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家庭阻力,努力追赶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

一、多病的童年

出生在北方小镇的我,是个瘦弱、多病、胆小、倔强的孩子,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父母为我的身体没少跑医院和县城一位知名老中医的家庭诊所。小时候我的脾不好,容易便秘,经常去老中医家里扎针,这可不是一般的针,是那种约两寸长、带三角尖头的银白色针,用它的尖端刺除大拇指外的八个手指(手心面)的关节处。这是我国中医一种古老的治脾方法。扎针时的那种疼痛真是太难以忍受了,对那时的我,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来说,异常恐怖,所以每次去看病我就想躲、想逃跑,当然,最后还是乖乖被妈妈“抓”了回来。

再长大些,上了小学后,我的感冒后久咳也更让父母头疼,每年一到冬天,必然要感冒,接着就是无休止的咳嗽,咳的久了,肚子、胸都疼,有时咳的晚上睡不着觉,这时父母就得带我去县城中医院找一位儿科的张大夫了,只有吃上她开的几副中草药,我的咳嗽才能好,吃其它药都不管用,差不多每年冬天都得去一次。渐渐的,我长大都读初中了,还是找这位张大夫看病,一去到儿科的诊室,看到满屋子的小孩子,我可真是不好意思。

一九九五年的秋天我要到外地读书了,这下可愁坏了父母,在学校里咳嗽怎么办?上哪儿找大夫?就算回老家看病,可中药上哪儿去熬?(那时的药房还没有代煎中药的服务)。

二、幸得大法

然而,一切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转机,父亲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了。他和我们讲自己炼功后的感受:浑身轻松、发热。母亲捧着《法轮功》(修订本)看完后,泪流满面,说这就是她这一辈子都在找的。我和妹妹看过书后,虽没有象父母那样激动,但也觉得好,也想炼。就这样,我们一家四口一同走上了修炼道路。

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父亲把以前从单位拿的东西都送回去了;母亲再也不象以前一样愁眉不展,整天乐乐呵呵的;妹妹也变的开朗了许多;我的身体变的非常健康,不再便秘、也不咳嗽了,看到我的变化,父母、妹妹都很欣喜。这回父母放心我去外地读书了。

每到寒暑假,我们一家四口人每天出门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在我们家还成立了学法小组,到了傍晚,有很多同修来我家一起看书,大家在一起读《转法轮》,对照大法,找出自己的不足,讲出自己以后怎样更加精進修炼。到了周末就在我们县城的小广场集体炼功、弘扬大法。那时沐浴在大法中的时光真是幸福。

三、全家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发动对法轮佛法的迫害,一时间全国形势大变,从此我们家也陷入了这场浩劫,平静、有规律的生活就此完全被打乱了。

在这期间,母亲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父亲和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妹妹也在看守所里被非法拘留两次,共月余。在劳教所里,父亲、母亲和我都遭受到了警察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体罚以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妹妹在一九九九年考上一所大学,校方知道她修炼法轮功后,就把妹妹开除了。可怜的妹妹要忍着失学的痛苦不说,还要照顾她被关冤狱的三个亲人。开始我被关押的时候还允许妹妹接见,她们以为妹妹会劝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可她们错了,妹妹没有被眼前的困难吓住,见了我,只是含着眼泪一个劲儿的问我:“姐,都缺啥,你告诉我,下次接见我给你带来。”后来,劳教所的警察就不让妹妹见我了。

记得有一次接见,妹妹到了距离关押我的监室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本来是在外面有接见室的,警察故意把她们放進来让我们看到的),和她一起的还有其他几名家属,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怎么样?你妹妹来看你了,你要是想接见,就必须答应我不在劳教所炼功了。你忍心让你妹妹白跑一趟?”我摇了摇头说:“我不会保证的。”就这样,她还装着唉声叹气的让我回监室了。隔着监室的铁窗,我还能看到妹妹一直没走,因为不能对外面说话,我只好冲着妹妹使劲招招手又示意她回去,又站了一会儿,妹妹无可奈何的回去了(望着妹妹失落的背影,我的心里很难过)。

近期我们全家已陆续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快递了起诉江鬼的控告状。

然而比起这些有形的迫害,在走出劳教所后,脱离大法近十一年的痛苦才是最让我痛不欲生的。明知大法好,但想走回来的愿望总是被那所谓“色彩斑斓”的现实生活冲淡,就这样浑浑噩噩中又造了很多业。那时晚上总做着一个相同的梦:在一个灰暗、混沌的空间,只有我自己,找不到任何人,面对着那一切,自己感到深深的失落、恐怖。还有好多次,自己总是在痛哭中惊醒,醒来时心揪的难受,那是一个已经得了法的生命在偏离法后堕落时的哀号,今生我为法而来,如果不能在大法中修炼,那对我来说真的不用再苟活于世了。师尊无时不在召唤着我这个迷途的孩子。

四、回归路上的家庭魔难

二零一二年当我再次走回大法后,激动的心情总是难以平复,想到慈悲的师尊仍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就只想跪在师尊面前磕头、大哭,叩谢师尊再次将我从地狱捞起、用泪水洗尽所有不堪回首的往事。由此,我还一度陷入自责、痛悔的漩涡,真是摔了一跤就趴在那不起来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做梦师尊点化:一场盛大的运动会就要开始了,我换上了平时穿着最合脚的那双运动鞋,就要上场比赛了,周围满是对我寄予无限期望的人群和双眼。那种众人望向我的期盼、欣喜、羡慕、渴望的目光,在以后的任何时候想起来都是那样的真切,也更让我明白:师尊、众生以及自己明白一面对自己的期盼和鼓励: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写到这里,泪水已流满面。师尊,弟子再不能辜负您了,弟子倾尽所有所有的语言都道不尽对您的感恩。如果就此我能不断精進修炼该有多好。

可是,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扎实,人心太多,情又重,导致再次走回来的路也满是坎坷。三件事一直做的都不好。

丈夫是我同学,迫害前他也修炼,迫害开始后,怕他家人担心,渐渐远离了大法。除了认可大法是正的,对于正法修炼已完全不能理解了。

在近三年来,他多次提出离婚,可我明白,他不是从内心真正反对我修炼的,所以我一直不同意。每次他骂过、打过我后,气就消了。但是他也因此对大法犯了罪,撕书、毁资料,我在心里跟师尊认错:由于弟子修的不好,救不了他。心里很痛苦,证实法的事情做起来也受阻。师尊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所以我在心里也一直告诉自己,决不能放弃他,旧势力是想利用他来干扰我,从而把我们俩都拖下去,决不能让旧势力的阴谋得逞。

师尊说:“当然了,还有一些年轻的大法弟子啊,和常人结婚,有的真的是被情拖下去了,变成了常人,比常人还常人;还有的人受到的干扰很大,自己觉的心有余力不足,又怕影响俩人的关系,大法的事情又怕做不好,也知道影响自己的修炼,弄的最后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冷静下来想想,这些事情都能解决。既然这部法在人世间这样传了,在常人社会中选定了这样的修炼方式,肯定在常人社会上遇到的一切都能解决,就看你怎么样去对待家人,能不能用正念去对待它,能不能用一个修炼人的正念讲清楚。如果处理的好,那就会好;处理不好,就相反。”[2]

其实这几年来,我只是停留于表面上他不反对我修炼就行了,做证实大法的事时,大多是背着他做的。对于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区别还是有些模糊,通过学这段师尊讲法,我明白:不能做老好人,表面上和和气气,让别人觉的我们很和睦,这样实际是害了他。而我自己也只会慢慢被安逸心带动,沉迷于常人生活,最终毁了自己。

五、诉江引起的家庭风波

邮寄诉江状时我没告诉他,但后来看了同修交流,觉得应该让他知道,跟他说完后,他不理解,怕我因此被警察抓走,闹的很凶。后来就不了了之,由于真相没讲到位,也为后来更凶的一场风波埋下了伏笔。

有一天早上,他看我又在写诉江控告状(第一次邮寄我一直没有收到妥投短信,邮件滞留北京航空处理中心已一个多月),他冲过来就把诉状撕了,一会儿说杀我,一会儿说咱俩一起死。我告诉他:“起诉江泽民是大势所趋,我们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如果不是江鬼的邪恶迫害命令,你不可能放弃修炼,前一段时间还因为患轻微脑血栓住院,如果这次你病的严重出现了生命危险,那江泽民就是凶手。你不该告他吗?那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我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近两年,被警察体罚、虐待、折磨,我不该告他吗?”背后的邪恶生命操纵的他目露凶光,脸色煞白,根本听不進去我说的,口口声声说要弄死我。

我也正告他:“我是不怕离婚的,你想杀我是不可能的,我现在的命是师父给的,我师父说了算,不是你。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就不要在一起生活了,江泽民我是一定要告的。”在他闹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只有一个念头:清除背后操纵他的一切邪恶。他上来掐我的脖子,说掐死我得了。我直视着他,没有一点害怕。他看我也不怕,紧接着他态度就转变了,说刚才都是吓唬我的,还说要和我一起看书、炼功。

但是网络游戏还是把他吸引在他的电脑前不肯和我一起看书。我知道,自己对他还是不能象对待一个普通的众生一样去讲真相,慈悲心不够,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还在阻挡着他听真相,需要我多发正念,铲除他背后一切阻挡他得救的恶党邪灵,求师尊加持。

六、吸取教训,做真修弟子

回想自从上学开始认识丈夫那天,他的一切表现似乎都是为了成就我修炼,但这是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我是绝对不能够承认的。这几年来在家庭魔难中总是过的拖泥带水,阻碍了自己证实法、讲真相,还是自己法理不清、法学的少造成的。今后我一定要记住师尊几乎在每次讲法时的叮嘱:多学法。因为师尊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否定旧势力,走出情的羁绊,用慈悲的心对待丈夫,让他明白自己已犯下了不敬法的大罪,应该及时上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向师尊忏悔,请求师尊的原谅。我要用自己真正的改变、善心的自然流露,让他明白今生他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只有大法才能救他出脱污泥浊水的尘世, 一起救度师尊安排给我们的有缘众生,求慈悲的师尊加持!

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我已被落下了一大截,弟子唯有真修、实修,去掉安逸心、怕心、为私的心,把遇到的每个有缘众生都当成自己的亲人,让众生都能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大法的洪大、圆容,勇猛精進不怠,努力赶上正法進程,才不枉被师尊选择、不枉自己生命千万年的轮回等待!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自己在现阶段所写,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