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秀华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女学员叶秀华,六十四岁,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被七台河市桃南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被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九月十四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以下是叶秀华女士揭露自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经历的迫害及目睹的罪恶。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狱警知法犯法,为了晋升、奖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利用给犯人加分减刑的方式,让犯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侮辱、折磨、精神摧残,不“转化”就逼坐小塑料凳、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罚站,做奴工,如不配合就罚坐马扎子。一次罚坐二十天小塑料凳,屁股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监狱在九监区和十一监区成立所谓“攻坚组”,专门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开始我被关押在四楼九监区八组。先后由包夹犯人黄丽艳、白玉环监控我,逼我坐小凳子,还逼我出五元钱“买”。小凳子是塑料的,圆形,一扎多高,凳面中间有窟窿眼儿,刑事犯可以垫小垫,法轮功学员不让铺垫的,坐的时候必须腰板挺直不许动。我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坐得臀部火辣辣痛。同时还逼我看天安门假自焚的谎言电视,我不看,遭犯人黄丽艳辱骂。

三个多月后,他们又将我转到五楼十一监区继续“转化”迫害。三周后我的臀部坐烂了,我就站着,包夹犯人说站着就得站到后半夜两点。我站了四天,两脚、腿都肿了,站不住了,直到四周后,我又被转到四楼。就这样,四楼、五楼轮番折磨,我被折磨得多次出现心脏偷停,吃不下东西,呕吐,头重脚轻,这样第四周才停止对我的攻坚折磨。

犯人马敬文是九监区十一组专门迫害我的犯人之一,她每天都要找到借口千方百计的迫害我,非骂即打,还老坐在我的对面盯着我,恐吓说:如果你要闭上眼睛,就拿牙签扎瞎你。一天早上起床,犯人马敬文疯狂抢我的被子,连抢带骂,无事生非。一次法轮功学员盛奕被关进来,吃饭时我给她挟了点咸菜,犯人马敬文抢了我的碗,冲上来用拳头狠命打我左肋骨。

在十一监区一组,犯人关晓霞找茬折磨我,我大声喘气不行,咳嗽也不行。一次,十一监区十二组的犯人王旭华、梁某让我帮她们干活,我没同意,她们就逼我罚站三天。十一监区二组的犯人何冬梅也经常对我无缘无故打骂。狱警还让监控犯人把各种刑具摆到跟前恐吓我们,说:谁炼功就蹲小号,塑料袋套在头上闷死你。

三年来,我受尽打骂、酷刑,被折磨得心脏偷停过,让我感到濒临死亡。接参与迫害我的狱警有葛雪红、肖某。

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看到、听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有:

法轮功学员李玉环被关小号两次,半个月一次,两次一个月,从小好出来后人都脱相、认不出来了。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三,十一监区十三组犯人组长周利,逼十三组全体法轮功学员干活,遭到抵制后,她指使犯人们将十三组五个法轮功学员全身衣服都扒光硬架到洗手间,窗都开着冻了一宿。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十,新华镇法轮功学员谭桂英不配合迫害,立掌发正念,狱警叫抢劫犯王云、李丽、贩毒犯曲东梅、诈骗犯吕文君、王丽军殴打法轮功学员,这几个犯人个个心狠手辣,往法轮功学员的眼睛和脸上打,谭桂英被打得眼睛全都充血,眼眶子和上半个脸都青紫青紫的,鼓起了大大的包,两个月才消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