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和观念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于二零一三年陪孙女上中学读书来到现在这个城市。来的时候我很不情愿,也很上火。多数同修也不同意我走,说家乡需要我,离开家乡对我个人修炼也没有什么好处。当时我進退两难,走还是不走?给师父上香的时候,我跟师父说:弟子走还是不走,师父您说了算。如果我不应该走,孩子的学籍肯定办不成。

八月末,孙女的学籍办成了。于是我就下决心走,去哪都一样,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一定行,无论我在哪里都能做好三件事。两年来,我放下了人心,改变了大城市不好讲真相的观念,在助师正法中走到了今天。

一、改变观念 圆容整体

孩子开学了。没过几天,同修帮我找到了学法小组,从我家到同修家不堵车的情况下也得坐车半小时。学法小组共有五人,年岁大的七十五岁,最小的也有五十多岁。每周学法三次,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回家。第一天学法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学法时每个人坐在椅子上,围着饭桌,个个都戴着眼镜。当时我就想:这种现象在我们老家是不存在的,她们的修炼状态怎么这样?头几天我没敢问什么。有一天我自己到商店买了几个坐垫,就善意的和同修说:咱们坐地下吧!坐椅子学法不敬师、不敬法、也不能盘腿。当时有个同修说:垫子有味,对身体不好。有一天学完法,我和同修切磋戴眼镜和为什么要坐在地上学法的问题。她们都说戴镜子看书清楚,我说:都是老弟子了,没问题,都能看的见。第二天,她们都把镜子摘掉了,结果法读的很好,大家都很高兴,也都坐在垫子上学法了。读法时我双盘,两手捧书,同修看我这样做,她们也这样学着做,基本改变了以往学法的不正确状态。

不长时间矛盾出现了,学法组有两个病业状态的同修,都没有放下药。我听说后主动和同修学关于病业方面的法。可怎么学,怎么切磋,她们该吃药还吃药,该说病还说病。我一看这种状态,就举我老家同修病业离世的例子。在我说的过程中,有一同修马上急了:你别说这个死的,那个死的,我不愿意听,谁难受谁知道,不吃药、不打针出现问题谁负责?别老说大话。当时我没吱声,心想:这哪是炼功人呢?天天都说自己不舒服,这难受那难受的,还偷着去住院,编理由说谎,同修说什么她都听不進去。我就找到帮我找学法小组的同修说:我不想去那个小组了。可同修说:让你去的目地,就是叫你带带她们,我们谁都不愿意去。一听这话我就更不想回去了,立即回老家找同修诉苦。

当我和老家同修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有的同修说:这个环境有你要去的人心和你要提高的因素;还有的同修说:在咱这儿,谁敢对你这样?都是你说啥是啥。当时对我触动很大,同修帮我找到了证实自我的人心、面子心、看不起人的心,总感到这儿的同修没有我老家同修修的好,我还经常和家乡的同修讲还是咱们家的同修好,这个执着形成了观念。

通过学法和切磋,改变了观念,再看到同修时,心里就不难受了,切磋时尽量不触动同修的负面因素,多看同修的闪光点。突然一天学法时,这位同修说我读的字音不对,我说师父讲法时就是这么说的,她一下子就暴跳如雷,蹦起来了。当时把我和同修都吓一跳,她手里拿着一支笔,一下子摔在地上。我当时没思想准备,傻了一样,同修都瞅着她,我稳了稳心说:我也没说啥呀?你怎么生气了呢?她说:你哪次说完了没事了,你要杀了人不说就没事了?这时她气的脸都已经变色了。我看她气的这样,我说:是我错了,对不起。同修们也都说:姐都说错了,对不起了,你别生气了,别气坏了身子。可她还是没完没了的说:你们都向着她,真把我气坏了你们谁也跑不了。当时我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怎么办?只有求师父了。师父啊!请您帮帮弟子。这时她说她回家,边走还边说:我若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谁也跑不了。这次我虽然没太动心,但摸摸自己的手,冰凉冰凉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事,脑子里出现一句话:这是修炼人吗?她走了之后,我们什么都没说,继续学法。发完十二点正念,同修都劝我:不要生气,她就那样。我说:没事,我还有什么人心没去,我一定认真学法向内找,在法中归正自己,只要她不出现问题就行。当时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一夜我基本上没睡觉,剜心透骨的找自己。脑海里出现一句话:你的观念。我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同修了,因为同修的境界就在那儿。同修都瞧不起她,认为她不是修炼人,我也是这么看的。悟到后,我从根本上改变了观念。我心里也平静了,包容的心也出来了。后来她通过同修告诉我说:她跟别的同修生气,拿我撒气了,叫我不要生她的气,我知道她很好。从那次矛盾之后,我放下许多人心,爱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证实自我的心。不想到学法组学法的心也修去了,整体也圆容了。

二、在讲真相中修好自己

自从学法小组搬到我家之后,我们学法小组原来从一周三次增加到一周五次,从早上八点半到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之后,下午我们就自然配合出去讲真相,发资料、送光盘。

有一次,我和同修遇到这样一个人。他六十来岁,干部形像,我当时有一念,必须救他,求师父加持。我主动搭话后,上前送他一张光盘。他很高兴说:谢谢大姐。我问他,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愣住了,什么是三退保平安?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全世界都知道,就是从心里退出党、团、队组织。贵州藏字石天然显现出中国共产党亡,就是告诉人们天灭中共时,退出党、团、队组织的都能平安度过。这时他激动的说: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江泽民出卖国土,他没为百姓干好事,还有那么多贪官,象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我就接这话题告诉他,他们不但贪污腐败,还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高价出售。他从来没听说过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当时就气的够呛说:我是在部队入党的,你给我退了吧,谢谢大姐。他高兴的走了。

给我们家修暖气管道的一个年轻人,我在给他讲真相的时候,他说共产党腐败到一定程度,从中央到地方,共产党官员大官大贪,小官小贪,不为老百姓着想,都往自己腰包里揣钱,我大学毕业,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心里活的踏实。我乐呵呵的说年轻人,你上学入过党、团、队吗?他说我上学时入过团。我说阿姨给你起个笔名退了吧,他说,不用起笔名,我叫吴某某,用我的真名退了吧。

这样例子很多,我所遇到的人也很多,卖菜的、卖衣服的、走路碰到的、只要有机会,我都不放过,都能听到我讲真相。这是我到这个城市以来,认为大城市不好讲真相,突破了怕心,修出了慈悲心,改变了人的观念。只要我所遇到的人,他们都愿意听我讲真相。从这以后出去讲真相,状态感觉也不一样了,怕心也少了许多,心性感觉也扎实起来了。现在看见人,心里没有以前的那个心理障碍,讲三退也变的顺利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我去老家参加婚礼。去的时候我就有一念:我丈夫年轻时的几位朋友,我和他们几十年没见面了。他们都是邪党党员,还有我的亲属,我都得救他们。当我看见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过来时,我一眼就认出他是谁,他说我不认识你呀!你是谁?我说你是不是王大哥啊?他说是。我说你是我丈夫生前最好的朋友,我找的就是你,我今天来参加婚礼,也是为了找你,救你。我一说三退保平安,你把党退了吧,他立即就答应退,谢谢妹子。再往前走,先后又碰到了我所要找的三、四个有缘人,也都是我认出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我也把他们都三退了。在酒桌上讲真相,多数都是我的亲属,我又把他们一一三退了。这一次突破了我以往想讲真相,由于怕心挡着讲不上,过后又后悔的心理状态。我想要找的人,我想要救的人也都见面了,把他们也都三退了。

回来的路上,我心想:太神奇了,我想救的人,师父利用各种方式让我都见到了。今天世上的一切也为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开路,这也都是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的路。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