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到现在快八年了,回首这些年的经历,我无比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师父救了我。

一、走入大法修炼人生有了希望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患病,我整天为他操心上火,白天晚上不睡觉,自己的身体也垮下来了,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想到了自杀。可是有病的丈夫、还没有长大成人的儿子、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被车撞成植物人的弟弟,我都放不下,还是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人世间有酸甜苦辣,可我尝到的甜少,酸辣苦多。在我最无望的时候,我遇到了我们村的一个炼法轮功的三姐,她向我介绍法轮功。当时我受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谎言宣传,不相信法轮功。她说:“你不用管共产党怎么宣传,咱只要有个好身体就行了(她原来身体有病,学大法学好了)。”我听了她的话,抱着治病的想法开始学大法。

后来有个同修跟我讲:“必须得学法,不学法不明白法理,不明白法理就无法修炼。”我觉得同修说的对,我就开始学《转法轮》(当时我只有《转法轮》,后来才把师父的所有讲法请齐了)。看了几遍之后,我渐渐明白了,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书,是佛法,是给了修炼人一部上天的梯子,大法弟子走的是成神之路,是通向天国之路。明白了这些,我抱着《转法轮》哭了一次又一次,看着师父的法像,我的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我说:“师父,我可找到您了,您为什么不早点把我领進大法修炼?我進来的太晚了。”那个晚上,为了表达我跟师父好好修炼的决心,我给师父写了保证。一边写、一边哭、一边和师父说,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要和师父说。

修炼前,我有耳聋毛病,还有个怪病就是感觉前胸和小腹好象分开了一样,上下颤抖,一激动,颤抖的更厉害。这两个毛病,我修炼了不到十天都好了,其它的病也很快好了。我由衷的感谢师父救了我,把我领上了修炼路,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二、向内找,修去执着心

我修炼的第二年,我右腿膝盖下腿弯的里面长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疙瘩,紧接着嗓子又不好,而且老有一个声音说我是什么病,当时心里很害怕。去学法小组和同修切磋交流,知道是干扰我,我要放下自己得了什么病的怕心,再有声音说我是什么病,我就不客气的对那个声音说:“我有师父管我,我不怕你,再来干扰,我就解体你、灭你!”我通过学师父的法以及跟同修交流,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心,很快这一关过去了。

我和儿子一家在一个锅里吃饭,不在一个屋住。自从有了小孙子,儿媳管小孙子,我管买菜做饭,还得给他们洗衣服,还想抽时间学法、出去讲真相救人,整天又忙又累。儿媳还说我没干什么,有时还在儿子面前说些不好听的话。我有时虽然忍了,但心里没有放下,觉得委屈。

去年春天,儿媳在儿子跟前说我这不好、那不好,儿子也不高兴。我处处小心,尽量做好,但是他们总不满意。在给师父敬香的时候,我一边哭,一边说:“师父,我没做错什么,他们为什么对我这样呢?我实在是太委屈了。”等我静下心来学法,我问自己:“他们打没打你?没有。骂没骂你?没有。没打没骂就感到委屈了?”师父要求我们向内找,我为什么遇到矛盾总是向外推?而不向内找自己呢?总是用人的对错去想问题,这是修炼人吗?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儿媳是在帮我提高心性,现在我学会了遇到矛盾向内找,当我找对了,师父就把我另外空间那个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我的心里就非常舒服,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大姐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大姐说她要告诉我一个事情,让我做好思想准备,不要生气。我说:“大姐,你说吧,我不生气。”大姐说:“我邻居老张说和你是地邻,你把他家的花生拔起来,摘完花生后,又栽上了,说你偷他的花生。”我当时一听就感到好笑,我说:“去年八月十五后,晚上月亮很亮,不知是谁,晚上把我家的花生拔了八十多棵,把花生摘了,蔓又栽在地里。我记得当时我还和大姐你说过这事。再说你的邻居老张根本不和我是地邻,那个山上也没有他家的地呀。”大姐说:“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因为我们都是修大法的,我们不要别人的东西,更不会去偷别人的东西。”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思考,我哪里又做的不对了?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讲了,哪怕是因为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问题上出现了争论,或者听到逆耳的话,都是为了你提高,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为什么不这样看问题哪?”[1]

我明白了师父是借老张的话来给我提高心性的,我不但不恨那个给我造谣诬陷我的老张,而且我还从内心感谢他,是他给我加大了容量,提高了层次,也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个提高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