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念大法好,亲友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九日】我修炼法轮功,深感大法超常的神威。当然自己受益了,我会让自己的亲友都受益。我的亲友明白真相后,都做了三退,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受益很大。仅举几例:

一、药过敏剖腹产,诚念大法好,闯过难关

表弟媳玲玲身上不能见针见药,只要用一点,她就昏过去,过一段时间才能清醒。她怀孕后只要做B超,往身上一擦药,她就昏过去。可是孩子个大,玲玲年岁也大,临产期到了,玲玲到医院要做剖腹产。医生把她安排到最后一个,也就是给她用麻药后,还得等她脑子清醒后才能给她做手术。

这天姨陪她到了医院,姨明白大法的超常,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玲玲要做手术,要我到医院。我领会姨的用意,就赶到医院。深受邪党毒害的玲玲是个大学生,从事教育工作,这时只相信科学的她正在汽车上发愁,无可奈何。我来到玲玲跟前,对玲玲说,你就听姐的话,保证没事。共产党是无神论,你只有退出你入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奇迹就会在你身上展现。我给她举了几个实例。这时她一下好像有了指望,诚心答应。

到了病房手术前,医生给她做了青霉素皮试,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进手术室时,我一直送她到手术室门口,她说:姐姐,我现在心里踏实多了。我说你记着念,关键时你可求大法师父保护你。她说我记住了。手术顺利做完,她出来后告诉我,直到把小孩拿出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手术后,她没用止痛药,也不痛。从此她见到我,就象见到最亲的人一样。

二、玻璃割破大血管,不痛、不用药、更不用缝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三日十一点左右,丈夫从家里往外清理门窗换下来的坏玻璃,不小心腿碰到玻璃上,当时我在院子里就听到丈夫喊:我的腿上大血管拉(割)破了,我忙赶到客厅里,一看丈夫手捂着小腿,鞋和袜子被血湿透了,血还在流。我一看立刻就喊,快念“法轮大法好”,没事,我到里屋给他找纱布和药棉。当时丈夫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一边松手看了一下腿上的口子,出血已经慢了些。他继续念,我给他包上了纱布,就这样到下午我问他:痛吗?他说不是痛,那是师父在给我愈合伤口。他说我知道大血管拉了很大的一个口子,而且玻璃拉的很难好,当时我是想让你带我上医院缝几针,结果你说没事,我也有信心了。

第二天他又上了爬梯在二米多高的房下修水管,我说你的腿上伤口怎么样了,他说我早忘了。十多天后他弄下纱布,小腿前面的口子竟有三公分大。

三、我拣了一条命,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我家用人往房顶扣彩钢瓦,需用三相电。于是丈夫踩着铁爬梯,在约三米高处的电闸上挂电线,电闸上面有个马蜂窝,丈夫就把马蜂窝弄下来了。他拿着一根线正往电闸上挂,当时一个马蜂飞到丈夫的眼前,他头一歪,手一动,只听“砰”的一声响,一个大火球起来了,随后黑烟滚滚,连线了。在这一瞬间,他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一边从铁爬梯上跳了下来。邻居听见响声都出来了,只见丈夫的手背烧得没了肉皮,有的部位的肉皮被烧焦了,呈黑色,有的地方起了泡,左手五个指甲全被烧黑。我问丈夫说,你的手怎么样了,他好象没一点感觉,对我说,你不用管,让我快去找电工。就这样他又到邻居家接线,邻居说你快去找烧伤的大夫吧,不然好不了。丈夫又把线弄好,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直到晚上干完活没事了,我看着他没了肉皮的手背,问他,你疼吗?他说,我就疼了一下。

因为当时天气很热,他怕手感染,就开始抹烧伤湿润膏,抹了五、六天后,一点也不见好。我对丈夫说,你还念“法轮大法好”吧,建议你停止抹药,不然好了你不知是怎么好的。丈夫停了抹药,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三天后,我见他又弄水又弄泥的,就问他,你的手好啦?他说,一点事没了。

一天晚饭后,我问丈夫当时被烧的详细情况,丈夫一下子说话哽咽,眼含泪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拣了一条命,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