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说:你家的事儿都有神在帮助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前多病缠身,修炼后很短时间就疾病全无,变得无病一身轻。我的家人及同事、朋友都从我身体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神奇。

拆迁因祸得福

二零一一年,本人居住的某市繁华地段商业区因政府工程而被迫拆迁。因是政府工程,任何人都无法抗衡,只能任政府人员宰割。拆迁补偿费非常低,每平方米补偿费在本区域只能买到半平方米商品房,等于每户的房产价值缩水一半。安置的位置是全市最差的地方,紧靠发电厂、化工厂、粉煤灰制品厂和污水处理场区域,而且是期房,得两年以后才能得到。

因被拆迁的住户大多房产较新,都不想离开市区繁华地段,与政府人员发生了僵持。政府为了达到目地,在两年的拆迁过程中政府动用公检法、政府各级人员和黑社会及各种手段,停水、停电、断网线、破坏公共设施是常态。对老、弱、残和出头对抗的住户他们利用黑社会進行了打、砸、抢、偷、恐吓。动用公检法進行抢房,强迁达五十多户,关黑监狱、打断腿、肋骨多人,居民多次進京上访被劫回关派出所,一次有十多个派出所都接受了关人的任务。最后,近两千住户的99%都被政府强行签不平等补偿、安置协议(实质等于是99%的住户的房产价值被严重缩水,而且是安置在高污染区的期房)。

在我师父的保护下,整个拆迁过程我和妻子天天照常上班,家里水、电、暖、网线一切正常,生活基本未受到影响,而且最终以两套现房的方式被安置在本市较繁华地段,补偿款额外政府多给十万元人民币,比拆迁前的房产增值近三倍。

养老金超高

二零一一年底我到了退休时间。由于原来的企业破产,我于二零零五年就买断了工龄且自己也未再继续缴纳养老保险金,计算养老金年限只有二十九年半,而计算结果养老金比我同等经历、同等职务的同事们高出四百多元。

我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高级技术职称,而养老金比那些有高级职称、上过大学的都高,甚至比那些六六年前的老大学生、企业老总都高,相当于普通企业职工养老金的两倍。

家人和亲戚、朋友及熟悉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告诉他们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恩惠,他们都觉得太神奇了。

师父救了我的妻子

二零零五年初夏的一天早晨一阵电话铃响,我妻子从床上起来跑到客厅去接电话,刚刚说一句突然向后跌倒,她的头正好碰在墙的棱角上,我当时只听到“扑通一声”和随后的电话听筒砸桌子的声音。

当我跑过去后,看到妻子仰躺在地上,地上和墙角上都是血,当时我就惊呆了。当我回过神时,赶紧抱起瘫软的妻子放在卧室的床上,拿起宝书《转法轮》,对着妻子读了一遍《论语》和《转法轮》的第一讲后,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身体仍然很虚弱的样子。然后我又继续读第二讲,当读到一半的时候她就能坐起来了。

同样的事情,二零零六年春天又发生过一次。那天早晨我刚拿起包准备出门上班,就发生了零五年的那一幕,我还是按照上一次的处理方式進行了处理。不同的是当我对她读完《论语》和《转法轮》的第一讲时,她就能坐起来了。

我妻子明真相,也非常支持我修炼大法,也三退了,我和妻子都知道是师父救了她,救了我这个家。

孩子得福报

孩子从小就听话,学习勤奋,学习成绩不错,但高考却考砸了,要是在内陆连二本线都达不到,又赶上零六年是升学最高峰的一年,因为沿海开放城市的二本门槛低,才勉强進了二本线。

报志愿很难,结果是二本的院校所报的第一志愿根本够不着,人家第一志愿就录取满了,第二志愿报了也没用,眼看着那一年就没学上。这时却被本省一所很不错的院校,一个往年很热门的传统专业的第二志愿贴着最低线录取了。

这个专业连续十几年都很热门,要求高考分数很高,一本线上线才行,那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第一志愿没录满,分数下调近五十分才录满。现在这所学校的这个专业仍然一本线才能上。不只是美好,真是太幸运了!

孩子本科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取上海某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老师主动提出留校。在当今中国大陆社会,金钱、权力至上,博士毕业生找工作都很难,尤其普通百姓在大上海找到这样的工作就更难了。这一切都这么轻松,这么顺利,这么神奇!

我家的神奇事儿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能在此一一列举。熟悉的人都说:你家的事儿都有神在帮助,这些年你家尽是好事了。

家里亲人得福报

我母亲今年九十六周岁,住在农村,身体硬朗,六十多年前大拇指指甲稍微长出一点就从中间裂开,自从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长出的指甲就不裂开了,现在她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小舅子夫妻二人是体制内的人,二人明真相后,办理了退出党、团、队,当年二人就晋升为处级干部。

另一小舅子夫妻二人所在企业相继破产,二人明真相办三退后,很快找到高薪工作,不几年的光景,就买了大房子,还买了车。

我小侄子住农村,二十八、九岁了,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结婚。自从明真相后,办理了退团、退队,很快找到对象结了婚,而且小夫妻俩各自找到自己职业,每年收入二十多万,还在城市买了很大的住房,还生了一男二女三个孩子,小日子过的很红红火火。

今年新年前回老家去看望姐姐、姐夫,他们都明白真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大孙子暑假我还给他办理了退团、队。

大姐告诉说:前两天,他们祖孙三人骑电动三轮车去赶集,在穿越国道时被大卡车撞翻,三人都躺在地上,大卡车车轮离我姐夫的头只有十厘米呼啸而过,但三人都毫发无损,车子也没坏。

在场围观的人很多,当时都以为出了一场大车祸,车主逃逸。当看到三人从地上起来能走动时,现场的人都惊呆了,议论纷纷,有的说这家是好人,有的说这家人是积了大德了,有的说真神了,怎么可能三人连一点伤都没有。但明真相的人都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他们,是师父帮他们化解了一场生死大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