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辽河的见证(5)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二、冤狱酷刑 滥杀无辜

在过去的十六年里,中共一直以非法判刑的手段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七月,明慧网上关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报道就有一万一千五百九十七例,其中东北三省以及河北、山东是迫害最为严重的地区。辽宁省为一千一百多例,居全国第二位。据明慧网曝光的不完全统计,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为一千七百四十五人次。下面是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地区分布示意图表: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地区分布数据表

地 区被非法判刑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地 区被非法判刑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1抚顺248人8鞍山105人
2大连246人9葫芦岛80人
3沈阳211人10辽阳44人
4丹东205人11盘锦43人
5朝阳182人12营口69人
6锦州132人13铁岭29人
7本溪128人14阜新23人
总 计1745人(次)


截至二零一五年末,辽宁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在监狱里因为坚持信仰,拒不转化,而被迫害致死的有九十九人(含需进一步确认的七人),其中在非法关押期间被直接迫害致死的五十二人,保外或释放后死亡的四十七人,且有一百一十四名辽宁法轮功学员在迫害致死前遭受过监狱系统的酷刑折磨。

下面是辽宁省各监狱迫害致死人数示意图表:

辽宁地区法轮功学员在各监狱被迫害致死数据表

迫害单位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迫害单位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1辽宁女子监狱36人7本溪监狱4人
2沈阳各男监26人8抚顺监狱2人
3盘锦监狱7人9营口监狱2人
4辽阳铧子监狱7人10辽中监狱1人
5大连南关岭监狱6人11凌源监狱1人
6锦州监狱4人12不明情况者3人
总 计99人

注:沈阳各男监指的是沈阳第一、二监狱与沈阳东陵监狱等。

(一)辽宁女子监狱魔窟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最残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营”。在那里,只有权力,没有法律;只有凶残,没有人性;那里曾关押过数以千计的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二零零三年,辽宁省女子监狱被中共授予“国家部级监狱”。如同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是中共专门树立的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邪恶黑窝。该监狱分十个监区,共关押三千人,仅二零零六年就非法关押了近六百四十名来自辽宁各市区的法轮功学员,目前还有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监禁。

监狱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外,还强迫学员从事缝纫、加工手工艺品、医疗用品、卫生棉签、化妆用品、食品和园艺等高强度奴工劳动。长年加班,一年十二个月有九个月至十个月加班。每天劳动时间长达十七~二十小时。此监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让犯人休息大年初一一天,初二就出工干活。中共废除劳教制度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解体,被中共邪党改装成沈阳女子监狱的一个分监区——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依旧在残酷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沈阳女子监狱
沈阳女子监狱

马三家监区
马三家监区

到目前为止,辽宁女子监狱已迫害致死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居全国监狱之首,多人被逼疯,致残。由于邪恶封锁消息,许多迫害案例无法证实。在“明慧资料馆”键入“辽宁女子监狱”,是一长串的遇难者名字:杨春玲、吴树艳、王春香、丁振芳、史迎春、张桂芝、王秀霞、李凌、于凤华、刘丽云、李淑贤、丛培莲、刘丽华、于力、石胜英、倪淑芹、李广珍、邹清雨、孙玉华、孙宏艳…… 。

迫害案例:

1、施酷刑,指使恶犯,滥杀无辜

▲关小号四天,刘丽云即被迫害致死

刘丽云,女,四十四岁,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法轮功学员。

刘丽云
刘丽云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丽云在天津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刘被非法判徒刑四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大队,刘丽云在被关进“小号”期间,手脚被铁链锁上,一顿只给一个小窝窝头,有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人饿得皮包骨头,经常被恶警用电棍毒打的口鼻出血。恶警还经常强迫她坐在墙根边水泥地上,双手横向吊起,两腿分开后固定成“大”字形,只要闭眼或低头就遭毒打,刘丽云身体被折磨得非常虚弱,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关小号仅四天,就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监狱欺骗刘丽云父亲签字后,只让其父在一个黑暗的房间看头部,家属看到遗体头部肿大。然后狱方强行将尸体火化,以掩盖其犯罪事实。

▲孙玉华不到一个月,就被活活打死

孙玉华
孙玉华

孙玉华,女,三十七岁,鞍山市铁东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六月流离失所在外的孙玉华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大队二小队。恶警指使犯人孙丽杰等疯狂折磨她,白天干活,不让吃饱饭,晚上让她蹲在犯人孙丽杰床边,随时拳打脚踢。 把大便往孙玉华嘴里塞。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一日孙玉华在狱中不到一个月,就被活活打死。凶手之一孙丽杰是杀人犯,抚顺人。

▲王红梅被恶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王红梅,女,年龄、属地未知。沈阳女子监狱所谓的“矫治大队”成立于二零一零年,分为”矫治”和“集训”两部份。自二零一二年以来,“矫治大队”无监控的房间被用来肆意酷刑“转化”刚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矫治大队”,每人一个房间,由两个犯人看管、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不允许睡觉,恶警采用各种方式折磨,直到“转化”或达到恶警的要求。副监狱长李鹤翘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由犯人李秀兰负责实施。李秀兰迫害法轮功学员全监狱出名,心狠手辣。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李秀兰将法轮功学员王红梅打死,自己却逍遥法外!

▲王淑霞短短的两天被迫害致死

王淑霞,女,四十五岁,铁岭调兵山市晓南镇法轮功学员,育有二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淑霞多次遭恶党残害,二零零二年,王淑霞在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三年期间,受到非人折磨致精神失常,二零零一年丈夫马忠全与其离婚。

王淑霞生前照
王淑霞生前照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备受身心摧残的王淑霞再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诬判三年。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点,王淑霞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恶警科长李小红、小队长孟丽影将她双手反铐吊在床栏杆上,指使恶犯毕波、丁美玲等六恶犯疯狂殴打。不到十二点,王淑霞即被活活打死,凌晨四点左右被抬出监舍。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两天后家人见到王淑霞的遗体,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监狱怕家属上告,罪行败露,拿出十九万元私了。事后杀人凶手得到减刑,指使者得到升迁。

▲张菊贤被绑在死人床上,长期野蛮灌食致死

张菊贤,女,四十多岁,营口市大石桥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张菊贤被非法拘留三次,关洗脑班一次,非法劳教三次。二零零二年九月,张菊贤被非法抓捕,冤判四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第三大队迫害。二零零四年,张菊贤被绑在死人床上长期野蛮灌食。为抵制迫害,张菊贤高呼:“法轮大法好!”恶人朱启荣用纸扇子把柄抽打张菊贤的嘴,打得血肉模糊。夏天,恶警把她整个头部用厚布缠住,只露嘴、鼻子和眼睛。张菊贤的鼻孔、嘴角、嗓子和胃都被插烂了,身体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恶队长赵秀梅还对着张菊贤大骂:“你快咽下那口气吧!送死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今天就送你上路!”二零零四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张菊贤被用白被单盖着抬出医院,被迫害致死。

▲石胜英被监狱反复迫害,致死

石胜英,女,六十岁,沈阳铁西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石胜英去北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沈阳龙山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遭受各种酷刑折磨。

石胜英生前照片
石胜英生前照片
石胜英遗照
石胜英遗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石胜英在公园内讲法轮功真相时遭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被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冤判四年,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七点,监狱电话通知石胜英的家属,石胜英已死亡,遗体在沈阳七三九医院。家属七三九医院见到石胜英的遗体有很多新旧伤痕。双眼半睁,眼角有泪痕,明显是被打时窒息所致。以姓徐的警察(人称“徐处”,女,三十多岁)为首的四名狱警声称:石胜英死于心梗,八月二十三日发的病。石胜英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从未患过心梗。家属要求出示“治疗”时的病历,遭拒绝。狱警只拿出了七三九医院的病历本,写着:石胜英八月二十五日一点到达七三九医院时已死亡。

2、酷刑折磨、迫害致重症死亡

▲吴树艳被迫害肝腹水致死

吴树艳,女,四十七岁,沈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遭绑架。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吴树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遭受迫害。入监的头一个星期,狱警指使包夹不让她睡觉,罚站,三九严寒天,只剩一个短裤,光脚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往她身上浇凉水,用雪碧瓶打她眼睛,吴树艳往外跑时,被门框撞断了两颗门牙。吴树艳被单独非法关押三年,不让她与别人接触,逼她每天十二小时做奴工。二零一二年吴树艳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医院确诊后,知道她活不了多久,通知家属,恶警把她丢在医院,扬长而去。

吴树艳
吴树艳
被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被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历经近七年的冤狱,吴树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街道、派出所的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在极度惊恐中,病情恶化,腹部大的如待产的孕妇。这样的情况持续长达五个月,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吴树艳含冤离世。

▲杨春玲被摧残患绝症致死

杨春玲,女,四十一岁,大连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参与辽阳县有线电视插播 《九评共产党》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杨春玲在监狱期间,右臂再次被殴打致骨折,(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两腿被打得不能动弹,怕她叫喊,犯人们用宽胶带缠住她的头、嘴,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许上厕所…… 。二零零七年,杨的身体被迫害得缺碘、缺钾、低糖、心脏偷停,极度虚弱。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杨春玲离监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硬块。出狱后她的病情不断恶化,不到一年含冤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的丈夫杨本亮与她一起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也被严重迫害,长期剥夺家属探视的权利。婆婆曹玉珍(曹玉枝)在寻找二人下落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第九监区迫害。

▲王春香被折磨患多种疾病,监狱草菅人命

王春香,女,五十五岁,丹东市振兴区法轮功学员,王春香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深得同事和亲戚的好评。

王春香
王春香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后被诬判八年。在辽宁女子监狱,恶警指使恶犯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踢她的下身,关入冰冷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当时王春香经医院检查出四种病:心脏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肾功能衰竭等,家属在二零一零年已经给王春香办好了“保外就医”的手续(常规是只要医院诊断有三种病,监狱就可以放人)。因王春香不放弃信仰,监狱就草菅人命不放人。王春香在九监区血压高达二百八十,还被强制做奴工、被体罚,后因高血压血管爆裂,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监狱先通知家属说王春香心脏病犯了,半个小时后即告知王春香死亡,年仅五十五岁。

▲于凤华受折磨奄奄一息,回家五天含冤离世

于凤华,女,五十七岁,丹东凤城法轮功学员,凤城翰墨小学音乐教师。

于凤华
于凤华

于凤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晚上,于凤华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于凤华始终坚定修炼,邪恶的任何手段都没能使她妥协。近三年的残酷迫害,于凤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大北监狱通知家属接人。接人时,于凤华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的。回家仅五天时间,即五月十日晚六时左右,于凤华含冤离开人世。

▲王秀霞遭多种残酷迫害,患重症死亡

王秀霞
王秀霞

王秀霞 ,女,在沈铁机务段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除名。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王秀霞被毒打、不许与别人交谈、长时间做奴工、睡水泥地、往身上浇冷水……遭受了近四年的残酷迫害,王秀霞腹胀厉害,神智恍惚,门牙全掉、胸口上都是针眼,双腿浮肿。二零零五年十月,狱方将生命垂危的王秀霞推给家属。经沈阳市胸科医院确诊王秀霞已被迫害为双肺结核、胸膜炎、心功能衰竭、贫血等重症。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终因迫害太严重而含冤离世,终年四十一岁。

▲王杰被惨无人道迫害,患膀胱癌致死

王杰,女,四十八岁,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职员。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导致婚姻破裂。修炼后,百病皆消,工作勤恳敬业,广受称赞。复婚后,家庭和睦幸福。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王杰先后五次被非法绑架、被关押,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月王杰被绑架,人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非法判刑七年,最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王杰坚持正信,饱受折磨,被恶警们用电棍轮番电击,被灌食折磨。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导致王杰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点四十五分离世。

王杰在沈阳龙山教养院见证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天子电击,以及恶警把电棍插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嘴里的酷刑折磨的场面。在沈阳地下监管医院曾亲自见证被马三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被残忍折磨的惨烈事实。

王杰
王杰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3、监狱总医院,不救死扶伤,反而助纣为虐

省监狱总医院,是沈阳监狱城定点医院。这里不是用来救治病患的,相反,却是帮助监狱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监狱把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相继送到这里,以治疗的名义掩人耳目,实际上却采用各种药物迫害,摧残、肆意虐杀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监狱总医院
辽宁省监狱总医院

▲孙宏艳被强行注射药物,全身瘫痪、溃烂致死

孙宏艳,女,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末,孙宏艳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在教养院警察对参加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用鞋底子抽打女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灌得吐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恶警把孙宏艳锁在单人房间,隔离迫害,强行洗脑。

孙宏艳
孙宏艳

二零零一年二月的一天,恶警把孙宏艳送入沈阳市大北监狱医院,关押在单人的地下室里,经常打骂。张、魏两个科长恐吓孙宏艳,让她在诽谤材料上签字、按手印。孙宏艳因不妥协,被强行注射药物。家人去看几次,发现孙宏艳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坐都坐不起来,每次都是被人从地下室抬出,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孙宏艳全身瘫痪。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孙宏艳被家人接回时,已是奄奄一息,全身溃烂。尽管家人精心照料和抢救,但孙宏艳还是于十多天后含冤离世。

▲丁振芳被酷刑折磨、药物迫害致死

丁振芳,女,六十一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丁振芳
丁振芳

刚入监,恶警李鹤翘拿着狱内所有的刑具,从头至尾全部用来折磨了丁振芳一遍。还指使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许睡觉。二零零八年底十一、十二月间,恶警李鹤翘把丁振芳吊在暖气管上,狠狠抽打她,吊了七天七夜,人奄奄一息时才被放下来。丁振芳绝食反迫害长达一年,这期间,监狱不允许家属接见。丁振芳被迫害得患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牙齿只剩下三四颗。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丈夫见到丁振芳时,她已瘦得皮包骨,气息微弱,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第二天,丁振芳被送进了沈阳七三九医院,八月一日丁振芳含冤离世。家属认为监狱害怕迫害恶行被揭露,所以将丁振芳药物迫害致死。

▲刘路香的尸体,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

刘路香,女,四十九岁,鞍山铁西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刘路香被唐家房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千山区检察院,法院,受政法委和“六一零”操控,冤判刘路香三年,同年十月刘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刘路香
刘路香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刘路香的儿子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她已经不能走路,瘦得皮包骨。直到九月三日半夜,人不行了监狱才通知家属。九月四日在七三九医院家属看到了刘路香的尸体,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浑身上下煞白,没有一点血色,一只眼睛微睁,似在告诉家人自己是冤死的!狱警谎称刘路香是病死的,家属要看病历,监狱拿不出来。家属要求讨个说法,监狱领导不敢露面,监狱威胁家属“抓人”。家属到信访办上告,把带字的白布披在身上跪在监狱管理局的大门外控诉辽宁女子监狱草菅人命的罪行,恶人撵家属走。后监狱要求家属签字火化尸体,被家属拒绝,并坚决要为亲人讨回公道。

▲徐春霞被迫害得肠子腐烂致死

徐春霞,女,五十八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发放大法真相台历时,被沈阳东陵区汪家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徐春霞被沈阳东陵区法院冤判四年,十一月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即被迫害致死。此前,徐春霞被关押在沈阳七三九医院,生命危急之时,仍被恶警用手铐和脚镣铐着,严密监视。家属得知消息,赶到医院签字做手术,医生说,打开腹腔后发现徐肠子已经腐烂,没有一块好地方,并且粘连,还有一硬东西,所以没有动,又给缝合起来。监狱说,徐春霞是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看守所送到监狱,次日即被送到七三九医院。这样的重症患者监狱居然接收!徐春霞遭受迫害生命危急的消息曝光后,辽宁女子监狱十分恐惧,不顾在场家属的悲恸,威胁家属交出上网曝光的人,否则就要扣押徐春霞的家人。

沈阳七三九医院
沈阳七三九医院

据了解,辽宁女子监狱在沈阳市七三九医院长期包了几个房间。根据明慧网的报道,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后,被送到在这所医院继续迫害,最终致死。

4、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致残者小计

至少九人(不含迫害致死的):董秀芹(凌源)、胡英(铁岭),王兰芝(锦州)、杨立新(盘锦)、吴业凤、姚玉霞,刘志(沈阳);致残:刘俊鹭(大连),石伟(鞍山)、邱世慧(鞍山)。娄艳被迫害得下肢瘫痪;杨虹(葫芦岛)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韩学军被迫害致残后,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因遭到性虐待而精神失常;黄新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后,精神失常,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现被关押在医院的疯傻队里,每天被强行服药、夹控,人格污辱等。

刘志,五十一岁,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被绑架,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遭到残忍的“抻刑”,噪音折磨,饭菜里下药,频频抽血……不到半年,刘志就被折磨得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昏迷不醒的刘志被送医抢救室,医生都不知如何处理,拒收住院,刘志才被放回家。据刘志描述,狱警在对他用过刑后竟然要他付抻刑用的绳子的钱。凶手杀人还要受害者付凶器的钱,这真是只有在邪党的独裁领导下的怪圈里才会有的变态思维,岂有此理!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2013年出狱回家后的照片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2013年出狱回家后的照片

5、辽宁女监迫害致死人数按年份统计

截至二零一五年年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三年,监狱长杨莉任职期间,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十五人,接近迫害致死的半数,可见杨莉对迫害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煞是卖力与不择手段。

辽宁女子监狱历年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情况数据表

年 份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年 份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20011人 20091人
20021人 20102人
20033人 20113人
20044人 20121人
20053人 20131人
20062人 20145人
20071人 20151人
20087人 总 计36人

6、监狱卫生院有一本“法轮功学员死亡登记册”

监狱卫生院院长王妮娜,身为执法单位的医院主要负责人,非但没有救死扶伤的职业道德,反而是迫害无辜大法弟子的直接凶手。从二零零二年的下半年开始至二零零七年七月,有四名大法弟子被监狱卫生院迫害致死,实际上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因为医院里有一本“法轮功学员死亡登记册”,开始放在给病人扎针的刑事犯人张媛媛手里保存,后来又转移了。登记册上记录的仅死在医院里法轮功学员就不止这些,死在各个监区内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7、辽宁沈阳女子监狱主要恶人

杨莉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第三个监狱长,她与原监狱长黄涛(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李森(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对发生在此的桩桩迫害血案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杨莉和层层狱警教唆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洗脑,精神折磨,强迫奴役,手段之卑劣下流非外界所能想象。

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四(五)年

前监狱长黄涛,后任辽宁监狱管理局政委、党委副书记,

副监狱长白晶坤(音,女,主管)后调到沈阳其它男监;

二零零四(五)至二零零七年

狱长李森后又调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设计研究院任院长,

副监狱长房淑霞(女,主管);

二零零七至二零一三年

监狱长杨莉,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多半是在她的任职期间,

副狱长叫徐敏(女,五十左右,未婚,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狱长);

二零一三至现在

狱长贾福军,原是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主任,

副狱长叫徐敏(同上);

原监狱医院院长王妮娜,2011年卸任?

现院长杨秀明,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为医生、副院长,王退休后接任。2012年接任?

(二)辽宁各男子监狱 肆意虐杀法轮功学员

1、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沈阳第一、二监狱。

沈阳第一监狱
沈阳第一监狱

第一监狱是由原沈阳第一、三、五监狱合并重新组建。第二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由于法轮功学员整体反迫害,除几个刑期快满的法轮功学员外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移到其它监狱。之后,沈阳第一监狱成为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

沈阳第二监狱
沈阳第二监狱

沈阳监狱城第一、二监狱等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二十六人(第二监狱五人、第一监狱五人、第四监狱一人、监狱医院一人(高连义)、东陵监狱七人、入监监狱一人、原大北监狱男监六人,居全国男监之首。

迫害案例:

▲吴元被折磨得皮包骨,无法说话,含冤而死

吴元,男,四十四岁,法轮功学员,凌源市北炉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被绑架。当时,其八十四岁的老母亲,正在打着吊瓶,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几天后便忧愤而死。

吴 元
吴 元

吴元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家属接到监狱通知说“吴元食道癌晚期”。十二月十日,家属赶到监狱探视,吴元被折磨得皮包骨,蜷缩在病床上,已无法说话。妻子问是不是吴元,他点点头,妻子抱着吴元大哭,仅允许接见半个小时。就在家属探视的当天下午六点,吴元妻子接到吴元含冤离世的消息。遗体火化时,妻子在殡仪馆见到了吴元的遗体,摸吴元的胸口还热,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塞棉花,警察说火化时就这规矩。家属要求尸检和病历,但都被狱方拒绝,家属悲痛不已。

▲关文江被注射破坏身体器官药物致死。

关文江,男,三十三岁,沈阳新民市大民屯镇法轮功学员

关文江
关文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后,关文江在辽阳被绑架,被打的死去活来,左耳被打失聪,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沈阳第二监狱,关文江被监管迫害并奴役。二零零四年三月“患病”后被监狱确诊为肝癌,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在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离世。监狱称是肝硬化死亡,关文江尸体遗体有多处红血斑点,胸前有三处玉米粒大小的囊肿,耳朵被打得变形。知情人讲,关文江是被注射了破坏身体器官的药物致死的。监狱恐吓关文江父亲说:你知道你儿子犯什么罪吗?是颠覆国家罪。关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得含泪把儿子的尸体火化了。

▲周智被长期灌食迫害,骨瘦如柴终致死

周智,男,四十岁,法轮功学员,原本溪市本钢计控厂的工程师。

二零零三年五月,周智被非法绑架,同年十一月份被法院诬判十一年。在沈阳第二监狱遭各种折磨,他绝食抗议,被长期灌食迫害,直到生命的最后。二零零四年四月家属见到周智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二零零四年六月初,家属再见周智时,他已生命垂危,家属多次提出护理、转院、保外就医均遭拒绝。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六日,周智神智不清,在七三九医院晚九点心脏停止了跳动,终被监狱迫害致死。

周智生前和儿子的合影
周智生前和儿子的合影

▲七十四岁范维淮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范维淮,男,朝阳市人,一九九四年得法修炼,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

范维淮
范维淮

因邪党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范维淮夫妻流离失所到北票,四月十七日遭绑架,被勒索近四千元钱,两位高龄的善良老人被非法判十年重刑投入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在狱中,被迫害患肝癌,范维淮曾要求狱方带他去检查身体,狱警却不顾老人的生命安危,威胁说:不转化不给检查身体。直到肝癌晚期,狱方仍不放人,延误治疗。最后狱方确定他活不了几天了,为了推脱责任,将其释放回家。此时的范维淮老人已骨瘦如柴,保外就医回家仅六天,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孙倩身心遭严重摧残,患肺结核致死

孙倩,男,三十三岁,抚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

孙 倩
孙 倩

二零零三年秋孙倩被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因拒绝劳动,被“严管队”关禁闭迫害。监狱方检查身体时说孙倩肺部有阴影,孙倩自己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二零零四年监狱医院确诊为肺结核,后被送到医院。期间孙倩抗议非法关押,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二零零五年元旦,因“病情”严重再次被送回监狱医院,期间高烧昏迷,生命垂危。监区长李建国仍不让家属见面,直到人不行了才让其母见一面,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孙倩含冤离世。

▲两次非法判刑,长期关小号,精神摧残,李尚诗大口吐血死亡

李尚诗,男,六十五岁,原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家住盘锦市兴隆台区。李尚诗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连续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半。第一次,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第二次,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李尚诗被恶警绑架,关入盘锦第三看守所小号。期间,李被毒打、刑讯逼供,同年九月初,李尚诗被兴隆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抚顺、沈阳等多个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在沈阳第一监狱被恶警用电刑迫害后,长期关小号体罚、不给饭吃,不允许家人探视,精神和身体双方面受到摧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尚诗被劫持到“高戒备监区”,被迫害得大口地吐血,后被送监狱医院,因迫害严重,李尚诗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正值壮年的韩立国被监狱秘密害死

韩立国,男,四十七八岁,法轮功学员,凌源钢铁公司职工。韩立国工作时被轧钢烫伤,后来修炼法轮功,半年后痊愈,为厂子节约了数万元医药费。韩立国是个和蔼可亲、爽朗乐观的人,说话风趣,善解人意,深受亲友尊敬、爱戴。

韩立国
韩立国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韩立国和妻子李春玲被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六年、四年。妻子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韩立国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二监狱二十监区。在监狱里,韩立国不写“悔过书”,恶警就往死里折磨他,他被戴上十几公斤重的脚镣,被用各种残忍的方式铐起来,在四十多度的高温下暴晒,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不准洗澡,坐老虎凳、被电击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超负荷的奴役使原本是身强体壮的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二零零四年七月初(周六)的一个早上,韩立国被大队长李建国(非常邪恶)叫走,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八月二十三日凌晨三时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此前,韩立国女儿来看他几次,李建国都不让见。噩耗传来,全家悲痛欲绝。

沈阳第一、二监狱的主要恶人:

沈阳第二监狱监狱长牟家立

一九九五年底,牟家立任沈阳第三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二零零三年,因辽宁省进行监狱结构调整,原沈阳第三监狱与原沈阳第一监狱合并,组成新的沈阳第一监狱,二零零三年八月起至二零零九年期间,牟家立任沈阳第一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

二零零九年二月,牟家立调入沈阳第二监狱任监狱长工作至今。原沈阳第二监狱监狱长王斌调入沈阳第一监狱任监狱长。

沈阳第一监狱、沈阳第二监狱,都是省部级监狱,都大量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作为沈阳第一监狱、沈阳第二监狱的监狱长,牟家立对于发生在其管辖监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致残,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沈阳第一监狱(省直),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3号,邮编:110145监狱长:王斌,副监狱长:陈光

教育处副处长闫天祥(出谋划策、具体实施者,其人爱好书法)政委金鑫

企业法人 刘国山(监狱奴工生产,对外称沈阳中际服装有限公司)

狱政处处长 史英狱政处副处长 文化存(出谋划策、具体实施者)

狱政处副处长 白宏义,监区医生:张子南、关忠诚、杨博

2、沈阳东陵监狱阴毒地将七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沈阳东陵监狱位于沈阳市东陵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仅从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四年的七年间,就有张长久、王文章、曲山林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两名大法弟子被虐杀。该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阴毒,凶狠又隐蔽。

迫害案例

▲郑守君被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致死。

郑守君,男,四十五岁,沈阳辽中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却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郑守君在潘家堡乡发资料时,又被恶警绑架,关进辽中县看守所,遭到毒打,头部被打成重伤。两年多时间,家人都得不到郑守君的任何消息。

郑守君
郑守君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早晨八点多,郑守君的妻子突然接到来自沈阳东陵监狱的电话,一位自称姓刘的男狱警说:“郑守君在我们这儿,八月六日从辽中县看守所转过来的,人已经不行了。” 郑守君的妻子、女儿和亲属立刻赶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后来,东陵监狱狱警把家属带到监管医院遗体冷藏间。当郑守君的女儿看到爸爸的遗体时,简直不敢相认:遗体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面部瘀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非正常死亡状态;浑身上下没有一个针眼,没有被救治的迹象。

东陵监狱却一口咬定郑守君自然死亡,随后东陵监狱以“监管医院只有冷藏间”为由,提出要把郑守君的遗体转到沈阳市文官屯火葬场冷冻。当天(二十日)下午,家人从监管医院冷藏间取郑守君的遗体时,惊呆了!郑守君的遗体和几个小时前见到的不一样了:赤裸的上身被套上了一件灰色旧马甲,原本赤裸的右臂手腕上,被用胶布粘上了一块药棉球,手臂上被扎了一个针眼! 郑守君的弟弟气愤地对恶警们说:“你们挺能做手脚啊,人死了之后给扎针,亏你们干得出来!”

▲徐大为遭酷刑折磨、被打毒针,精神失常,最终冤死

徐大为,男 ,三十四岁,抚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被沈阳和平公安分局胜利派出所所长梁祝等绑架和刑讯逼供,后被沈阳和平区法院诬判八年。徐大为先后经辽宁的四个监狱酷刑洗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严重迫害。

徐大为(摄于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摄于被迫害前几个月)

历经中共监狱八年酷刑折磨,徐大为骨瘦如柴,身上留下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精神失常
历经中共监狱八年酷刑折磨,徐大为骨瘦如柴,身上留下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在凌源第一监狱徐大为坚持学法炼功,被狱政科长王洪博送严管队蹲小号迫害约一个月的时间。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做机械活和做地毯等重奴役活,徐大为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多次被送严管队酷刑折磨,徐大为多次被折磨昏死,屎尿便在裤子里。负责迫害的是八监区区长王利民。原本年轻健康的徐大为出现胸膜炎症状,半腔积水,一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在抚顺市第二监狱,徐大为被戴手铐、脚镣,从早六点到晚八点关小号长达几个月。在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三年徐大为声明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拒绝背所谓“监规”,被狱警指使犯人掐脖子、抠嘴,被戴手铐,脚镣,手铐从两腿中间穿过。徐大为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迫害,关进“小号”折磨,一个号关两个人。唆使犯人行凶的是监区长李建国等恶警。

在二零零七年,徐大为又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隐蔽而残酷。徐大为声明自己不是罪犯,抵制剃头,报数,遭到殴打。负责迫害的是监狱长李众、管教霍喜中、戚金龙等。二零零八年正月,家人在监狱见到了徐大为,当时他被迫害的很消瘦,但精神状态、谈话、思维都正常。二零零九年二月徐大为刑期满,家人来接人时震惊了。一年时间,徐大为已被迫害得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徐大为回家后前胸和腰腹部都留下很多电棍电击后的褐色印痕,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结痂的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徐大为回家不到两周,在医院含冤离世。

376人签名,为支持徐大为申诉的村民(签名图片)
376人签名,为支持徐大为申诉的村民(签名图片)

▲运政群遭非人折磨,患肠癌致死

运政群,男 ,六十五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遭冤狱七年半,从沈阳东陵监狱回来才四个月,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含冤离世。运政群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溪湖分局半夜入室绑架。警察把门撬开,蜂拥而进,扛著录像机,上去就对运政群的脑袋一棒子,运政群瞬间满脸是血。运政群的妻子(未修炼法轮功)见状,上前打他们,就因为这被判了三年。运政群与妻子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大白楼看守所期间,运政群一次就被打掉六颗牙。运政群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冤狱坐满回家时,被折磨的两个脚后跟各有一个象三个鸡蛋大的黑色的包,走路艰难,总是便血,吃不了东西,喝不下去水,尿不出来尿,不断的呕吐。医院诊断运政群的情况是肠癌。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运政群含冤离世。

张友金被迫害患肺结核致死

张友金,男 ,六十七岁,法轮功学员,清原县南口前镇人。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张友金去西丰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

张友金
张友金

在迫害中,张友金不断讲真相,坚决不写“三书”。二零零七年十一以后,沈阳东陵监狱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有病了,当家属去探视时人已被转至沈阳监狱城。家属又到监狱城要求见人,狱方不准,并找借口拒绝。几天后家属又来到沈阳东陵监狱,张友金被送回。见面时,家人很惊讶人怎么变成这样了?张友金刚到监狱时,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那时同室犯人都以为六十多岁的张友金和前来探视的儿子是哥俩。而现在眼前的张友金头发花白,身体瘦弱,站立不稳,两手发抖。监狱里的人说,张友金得了肺结核,向家属索要三千元钱治疗费。

二零零七年十月家属得知张友金病重时,张友金人已在铁岭监狱传染病院,鼻子上插管打氧气了,说话已听不清,瘦得皮包骨。家属要求放人,医院人说上边不让,要想回家得写“保证”,不然就死这儿。张友金没有配合邪恶写“保证”,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在铁岭监狱传染病院被迫害致死。

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沈阳东陵监狱:原狱长:李众,副狱长:李淑杰,狱政科科长:陈明祥

政委:陈笑含,

曲光 现监狱长 韩记国 副监狱长 孟斌 监狱长:(负责奴工劳动)

李润滨 五监区监区长: 盛国东 队长(迫害法轮功)

3、 人间地狱般的盘锦监狱

辽宁盘锦监狱位于盘锦市兴隆台区新生街,盘锦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那里发生了许多惨案。一些人员在中共邪党利用利益的驱动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忍、形式之阴毒实为罕见,令人发指,至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造成了许多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五年间,至少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范振国、刘庆华等)被迫害致死,仅二零零九年一年就有四名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一年又有两名被迫害致死。

盘锦监狱办公大楼
盘锦监狱办公大楼

迫害案例:

▲黄成被十指穿针,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黄成,男,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修炼,在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中,黄成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之多,期间他还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酷刑折磨多次,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疯狂迫害。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八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被酷刑折磨的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监狱开始强行“转化”,管教科的杨冠军、胡小东、李峰(科长)、中队长于×、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的没有好地方,接着把黄成的头戴上头套吊三天三夜,不让吃饭、喝水,最后放下来时,大队长管风春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逼迫黄成骂人。

在此期间,管风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带着肉丝伴着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从针头流出,在无法承受的痛苦中黄成昏死过去……直到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还有一次,四个恶警同时电黄成两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颗。当时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说,“我不干了,没这么整人的,我不赚这份钱(奖赏)了。”参与的犯人换了好几个,打人之狠毒,连犯人都看不过去。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左右,黄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被狱警杨冠军打数百个嘴巴子、大队长用手铐打胸部、各种电刑(水泥地泼水、水通电)等连续折磨,打的他呕吐并昏死过去,直到第二天都没苏醒过来,被送医院“抢救。从此黄成出现偏瘫、浑身浮肿、高血压(高压二百七十,低压一百七十)等症状,生活不能自理,经省级医院的检查,判定黄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狱不想承担责任,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给黄成办了“保外就医”。出狱后家属带黄成到各大医院医治,答复是:无药可治。出狱后的黄成还经常遭到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的骚扰、恐吓和威逼,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黄成回家后仅几个月,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吴连铁被野蛮灌食致死

吴连铁,男,四十八岁,沈阳市辽中县人。吴连铁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后被劫持在盘锦市监狱三大队。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吴连铁被带去管教楼洗脑班时,为反迫害开始绝食。绝食的第七天,吴连铁被第四次野蛮灌食时,发出一声特别惨烈的叫声。之后三中队值班犯人许彦林把吴连铁抬回监舍。当晚吴连铁大便出血,并肛门排血不止。值班犯人把吴连铁的裤子扒掉,把他抬到水房,用盆往他身上浇凉水冲洗。约到午夜时,吴连铁已快不行了,狱医李宁给吴连铁量血压为零,脉搏微弱,当时问管教科长王忠海是否送医院,王说:等伙房有人去做饭时,再送医院。五月二十二日凌晨,吴连铁已经停止呼吸后,尸体才被送医院。

吴连铁
吴连铁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盘锦市监狱通知吴连铁的家属去,家属去了之后发现吴连铁的尸体已在盘锦市殡仪服务中心的冰柜里。监管吴连铁的人说,已送过盘锦二院抢救了。但经调查,医院说送去时人已经死了。家人怀疑是迫害死,就检查他的身体是否有伤。结果在他左胳膊肘的里侧有一个三角口用邦迪创可贴粘着,衬衣上有血迹,嘴唇和牙齿之间有血迹。吴连铁的姐姐、哥哥与监狱的恶警进行交涉,家人说我兄弟进来的时候身体健康,为什么在这呆了几个月就死了呢?监狱的恶警说不出道理,答应给死者拿点安葬费。恶警见死不救,后又欺骗家属,说是急病而死,让其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签字,急速火化,销毁迫害证据。

▲黄立忠入狱一年,被严重电刑“猝死”

葫芦岛连山区法轮功学员黄立忠,曾多次被关押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折磨的出现生命危险。直到他被迫害死,这些非人的折磨才算结束。

黄立忠
黄立忠
黄立忠在狱中关押一年多,人就已经瘦得皮包骨
黄立忠在狱中关押一年多,人就已经瘦得皮包骨

二零零八年在中共邪党 “保奥运安全”迫害中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黄立忠被连山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十年,后被劫持到盘锦监狱遭受严重迫害。家人后期多次探望都被狱方拒绝。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才见上一面,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黄立忠妻子说:“我都认不出他来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整个人都“脱了相”。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黄立忠告诉妻子:把我电的昏死过去,后来一点点缓过来了。由于受到严重电刑,导致他耳聋、内脏也严重受损。黄当时非常虚弱,说话费劲,身体一直颤抖不停。十月二十五日晚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死因是“猝死”。黄的妻子表示,过去黄立忠身体一切正常,并且精神还好。怎么突然就“猝死”了呢?她找狱方想为丈夫讨公道,不断受到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及葫芦岛 “六一零”的恐吓与威胁,被迫在黄立忠属于自然“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提出的尸检要求被狱方、盘锦城郊区检察院拒绝。无奈只好将尸体火化。

▲卢广林遭毒打、开水烫,临终身上伤三十余处

卢广林,男,约六十岁,抚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卢广林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卢广林先被劫持到营口监狱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又被劫持到盘锦监狱继续迫害。每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两名犯人包夹,并每天往所谓“思想动态日记录”上记录其言行。严密监控,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接触。包夹犯人一般都是值班的,或是“关系犯”,“条件犯”,对恶警唯命是从。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超负荷做奴工。从早六点多一直干到晚五点多,没有休息日,稍有不慎就会招致殴打、电击等危及生命的酷刑方式。

卢广林
卢广林

二零零九年二月下旬,卢广林已经被迫害得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但还是对他进行了各种迫害,在“病监”期间,狱警指使犯人刘兵、王蒙龙等四人折磨卢广林。血腥迫害卢广林:犯人把导尿管系上,不让小便,卢广林绝食抵制迫害,在恶警授意下卢广林被灌大量盐水。以犯人刘兵为首的恶人用饮料瓶装开水烫他,造成他全身多处烫伤,有三处面积很大;冬季,恶警往卢广林的床上行李里和身上泼凉水,打开门窗冻他,在地上拖拉他等等。多次酷刑折磨后,卢广林牙齿被打掉,全身不能动,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神智不清……。三次出现生命危急的情况。二零零八年生命垂危时,盘锦监狱怕承担责任,想让他回家,由于清原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不签字,盘锦监狱没有放人。卢广林继续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于二零零九年二月被迫害致死。卢广林去世时身上伤有三十多处,为了推脱责任,病监队长大夫高俊满、干事张某指使三名犯人承担责任。盘锦监狱怕罪恶曝光,哄骗卢广林的女儿,很快将他的遗体在盘锦火化了。

▲妻子被虐杀后,王开明又遭酷刑、被注射不明药物致死

王开明(王开铭),法轮功学员,曾任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主任。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盘锦公安局高采派出所警察韩世龙、邢宝昌及街道办王国林等人,借北京奥运之名,绑架王开明,抢走钥匙,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私人物品。王开明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近半年后,二零零八年十月被盘锦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在锦州南山监狱迫害,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又被转到盘锦监狱四监区九中队,大队长王峻松等恶警对王开明进行各种残酷迫害。

王开明
王开明

姚桂兰
姚桂兰

原本健康的王开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被辽宁盘锦监狱四监区狱警迫害致昏迷不醒,被送盘锦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检查王开明脑内出血,有生命危险。抢救时脚、手都被铐着,躺在病床上,大剂量注射药物,人不能说话,只准女儿陪护(他妻子姚桂兰已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迫害致死)。女儿多次要求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拒不办理。结果只在二院住了十一天,就又把王开明拉到盘锦监狱医院,打不明药物继续迫害。半年后,王开明第二次脑出血,成了植物人。盘锦监狱又把王送盘锦二院所谓“抢救”,仍戴着脚铐、手铐。直到三月份毫无好转,盘锦监狱怕王死在监狱承担责任,给王开明办了保外就医,转到辽河油田中心医院,女儿护理,家中十多万元积蓄全都花光(因王被开除工职,停发工资、医疗保险),实在无钱支付住院费用,只好出院住出租房。二零一一年二月王开明身体状况继续恶化,经抢救无效,十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参与迫害的主要恶人

宋万忠,现任盘锦监狱监狱长,男,四十五岁,辽宁盖州人。此人目无国法,毫无人性,挟中共邪党的淫威,疯狂迫害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以各种非法手段驱使那里的流氓狱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并极力掩盖这些罪恶。宋万忠是周永康的余党分子,据不完全统计,自宋万忠任该监狱长以来,已有至少五名法轮功学员在盘锦监狱被酷刑折磨而死。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盘锦监狱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迁到全省各个监狱继续迫害。

4、肆意迫害的大连南关岭监狱

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为省级监狱,由辽宁省司法厅管理。南关岭监狱对外宣称“文明化管理”,实际上对在押人员实行封闭式的高压管理,并因此被刑事犯人称为“难关岭”。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叫嚣要实行“百分之百的转化”,残暴、血腥地进行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强制洗脑、奴役,至少六名法轮功学员(刘权、郑自强等)被迫害致死。

南关岭监狱大门
南关岭监狱大门

迫害案例:

▲王洪楠胸部被烙伤、肺部溃烂不堪,延误治疗离世

王洪楠,男,三十五岁,鞍山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被友好派出所恶警所长李继翔等人绑架,并施以酷刑,非法搜家等,抢劫现金三千二百元。王洪楠等后来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王洪楠等被鞍山市立山区邪党法院和“六一零”秘密开庭重判十二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王洪楠被劫持到大连南关岭监狱继续迫害。其间王洪楠被监狱恶警重刑拷打:胸部有几处烙伤,蹲小号。二零零五年王洪楠被转到五监区,他绝食抵制无理迫害,被恶警强制灌一把玉米面加两把盐做成的糊糊。二零零六年初,王洪楠的胳膊被迫害致残,身体出现不适,被带到医院拍X光片,后被告知没事;不久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再去医院检查,才发现肺已溃烂不堪。

王洪楠
王洪楠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十九分,王洪楠的姐姐接到狱方电话,说王洪楠得肺结核病重,王姐随后即赶往南关岭监狱;晚上八点三十三分王姐再次接到狱方电话,说王洪楠已死亡,并在王姐还未见到弟弟遗体的情况下,要求立即火化,王姐未同意。王洪楠的姐姐与狱方交涉,追问弟弟死因,恶警声称王洪楠有肺结核病史,王姐知道弟弟在被绑架前,从未得过肺结核病,二零零六年八月接见时,健康状况还正常;王姐又质问狱方为何不给治疗,狱方谎称没有人护理,王姐紧问为什么不找家属。狱方拿出医院的诊断书,以证明在王洪楠死前对其进行过抢救,而诊断书上的记录却暴露了狱方故意延误抢救时间的险恶用意:王洪楠于二十五日晚八点二十分被送到医院,八点二十四分死亡,终年三十五岁。

▲白鹤国遭电击、毒打,生命垂危,延误抢救惨死

白鹤国,男 ,四十五岁,辽宁灯塔市柳条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白鹤国被绑架,后被诬判十一年重刑,辗转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

白鹤国
白鹤国

白鹤国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被灯塔市佟二堡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又被灯塔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之后被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几年来受到铧子监狱恶警的多种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铧子监狱将白鹤国劫持至大连南关岭监狱,白鹤国坚持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犯罪,拒绝奴役劳动,遭恶警指使的数名刑事犯人顺地脱拽、惩蹲、罚站、拳砸、脚踢、警棒毒打、电棍连击、吊背手铐、关禁闭严管等等酷刑折磨,多次昏死过去。 二零零八年一月,监区长张树义、恶警赵晓琪指使刑事犯人周某在办公室毒打白鹤国,当时,白鹤国被打的头部变形,眼睛只剩一条缝,等到发现人不行了,送到医院,白鹤国早已辞世。

家属见到白鹤国的遗体时,看到头部鼓起一个包,身体多处有伤,瘦得皮包骨头,遗体被匆匆火化。据知情者透露:白鹤国遗体不光是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监狱为逃避责任,上下串通,伪造自杀证据:一把雪亮飞快的钢刀及一些法轮大法书籍,谎称这些物品是白鹤国带进监狱的,白鹤国是自杀自残致死。张树义给了死者家属四万元钱,至今张树义及周某仍逍遥法外。白鹤国被迫害致死案例已被联合国特派专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先生写入二零零九年提交联合国的年度报告中,成为联合国官方永久的、公开的正式纪录。同时明慧网也向人权组织也提供了参与杀害白鹤国的单位和凶手名单。

▲戴手铐、脚镣被送进监狱医院,王宝金被迫害致死

王宝金,男,法轮功学员,原营口市华新电子有限公司电子工程师,二零零一年九月被绑架,后被诬判十年重刑,非法关押在南关岭监狱十三监区。

王宝金
王宝金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王宝金喊“法轮大法好”,被强行关禁闭严管,遭受酷刑折磨;王宝金绝食抗议无理迫害,被折磨得昏迷不醒,血压为零,脉搏几乎摸不出来,大小便失禁,瘦得皮包骨;后被戴着手铐、脚镣送到监狱医院,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卢满库被恶警、犯人暴打,电击致无法行走,含冤离世

卢满库
卢满库

卢满库,男,鞍山市千山区唐家房镇文洞沟村人。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初被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卢满库被鞍山市岫岩县公安局绑架,并枉判十年重刑。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关押到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他抵制迫害,从不配合恶警的命令和指使,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小号里折磨。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连续三天遭到残酷迫害,恶警李秋生、于保和、王鹏指使犯人王辉、李广亮、邢延顺、陈旭光、徐小权,把卢满库衣服扒光,在卫生间内实施迫害,拳打脚踢,身体多处青紫,无法行走,每天由两名犯人架着出工。恶警李秋生多次用电棍电他、打他。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晚,卢满库被犯人王辉、李广亮、陈旭光、邢延顺、徐小权、王力迫害致死。

参与迫害的主要恶人∶南关岭监狱长高鹰、初愉

5、重污、奴役、加活摘的辽阳铧子监狱

辽阳铧子监狱(辽阳第一监狱)
辽阳铧子监狱(辽阳第一监狱)
辽阳第一监狱的接见室
辽阳第一监狱的接见室

辽宁省辽阳铧子监狱,后改称辽阳第一监狱,被专项拨款扩建监楼,用以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开始先后非法关押约有近六十名法轮功学员。整个生活监区笼罩在水泥厂排放的蓝烟里,气味非常刺鼻,不断飘落的粉尘颗粒肉眼都能看得到,可见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后来听说水泥厂监区多次发生多人被熏死熏昏事故,周边居民也向环保部门多年控告,甚至以堵塞大门等方式抗议。被犯人们称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辽阳铧子监狱三监区是专门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属于严管监区,是狱中之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酷刑折磨、奴役劳动造成多人(周德伟、卢文忠等七人)身亡。仅二零零四年就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迫害案例:

▲范学军疑被活摘器官致死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范学军十年前被辽宁铧子监狱迫害致死。死亡原因一直被掩盖着;直到二零一四年知情的亲友表示:范学军是被活摘器官杀害的,当时验尸时,家人就发现了这个秘密,但在中共的高压下,加上当时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还没曝光,由于恐惧,其家人没敢揭露出来,接受了所谓的“私了”方案。

范学军,男,一九七一年出生,家住沈阳市皇姑区渭河街,在沈阳商业城做面点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范学军去北京说明真相,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五拘留所、沈阳龙山教养院强制洗脑班。范学军二零零一年七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后被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二日范学军被迫害致死。目击者看到范学军遗体的情况:头部塌了、腰上有个洞、腿上有个划过的口子。尸体还被解剖。监狱为了封锁消息,二零零四年九月不许所有法轮功学员接见家人;而恶警们对外声称说范学军跳水泥罐自杀,可据知情人透露,范学军是被狱警指使刑事犯从水泥罐上撞下的。在辽阳铧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全封闭秘密迫害。监狱内设小号、禁闭室,狱警常胁迫刑事犯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有时亲自用电棍电击。范学军在罪犯逼迫下承担几人的劳动量,还被百般刁难折磨。范学军在死前曾绝食抗议迫害。

▲吕仁清被转押三所监狱,最终被折磨致死

吕仁清,男,三十九岁,法轮功学员,新宾县马架子村人。九九年“七二零”后,他两次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在抚顺劳动教养院。二零零二年七月,吕仁清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几个恶警将其毒打、酷刑折磨,后被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四个月,浑身长满疥疮。后吕仁清被非法判刑,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同年十二月份又被转押辽阳铧子监狱。

吕仁清
吕仁清

在监狱的几年中,因他不放弃信仰,在监狱里受尽酷刑:毒打,蹲小号,暴力灌食,造成吕仁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逼他每天坐小塑料凳。吕仁清被反复毒打,多次提出去医院检查,监狱一拖再拖,吕仁清从零五年九月份开始吐血,呼吸困难,监狱置之不理。零七年十二月,他的病情加重,又开始吐血,但监狱未给予治疗,致使身体状况越来越糟。

零七年十二月九日,吕仁清又被劫持到大连市甘井子监狱迫害,虽病情非常严重,仍被逼下车间干活。因他无法行走,被两个犯人抬到干活的现场,他绝食八日,抗议奴役迫害。当时他身体非常虚弱,仍在吐血,后经医院检查、拍片发现有恶性的肺结核病。十二月末,吕仁清又被劫持至铁岭监狱,经医生检查,发现吕的肺部有一个很大的洞,随时有生命危险,下了两次 “病危通知书”,但监狱拒不放人,直到零八年三月十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将吕仁清从铁岭监狱直接送到铁岭市结核病医院抢救,因胸部积水太多,整个心脏被挤偏移,医生再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做了手术。吕仁清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杨志忠被迫害吐血而死

杨志忠,男,五十岁左右,本溪桓仁县运输公司职工。在修炼之前患有黄胆性肝炎,病情很重,上楼都很艰难。一九九七年得法后,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杨志忠因坚持修炼,多次被非法拘留。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绑架并被劳教,非法关押在本溪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杨志忠从外地取真相资料时,被恶徒跟踪到当地,在家被非法绑架,遭到酷刑折磨与迫害,并被秘密判刑十年送大北监狱,后又转到辽阳铧子监狱继续迫害。杨志忠绝食反迫害。因长期遭迫害,杨志忠身体受到极大损害,直到生命危险时,恶徒们仍不放过。后来杨志忠吐血一盆子一盆子的吐,才被送回桓仁秋实医院,桓仁县警察一直监控,不让他与大法弟子接触,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杨志忠含冤离世。

▲二十八岁的好青年连平被奴役、殴打致死。

连平,男,丹东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连平被东港公安局长刘华、政保科长王润龙等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同年六月三十日,连平被东港六一零、公检法以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

连 平
连 平

二零零四年六月,连平等十余名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各监区,强迫干超负荷的劳役。监狱恶党给各监区下达迫害任务,强制这些法轮功学员“转化”。连平被转押到监狱的第三监区(特管监区)四大队,监区长李成新和四大队恶警王建军、郑小丰等人强迫连平每天推三、四百车布料,还有各种酷刑折磨。因连平一直拒绝“转化”,反迫害,监狱恶警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将连平活活打死,同时将连平的遗体解剖。年仅二十八岁的连平就这样被中共夺去了生命。

▲王景义到监狱不足一月,被迫害致死

王景义
王景义

二零零一年二月,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景义因散发法轮功资料被人举报,被警察劫持到瓦房店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景义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到辽阳铧子监狱仅十八天,九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参与迫害的恶警是:李成新、许长海、桑孝光、王建军。王景义的儿媳也是法轮功学员,目前还被非法关押中。

参与迫害的主要恶人

监狱长:赵宇山 副监狱长:陈仲国 孙波 申泽群 监狱医院:葛院长

驻监检察室主任:王庆彬 总监区长:李承新 警号:2184031

副监区长:许长海 警号:2184135 副大队长:李大海

队长:王建军 警号2184136 惠怀浩 警号:2184254 郑晓峰

主任:商孝光 狱政科科长:王奇 警号:2184028 副科长:邓云祥、赵国江

刑罚执行科科长:高玉宝 副科长:张晓峰 警号:2184455

纪检监察科:教育改造科科长:韩启弟

6、奖励犯罪的锦州监狱

辽宁省锦州南山监狱位于锦州市太和区南山路八十六号,锦州监狱集中关押的是由外省市转来的法轮功学员,因锦州监狱有入监监狱(即辽西监狱),凡锦州当地被判刑的男学员要先关押到锦州监狱,后分散到外市监狱。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锦州监狱恶人跟随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仅二零零四至零八年的四年间,监狱长辛庭权任职期间,就有张立田等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数十人被酷刑折磨,致伤、致残屡屡多见。参与迫害的狱警就有近百人。

辽宁省锦州监狱
辽宁省锦州监狱

马振峰,二零零九年任锦州监狱狱长后,他和管教狱长高文伟沆瀣一气,制定了“转化”指标,迫害法轮功学员,请来外地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做报告。他把监区、监区长、分监区长的考核与“转化”指标挂钩,并许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两千元,给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作伪证的犯人、医院狱医闫飞记三等功,重奖两千元。在权力和利益的驱使下,各监区的邪恶之徒采取酷刑、威逼利诱、伪善等手段企图“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狱警叫嚣:“必须百分之百‘转化’,不‘转化’就关小号。法轮功学员在出监前被要求必须‘转化’,否则狱方与当地派出所勾结,对其继续进行迫害。”

马振峰等被撤职后,王占所继任监狱狱长仍施行迫害政策,二零一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曲成业又被迫害致死。

锦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准保外,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直接迫害致死。

迫害案例:

▲崔志林尸体:脑后有一窟窿,睾丸肿大青紫…

崔志林,男,法轮功学员,阜新市人,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崔遭市“六一零”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后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三岁,次日家属接到说他“跳楼自杀”的通知。家属尸检时看到死者身体被打得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瘦得皮包骨,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窟窿,牙龈已腐烂,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胯外、两大腿内侧、膝盖以下、踝骨长期电击痕迹,肘部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处理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

崔志林
崔志林

崔志林生前在锦州监狱五监区曾被监区长李秀平、副队长潘志勇、小队长刘建东迫害。恶警对他进行强制洗脑和暴力转化。其中八天八夜不准崔志林睡觉,铐在特制的大铁椅子上,毒打、体罚、电棍电。恶警指使犯人吴斌、薛林明、张永哲、张万江等监管崔志林,喝水、吃饭都被限制。狱方声称崔志林在李秀平监区长办公室(二楼)“跳下自杀”。锦州监狱为了隐瞒罪证,八月五日,管教科长魏晓明召开一百五十三名犯人大会,威胁犯人不许乱说,统一口径,妄图使命案石沉大海。

▲关小号,强行灌食辛敏铎被迫害致死

辛敏铎
辛敏铎

辛敏铎,男,三十三岁。原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技术员。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被盘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许皓、黄海欧等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在盘锦市看守所遭受恶警毒打、被施酷刑以及捏睾丸等性迫害。后被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和中级法院非法冤判十三年。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一日,辛敏铎被秘送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辛敏铎因拒绝认罪,监狱恶警将他关小号,强行灌食等迫害,长期拒绝家人探望。同年九月一日,辛敏铎被锦州南山监狱虐杀。监狱恶警为了掩盖罪证,九月三日早六点左右,强行火化辛敏铎的遗体。直接参与迫害辛敏铎的恶人有: 狱政处:高文伟(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刘治国、张小平、马慧,十大队大队长:赵立新、张凡宇,监狱狱长:辛廷权,迫害最凶的是刘治国、赵立新、张凡宇,高文伟、辛廷权背后指使。

▲曲成业被酷刑折磨,多次病危,脑梗塞导致死

山东莱州市法轮功学员曲成业,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被辽宁锦州监狱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锦州市公安局伙同山东莱州国保大队三十多个警察,将大法弟子曲成业从莱州市沙河镇家中绑架。后来曲成业被锦州太和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期间,关押期间受尽折磨与虐待,身体多次出现病危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家人几次探视,要求回家休养,狱方都无理拒绝。

曲成业
曲成业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曲成业的身体被迫害得已很严重,会见亲人时得被人搀扶着出来,脑梗塞导致两腿连走动都已无力,嘴歪斜。家人强烈要求接回家,监狱六大队李大队长、狱警邱国华 (音)口口声声保证曲成业健康没问题,拒绝家人的合法要求。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一天之内,监狱二次通知家属,第一次称“病危”,第二次称“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奈火化了遗体,捧着骨灰回家了。这是继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迫害致死之后,锦州监狱迫害死的第二名莱州法轮功学员,也是被锦州监狱直接迫害致死的第四名法轮功学员。

锦州监狱不给法轮功学员正常保外就医的权利,甚至直接迫害死法轮功学员。

参与迫害的主要恶人

原监狱长:辛廷权 副监狱长:杨庭芳 政委:马振峰(现监狱长)

狱政处长:高文伟 锦州南山监狱监狱狱长王占所 锦州南山监狱政委吴旭

7、其它监狱迫害致死案例,

其它监狱包括:本溪市监狱(迫害致死刘青春、程元龙、展大军、温景松4人),抚顺南花园监狱(迫害致死王文举、王文革2人),营口监狱(迫害致死刘来彬、张广洪2人),(凌源第一监狱(迫害致死窦振洋1人),辽中县监狱(迫害致死韩庆财1人),不明监狱((迫害致死孟勇、邓中孝、李上荣3人),共13人。

迫害案例:

▲韩庆财被辽中县监狱迫害致死

韩庆财,男,六十二岁,法轮功学员,原沈阳市辽中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

韩庆财
韩庆财

二零零一年,韩庆财进京上访,被判刑三年,关押在辽中县监狱。韩庆财在关押期间受到严重摧残折磨,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奄奄一息的韩庆财被放回家,仅十一天后,他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窦振洋被冤判无期 在凌源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窦振洋,男,时年五十九岁,抚顺市顺城区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后,因同炼法轮功的妻子王国英被绑架,窦振洋给市长打电话要求无条件放人。由于该市长仇恨法轮功学员,便把一个莫须有的“颠覆列车”的罪名强加在他的头上欲置其于死地,并用名叫“穿林海”、“过雪原”的酷刑三遍将他屈打成招,二零零五年六月窦振洋被枉判无期徒刑,被关押在凌源第一监狱。

窦振洋
窦振洋

二零一二年初,窦振洋被凌源第一监狱迫害致死。当时家属看到躺在地上的窦振洋四肢蜷缩着,瘦得皮包骨,胳膊两臂上端有被捆绑的宽宽的红印,两侧肋骨处有瘀血扩散的痕迹,脚上掉块肉皮,浑身是伤。

▲刘青春被本溪市监狱迫害精神失常后致死

刘青春,男, 四十八岁,抚顺清原县夏家堡乡优秀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各种疾病全无,一家三口人其乐融融。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刘青春去北京证实法,多次被非法拘留,又被学校开除。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刘青春被劫持到抚顺市劳动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十点多,刘青春去开原县大三家子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开原县李台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三月遭开原县检察院非法起诉,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本溪市监狱遭受迫害。刘青春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每天被关在小号里。监狱怕他们的违法行为被曝光,不许家属探视刘。刘在被关押期间,狱警使用电棍、罚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并胁迫、怂恿犯人用各种流氓手段帮助实施迫害。后刘青春被监狱迫害得精神失常,期满出狱时,刘神志不清,遍体鳞伤,回到家什么也不说,也不愿见人,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中发现用信纸包着两张白纸,上面反反复复写满了几个字:几号电棍打左眼,几号电棍打右眼,电棍、电棍、电棍……。

▲程元龙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

程元龙,男,五十五岁,法轮功学员,抚顺市顺城区人。程元龙二零零一年十月间张贴真相资料,被人恶告遭邪党人员绑架。十一月程元龙被当地公安非法拘留,恶警用皮鞋踏他胸肋导致内伤,半年多未愈,后被非法劳教。在抚顺武家堡劳动教养院,他当面痛斥恶警王军等人的迫害行为,多次被送入严管班和洗脑班隔离体罚。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他被政委刘志刚、大队长吴伟等恶警指使暴徒疯狂殴打、强行关小号,双手吊扣在铁门上长达一星期。程元龙抗议邪党的迫害,拒穿囚服、拒背四十五条、不参加所谓的“集训”,多次写材料揭发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并对自己被非法劳教提出上诉。

程元龙
程元龙

劳教所大队长伍蔼东(音)、管教任福明等恶警勾结东洲当地辖区的派出所,捏造事实,指使劳教人员做假证,以莫须有的罪名将程元龙“逮捕”。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恶党人员在无证据情况下秘密审判,对程元龙非法判刑六年,后劫持到本溪市西湖监狱迫害。几年监牢的非人迫害,使程的身体消瘦,苍老,因始终不“转化”,迫害也在升级,最后身体虚弱到不能站立。期间家属探视提出保外,狱方以种种借口不放人。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狱方眼看人不行了,没有通知家属,把程元龙抬回家。半年后,程元龙由于身体被迫害十分严重,最后无法进食,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

▲王文举仅二十天就被抚顺南花园监狱迫害致死

王文举,男 ,三十八岁,鞍山岫岩县汤沟中学英语教师。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课堂上讲真相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四月初,王文举从沈阳监狱城新入监犯监狱,转到抚顺南花园监狱严管监区关押,被强制奴役劳动。

王文举
王文举

“严管监区”当时的监区长是肖然,犯人头目叫迟勤(抚顺市人)。王文举被关进严管监区后就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被转到监狱内的小医院里遭到野蛮灌食。狱警把王文举牢牢绑在床上,迟勤带着几个犯人死死按住王不让他动。狱警把一根胶皮管子从王文举的鼻孔穿到他的胃里,瞬间鲜血就从王的鼻孔涌出。后来迟勤每天带着犯人给王文举野蛮灌食。肖然与监狱高层的命令和授意下,折磨迫害王文举。用手指弹王的眼睛不让他睡觉,任意辱骂侮辱;不给松绑,让大小便全便在床上,泡在身下。后来,王文举要求拔掉灌食的胶皮管子,自己吃饭。监狱方却要挟王文举写保证不再绝食,王文举不写,监狱就坚决不给拔管子,不让他自己吃饭。后来王文举完全丧失神智,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监狱把王文举转到抚顺矿务局医院,四月二十七日王文举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八岁,遗体眼眶有瘀青,从沈阳被转到抚顺,仅仅二十天左右,就被南花园监狱迫害致死了。迫害死王文举的直接责任人有:时任副监狱长的栾福选,后来南花园监狱宣称:王文举是因为霉中毒而死,与别人无关。绑架责任人:恶警林孝。

参与迫害的恶人

本溪市溪湖监狱(市直),地址: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火连寨镇寨东路44号,邮编:117003,

信箱地址: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842区号:0414

本溪市司法局局长焦林

鲍杰青 监狱长陈忠维 副政委(610头目)田登峰 副监狱长:田勇 副大队长:(心狠手辣没有人性)赵学增 教育科长张春业、张新东 教育副科长白羽 副监狱长樊洪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医生:刘伟、车佳骥、盖铁柱

(三)辽宁地区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概况统计

1、辽宁被监狱迫害致死的99名法轮功学员概况:(含需进一步確认7人)

姓名地区绑架时间刑期关押监狱遭受酷刑及出监简单情况离世时间
孙宏艳 辽中县2000-07不明监狱医院打骂、隔离迫害、注射药物2001-03
刘丽云葫芦岛市2001-124年女子监狱小号、电棍、毒打、吊铐2002-07-23
蔺志平 建平县2002-043年大北监狱毒打(头骨打塌,胳膊打断)2002-11-25
李忠民 大连市2002-01-1215年沈四监狱灌食、大字形固定2003-03-04
孙玉华 鞍山市2002-064年女子监狱暴打、绑死人床、灌大便2003-4-11
邹清雨 沈阳市2002-1-04不明女子监狱老虎凳、大挂、棒打、电击、2003-04-17
李洪增不明不明不明辽宁女监不明2003-06
吴元 凌源市2002-08-144年第二监狱食道癌晚期2003-12-10
李广珍 建平县2002-103年女子监狱蒙被子暴打,奴役后8月2004-06-18
关文江 新民市不明13年第二监狱暴打、奴役、打毒针2004-08-05
周智 本溪市2003-0511年第二监狱长期灌食2004-08-16
于凤华 丹东市2001-018年女子监狱折磨得奄奄一息,回5日2004-05 -10
韩立国 凌源市2001-10-226年,第二监狱曝晒、老虎凳、电击、奴役2004-8- 23
高连义 沈阳市2002-02不明监管医院蓄意谋杀2004-09
李凌 锦州市2002-05-284年女子监狱灌食、棉被捂头2004-11
李夕云抚顺 辽女毒打,犯心脏病被拖着出奴工致死2004-11
倪淑芹 凌源市2002-03-034年女子监狱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回1年5个月2005-03-13
孙倩 抚顺市2002-10-109年第二监狱关禁闭2005-3-22
彭庚 盘锦市2002-08-1213年沈阳监狱被迫害大口吐血2005-07-14
石胜英 沈阳市2004-11-304年女子监狱暴打、电击、揪头撞墙2005-08-25
于力 大连市2001-05不明女子监狱吊铐、暴打、开水烫,回近2年2005-09
范维淮 朝阳市2002-04-1710年大北监狱迫害致肝癌晚期,回6天2005-12-12
王秀霞沈阳市2002-02-064年女子监狱毒打、奴工、睡地、浇冷水2006-1-24
刘丽华 大连庄河2001-07-277年女子监狱食管被切开,回10天2006-01-27
丛培莲 朝阳市2002年10年女子监狱被迫害浑身出汗,双手抖动,回2年?2007-05-13
张桂芝 本溪市2007-03-09不明女子监狱不明2008-02-12
孙素珍铁岭 辽女迫害得不能走,大小便失禁,不让吃饭,回近3年2008-2-18
王红梅 不明不明不明女子监狱坐板、剥夺睡眠、暴打2008-05
王淑霞 调兵山市2007-113年女子监狱吊铐、毒打2008-06-03
蒋秀花 抚顺市2002年8年女子监狱迫害成脑瘤2008年
程继英

鞍山20033年女子监狱2006年7月被从监狱放回,从双眼失明到卧床不起,2008-09-19
李淑贤凌源2002、20054辽宁女监迫害成尿毒症、膀胱瘤,长期便血,回2年2009-6-1
张凤珍沈阳20013.5同上毒打致肝破裂,全身瘫痪,丧失语言功能,回5年2010-3-9
史迎春 葫芦岛市2008-08-027年女子监狱暴打2010-03-17
侯延双 凌源市2001-10-2114年沈一监狱毒打,迫害多种疾病,不予治疗2011-04-03
丁振芳 大连市2007-08-168年女子监狱毒打、吊铐、药物迫害2011-08-01
王春香 丹东市2006-10-318年女子监狱毒打,迫害多种疾病,不予治疗2011-09-25
李冬青沈阳19997年辽宁女监毒打,虐待,送精神病院回4年?2011?
邱清华 辽中县2008年4年大北监狱提法、打骂,回2月2011-10-12
李新良 东港市2002-04-047年沈一监狱毒打、小号、抻床、扎针,回近3年2012-01-25
王杰 沈阳市2002-107年女子监狱吊铐、灌食、电棍,回2年半2012-04-21
李芹丹东20064 被家人保释后被迫流离失所,2012年含冤离世2012
吴树艳 沈阳市2006-05-247年女子监狱罚站、剥夺睡眠、毒打,回1年2013-06-02
董欣然 沈阳市2000-03-31不明监狱城毒打、烟烫,回9年2013-11-12
李尚诗 盘锦市2004-04-2014第一监狱小号、体罚、饿饭2013-11-22
杨春玲 大连市2005年7年女子监狱毒打、胶带缠头、剥夺睡眠,回近1年2014-04-02
刘路香 鞍山市2012-07-123年女子监狱酷刑不明(尸体惨不忍睹) 2014-09-03
李丕云 沈阳市2013-06-063年入监队两次遭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奄奄一息 回1月2014-10-31
王敏 沈阳市2001-06-14五年女子监狱迫害致乳腺癌,回8年2014-00-01
徐春霞 抚顺市2013-12-084年女子监狱镣铐(被迫害肠子溃烂)2014-12-02
刘凤梅锦州2008-213年辽宁女监迫害致乳腺癌晚期,回2年多2014-12-18
朱玉兰抚顺20114年辽宁女监应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期满回家,可是仅剩下五天,却传来了亲人离世的噩耗。2015-4-5
郭春占葫芦岛20103.5沈一蹲小号、坐老虎凳、电棍电、开水烫、用约束带死勒心脏部位等 回1年半 2015-4-30
杨融抚顺2003-53.5沈阳大北患严重的肝硬化腹水被保外就医, 回1个多月2005-3-24
张友金清原 东陵监狱迫害患肺结核2007-10-22
郑守君沈阳 同上遭毒打,头部打成重伤,在辽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见到尸体2008-8-19
徐大为清原 同上多次野蛮灌食、关小号、上大挂、重铐入肉、电棍电击,头发花白,致骨瘦如柴,精神失常。回2周2009-2-16
张长久抚顺2002-44同上精神失常、身体骨瘦如柴,回3年多2009-6-20
曲山林 凤城市2010-09-053年东陵监狱遭受电棍、殴打、关小号非人折磨,迫害致胃癌,送医院胃被切除2/3,生命垂危,2011年底保外回家,曲山林已骨瘦如柴。2012-05-16
王文章铁岭2009-20134东陵监狱迫害出现脑血栓症状,又勒索8000元,回半年后2014-3-28
运政群本溪 同上迫害致肠癌,回4月2015-2-13
吴连铁辽中 8盘锦野蛮灌食,致便血不止,延误治疗,死后送医院2006-5
卢广林清原 13同上遭毒打、开水烫,临终身上伤三十余处2009-2
刘庆华四平2007-5-43同上迫害患严重的肝硬化,回不到2月2009-2-23
王开明辽河油田2008-4-284同上打不明药物,两次被害脑出血,成植物人,回8月2009-9
黄立忠葫芦岛200810盘锦严重电刑猝死2009-10-25
黄成锦州2008-2-256盘锦八根高压电棍同电击,十指穿针,致偏瘫 回半年2011-2-24
范振国凌源2008-7-298盘锦长期遭精神和肉体摧残折磨和超负荷的奴工劳役,使范振国经常昏死休克。 2011-9-11
王洪楠鞍山 12大连南关胸部被烙伤、肺部溃烂不堪 延误治疗2007-1-25
白鹤国辽阳200211同上电击、毒打,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头部凸起大包生命垂危,延误抢救 2008-1-5
刘权本溪 12同上辗转本溪大白楼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致死2008-5
王宝金营口2001-910同上关禁闭严管,遭受酷刑折磨得昏迷不醒,血压没有,脉搏几乎摸不出,大小便失禁,瘦得皮包骨;被戴手铐、脚镣送到监狱医院2009-12
卢满库鞍山2008-510同上酷刑折磨致死2010-7、8
郑志强丹东 大连南关被监狱迫害致死。吊在窗上,伪装成自杀现场2004-4-4
连平丹东 辽阳铧子被多名罪犯殴打致死。强迫推三、四百车的料,被恶人,从二十多米高的大罐上坠下,造成死亡。尸体还被解剖2004-7、8
范学军沈阳2001-710辽阳铧子也有同上疑问!

遗体情况:头部塌了、腰上有个洞、腿上有个划过的口子。尸体还被解剖

2004-9-12
周德伟沈阳2001-6 同上迫害患胸膜炎,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 回家15月离世2004-9-29
杨志忠本溪2003非典10同上被迫害吐血而死,回1年?2006-1-19
卢文忠?不明 同上迫害出一身病,回家不久死亡,1年?2007年前?
吕仁清新宾2002-3 同上多次毒打,蹲小号,暴力灌食,致肺部有一个很大的洞,胸部积水太多,整个心脏被挤偏移2008-4-29
王景义大连 5同上劫到监狱不到1个月死亡2008-8
崔志林阜新2002-9-1811锦州尸体:脑后有一窟窿,睾丸肿大青紫…2004-8-4
辛敏铎辽河油田2005-8-313锦州关小号,强行灌食等2006-9-1
张立田山东2008-45锦州毒打致死2008-11-17
曲成业山东2008-2-256锦州迫害致多次出现病危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2402012-3-20
韩庆财辽中20013辽中严重摧残折磨,奄奄一息被放回家。 回11天2003-8-19
王文举岫岩20043抚顺野蛮灌食,致丧失神智、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2005-4-25
王文革抚顺 抚顺始终遭各种酷刑迫害2005-5
程元龙抚顺2001-116本溪迫害极度严重,后不能站立,无法进食 回半年后2008-3-7
温景松丹东20054.5本溪被折磨的奄奄一息,2006年保外就医后离世2008
刘青春清原2003-1-134同上关小号,电棍电、刑罚致精神失常。 回2年多2009-9-16
展大军抚顺2004-85同上突发脑出血,回2年多2011-10-9
刘来彬营口2004 营口两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回2年2009-10
张广洪鞍山20034营口被绑在老虎凳上电击,染上肺结核,现糖尿病症状。2007年出狱后病加重2009-4
窦振洋抚顺2001-2005-6无期凌源穿林海、过雪原瘦得皮包骨,浑身是伤2012-
李上荣沈阳200010锦州?(2007年转锦监前非法关押瓦房店监狱迫害)肺部有空洞。 回1年多2011-12-30
邓中孝抚顺2009-4-177在狱里2~3个月就被迫害得不行了,回家后3年2012
孟勇海城 10 2010-11出狱时人只有一口气,2012-9-5

2、辽宁被非法判刑后致死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概况表

1张莉鞍山2002-3-19无期在鞍山第一看守所气管被割开,两臂腋下均被刀割开。她的遗体周身都被恶警用白布包裹着。2002-8-27
2张素迎抚顺20095迫害致死
3戴玉兰 20021年半迫害致死
4周春英 迫害致死
5冀 龙请原19995迫害致死
6李德相新宾20004+4迫害致死
7高杰铁岭 4年半看守所病情进一步恶化,恶人们看高杰人实在不行了,被迫给高杰办理一年的监外执行。看迫害致命危回家后离世2014-1-15
8张翠珍本溪1999-103女,66岁,本溪市范专科学校退休教师。三年的监狱生活中,张翠珍遭受严重迫害,致使身体恶化,双脚开始腐烂,深可见骨,出狱时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看守所,马三家2003-1-7
9李玉萍沈阳 3年半李玉萍(3年半,保外就医,致死)
10马昌月沈阳2012-63年马昌月(3年,保外就医,致死在家监外执行)2013-8-27
11张春志沈阳 迫害致死
12苗奇生沈阳 2年迫害致死
13杨树林丹东 7年(常人,7年,致死)
14范淑英丹东20084年范淑英(4年,致死)2012
15徐桂兰东港2004-113年女,六十一岁, 监外执行迫害不断。2013-1-30

3、辽宁监狱历年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情况数据图表:

二零零一年:1人
二零零二年:2人
二零零三年:6人(沈阳监狱城5人)
二零零四年:13人(沈阳监狱城8人,铧子监狱3人)
二零零五年:9人(沈阳监狱城6人)
二零零六年:5人(辽女2人)
二零零七年:4人
二零零八年:14人(辽女6人,铧子监狱2人,大连南关2人,本溪2人)
二零零九年:11人(盘锦监狱4人,东陵监狱2人)
二零一零年:3人
二零一一年:9人(沈阳监狱城5人,盘锦监狱2人)
二零一二年:8人(沈阳监狱城5人)
二零一三年:3人
二零一四年:8人(辽女5人)
二零一五年:3人

辽宁监狱历年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情况数据表

年 份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年 份被迫害致死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20011人200911人
20022人20103人
20036人20119人
200413人20128人
20059人20133人
20065人20148人
20074人20153人
200814人总 计99人


4、辽宁各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地区分布图表:

辽宁各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地区分布表

地 区被监狱迫害致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地 区被监狱迫害致的

法轮功学员人数

1沈阳20人9盘锦4人
2抚顺17人10锦州3人
3朝阳10人11铁岭3人
4丹东9人12营口2人
5大连6人13辽阳1人
6鞍山7人14阜新1人
7本溪5人15外省4人
8葫芦岛4人16不明地区3人
总 计99人

5、被辽宁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按性别,男63人,女人36人;

刑期最高是无期,最短3年;年龄最高74岁(男)66岁(女),年龄最低28岁(男)。

6、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地点、时间分布图: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监狱迫害致死场所数据表

被迫害致死地点 被迫害致死时间 被迫害致死人数 
1在监狱内被非法监禁期内52人
2保外或

期满释放后

回家1个月内4人
回家半年内11人
回家1年内18人
回家2年内23人
回家3年内30人
回家3年后15人
3死因、地点不明的2人
总 计99人


7、参与迫害的主要恶人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 邮编:110032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责任人:单成繁、黄涛、单启新、董雪飞、周春山、张代书、李正良、于兆洋、杨莉、姜晓钟、牟家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报道: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信息:单成繁 局长 黄涛 政委 单启新 副局长董雪飞 副局长

周春山 政治部主任 姜晓钟 局长助理

杨莉 政治部主任 (原辽宁省女子监狱长)牟家立 局长助理、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原沈阳第一监狱长)陈泰宝 省监狱协会会长

下载附录2:辽宁地区各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名单(84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