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位八旬同修共同提高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有幸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六十九岁。Y同修八十六岁,与老伴九八年得法,我们在炼功点相识,不久他们搬到我的隔壁成了近邻,早晨参加晨炼敲敲墙就能互相叫一声。没过多久,邪党对大法的迫害铺天盖地,她和老伴被警察骚扰,吓得不敢炼了。一年后,她老伴得了胃癌,不久去世,她以泪洗面,女儿从外地来照顾她将近一年。这期间我与她交流过几次,都没能使她下决心再修。一个年轻同修将手抄的新经文《建议》送给我,并说给Y看看。她看后决定从新回来修炼。

在法上精進,超出人情

Y同修从新修炼,当时怕心还很重,连儿女都不让知道,在家学法时儿女来了赶紧把书藏起来,都怕儿女看见。她已经73岁了,有大法的力量,可以独立生活不用女儿陪了。我的原则是:生活中的事,她能干的了的,我尽量不帮她,因为那是她自己应吃的苦。因为我们都是修炼人,也得为别人的修炼着想,在吃的问题上也别今天我送你点,明天你再送我点,那也会产生对吃的执着,虽然是近邻,但不能像常人那样在感情上相处。

“情”是常人中的东西,是修炼人要修去的东西。我们同修一部大法走到一起来了,这是法缘,是圣缘,要珍惜这份缘,但不能陷在情中,那样会影响我们的修炼。偶尔也有往来,但尽量看淡,不牵扯精力。尽量在法上提高,共同精進。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有时能在一起学法,逐渐她也能发真相资料了。二零零三年我被劫持到洗脑班时,她有时一个人去近距离发正念。下半年我退休了,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可以共同做修炼人的事了。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她还能与其他同修配合做大法的事。

零九年四月我的家庭资料点正常运作了,周刊、真相小册子我自己提供。Y同修此时已八十岁了,每周还能到居民楼送真相资料1—2次,每次两个楼口从一楼到六楼一家不落。就近处由她送,我到远处送。这几年大部份时间都是我和Y同修一起学法,也有三人、四人的时候,就我俩的时候,每天上午8-11点一起学法,学一讲《转法轮》,再学各地讲法。

不能离开整体,不要给自己加“老” 的概念

Y同修八十一岁那年,儿女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尤其东北的冬天她也嫌冷,就每年到外地女儿家呆六、七个月。在师父的加持下,前两年她接触到了当地同修,能参加小组学法,能看到周刊,还有少量的真相资料,有个同修还用车带她出去讲真相,她的状态还很好。

第三个冬天,她女儿搬了家,她和同修接触不上了,离开了整体环境,看不到周刊,做不了三件事,个人学法也不精進,出现了病业状态。在儿女说服下,她没守住心性,吃了药、打了针,回来后知道孩子骗了她,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认为自己掉下去了,好几天也不到我家学法。师父没有放弃她,一天,我在外面见到了她,见她面色灰暗,老了很多,我把她带到我家,经交谈知道了原因。我鼓励她:师父不会因为你吃了药、打了针就不管你了,师父会全面看一个弟子的,明天过来学法吧。那时我家有两个学法小组:大组七、八个人每周学一次,以各地讲法为主;小组俩个人,每天上午八—十一点,主要学《转法轮》。我让她两个组都参加,这样她很快恢复到走时的状态。每周还能送一个楼口(十八家)真相资料,上六楼时不感觉腿痛,平时总说腿痛。我说:我们延续来的生命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送资料是救人,师父就加持我们。她说这回我可谁家(指儿女家)也不去了,找不到同修,没有这个环境真不行。

现在她八十六岁了,还能送资料救人。这两年没去外地,儿女总不放心,轮班来“照顾”她,其实她自己什么都能做,就是腿走不了远道。有时出现点病业状态,儿女劝她吃药,她坚决不吃,说几天就好,真就能好,儿女心里也服气。我经常与她交流:我们是修炼人,不要走常人的思维,不要给自己加“老” 的概念。

她是我的一面镜子

因为职业的关系,我自觉不自觉就表现出那种好为人师、主观、自我意识,我说学啥就学啥,我说学到哪就学到哪,不征求别人意见。Y同修对我就很不满意,可是她不说出来,有时会表现在脸上,刚开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时间长了从她的话里话外能听出来对我有意见。我就找自己的执着、应该修去的不好的东西,一点点、一次次,磨炼自己的心性,并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自以为是。

从内心深处认识自己的根本执着,就要下决心修去它。我就向她(或她们)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让她(或她们)今后再发现我的问题及时指出。有时我对Y同修说话的语气不够祥和,当我从她的脸上看出她不高兴了,我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注意改正。由于我的所为,Y同修有时就不愿和我一起学法了,说还是自己学吧,自己学效果好。过一段时间又说:还是一起学吧,一起学效果好。我就按她的意愿分开学或一起学。

Y同修读法很流利,但有时出现丢字、加字、前后颠倒的现象,给她指出时,由于她自己没意识到读错,就不高兴,连续指出两处错误时就急了,甚至说不能读了,别人读错你也没都给指出来,就看上我了。我知道这是她的“爱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这时我需要忍,还要向内找:我还是有对她读错的执着,认为她不应该读错。第二天交流时,她不记得昨天说过那样的话,我说那是魔性在控制你,而不是真正的你。她也意识到了。

七.二零以前的几本大法书我们都保存得很好,需要参照《转法轮》改字,我认为改字也是修炼过程,她那几本我决定让她自己改,我只帮她剪点字。于是,我改完一本就让她改一本,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腰酸眼痛。她就不高兴了:明天我不来了。我没有考虑她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没有考虑她的承受能力给她安排,而是按着自己的承受能力安排她。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第二年她从外地女儿家回来再改字,我就让她自己安排,而她也认识到改字是修炼的一部份,心态也好了,也不觉得累了。

这两年,她不去儿女家了,但儿女不放心她一人在家,就轮流来“照顾”她,其实她自己什么都能做,但还是有一定的依赖心。学法之后有时她也讲她的儿女如何如何,抱怨、指责、看不惯,都是用人心看待。她的儿女之间处的事,她有时是哭着对我说,有时是带着气愤情绪说。我马上意识到这里也有我要修的,不能被她的情绪带动,不能把自己视为常人。有的是去我们的情的,有的是检验我们的心性层次的,都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提高的机会,我把自己和她看成一个整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与她交流,我就说:这不是给你提高心性的吗?师父不是要求我们对谁都要好吗?包括儿女。作为修炼人,我们要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用法的标准要求常人。现在整个人类都败坏了,我们如果没得大法修炼,和他们能有什么区别?无论他们表现出什么不尽人意的言行,我们都要理解、包容、慈悲对待,用我们修出的善、慈悲去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化解他们与咱们之间的矛盾。出现矛盾我们都要向内找自己有什么地方没做好:有私心、有怨心、有不平衡的心,求名的心,修去它。

有时Y同修能说出“我没你那么高境界”这样的话,但是我不动心,我知道她回家后会对照法去思考的。由于我们经常针对她说出的“家事”在法上交流,而且把我自己置于其中,慢慢她就会在法上去认识、去修了。举个例子,一次她女儿给她做午饭,要炸酱,事先问她酱放在哪里了?她说放在一个包装袋里。可是当她女儿要把那“酱”往油锅放的时候,发现是白灰,不是酱。她从我家学完法回家,進门女儿就冲她发火,她不认为自己有错(记错了),反而指责女儿这么点事值得你发火吗?又指责女儿与女婿发脾气的事……娘俩争吵起来。第二天跟我说这件事时还很气愤。我说:遇到矛盾你还是没有向内找。她不理解。我说:你没有站在女儿的角度去想,当时油都开了,往里放酱却是白灰,你想那是啥心情?女儿是常人,发脾气是可以理解的,你不但没承认自己有错,而且还指责女儿如何如何,你根本没做到修炼人的忍,更没做到向内找,自己记错了还不认错。经我这么一说,用法理衡量,她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说:当时我怎么就没这样想呢?我说:回家跟女儿认个错,咱们是修炼人,不能认为自己是妈就应该那样。女儿与女婿发脾气的事平时与她交流,要善待自己的丈夫。她回家真和女儿道了歉,化解了矛盾,同时提高了心性。

有时我与她交流她不理解的时候,我就说:咱俩是整体,无论咱俩谁出了问题都是整体出了问题,都是修炼人的问题。平时你与儿女是一家人,在修炼的事情上咱俩是一家人。我的认识不一定对,你都要对照法去衡量,要记住师父是怎么要求我们的,不要记住我是怎么说的。永远以法为师,不以人为师。咱俩谁也不能落下谁,一定要跟师父修到最后。我们修好了,能使我们的邻居有更多人被救度。我鼓励她:有师有法,怕什么,别把自己看老了,硬实点。先把自己的心冷静下来,咱们是修炼人,在儿女的问题上,站在当事女儿角度为她着想去处理问题。

每当我与她交流之后,我都要检查自己:我说话是否符合修炼人的心态、是否在法上、是否有证实自己的心、是否有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心、是否有指导别人解决矛盾的心、是否有瞧不起别人的心,如果有一点点,就要赶紧归正。我也要在其中修自己,别失去这个修炼机会,别把它看成是解决常人的家庭纠纷。

我体会到:作为修炼人三件事都要做,应尽力而为。但做事代替不了修,要时时、事事、处处都把自己视为修炼人,从内心、从本质上修自己。什么事让自己听到了、看到了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自己修炼的机会。在修好自己的同时,也要注意身边同修的状态,多在法上互相提高,你拉着我,我拽着你,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