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秀之死见证人魏得会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农妇魏得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作,多次被绑架、关押,遭非法劳教,她曾被恶徒们残忍殴打、电击、雪地罚站……她是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见证人。

现年五十五岁的魏得会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刑事罪责。以下是魏得会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个右手残疾的残疾人,还曾患有心脏病、慢性肠炎、头晕恶心、呕吐、失眠、血压低等疾病。一九九六年五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我过去所有的顽疾都痊愈了,我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使自己道德回升,我感受到法轮大法的无比美好。

为大法讨公道 多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当天凌晨三点半,我象往常一样出去炼功,小区的大院铁门被锁,而且还有居委会人员看守,目的是不让我们出去炼功。我去单位上班,又看到单位大门口停着警车,从我家到单位处处都在他们的监控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我骑自行车独自去北京上访,因为我右手残疾没出过门,不知道往北京的路怎么走,转到济南、过来黄河,经过千辛万苦风雨酷暑,于七月二十八日终于到了北京。当我被警察绑架时,我对他说,我是一个残疾人,从潍坊骑自行车来的,为了就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听到后感动地说:你快走吧,别让我们再看到你。

我没有回潍坊。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又去信访办上访,被警察绑架到潍坊驻京办,后由潍城区公安局“六一零”和街边居委会的把我押送到南关派出所,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潍城区行政拘留所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和街办非法拘禁在城区一家新世纪旅馆内,大约两个半月,直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才回家。

殴打、电击、光脚单衣雪地罚站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为给法轮大法讨回公道,我在潍坊中百大厦西侧广场炼功、打横幅,被潍城区“六一零”和城关派出所人员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非法拘禁在一间小屋内,冷冻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

一月二十日,我又被关押在一座旧楼楼底,被打手们摁在地上,用高压电棍没头没尾的电,那个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非常痛苦。电完后问我还炼不炼,我坚定的回答“炼”。他们把我的鞋扒下来电我的脚心,又把我摁在地上趴着用警棍打臀部,整个臀部被打成紫黑色,他们还不罢休,强行扒下我的棉衣,把我拖到院子里,当时院子里的雪很厚,他们又往院子里倒脏水,那冰结的很厚,让我光着脚站在冰地上,还要来回打耳光,因冰地太滑站不住,我摔倒他们就打,再倒再打,我被冻得没知觉了,晕倒在地。这样他们才把我拖进屋里,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放我回家过年。

被开除、劳教 见证陈子秀被迫害致死

大年初六,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弄回去,继续对我迫害,初八那天,他们又绑架大法弟子陈子秀大姐。陈子秀大姐被迫害致死后,他们害怕我说出去,就又把我换了个地方关押,我抗议他们的暴行,进行绝食,他们仍不放我。

一天,居委会书记恶狠狠地说:有市委决定,你被开除了,以后不用上班了。就这样,我干了那么多年,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他们一句话开除了。我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才回到家中,但仍被监控。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设法避开了监控我的人,步行到寿光,从寿光坐汽车再次上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被广场警察抓去,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人员押回,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南关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他们强行搜身,从中搜去钥匙和手机,在我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闯入我家非法查抄,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交流资料、DVD、MP3,家中仅有的两千八百元左右也被抢走,强行对我照相、印手印、逼口供,我被他们非法关押了三十二天,在看守所强迫劳动,每天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不让睡觉、罚站。

三月二十一日由国保大队警察吴雪峰领着四个人又强行要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出现心脏不好,劳教所拒绝,这样被放回家由居委会监控我,回家后发现家里被非法抄家了。

我父母已九十高龄,经常遭到公安局、国保、“六一零”及街道人员上门骚扰、威胁、勒索;与我相依为命的儿子结婚时,我被迫害关押,儿媳生孩子时,我被非法劳教;十六年来,我的亲人和家属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