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验无处不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六月,因为本地同修电话被监控,我被绑架,当天放我走的时候,没有让我将手机和电脑带走,之后,在向公安局和派出所讲真相、要手机的过程中,我再次被绑架。

当天晚上,我就直接被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市拘留所。在送去之前,派出所同样让我在他们审讯我的记录上签字,这次我悟到不能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所以我什么记录都没有签。可是他们却直接拿着没有签字画押的记录向上级请示,直接强行拘留我十五天。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警察对我说,今天和你交流的很好,放心,我会通知你的家人给你带东西来,我们也是没有权力,混口饭吃。当时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怨恨他们,在那一刻,自己只感觉他们很可怜,他们被利用而充当了迫害佛法修炼者的工具,未来等着他们的是偿还不了的罪啊。

到了拘留所后,我被装進了一个十几个人的牢房里,我想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来救度众生,破除这些让谎言蒙蔽的生命,了解大法的真相。

進入牢房后,我马上就准备开始向内找,为什么我会被关進拘留所,一定是我有哪方面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这绝对不是师父安排的路,自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于是我坐在床上打坐,别的犯人看见我打坐,都围到我的周围问:“你是怎么進来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被迫害進来的。”立刻牢房里炸开了锅,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

我环视了一下所有的人,平静的对他们说着:“不要奇怪,我们根本不是×教,这只是江泽民利用国家舆论对我们的造谣和污蔑,这都是谎言,我们只是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不求人世间名利情的修炼人!他们就是因为我做好人,把我绑架進来的。”

我邻床位边上的一个小伙子接着问:“法轮功不是有‘自焚’吗?”我告诉他:“自焚是假的,我们师父说过杀生都是很大的罪业,何况杀自己,罪业更大,我们怎么可能会自杀呢?这都是江泽民集团找的演员冒充法轮功弟子,对大法進行污蔑和造谣,让所有民众来仇视法轮功,为镇压把我们扣上大帽子,然后用这个理由来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

在这个时候,他们个个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在这一刻他们听到了从来未有听到过的事实真相,洗刷掉他们被恶毒谎言蒙蔽十多年的假相。

所有众人的眼睛这个时候都聚焦在了我这里,我知道此时的我真的是师父说的,我们真的是这个时代的主角,是救度众生的希望!

晚上我坐在床上向内找,深挖为什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找到了很多心,有怕心,有色欲心,有名利心,还有那颗隐藏的很深的争斗心,这次去公安局和派出所讲真相,都掺杂着很隐晦的证实自我的心和这个争斗心,正好找到将它们暴露出来,让我彻底的认清并解体它们!

拘留所里有个规矩,头天来的犯人在第二天全牢房犯人放风的时候,需要去拍照和签字,其他犯人都签了字。当我被要求签字时,我看到了上面又写着進来的原因栏:“利用×教危害社会。”立刻我对狱警说:“我不会签字的。第一我们不是×教,第二我们更没有危害社会。我们只是一群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这时没想到狱警竟没有勉强我签字,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看到我坚定的一念,让邪恶因素立刻烟消云散。

这时,其他牢房的犯人都炸开了锅,“你看那个就是炼法轮功的被抓進来的人。法轮功的人字都不签,根本管不住他们!”这时候狱警忙完,来到我的身边,和我说,我倒要和你交流交流法轮功。在这个时候,我希望所有的犯人都能了解真相。我大声地说着:“我们并不是×教,我们只是一群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你让我签字,我怎么签?”狱警说,当年我当特警的时候,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太多了,你们在香港和台湾是允许的。

我说:“不是香港和台湾,而是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洪传大法!只有大陆迫害,难道其它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清楚吗?现在为什么不敢明目张胆的迫害法轮功?是因为只有中共一个说法轮功是X的,而其它国家都说是正的,那不是说明中共自己是邪的吗?”周围的犯人都笑了。

回到牢房后,牢房里的犯人都问我法轮功怎么炼,于是我就把几套功法都炼给他们看。他们都很尊敬的称呼我为大师,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叫我大师,我不是师父,我只是弟子。

有天,一个狱警看见我还在炼功,于是对我说,“你还炼,还炼就把你关个几年!”那一刻,怕心一下子出来了,于是我又深挖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怕心,是因为我不想失去自由,不想失去常人中的一切。所以还有这个怕心,正好,我就发正念解体这为私的一念。豁然一切都开朗了!于是我继续打坐发正念,炼功。

在接下来的几天,在放风的时候,遇到有缘的犯人,我就和他讲真相,然后劝三退,每天一打坐的时候,天目就看见异常清楚的法轮在旋转,以前是法轮转的非常快,看不见里面的结构,现在是里面的万字符和太极转的非常的慢,我清楚地能够看见他们金色的边和紫色的太极。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让天目显现出法轮给弟子莫大的鼓励!

牢房里的人,有时候会有新来的,有时候也会有先走的,这些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来这里了解真相,所以我必须抓住短暂的机会去讲真相。每天晚上,牢房里的犯人都让我来给他们讲故事,于是我就给他们说神话故事,破除无神论对他们的思想禁锢。

一天晚上,我一下子将我们这个牢房里的所有人都退掉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并让他们都知道了大法真相。那天,师父又给我显现出一道殊胜的场景:师父的一个宏大法身盘坐在我们这个牢房的上空,下面一个非常巨大的红色的罩将我们这个牢房所有的人全部罩在里面,我心中默默感谢着师父,生出无以言表的感动,众生都得救了,谢谢师父,谢谢您,师父!我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牢房里的电视里放着《西游记》,是西天取经的最后一集,正好放到了凌云度这个情节:看见一个独木桥,唐僧他们都不敢过,这时来了一个无底的船,悟空让唐僧下去,唐僧说不可不可。悟空道:“无底的船儿渡众生啊。”不容唐僧思索,一下子将他推到船上,接引使者大笑着,说道:“恭喜圣僧啊,你已经脱胎换骨啦!”我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激,谢谢师尊,您时刻都在保护着弟子,看护着我,我有什么还不能放下的呢?!转眼,我看到了我睡的床的墙上有一个大大的“佛”字。之前都没有看见,偏偏在今天让我看到这么大的一个佛字!

在拘留所的最后一天,每个出去的人都要写“悔过书”才能放行,之前,我用人心想,如果非要我写,我就写认识书,内容里面肯定有“认识到自己要做真、善、忍的好人。”后来到我出去的前一天晚上,协警将一支笔交到了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手里,并把纸也交到我们明天要出去的几个人手里,每个人只有一张,让我们轮流写“悔过书”。我在边上看着他们,其他人都在应付的写着。当时的我就在思考:“写还是不写呢?不写呢,可能会出不去吧?要是写呢,是不是题目叫认识书应该没问题呢?”

这时师尊看我不悟,找来里面一个犯人对我说:“你写什么写,你又不是做坏事進来的!”我想,对啊,这不就是师尊在点化我,不让我留一丁点污点吗?我还不悟,真是笨啊!

忽然,这时候,隔壁床位的一个犯人就又对我说:“你明天不能出去了,别人都写你不写,你还能出去吗?”这时我的心又不稳了,担心被延迟放出去,怕失去自由的心又出来了。这时候,忽然那个之前师尊借他嘴点化我的犯人又说:“你还写不写,不写就把纸给我了。”于是,不等我回答,就把那张纸拿走了,这样我就是写也没纸了。我立即悟到这不就是师尊不让我写吗?这时候的我啊,真的是师父手把手的在帮我啊!我还这么不悟。

这个时候,他们都写好了,于是我立刻将他们的笔拿来,在牢房里的墙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这个牢房原来的墙面上都被那些之前的犯人写了很多吸毒和悔过的涂鸦,而在这个环境中,现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个阴暗的牢房里散发出无限光辉,今后他将带给来到这里被关押的有缘人了解真相的机会,我没有白来这里。

过了一会,协警来了,将其他人的悔过书都拿去了,并没有问还有没有人没交,我以为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过了几分钟后,协警又跑到我的牢房来问:“某某某,你是不是没写悔过书?”我立刻回答道:“我又没有犯错,我怎么写啊?”他看了看我没说话,就走了。

这次的经历让我深刻的感受到真是邪恶所谓的考验无处不在啊!夜深了,回想起来到拘留所遇到的种种,百感交集。当晚,就以为这样会平静过去了,我静静的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没想到,后来师尊又安排一个隔壁牢房的犯人过来睡觉,他说隔壁牢房下雨,顶面滴水,只能过来,他也是明天出去。这真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我将要离去的最后一刻引有缘人来我这里听真相,我想我一定要让我这个牢房里的所有犯人都明真相,并三退,于是我直接切入正题,劝他三退了,并讲明真相。

当晚许多的犯人都舍不得我走,并告诉我出去一定要联系我修炼大法,我开心地笑着,为众生的得救而高兴,谢谢慈悲师尊的苦度!

第二天早上离开拘留所的时候,我第一个拿搜去的鞋带、裤带和退还给我的钱,这个时候,忽然昨晚最后一个抹去兽印的犯人问我,能不能借他二十元打车回家,到时候还给我。我说可以,不用还!他大声的欢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震惊了所有在场的狱警和来接犯人的亲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