得全身好轻松,好象卸下一个沉重的大包袱。至今我再也没戴过帽子。

我是个很内向的人,思想也简单,与人交往多是医患关系。我厂是个不小的国企,我卸了帽子,轰动了五、六千人的小区。特别是那些老年人,见面就问:你头不疼了?不见你戴帽子了,怎么好的?吃什么药了等等。有的人甚至多次问。开始我不敢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同修说:你要证实法,实话实说。后来我就有选择的讲,现在敢跟所有的人讲我修炼大法获新生的事实了。让他们都知道: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祛病强身,让大家都受益。我真诚地传播福音,身体越来越好。熟悉的人说:你现在不但身体好,性格也开朗了,讲得更好了。我感谢师父,领我修炼,给我健康,给我智慧。

福报全家

我身心上的变化,让全家人看到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丈夫、子女都支持我修炼。但是让他们三退时有些障碍。丈夫经历了那个“你死我活”的斗争年代,了解中共的邪恶,第一个退了党。

让孙子退团、队,他却说:奶奶,您信您的神,我是无神论。我给孙子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讲法轮功真、善、忍造福人类,讲中共的假恶斗祸国殃民。讲多了,孙子明白了中共的本质,也退了团、队。孙子在高考前诚念:“法轮大法好”,中等生的他,考试中大大超出了平时的水平,上了理想的大学。

四十几岁的儿女们,开始是很迷惑的,认为“三退”没意义。我给他们讲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抛弃它才有美好未来。最终他们和孩子也都退出团、队。

我们工厂倒闭了,儿子没工作,没收入,情绪曾一度低落,意志消沉。退出团、队后,三年前找到合适的工作,待遇不错。节假日回来,整个人都变了,开朗、自信,夫妻关系也好了。

我们这个家庭沐浴在佛光中各得其所,其乐融融。我代表我全家拜谢师父!谢谢慈悲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