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同修走了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下午,我如往常般打电话回家,让母亲帮我到小区收快递。父亲(是明白真相的常人)接的电话,我简短的交代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过了三分钟,父亲回拨电话,话语中明显透着惊慌。我立即赶回家,看到母亲同修躺在床上,已经失去了知觉。

后面的几个小时,我在母亲床边发正念、读法,我能感觉到母亲虽然身体不能动弹,呼吸十分困难,但她的主元神一直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元神一直不愿离开这个物质身体。然而,修炼是严肃的,旧势力仍然死死抓住母亲仅剩的那点执着、漏洞。次日凌晨一点多,母亲静静的离开了人世。

我与母亲同是一九九六年初得法,当时我未满十五岁,用母亲自己的话来说:“(修炼)二十年了,我从来没打过一次腾(方言,意思是从来没有松懈过一点)。”

二十年来,我亲眼见证了这位大法弟子修炼的路。不管是“七二零”之前的集体晨炼、洪法,还是“七二零”之后的“三件事”,母亲从未落下。特别是在迫害刚刚开始的那几年,在信息没有那么畅通、邪恶四处抓人害人、亲戚们强烈反对、甚至有的同修几乎放弃修炼的情况下,母亲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从未间断过讲真相。

那时候,没有精美的传单、小册子、光盘,母亲就用仅有的生活费买来浆糊、纸笔,自己制作真相横幅,夜里挂到城市里显眼的地方。舅舅强迫母亲不准做真相,母亲根本不为所动,后来在长期不懈的讲真相中,我大舅舅,一个所谓“坚定的共产党员”,不但实名做了三退,而且从心里认可了大法,敬佩着大法弟子。母亲对所有她能接触到的亲人、朋友、路人讲真相,劝三退,救度着她世界里的众生。

后来,我们自己配了电脑,学会了上网、打印、刻录光盘,于是我们这个真相小组以更大的力度证实大法。师父在《洪吟四》<我帮你清洗>中说,“没有报酬寒冷中经常早起 顾不上吃饭酷热也不休息 救人顶着的是恐怖与压力 因为我对神承诺危难时唤醒你”。母亲用她强大的正念与正行,兑现自己来世的誓约。

然而,法正人间在即,为何母亲走得如此急促?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是那些隐藏很深,却又一直去不掉的人心和执着,最终让这位坚定的大法弟子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今天,我将它们写出来,用以警醒尚有机会归正自己的同修。

一、对亲情的执着

儿孙情、兄妹情一直是母亲身体里很重的一个执着。在母亲平日的实修中,在同修的多次交流中,其实母亲自己也知道自己亲情重。每次切磋后,母亲总是痛彻心扉的决心要修去这些人心。然而,当亲人遭受痛苦、魔难时,母亲的那颗人心还是牢牢将她捆绑,使她在这一个问题上掉到常人那个层次,最终让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使自己失去了修得更高,建立更大威德的机会。

二、喜欢看抗战电视片

母亲今年刚满六十岁,邪党的党文化对她这一代人影响颇深。修炼前,母亲就喜欢唱“样板戏”、看抗战时期的电影电视片。修炼后,虽然也知道那些邪党播放的所谓“文艺作品”中充斥着党文化,却没有用心对待,同修指出时,还找借口推搪。

三、挪用大法经费

同修拿了一些做真相资料的钱给母亲,母亲没有严格管理财务,出现了挪用、拆借的现象。虽然次数很少,但我悟到在挪用大法经费这一点上,哪怕同修只是暂时抽出一小点用于生活,而后立即补上,但都已经严重背离了师父、大法的要求。我悟到有保管大法项目经费、真相资料经费的同修,必须严格做到专款专用,分开保管,不与自己生活、工作等常人费用混同丝毫。

四、身边其他同修的依赖

除去上面那几个人心和执着,母亲在实修中兑现自己的誓约,正念十足,大量的救度着众生。正因为此,身边的一些同修或多或少的对她产生了依赖心。有把很久没有发出去的真相资料直接推给她,让她去发的;也有表面上独立,但心里面依赖她的。师父说:“甚至于不管我们有的学员有没有执着,它挑选一个人,觉的对这一个地区的人有考验,对别人的心性提高、信念有考验,它会把这个修炼人弄死,让这个大法弟子早走,动摇着其他人的心。”[1]

母亲在大家毫无准备的时候走了,致使我们整体配合中失去了一位讲真相、救众生十分得力的同修,而母亲自己也失去了建立更大威德的机会,这代价是沉痛的。对于其他还在修炼中的同修,则应以此为鉴,严格对照大法,归正自己的一切言行,继续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兑现神的誓约。

以上为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