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大法的美好圣洁,师尊的慈悲呵护常常温暖我,得救的我生命深处常常心怀感恩之心,对众生的慈悲常使我泪流满面。

一、因病走入修炼

为供孩子上学,我和所有中国父母一样为生活忙碌奔波。二零一零年末一天,腹部剧痛,我到医院检查确诊为子宫肌瘤,已经四寸了,随后我又去了几个地方,一样的结果,一样的建议我切除子宫,说是用微创等等,并且要一万多元钱(这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数字)。医生说的好轻松,子宫就是孩子的房子,没用了就切了等等,但我听说通过手术可以引起其它的综合症状,如肠黏连等。我和我的家人说了我的病情,母亲坚定的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一定能好。

也许是修炼的机缘到了,我终于翻开了珍藏在身边几年的《转法轮》。一看书,师尊就帮我调整身体,下身不停的流血二十多天,并且排出一些污浊的秽物,梦见蚂蚁四处逃跑,由于那时悟性低,我不稳了,去医院拍片检查,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说可能身体的正常调整,肌瘤处有变化,但不一定不好,也可能要钙化等。

这样我走入了修炼。渐渐的我明白了一点点的法理,我放下了治病的心,唯有修炼。我想师父看出我有修炼的愿望才帮我清理身体的。师父说:“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1]师父开示:“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1]我转变观念,按超常的理做,真正修心性。

我放下治病的心,按“真善忍”标准修炼,我的病真的不翼而飞。

二、明法理 善解怨缘

我从小性格倔强,不会说好话,不如意时背后还议论别人的是非,没有包容心,自认为聪明,能力强,说话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受不了委屈,不会讨长辈欢心,和娘家人的关系一度很紧张,和婆家人也经常争执,动手打仗,感情受到创伤。学法后,因为有积怨,也有过不去关的时候。后来每当觉的要争吵时,刺激到心灵的时候,我学着不争辩了,渐渐的真的就不生气了。记得有一次觉的很委屈时,师父点悟:“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2]。是呀,世间的荣耀,什么都带不走,委屈点算什么。随着忍住了,我发现原来很多事是我做的不好,比如不会关心体谅父母,不会照顾子女,也明白了凡事皆有因缘,有矛盾不正是我提高心性的大好机会吗?

我认识到法理,真的从内心中放下怨恨,同时求师尊帮助弟子善解这些怨结。前一段时间,原来的婆婆突然一阵神智不清,胡言乱语,我请假看她,安慰她们一家,并借机给孩子再讲真相,告诉他:人在生老病死面前是多么的无助,只有内心敬畏神佛,心生善念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告诉他不要因为邪党的迫害迷住双眼,做人也要知道谁正谁邪。更何况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救人的。奶奶一时胡言乱语可能被另外空间的灵体控制,让他给奶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许有帮助,这次孩子似乎听進去了。孩子的奶奶虽然对我不太好,但自我离婚后尽心尽力的照顾孩子,功劳很大,不论我们之间什么怨缘都得化解。

她去医院检查时,我也经常关心病情,想用善心感化她们,再后来,我又买了好些东西去看她们,小叔子也在家中,我再次跟她们讲真相,并真诚跟她们说因为我以前不修炼,不明理,在邪党文化教育中长大,遇到矛盾争斗找别人的过错才导致家庭矛盾重重。法轮功师父告诫弟子,和别人发生矛盾,要冷静下来,找自己的原因,对待自己不好的人要不记不报,不怨不恨,要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改正,人与人之间的怨缘都得学会化解。中间小叔子给我拿一根冰棍,走时,婆婆坚持和小叔子一直给我送到楼下。

就这样我一点一滴的化解怨缘,我变的越来越平和,真的不想生气,真的遇到矛盾都想找自己,生活的超然,这样的修炼多好呀。

三、救众生 难忘使命

通过学法,师尊在我所在的层次不断展现大法的法理,我越来越从心灵深处体悟修炼的殊胜和真理的无价。这么伟大的佛法洪传于世,可是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多少世人仍在红尘忙碌奔波中视而不见,整个社会道德下滑,假货横行,黄赌毒遍地,人们被邪党洗脑后追逐物质利益,精神生活空虚,活的很可怜。而大法的美好圣洁和在大法中修炼体悟常使我热泪盈眶。

我发自内心的想把真相告诉众生,让他们也象我一样得到救度。大法弟子讲真相反迫害,是为了救人,抹去众生头脑中的谎言,拂去心灵的污垢,返出善良本性,因为师父说众生都是天上来的。所以我时常发真相光碟、真相小册子、送护身符救世人,有人看完后说很好。

记得一次给一个大娘讲真相并送护身符,大娘念完护身符上的字说:你真是我的贵人。还有一次我在名校附近小餐馆里吃中饭,对面来了两个高中学生,我求师尊加持我讲真相。我了解到他们是这所重点学校的学生,于是我说:“你们是优秀的生命才有福份来这里,有这样的命运是以前世积的德才考上的。”其中一个孩子说:“阿姨,我不相信命运,虽然有超力量的存在,但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面对这个还显得稚气的孩子,我停了一下,求师父帮我开启智慧。我没再谈这话题,我说:“你们都是学理科的吧。爱因斯坦是大科学家,他的智慧大,因为他有开阔的宇宙观,还有牛顿等都是信神的。有一次,爱因斯坦的儿子爱德华问他:爸爸,你为什么这么有名呢?爱因斯坦说:你看到这个大皮球上有一只瞎眼的大甲虫吗?它并不知道它爬行的路线是弯曲的,但是爱因斯坦知道。要认识一个事物得跳出这个事物才能认识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探究宇宙的奥秘。你们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一定很有头脑,凡事要理性分析一下。”接下来我讲了贵州平塘藏字石天机,讲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参与政治,讲了善恶有报,薄熙来、王立军等恶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讲了天安门自焚,邪党政府利用中央电视台造假,欺骗众生仇视佛法从而毁掉众生的险恶用心,最后给他们起化名退出邪党的团队,让他们在心中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去发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这突如其来的事一时使我无法接受,虽然平时学法,觉的自己放下了怕心,但在真正的考验面前我还是不稳,去派出所的途中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会如何,也没了智慧。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和同修分开,他们把我扣到铁椅子上,并让一个女的搜我的身。后来屋里只剩下一个小警察,我才稍微稳定一些,开始给他讲真相,并求师父救我。小警察说他也不愿意做这事,是上边的意思。同修正念很强,在那边一直讲真相,后来同修也关到这屋。后来陆续進来一些警察,我就一直讲真相,讲我因为修炼疾病痊愈身体健康,讲周永康遭恶报……告诉他们不要再追随首恶迫害,以免给家人和自己带来报应。他们的态度不那么恶了。

我被关進拘留所七天,在那里,我不再配合他们的要求,他们也没难为我,看看和自己关在一起的平时没接触的这些吸毒、卖淫的生命,听他们议论出去后如何吸毒不被抓等等,看着这些扭曲的生命,更觉的大法的无限美好,邪党败坏人的道德,邪党才是罪恶的根源。我讲大法的真相,她们不反对,其中有一个人退了团队。

从拘留所出来,我下决心狠挖自己的执着心,更加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通过学法明白了不同层次上的法理,往高层次上升华着。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悟到了很多的法理,更懂得了珍惜修炼的机缘,怕心越来越小,正念越来越强。

慈悲的师尊用大法的法理和无量智慧把我从浊世红尘中唤醒,捞起洗净,牵着弟子的手向前走,给了我脱胎换骨的新生。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修去了我的很多执着心,急躁心,争斗心,面对不理解的众生还缺乏足够的善心和耐心,还不能完全堂堂正正的。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我真的感觉大法无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