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修自己 携儿带女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农村中年妇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还是个姑娘,因我家是个学法点,很多人不识字,母亲就让我给他们念《转法轮》。我觉得师父讲的法太好了,渐渐的也就开始修炼了。那时候不知道怎么样精進实修,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迫害后失去了修炼环境,后来又结了婚,生了三个孩子,使我在修炼上一再放松,离法越来越远。

师父不愿落下我

我带修不修的一晃十多年过去。到了二零一四年初春,刚过新年不久,一天晚上,我做了个非常清晰的梦:我在娘家的院子里,忽然看到普天都是鲜花,密密麻麻,把天全遮住了,天上的鲜花都一层一层的绽放,说不上来的好看、漂亮。这时地上又出现了很多小船,小船上都坐着大法弟子,有的小船上是一个,有的是两个,这些小船载着大法弟子都飞向了天上一朵朵绽开的鲜花里。然后,我又看到院子上空,开了一朵很大很大的鲜花,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就像神韵天幕上的那样。我看到曾帮助过我的一位大哥和另一位不认识的大法弟子,乘坐一只小船往那朵大花里飞。大哥喊我赶快上去,就伸手拉我,我也伸出手去,怎么也够不着大哥的手,我非常着急,看着小船载着大哥二人一下飞進了天上的那朵大花子里,我被留在了地上。这时,别提我心里是一种多么难受的滋味了,那种失望用语言都无法表达。接着,地上变成了汪洋大海,水里出现了一艘大船,我就上了这艘大船,很多人也跟着我上了大船,而没有能上船的人都被水淹没了。我坐在大船上,看到船开始進水,水越進越多,船眼看要沉了,我很紧张和害怕。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如不好好修炼,不精進实修,就会毁在世间。

没过几天,大哥来了。我非常惊喜,知道是师父安排大哥帮我来了。我把那个梦告诉了大哥,大哥就从法理上跟我切磋了修炼的严肃性,如修不成,将意味着多么可怕的后果。我听后感到无比的痛悔,这么多年失去的太多太多啦。大哥临走时,非常认真、严肃的对我说了一句话:“宁可失去生命,也不能放弃大法,到了关键时刻就得豁出去!”

这句话如同一个响雷震撼着我,使我彻底惊醒了。我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宁可失去生命,也不能放弃大法,到了关键时刻就得豁出去!

精進实修

我真正认识到了大法是多么珍贵啊,不修大法就没有自己的一切。我开始精進实修。我必须冲破重重障碍,无论多难,我也要真正的修炼下去。这时,我的大女儿十二岁,正上初中,二女儿五岁,上幼儿班,最小的是个儿子,才三岁。

我们家有四亩地,收种管理只靠我一个人,而且还得经常帮婆婆家干活。婆婆又不给我看孩子,孩子还非常淘气,到农忙时,白天有时要干活,还有家务,还有些邻里之间的事,很难挤时间学法。我都是晚上等孩子睡后再学法。凌晨三点五十起来炼功,我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再耽搁修炼了。由于已经习惯了多年的安逸生活,一下子精進起来,熬夜,早起,夜里零点还得坚持发正念,真觉得苦不堪言,自己思想中常常激烈的斗争:今天别炼啦,多睡一会吧。可另一面却想,不能再耽搁啦,不精進就完啦。就这样每天都是在思想中做着斗争的坚持着修炼,直到自己一步步稳定下来。有时正炼着功,孩子突然醒了,有时要撒尿,有时又吵又闹的,使我炼不完功。我知道这都是对我的干扰,白天我就尽量补上没炼完的功。我是多么羡慕同修能在一块学法炼功啊,可我却没有这样的环境,必须自己往前走。

师父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在真修实修中,使我体会到了苦中有乐,认识到自己修炼大法才是宇宙中最幸福、幸运的生命。如果哪天没有学法或没有炼功,我一天都会感到很失落,象损失了很多。

在实修中过关

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我这个没有走好的弟子,后来安排了大哥又经常来和我切磋,鼓励我,引导我怎样在修炼上走好,走正。大哥见我真的精進了,又对我说:要尽快把师父七二零前后的讲法看一遍,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抓紧时间看了一遍师父的全部讲法,认识到了我们修炼不只是成就自己,重要的还得去救人。当我认识到了救人的使命时,大哥就给我送来了救人的资料,让我去发。开始时,我都是安顿孩子睡觉后,自己晚上去邻近村子里散发资料,后来大女儿星期天回家,也帮我一同去发,就这样我就开始兑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知道很多同修都花真相币,我就自己往钱上写真相,常年都花真相币。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因不好好干,大多每年只能给家里几千块钱,不考虑三个孩子和我的负担,有时半年时间都不给我打电话。那时我没有好好修炼,各种常人心都很重。看到别人家买车了,自己也想买车;看到别人家盖了好房子,自己也想盖好房子,总想和别人攀比。可丈夫每年都挣不了几个钱,就生丈夫的气,执着名利,还想过好日子。通过学法,我渐渐放下了对名利钱财的执着,还有对享乐的执着,就想不管丈夫挣钱多少,我在家里领着孩子省吃俭用,不影响我修炼就行了。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用法对照自己,我再也不生丈夫的气了。

当我在修炼中感到自己日益往上升华的时候,大概在十月底的一天,与丈夫一块打工的娘家二哥突然给我来电话说,我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差点出大事,幸亏早点跑了,不然就麻烦了。二哥打电话时简直气坏了。

想想我在家里带着三个孩子,节衣缩食,任劳任怨,还要帮助他的父母,他却不为我着想。虽然打击很大,心中生气委屈,但不会使我精神崩溃,因为我心中装着大法,一用法衡量,也就能把握住自己了。师父说:“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是超越于常人的,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知道她这辈子是你妻子,下辈子说不定给谁当妻子?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2]

我就打电话和丈夫联系,可怎么也联系不上。本村的一位邻居知道了,就来劝我。本来我心情已经克制下来了,可是外人一劝,那种委屈和不平反而都被挑起来了,眼泪也止不住了。这一动心不要紧,紧接着就是二哥打电话让我和丈夫离婚,说他怎么怎么不好,接着二嫂、姐姐、四哥、四嫂都打电话让我离婚,语气都非常强硬,听起来没有回旋余地。还有母亲也让我离开丈夫家。作为我,并没有想和丈夫离婚,但娘家人对这件事的强硬态度,让我一时六神无主,好像乌云压顶,使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丈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娘家的压力又这么大,我的内心开始矛盾起来,如果不离婚,我是难以顶的住娘家的压力的,是不是从此就不能進娘家的门了?要是按照现在的社会风气,我和丈夫离婚,谁也不会说我什么,因为是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功,也许早就和他离婚了。正当我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往哪走时,没想到大哥打来了电话,让我明天去娘家。

第二天,我就回了娘家,见了大哥,我就把眼下的事情毫不保留的全都告诉了他。大哥听后用非常平静的口气对我说:这个关你必须要过。然后大哥又对我和母亲同修说:我们来到世间,就是为修炼的。世间一切都是虚幻的,亲人们都象演戏一样,只有修炼才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乡梓(指我)离了婚,再找个对象,无论对她多么好,如果不让她修炼,又有什么意义?不就毁了她吗?再说小维(指我丈夫)虽然做了不好的事,那都是旧势力操控他干的,是针对乡梓的心性来的,都与乡梓的修炼有关。小维可从来不反对乡梓修炼,不干扰她,有时还帮她做事,我们不求世间什么东西,修炼的环境对我们才重要,如果乡梓修好了,小维也就变好了。

大哥的一番话,立刻解开了我和母亲的心结,使我深深体会到了这都是师父无微不至的看护着我,不让我再往下掉,不让我走偏,一次次的安排大哥来帮我。我对师父充满感恩,无法表达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自己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对的起师父。

丈夫出现这种事,绝不是偶然的,我就找自己,发现还有对丈夫放不下的情,如果是别人,自己会生气吗?还有一种爱面子的心,丈夫这个样,自己感到在人前失面子。而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再被情和面子所左右。我要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跳出人的情和爱面子的心,因为情是自私的,爱面子是唯我的,只有修出慈悲心才能对谁都好。我要看重每一个生命,不计较他一时做了什么。我要原谅丈夫,不计他的过错,得给他改正的机会。

我终于过去了这一关。丈夫很快也就回来了,我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只要他改了就行了。婆婆知道了丈夫的事,抡起铁锨就要打他,是我拦住了婆婆,把她劝下了。

当我下功夫修好自己时,丈夫真的变了,也不外出鬼混了,常年的跟着家乡的建筑队在附近干活,连一天也不想耽搁,每月至少能挣三千多块钱。现在丈夫一月挣的钱几乎能顶过去一年给我们的钱。

学好法多救人

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3]

农活不忙的时候,我就挤出更多时间学法,每天不仅只看《转法轮》,师父的全部讲法我都抓紧时间看,已看过了三遍,现在正看第四遍。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越到最后,救人也就越紧迫。因为各种家务还要带孩子,我很少外出,不能大量的面对面讲真相,另外也没有太多的经验,就以散发真相资料为主。大女儿也渐渐的走進了修炼,常常督促我更精進,指出我的不足。女儿虽然得法不久,但知道救人要紧。我们娘俩常常一块出去散发资料。晚上两个小的孩子睡着了,我俩就骑车到周围村子一户户的送资料,盼望着众生能了解真相,早日得救。

有时我和大女儿准备去散发资料,可两个小的孩子就是不睡觉,一想,救人的事不能拖,干脆带他俩一块去。一次回来晚了,丈夫问:你们干啥去了?儿子忙跑到他跟前稚声稚气的说:我们救人去了。丈夫一听也不作声了。

我们散发资料由近处往外扩展,不断的去那些还没去过的村庄。开始散发资料时还有点怕心,慢慢随着修炼的提高,正念越来越强,也就不怕了。我和女儿都是抱着纯净的心态去救人,穿大街走小巷,把一份份真相资料送到众生家中。现在每当出去散发资料时我们就有一种荣幸感,一次次都非常的顺利。我知道都是师父把路铺好,然后再看护着我们去救度众生。

有时我担心散发资料时两个小的孩子会吵闹,就告诉他们,救人时不准吱声,一到发资料时他们就都不吱声了。有一次我觉得他们睡着了,可发完资料回来的路上他们却吵闹了起来,我就问他们:你俩不是睡着了吗?儿子说:你说救人时不能吱声。看起来我们救人的责任真是很大,连这么淘气的孩子都乖巧的配合着。

一年多来,我携儿带女的也把真相资料散发到了这一带几十个村庄。师父在梦中鼓励我,让我看到一列待发的火车,我救的众生都上了火车,满满的,都等着我哪,等我上车后就发车了。我准备上车时,别人让我帮他们拎包,这个让拎,那个也让拎。醒来后,我知道自己还有一些心没有放下,我一定赶快把它放下,因为时间不等人。

自己能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是多么荣幸, 荣幸中又感到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太远,今后我要在修炼中更加精進,多多救人,努力完成使命,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随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