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幸运与不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我丈夫以前在市场做买卖,经常给人短斤少两,把秤也做了手脚。那时还觉得那是本事,了不起,根本不懂人做好、做坏都是给自己做的,上天在看着每一个人所做的一切。

一九九五年九月下旬,我丈夫和别人搭伴到外地去進货,结果在回来的路上,由于司机疲劳驾驶发生了重大车祸,当场就撞死一个,我丈夫是重伤,还有一个是轻伤。我丈夫是从胸椎第九节到腰椎第一节共五节粉碎性骨折,脊髓管被碎骨划破,只剩一点点皮还连着。

那时,我丈夫从肚脐以下没有知觉,也坐不住,大小便只能用手摸肚子才知道,非常痛苦。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后回家,医生让在家慢慢养,那时医院已无任何方法帮我丈夫治疗。回家后就让当地小护士每天到我家为我丈夫打消炎针,每个礼拜再到市医院化验一次尿样,那时需要三个人在家照顾他。即使这样,我丈夫还是得了褥疮、尿结石等并发症。有时尿道堵的用导尿管都很难排出尿来,褥疮也比较严重,我丈夫一位在医院工作的亲戚给我丈夫拿来一种特效褥疮膏,挺好使,褥疮很快好了,可是得褥疮的地方落下的疤很大,很难看,股沟也给长平了。丈夫的父母还特意给我丈夫买了一个放像机让他每天看录像来打发时间。

一九九六年春天,一位好心的邻居知道我丈夫的情况后,给他拿来一本《法轮功》让他看,我丈夫看完之后把书还给了人家。后来,又有两位好心的法轮功学员先后给我丈夫拿来其他的大法书和李老师的讲法和教功录像带让我丈夫看。就这样,我丈夫和我、还有我婆婆在96年7月都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公公是在看到我丈夫修炼法轮大法发生了神奇变化后才走入大法修炼的。

我丈夫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以后,自己就能坐起来了,也不晃了。以前他坐起来需要三个人帮忙,身后还要支一块木板,在木板上面再垫个被,那样靠上面坐着,还感觉飘飘的。修炼后小便也正常了,一次都没堵过;褥疮留下的疤痕也不明显了。心情特别好,非常乐观,不再天天躺着看电视了,经常坐轮椅出去玩儿。我公公和婆婆也放心的去市里做买卖去了,我一个人就能照顾我丈夫了,丈夫也力所能及的帮我干点活。那时我们生活虽并不富裕,但我们过得很开心。

特别是我丈夫修炼法轮大法后,能够把钱财利益看淡了,和以前的他判若两人,能够站在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大概是在我丈夫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后的夏季的一天,我丈夫发生车祸所在地的几个交警找到我家,让我丈夫在一份起诉书上签字,说我们家当初得到的赔偿太少了,如果我丈夫签字,他们可以替我丈夫继续追要赔偿,不用我丈夫出面。我丈夫当时就拒绝了,说:那个字我不能签,别人想追要赔偿我不能管,看看我自己家,因为我出了车祸,我家变成什么样了,我不能再让那个年轻的司机无路可走,他已经很惨了,他已经倾家荡产,房子都卖了,已经债台高筑,能挣钱养家的车也没了,他的妻子、女儿怎么办呢?如果把他抓起来了,他连挣钱的机会都没了。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当初已经尽力赔偿我们了,我不想再为难他了,我的事就这么的了。

那几个人听我丈夫这么说也很受感动,也没再说什么就走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就完事了。其实那时我家也需要钱,但我丈夫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学会了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这对他来说真的挺了不起的。事后,我丈夫自己也说:我要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我一定会要那笔钱的,因为我自己已经不能挣钱了,要靠别人挣钱养活我了,我不会考虑那个司机一家人将来怎么活,我会觉得那跟我没关系。

就是这么一个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遭到了以江氏流氓集团为首的中共邪党的疯狂打压,大法弟子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我们全家在这十多年中也饱经邪党的残酷迫害。

我丈夫行动不方便,市政法委竟派专人到我家来专门给我丈夫办“转化班”,还说是为了照顾我丈夫,足见中共的邪恶。难道让我们全家人都转变成坏人吗?真的是邪到极点。而且还经常有警察到我家来抓人,有时抓的家里只剩我丈夫一人。

二零零四年过年前。因我和我公公被绑架,我丈夫坐轮椅到市公安局要人,却被那些如狼似虎的警察连人带车一起绑在公安局后院的铁栏杆上冻着,后来多亏好心的亲戚知道后把我丈夫救了回去。

在那些年当中,我公公、婆婆为了避免被迫害,为了能给我们挣钱维持生活,几乎常年在外流离失所,每年过年我家几乎都不得安宁,我们就这样在惊恐的迫害中艰难度日。

我丈夫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越来越好,到二零零四年时,大腿已经有痛觉了,重新站立起来的希望就在眼前了。没料想,我丈夫却于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一被迫害致死。那时我们全家为了避免再遭迫害刚刚搬家半年多,结果警察又通过各种方法找到我家,一次次到我家骚扰迫害,最终夺走了我丈夫的宝贵生命。

各位朋友,这就是我亲眼见证的法轮大法。希望每一位朋友都能接受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各种方式为您奉上的法轮功真相信息,明白“法轮大法好”,您会受益无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