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难忘的时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五年夏秋之季,对山东省沂南县岸堤镇邵家岩路村的两位老人来说,应该是他们生命中难忘的时光,就在这个时节里,两位耄耄之年的老人委托别人,拟定了一份刑事控告状,以平民的身份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为十三年前冤死的女儿刘淑芬讨取公道,并从网络传到了中国最高检察院。从得知诉江信息到决定诉江、状纸成文再到网发传达,老人家用了好长时间,期间,老人家的心情异常沉重,表情非常凝重,这两位老人便是刘淑芬的父亲和母亲。

刘淑芬
刘淑芬

刘淑芬是如何冤死的?她的亲人为何要控告江泽民?一提起这些,老人家百感交集,泪水盈眶,那一段段难忘的时光就会浮现在眼前。

据当地百姓说,刘淑芬是老人家唯一的女儿,小时候在家里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对父母百依百顺,小小年纪就帮着父母做些家务,很是吃苦耐劳,家里人都喜爱她;在学校里,她品学皆优,乐于助人,经常受到老师的夸奖;在村里,她见到叔父大娘总是主动搭话帮忙,颇有礼节;值得一提的是,刘淑芬特别善良,每次见到讨饭的人时,很是同情,她都会将一些好吃的东西拿给他,见到别人遭遇不幸和痛苦时,她总是黯然伤心。

她出嫁到塘子村后,相夫教子,勤劳持家,日子过的幸福红火。不幸的是,正当她准备好好享受生活时,一种难缠的妇科病和心脏病悄然侵蚀了她的肌体,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她四处求治,治了又犯,犯了再治,再治还犯,几年下来,她的身体被拖垮了,整天痛苦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几乎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她的父母和亲人为此整日忧愁无奈。

一九九八年春天,是刘淑芬与亲人们幸运而难忘的时光,在这个春天里,命运给刘淑芬带来了生机。在别人的介绍下,她接触上了法轮功,带着试试看的心理,她跟别人学炼功法,没用多长时间,她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顽疾已消失,她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舒畅感,那种喜悦和感激,是刘淑芬与亲人们无以言表的。刘淑芬多次流着泪水跪在大法师父的像片前叩头谢恩,并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同化“真善忍”,真修到底。就是这个发自内心的正念和对大法的无比坚信,才使她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敢于直面艰难险阻,铸就了她那高贵的风骨。

大法遭到迫害后,刘淑芬同样受到了中共人员的骚扰和威逼。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的恶警将刘淑芬骗至洗脑班上逼她写“保证”、按手印,她据理力争,概不配 合,并用自身的经历讲述大法的真实情况。最后恶人向其家人讹诈了两百元钱了事。回到家中,面对电视上的诬陷,家人的不解及社会上的压力,她没有退缩,她始终认为:法轮功没有错,是坏人栽赃陷害。

从此,她便用自己柔弱的身躯为同修和世人默默的付出着。她主动为流离失所的同修想方设法提供食宿,为他们的安全考虑,却从不计较自身的得失安危。在那些个红色恐怖的阴暗日子里,为了救度被恶党谎言毒害的一方百姓,她不止一次的拿出自己的微薄积蓄,与同修一同建立了简单的资料点,印制真相资料,然后跋山涉水,不辞辛劳的将这些珍贵的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几年间家乡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她慈悲救人的足迹。她只希望用自己的真诚热心唤醒一个个沉睡的山村和被中共谎言毒害的父老乡亲。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零二年,刘淑芬又突然遭到中共恶徒的无理迫害。那年,在孟良崮这个中共红色据点上,出现了大量的真相标语、传单,震惊了中共当局,临沂、蒙阴、沂南、沂水四地恶徒便合伙作案,疯狂报复当地法轮功学员,刘淑芬受到了牵连,是年九月十六日晨,天还没有清亮,蒙阴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伙同该县公安局的警匪暴徒,在临沂地区610的唆使下,蜂拥而至,非法包围了刘淑芬的家,连她家房顶上也趴着几个警匪恶徒,将在家中的刘淑芬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企图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出卖他人和交代所谓的“证据”,均被刘淑芬一口回绝,时任蒙阴县610办公室头目的恶棍类延成见一无所获,恼羞成怒,便密派恶警鲍西同、田烈刚等对刘淑芬轮番用橡胶警棍等毒打折磨、十多次野蛮灌食、打毒针、侮辱性摧残迫害,致刘淑芬多次昏迷仍不罢手,企图逼其就范。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皇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七日),是刘淑芬的亲人们悲痛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正直善良的刘淑芬在遭受了恶徒们长达四个多月的疯狂摧残后,在蒙阴县中医院被秘密的强行做脑部手术杀害,悲惨的离开了人间,那年她才三十九岁。

噩耗传来,刘淑芬的亲人们悲痛欲绝,同修们泪水涟涟,悲痛之余,他们强烈要求蒙阴县司法机关严惩凶手。然而,蒙阴县610恶徒类延成及其帮凶极其嚣张地对刘淑芬的家人们进行恐吓和威胁后,扔给其家人四千元钱,马上将刘淑芬的尸体火化了,又派人窜到刘淑芬的家里将其生前的照片搜走,企图焚尸灭迹,制造死无对证,掩盖他们的杀人罪恶。时至今日,这伙凶手仍逍遥法外。

在以后漫长的时光里,刘淑芬的父母亲始终在悲伤痛苦中度过,一提起他们的女儿刘淑芬,就流泪不止,心情熬煎压抑,好心的人们对他们既同情又无助,为了不想触动他们受伤的心灵,都小心翼翼的与他们言语说话,但刘叔芬的亲人们心中坚信,总有一天要为刘淑芬讨取公道。

诉江大潮中,刘淑芬的父母等亲人们感到伸冤的日子快到了,由于迫害的阴影恐怖给他们造成的创伤太大了,好长时间他们才把控告首犯江泽民的大事定下来,并委托别人,拟定了一份刑事控告状,控告罪魁祸首江泽民触犯故意杀人等数十种罪,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案逮捕审判江泽民,还自己的女儿包括天下遭受迫害的善良人的清白公道,并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从网络将刑事控告状传达到了最高检察院,终于实现了一个久等的心愿。

刘淑芬的冤屈悲惨和亲人们的痛苦经历,让许许多多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同感受,曾几何时,当他们刚刚品尝到大法赐予的甘甜幸福,并准备开启美好人生时,却突然遭遇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个人类难忘的日子,这是江泽民与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的日子,这是人类史无前例的最黑暗最恐怖的日子,从此,人类开始进入了善与恶、正与邪的对决中,从此,善良的人们在被迫害中度过了多少悲苦难忘的时光啊。

当他们被恶徒暴力洗脑时,他们经历了许多精神上最痛苦的日子;当他们遭到刑讯逼供时,他们经过了许多生死考验的时光;当他们被强制签字画押时,那是他们生命人格最羞辱的时刻;当他们被610诬陷判刑时,那是亲人们最悲愤的时候;当他们被长期囚禁在冤狱时,高墙内的他们度日如年,高墙外的亲人备受熬煎;当善良人突然被中共谋杀时,亲人们度过的悲痛日子如何计算?漫漫十六春秋,充满了修炼者的千古奇冤,记载着善良人的血泪人生,坨坨铁窗岁月,吞噬了多少大法徒的青春年华,留下的是一曲曲催人泪下的悲歌。

然而邪不压正,上善必胜。尽管这些无数修炼人在被迫害中,遭到了中共恶党强加的血腥摧残,蒙受了千古奇冤,作出了巨大付出,但他们凭着对大法真理的坚信坚守,以修炼者的慈悲胸怀感化了众生,用真相唤醒了整个世界,洗净了被中共泼在身上的污水,赢得了不同族裔人类的尊重敬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道德篇章,救度了无数众生。而中共恶党在行恶施暴中已经泄尽了能量,天惩报应中,个体恶徒相继被恶报而去,整体恶政组织即将解体灭亡。

大戏将落幕,东方渐见明。现在,这些从迫害巨难中走过来的善良人与觉醒了的众生一道,正在共同期待即将来临的两个特殊的日子,即江泽民被抓捕审判与中共解体灭亡的日子,那将是中华民族难忘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