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关押第三十五天我被无条件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在乡下开始学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疯狂打压,我与同修失去联系,直到二零一三年到市里开店,在当地同修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修炼。

今年初,我们带着小册子、《九评》、真相币等在市场讲真相救人,遭恶警绑架,我质问他们我们做好人也没犯法,为什么抓我们?无人应答。

到派出所后,警察拿着三退名单,乐坏了,说:“这是什么呀?123的,什么李幸福、王平安的。”我说:“那是退出党、团、队的,现在有二点七亿人退出邪党,保平安,为自己选择了未来。六一零是个死亡职位,迫害正信、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恶报的。”一个警察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说:“我不知道,我才跟你说呢。”

他不断的发微信,他八个月大的儿子发高烧,什么办法都不好使,我说:“诚念法轮大法好,我师父会救你孩子的”,他说:“那孩子那么小怎么念?”我说:“父母给念哪,诚心就好使。”我双手合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想救这个警察,求师父救救他的孩子吧!”他说:“你胃疼啊!”我说:“不是,是求我师父救你孩子。”他沉默了很久……

也许大法弟子的善打动了他,晚上,他们吃夜宵,给我送来水、蛋糕。后来,他偷偷的告诉我:“孩子好了,是念法轮大法好的!”

还有一个警察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为啥不在家里信?”我说:“早晨在家里炼炼功,晚上回家看看书,白天按真善忍做好人,招着谁,惹着谁了?为什么迫害我们?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按真善忍做,全国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就不会有病;如果全世界人民都信真善忍,都能向内找,那将没有战争、没有军队,如果老百姓都按真善忍做好人,还要你们警察干啥呀,那将是个什么世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他默不作声。

听说他妻子得了癌症,每天要花一千多元医药费,我说:“你信我的,你就请本《转法轮》吧!可以改变她的命运,完全恢复健康。”

也许他们的本性开始苏醒,我听到他们毫不避讳的求领导:“把我调走吧,到小派出所当个书记员也行啊。”另一个说:“我也不想干了,干啥都行,调走就行。”

不久,我被送到看守所,体检说我有严重心脏病,看守所怕担责任拒收,被六一零强行留下。我想发生了这事,得好好找找自己,看看有什么不好的心,去掉它,在法中归正。

有一天,警察审我,他说他是大法弟子,天目开着的,有功能。我说:“那你就背一下《转法轮》最后一讲的最后一个题目是什么?”他答不上来。另一个警察说:“你说你多傻,你在这受苦谁知道。”我说:“不用谁知道,我师父知道就行。”

回去后,我一宿未睡,发了一宿正念。不几天,又被关進来一个同修,我们俩找机会两手紧握,互相鼓励,用手指心,仿佛在说,信师信法坚定正念!

在被关押的第三十天,情魔来干扰我,让我想丈夫、想孩子、担心生意,不知怎么样了,心里乱成一团。哪颗人心都是拴着我修不成的缆绳,这时我想起交流文章,同修被迫害的时候,想起的是法,我在心里反复背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越背正念越强,越背心胸越宽广,这小小的看守所能算的了什么?什么能把大法弟子的正念压住?什么都不能。在哪都得修,在家、在社会、在被迫害中,什么都得放下。那一刻,我心里无比安静,充满从未有过的平静、祥和、慈悲,思想上有了一个大飞跃。

在被关押的第三十四天早上,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全明白了,这不是我待的地方,请师父安排吧!奇迹发生了,第三十五天被无条件释放。

仅以此文表达对师父的点滴感恩之心,供同修借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