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走正路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的一天,一位朋友送一本书给丈夫,我随手接过书一看,是《转法轮》,从此爱不释手,在这本大法宝书的指导下,我在修炼路上坚定地走过了十七年。

我曾患各种疾病几十年,如:眼睛痛,冬天不能沾冷水,一沾冷水痛得睁不开,眩晕症、脚痛、五心发烧。家人带着我求医问药、走遍了本县大小医院。当我学大法一个星期后,这些病症奇迹般消失。从此我无病一身轻,见此,丈夫、儿女们都很支持我修炼大法。

师父再次将我从地狱捞起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伙丧心病狂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发起了史无前例的迫害。这场邪恶的迫害漫延在中国大地每一个角落。

二零零一年二月,当地政法委书记强迫着老师和学生在当地進行游行喊口号及污蔑大法。我也被强迫到乡政府办所谓的学习班、做转化、强迫我写不炼功保证,我就只跟他们讲我在大法中的受益,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你们要我转化到哪去?(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晚)。过些天乡政府的人员来到我家,又逼迫我转化,写不炼功保证。还威胁家人说:不写就把儿子从工作单位退回来,罚款,关進看守所去。当时,家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全家上下所有人都逼迫我,在情的带动下,我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保证,才放过。当晚师父点化我从高空中摔了下来。醒来后,我懊悔不已,知道自己做错了。

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我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一个人進京上访,被绑架回来。政法委书记吴艳良在派出所门口就对我拳打脚踢,我谨记着自己是个修炼人,只是用一个修炼者的慈悲给他讲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真相,始终无怨无悔。然后,他们将我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三十八天。同时,家被派出所“六一零”也抄了,并恐吓家人,勒索我丈夫一万元,因此家人从此对我监控。政府派出所“六一零”经常上门骚扰、恐吓。在县看守所每天提审逼问,旧势力利用我对亲情的执着和怕心,在高压下,又一次我糊涂的写了不上访,不炼功的所谓保证。

回家后心情非常沉痛,状况一直不好。想:师父不会再要我这个弟子了。总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这种痛苦时刻伴随着我!从此一蹶不振。二年半的时间没有炼功学法,致使身体全身发肿,眩晕症及各种疾病全都出现。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醒我,看见原来一个烧过大法书籍的人,满身长满刺,细看全身都扎满了钢针在地狱受罪。还看见一个诽谤过大法的人,背上全部长了一个又一个的洞,他们的下场很可悲。醒来后,我悟到慈悲的师父还在管我,还在给我机会。

回家后,我每天开始坚持炼功、学法。炼功三天,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这次我明白了,一切都真正的明白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尊对弟子的这份慈悲呵护,师尊所给予的是弟子永远都难以回报的。师父又一次将弟子从地狱中捞起,再一次给予弟子新的生命。在此谢谢师尊。

否定迫害 救众生

从新進入大法修炼后,家人的干扰非常大,丈夫在邪党压力下,曾三次对我大打出手,还说我再炼的话就跟我拼命。这次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利用家人对我干扰的迫害形式。用一个大法修炼者应有的慈悲来告诉他们真相,从而使他们在大法威力的感化下得到救度。

当我彻底放下一切人心、真正做到了对法坚如磐石的时候,家人就再也没有干扰了。我一定要否定迫害,完成下世前的洪愿救度众生,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从此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利用好一切时间认真学好法。

开始时,我给家人、亲戚、朋友讲真相,发资料。做三退。接着,又挨家挨户的去告诉人们真相,一年的时间,我从本村讲到外村,然后,又从本镇讲到了外镇,并走進众生的家面对面讲真相。我送给他们真相护身符,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高兴的接受。

有一次,我到一亲戚家喝喜酒。我背着一大袋资料,把资料发给每一个有缘的众生。当我发给一个周姓众生时,他叫我不要给下一个众生发,说那是一个大老板,我说大老板更应该明白真相,是有德的人,更应该把福份留给子孙后代,我边说边从口袋里拿资料光碟给他,他高高兴兴的听我说,而且还接了几份资料,还说,你把每个内容的资料都给我一份。第二天,他又来到我亲戚家,对在座的世人讲,他昨晚看光碟《九评》,他把所看的内容讲给别人听,他还说:他真正的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也看透了共产党邪恶残暴的真实面目。他真的成了一个活传媒。

我白天面对面的去讲真相,晚上去贴不干胶和发放资料。一年下来,我走遍了方圆三十五个村,一天下来最少也要劝退二、三十人。其中一个村支书,我经过三番五次的上门讲真相,一直到去年,他才真正的明白,才退出邪党。

我把讲真相过程中的甜酸苦辣当作是我提高心性的机会。如有谩骂的、举报的、也有叫我注意安全的,但在师尊的呵护下,都会化险为夷。如:一次,看到有四人在一起聊天,我就走过去说:我给你们送来了福音,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得福报,还告诉他们为什么要三退才能平安度过劫难。有三个人当时退了,而有一个不但不退,还说我反党,举着手机举报我,这样的情况我也碰过多次。当时我就发一念,求师父加持弟子,显出他本性的一面,抑制他被谎言毒害的恶的一面,他的电话打不出去,弟子今天一定要救了他,我边发正念边讲真相,还送给他们《九评》,最后那个人明白了,也一起退出了共产邪党组织。

心里时时装着的是众生,每天走在神的路上,做着很有意义的事,别人都说我在往年轻方向退,快七十岁的我看上去才五十多岁,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真是佛恩浩荡。

狱中反迫害

二零零四年年底,正法洪势走進了一个新的阶段,退党大潮迈向了中华大地,我抓紧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遭人构陷,后绑架到看守所迫害。看守所狱警问我对大法的认识,我说:这是万古难遇的修炼大法。就这一句真话,被狱警罚站一个月。那一个月,我一直背法和向内找。不久,被非法劳教一年,囚禁在臭名昭著的白马垅监狱。

我在劳教所曾绝食反迫害,绝食绝水四天后,六个犯人蜂拥而上,强行给我灌食,我咬紧牙不進食,警察就指使犯人用铁勺子撬,最后撬松了四颗牙齿,我不停的喊师父加持,让他们灌不進去,一会儿我就被折磨着昏过去了。等我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两个包夹在旁边,就给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不要跟随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告诉他们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以修炼“真、善、忍”为根本的佛家大法。他们不断的说我讲得好,要我继续讲,我看到两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后来,我被送進劳教所医院强行打吊针一个星期,警察晚上不准我睡觉、逼写五书、殴打,白天给我强行打带毒素的针。我始终坚信,这一切对我不起作用,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最后一天晚七点钟,邪恶之徒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死死的按在桌子上,然后将我的双手反扣,脱下我脚上的双袜塞在我的嘴里,不让我喊出声来,我赶快吐出双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子一定要跟师父回家!”警察指使犯人殴打我,我请师父加持,就什么疼痛的感觉都消失了。接着警察找我问话,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彻底放下了怕心,我说:坚修大法到底!警察说:你还有子女,还有丈夫。我说:他们都成了家,情况都好,他们都在大法中受了益。

半夜一点钟,警察又指使犯人企图对我新一轮的迫害,连续喊三个犯人她们都不动,最后一个犯人说:她已经瘦成这样子了,年纪又那么大,再整下去会有生命危险,总不能断送人家的命。我吸毒進来过几次了,这样的事我碰到过几次,你们要她写五个字,她连一个都没写,再整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没有再敢对我行恶。我悟到当彻底放下怕心,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达到了大法的要求,师父就会帮弟子。

第二天,我被转到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刚進门,我就看见地面上数十朵梅花不断的往外冒,跟我打招呼!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那时只剩下十天左右就要回家了,中午去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不能進食,我悟到了越到最后还会有干扰,我继续绝食绝水反迫害,一警察凶狠的指着我说:你还敢再绝食,我们要加你的教!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警察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快回来的前两天,他们给我一张表,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我不是劳教人员,我是被迫害進来的,不会签字。我念正,心纯,警察无可奈何。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

抓住时机救众生

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我又开始了挨家挨户去做“三退”,有的时候一天能退三十多人,一般也能退十几个。

有一次,我从外面讲真相搭车回家,上面挤满了一车学生,我跟周围的几个学生讲:今天奶奶送给你们一个福音,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使你们开智开慧,你们千万不要相信电视、报纸的造谣宣传,你们教科书上所讲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捏造出来的、是假的,目地是为了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当初四川汶川地震的时候,很多学校倒塌,很多学生在地震中遇难。而政府官员的办公楼却安然无恙,这不是天灾,学校倒塌是人祸,是共产党腐败造成的恶果。只有退出共产恶党的一切邪恶组织才能保平安。你们入过团队都要退出来,等天灭共产恶党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牵连。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那好帮我们退了吧。一部份当时就退出了团、队组织,还有没退的,我说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后,一定要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

有一次,我上街买菜不小心被小车撞了好几个跟头,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当时在场的人都吓惊呆了。我趁机跟围观的人讲真相,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找别人的麻烦,不讹人家的钱,人家撞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大法是超常的,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你们不要相信共产党的欺世谎言,不要跟着共产党讲瞎话,你们要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主宰自己,维护大法能得福报,你们入过党团队没有,入了要赶快退出来,这样才能够保平安。在场的人被深深打动了,当场有六人欣然退出邪党组织。

结束语

在这么多年救度众生过程中,我曾被不明白真相的人前后构陷过数次,曾经五次被迫害進监狱,在臭名昭著的白马垅监狱一年。但每次都带着三退的名单出来,我想也许那里有我要救的众生。在师尊的呵护,同修的帮助以及亲人的配合下正念闯出来的,但还是给自己修炼带来了损失。在以后的正法修炼路上,我还要继续努力学好法修好自己,走正走好每一步。

以上属个人现阶段助师正法中点滴体会,层次有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叩谢师恩!
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