幡然猛醒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接触法轮功,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曾在课堂上给学生介绍法轮功,还没等给学生教功,迫害就开始了。

迫害开始后,有人来调查我炼法轮功,学生保护了我。后来一被处理违纪的学生将我修炼法轮功的事告到学校,领导找我问话,我如实回答说:我觉得这个功好,有利于学生管理,就介绍给学生。单位领导没上报,保护了我。所以我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一直没有公开暴露。十多年中也没有直接遭到迫害。

遭遇魔难

几十年来,我的工作直接就是教学和研究传统文化。我一直酷爱传统文化。学法中知道传统文化是师父为传大法在历史上带领众弟子带给人类的,就片面的认为传统文化和大法是一致的,错把工作当成了修炼,错以为弘扬传统文化就是弘扬大法,认为传统文化可以引导学生接受大法。加上名利之心没去,于是凡是与弘扬传统文化有关的事我都积极参与,著书立说、报科研课题、写论文、办系列讲座、在校报上开辟专栏等等,常年一个人完成七、八个人的工作量,还常去外地或国外演讲讲学。百忙中,学法炼功被放在了第二位,结果被邪恶钻空子迫害。

二零零七年,我在北京讲学时突患严重脑溢血,当时我第一念就是:“师父救我!我没病。”可还是被邀请单位强行送往医院抢救。后来有人问我:“你昏迷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的?”其实我自始至终都很清醒。大家都不相信我根本就没有昏迷。第三天,家人同修赶到医院后,我与家人强烈要求出院。当时医生坚决不同意出院,明确说停了吊针六个小时就有生命危险,而我必须在火车上颠簸十二个小时才能到家,医生认为我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到家。后来我们立下字据承诺一切后果自负,与医院无关,我才顺利出院。回家的一路上,我就靠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靠师父的保护平安回到家中。至今始终一粒药没吃,一针没打,没去过一次医院,就靠学法、炼功、修心性,第十五天我就在家人搀扶下走动了,不久生活就基本能自理了。

同修们都为我高兴,甚至说过完年天一暖和你就飞起来了。可是以后的恢复却反反复复,刚好了一些,又摔一跤退回去了,刚好了一点,又摔一跤,断断续续摔了二、三十跤。摔的轻的几周、一、两个月恢复,重的三、五个月甚至多半年才能恢复一点。有时不摔跤也反复。

找出根源

这期间我也不断的向内找,同修们也帮我向内找,找到了不少执着心,也去掉了不少的执着心。可还是反反复复的,总也没能彻底恢复。但我不灰心,学法修炼,讲真相救人,都在尽自己所能的全力做。

因为行动不便,难得出门,有比较宽裕的时间学法。学法中对法理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提高着,信师信法的程度也在不断的加深。正法修炼的时间不会太久了,说不定哪天就结束,可我还没找到自己遭这么大的病业迫害的根本原因,心里也着急,还有那么多该救的人我还没去救呢,怎么办呢?

感谢慈悲的师父!师父知道我的心,不失时机的让我看到了同修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大陆现阶段不适合办传统文化教育》的文章。我反复的学习思考,反思自己这多年弘扬传统文化的所作所为、思想动机、思想根源。想清楚了,痛悔不已,不自觉的泪水长流。

这些年,自己完全颠倒了修炼的主次,传统文化是为传大法铺路的,有了这个基础,人们能够理解大法,容易接受大法。可传统文化并不是大法,它只是为大法洪传铺路的,大法开传以后,再重点讲传统文化,等于从另一方面抵消着大法,把人们框在传统文化中,眼中、心里只有传统文化而走不进大法中来。就像室内开着大灯泡,抵消着室外的太阳光一样。而自己把弘扬传统文化当成了修炼,当成了弘扬大法,是彻底的悟偏了,走邪了。不只害得自己长期遭病业迫害,还影响的一些亲友因为我的病业表现而离开了修炼,或不敢修炼,甚至不敢赞同大法好。而且这许多年深居简出,耽误了多少众生得救啊!

事实也真是这样。这些年讲传统文化,学生、教师、听众赞誉声一片,却都是在夸我自己讲得好,却没有一个人夸大法好;那么多的学生热衷于听我讲传统文化课,又有几个学生因传统文化课的引导而走入了修炼呢?正像同修文章中说的,大家都反映好,原因是我把在学习大法中得到的智慧,运用到所写的书、文和讲课中,但因为在迫害环境中又不能直接说出这真实的原因,这就等于用大法证实传统文化,用大法证实自己,完全是利用大法,是盗法、乱法,完全走偏了。我不能公开自己的大法修炼者身份,不能直接讲大法的观点,使得学生只知传统文化而不知大法,把学生也带偏了,耽误了。

由于我不能公开讲清楚传统文化与大法的关系,所以也影响了学生接受大法。大法能度人救人,传统文化却不能。

明白了这些,我真如醍醐灌顶,这些年虽然自己也常遗憾不能公开身份讲大法,也有的同修提醒过我这个问题,但自己总以为弘扬传统文化没有错,甚至遭病魔迫害躺在床上还在回答学生的人生困惑,写专栏文章,做课题,没有好好向内找反思自己,对法理理解不清、不深,犯了如此之大的错。还以为自己在做好事救人呢。如果不是师父慈悲呵护,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及时让我看到同修的文章提醒我,否则我还能有悔悟走回正路的机会吗?还有资格跟师父回天吗?这些年不都白修了吗?危险至极呀!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和明慧网!摔倒了,得赶快爬起来,跑步追上去。这些天,我一边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彻底去掉以上这些肮脏的人心执着,一边加强学法、发正念,用大法纯净自己。“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心性提高了一点,身体状况也好了许多。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