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修 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没几天,困扰我二十几年的支气管炎和严重的失眠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表。

那时,每逢星期天、单位休息日,我就和同修们一起集体学法、洪法。从城市到农村,周边城市几乎都走遍了,得法修炼的人难计其数,而神奇的事例,时常出现在我们身边。从那时起我犹如生活在神话般的世界里。

一、回首往事见证大法洪传

(一)学法、修心得福报

我们炼功点的小王,是个外地妹,没有正式的工作,每月给地区上打扫卫生,挣钱不超过五百元一个月,一天她扫地时捡到了八千元现金,主动交给了街道领导。她丈夫知道后跟她吵架,小孩上幼儿园缴费正缺钱呢,邻居也说她太傻了。她说:她原来有肠炎等,炼功后身体非常健康,这钱不是她的,她要拿了就没法面对法轮功师父了。第二天她和丈夫商量开个小馄饨摊,那时她得法才二个月。不料小摊生意红火,她每月收入有时能超过她丈夫呢。

(2)集体学法出神迹

九八年的时候,炼功人数急剧增多,我们就组织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学法小组,主要有靠我家近的学员参加。我地区一位公司领导虽没炼法轮功,但很热情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免费的大会场,我们每周日集体学法、交流并每次都要在会场楼下临马路的广场上集体炼功,柔和优雅的炼功音乐,吸引了来往路人,大家一看这么多人炼法轮功,就来了解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样的功法,我们说这里免费教功,这功对身体健康有奇效,每个人都谈自己的切身感受,朴素真实。这样又吸引了不少人来炼。

我发现一个普遍现象,特别是新来的,来时的脸色是苍白的,当学好法散去时,脸色一个个的白里透红。有一个得法才半个多月的老年妇女,下午活动结束时,到厕所解手,十公分的子宫肌瘤,就像大拇指般粗,一尺多长带子一样排泄出来了。她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脸的笑容,满脸的泪水……

和我同一新村的大姐患肾盂肾炎、时常心动过速、颈椎炎、关节痛、白内障、眼压高,特别是她的眼睛,一到晚上眼就痛,苦不堪言。炼功不久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她丈夫是邪党党员,受邪党教育是个顽固的无神论,但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改变观念,跟我们一起炼功学法了。他原来左额上方有个像鸡蛋那样的大瘤子,炼功一周瘤子不见了,还没有一点痕迹,街坊邻居奔走相告,一时成了我新村的佳话。大家眼见为实,这天天生活在一起的邻居,可不是报纸、电视的内容,谁能不承认这法轮功神奇呢?后来每周日有近二百人来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神迹也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3)孩子亲见师尊法身

因为我的身体出现了明显变化,亲朋好友、自家孩子都跟我学炼。那时孩子还是个小学生,每天晨炼我总是不忍心叫醒她,经常独自去炼功点了,有一次打坐出定后,一看孩子也在炼功场上,她告诉我,大法书照片上的师父到门口来叫她的名字,但他的头发是蓝色的卷卷发,孩子好奇的问我师父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那时我们还有幸参加了上海外滩两万人的集体大炼功。我们身着红色镶边金黄底色的炼功服,当三架摄像机对准我们方队时,只听他们在说:这里最好、服装最整齐、动作最整齐,为上海的早晨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往事历历在目,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无限的感恩,庆幸自己有缘得法,能亲身见证师恩浩荡。

二、信师信法才能真正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迷惑了无数世人,同修们都从开始不知如何去做到逐渐走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再发传单、小册子、挂条幅到各种真相光碟、语音手机、真相币、面对面讲真相等,尽我们所能去破除谎言,唤醒众生。十六年来,我曾被送入精神病院、洗脑班、劳教所甚至监狱迫害。

反迫害的十六年的风风雨雨中,我却因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黑窝里浪费了近九年的宝贵时间,给自己、给家人、亲友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还以为自己坚信大法,谁也动摇不了我。

直到在二零一二年恶警直接叫开锁匠开门,如土匪般的抢走我的打印机、大法书和资料,并对我说:“你还是待在里面比较好,我们放心,你一出来,贴得满街都是,反正你也不怕,你比较适应待在里面。”那时我从监狱出来才十一个月,可是通过大量学法和明慧同修交流文章,明白了很多自己以前没有悟到的理,知道了自己不是来做人中英雄的,知道了遇事求师父,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在电脑前敲着键盘的警察,看我不为所动,就威胁我:“某某你认识吧?”(因某某同修被判了九年)我一听还要判我九年,马上大声回答:“你说了不算。”警察问:“谁说了算?”我理直气壮的说“我师父说了算。”我心里请求师父为弟子做主。

过了没几天,那个敲键盘的警察拿着“没有构成刑事犯罪,予以无罪释放”的通知单来到看守所。看守所女警官惊讶地对我说:你原来要判刑的,现在改为劳教二年,这样的结果,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我说我们讲真相没有错,劳教也是不应该的。我告诉她们大法是真正救人的法,快点三退保平安,她们笑着说:早退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大法弟子都在说这事,我们全家都退了。

监室里的在押犯也都同意三退。有一人明真相后,她说法轮功原来这么好,我回去也炼。结果她的案子第二天有了戏剧性的转变:对方同意经济赔偿,不要她坐牢了。我说她真是信大法得福报,她也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里要说的是,为什么我没能完全否定这次迫害。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内心深处,还有把打印机、资料等当作被迫害的把柄这样不纯的因素存在,并认为原本要判九年,现在改成二年劳教已经不错了。正如有的同修在交流中讲的,不是师父没有能力保护我们,是我们没有听师父的话。知道要彻底否定这场迫害,全盘否定这场迫害,但在实践过程中不知不觉地被人的观念牵扯着,一遇到电脑、打印机被恶警抢走,马上就联想到给他们抓住了把柄,这是旧势力利用人中的败类迫害大法弟子的假相。因为即使在现有中国法律里,也找不到揭露谎言、澄清事实有半点违法的依据。那么,在这场迫害中,邪党把大法弟子用于讲真相的工具当作迫害的把柄,我们为什么会有意无意的去认可呢?不是有同修,在绑架后,因家里是个资料点,抄走很多东西,当他在派出所从《转法轮》第一讲背到第八讲的时候,就放他回家了,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同是师父的弟子我为什么就不能和那位同修那样呢?修炼中一思一念都是那么重要。

这次到劳教所,一开始,还不知道如何否定迫害。因为我不转化,就只能在太阳底下长时间站着,正好是夏天,整天大汗淋淋。第一个月,儿子、媳妇来看我,儿媳问:妈你怎么看上去有些憔悴?我告诉儿媳,我现在每晚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早上五点不到就要起床,白天整天站在太阳下晒,又对儿子说:你下回不要再来了,你们开店忙,儿子说:不行,我每月都要来,要不还不知道她们把你迫害成什么样呢。

当站到四十四天的时候,我对师父讲,师父我不应该这样承受啊。结果第二天就安排我去生产车间了。在那里我想:师父啊,我在这里不能学法、不能炼功、还不能救人真是浪费时间啊。结果没几天,到车间来巡诊的医生说:你血压高给你办所外执行,这样我提前十一个月离开了黑窝。这回我知道什么事都应该求师父,什么事师父都能为弟子做主。

历经坎坷,我的人心也一次次在跌倒后放淡,明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现在我坚持每天学三讲法,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面对面发真相资料。不敢再有一点松懈。这过程其实就是锤炼、提高的过程,归正自己一思一念的过程。要静下心来学好法,周围才会有强大的能量场,一切不正的因素才能解体。

写不完师恩浩荡,说不尽弟子的感恩。弟子唯有谨记大法弟子的使命,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