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放下自我”的一点浅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最近,网上关于“放下自我”的文章不少,我也谈一下近来对“放下自我”的一些认识,与大家一起切磋。

一、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法

“七二零”后掉下去的同修,虽然我们找回来一部份,但还有一部份以各种借口障碍着不能走回来。如什么儿女不让,或考虑儿女前途、或认为现在我们在和××党斗。也知道大法好,心里放不下法,但不学法不炼功。就是被“情”、“怕”及“党文化”在障碍着。有的虽然一直没放下,也学法炼功,但就是对劝“三退”不理解:“好就炼呗,说人家(指××党)不好干啥?这不是争斗心吗?”还有的说:“说结束也不结束,什么时候是头啊?”甚至打麻将缺人还凑个手,手里死死攥着人不放,还想得到超常的东西,用人心衡量法。跟他说这时间是师父延续来救人的,也在等着你,现在结束了你够标准吗?你理解是法,不理解就不是法吗?师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续着结束时间,一旦结束了你怎么办?一个强大的“自我”障碍着真我不能在法中精進,迷失了回天的路。

还有人固守自己在某一层次的认识,认为自己的认识是绝对的,和自己不一样的认识一概排斥,其实已经变相给法下了定义。师父讲:“我叫你们转变人的认识不是叫你们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但也不是无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们清醒的认识大法。”[1]

二、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同修

有的同修把当常人时的想法带到修炼中来,说什么“我以前就这样”。以前你是人、人的观念,现在修炼了是要修去人心的。用自己人心去衡量周围发生的一切,认为都是偶然的,针对自己来的,想当然,自以为是,感情用事,无端制造很多本不该发生的矛盾,几年心性关过不去。师父早就要求我们要“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2],告诉我们“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2]。可心性考验来的时候就把它当成是偶然的了,什么法也想不起来了,争斗心、怨恨心都上来了,一次一次把师父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推出去了。遇到矛盾绕着走。

修炼中最忌讳用常人心去衡量同修。师父讲:“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标准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3]是因为自己的心性低才把别人看得低。

就象过家庭生活一样,如果总是盯着对方的不足(或用自己的优点衡量对方的缺点),那么这个家就不会和睦,就会矛盾不断。前几天我看一篇交流文章《“聚宝盆”和“垃圾桶”》上有这么一句话:“总看别人的优点你就是个聚宝盆;总看别人的缺点你就是个垃圾桶。”我深有感触。那么我们总看自己的优点你就无法提高,总看自己的缺点那就知道自己今后努力的方向,那样提高一定是突飞猛進的。

前几天看交流文章,同修举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弟子他的师父让他把一把盐放到一杯水里,再把一袋盐倒入湖里,各尝一下水的味道。给我感触很深:我经常遇到这样的事,帮同修做完事,闹一身不是。我这个不平衡,和同修大姐唠叨,大姐却说:你心性容量该扩大了。我想:是啊,修炼人的心性容量不能总在一个水准上啊!同样一个关,心性容量低时简直象是无法逾越,而心性容量提高后,这点难什么都不是。是你变高大了,那点难相对变小了,就容易过了。师父讲:“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3]提高心性后确实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3]。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这样的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想就是修善的问题,师父讲过:“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4]而且善在不同层次,要求也不同。

三、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自己

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卑型,认为自己年龄大了、没文化、记忆力不好,我笨学不会等人的观念,障碍着自己,不把自己当做修炼人,致使很多证实法的事做不好。你连想做的一念都没有,师父怎么管你。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3]如果想:都是大法弟子,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我是超常的,我有师父管。那么结果一定是大不一样。

另一种是自大型,认为自己了不起、瞧不起别人,自以为是、我行我素。有的同修特别顾及自己的面子,错了也不让说,也不道歉,其实是光修别人没修自己。心性关反复过,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心神不宁的,师父又不能给你把关撤了,因为不会不去此心而圆满的。旧势力还会把这个心加强,利用你的人心在大法弟子中起到搅事的作用还不自知。作为修炼人把自己的面子看得太重,脸皮薄,不让说。人的面子值几个钱,这不是情吗?固守人的东西不放,这是修炼的强大障碍。师父早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和《曼哈顿讲法》中就要求大法弟子不能不让人说,不能一说就炸。为什么不严格要求自己呢?

四、放下自我,分清真我假我

多年以前,我看到一篇网上文章,是一个开天目的同修写的:看到有一层空间有一个自己的观念构成的自己的一层身体。当人的主意识不强时,是它在主宰人的思想和行为,它也知道它是要被淘汰的,所以它也希望主意识修好了能够救度它。但人的主意识不强时,它还要起作用。也就是说它不是真我,是人后天观念构成的假我,它是真实存在的。

我们是在矛盾中使自己提高上来、真正得功。在邪恶的迫害时期,人的主意识不强时,邪恶也会往大脑中打不好的想法,甚至是非常邪恶的,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这么坏的想法当常人时都没有,肯定是邪恶反映过来的,正念一强,就有正面能量来加持,那个东西就解体了,千万不要把它当成自己。

我经常提醒自己:能做各种真相资料的智慧是师父给的,是为证实法的,绝不能产生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所以只要有想学技术的,他想学,我就耐心细致的,毫无保留的教。但偶尔脑中还是冒出:既编辑做资料,又装系统还安卫星锅,采购各种耗材,同时找需要帮助的同修交流,交流文章也在网上多次发表,样样行,觉的自己了不起。但马上意识到这是因自己的人心没去净,被邪恶加强了,是它想毁掉我,这不是我,我不承认它。而且要抓住它,灭了它,不给它下一次迫害我的机会。没有师父安排我能做什么?!

有时还冒出这么一念:等法正人间时,让同修和留下来的世人来参观一下我们的资料点,能够平稳的走到最后,多不容易啊!但马上又意识到这是多强的名利心、做事心啊!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而且还有很多师父安排的自己没有做好呢?把师父安排的归功于自己,这不是贪天之功吗?

宇宙正法和大法弟子的修炼即将结束,旧宇宙残存的邪恶虽然少之又少了,但还在寻找机会行恶,所以我们时时刻刻,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不能放松,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使我的全部都能同化真善忍特性。

五、放下自我,实修向内找

十多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这个同修看到在另一空间,无论是学一种知识还是与人沟通,如果你是慈祥、和善的,那么你的场就和别人的场是相容的、沟通的;和想学的知识的场也是相容的、沟通的(因为在另外空间一切都会体现出生命来),所以就很容易与人沟通、配合,对所学东西理解的就快。如果你对那人或知识反感,那么两者的场是排斥的。与同修交往合作时,能多看别人的优点,及时向内找,多从整体着想,放淡自我,那么双方的场就是相容的、沟通的;这样就一定能配合好。

开始看到师父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5]我以为是一句形容词,而同修看到,向内找这个法宝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是个灵体,是一开始得法时,师父就给下上了。当我们动念向内找时,这个机制就开始启动了,就能钻破我们人的各种观念的外壳,我们才能提高上来,既然师父赐予了我们这么珍贵的法宝,为什么不好好运用快点提高上来,更好的助师正法呢!这不是对师父的最好回报吗!我发现:谁向内找,谁就提高的快。如果放不下自我,一个强大的自我障碍着,就做不到真正向内找。

最近的一篇交流文章《放不下自我很危险》,说的是一同修正念从黑窝闯出,但回家后独来独往,不与同修交流,不看《明慧周刊》,最终被邪恶迫害离世,亲朋好友对大法都不理解。固守自我真的很危险。

我与同修交流或写交流文章引用师父话时,有时感觉不是在证实法,而是用法来证实自己,这样对方感觉我是强迫让他接受我的认识,是我拿法在压他,他不敢说我是错的,因为有法做依据,但心里很反感,不但没达到沟通的目地,效果竟是反对。

另外,最近我悟到:旧宇宙是为私的,而新宇宙是无私的。放不下自我,就无法做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就是有漏的。再有,旧宇宙的规律是成住坏灭的,新宇宙是圆容不灭的,圆容不灭是因为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形成了向内找的机制,就具有了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的能力,自动修补,才能具备新宇宙的智慧,才能圆容不灭的。

放下自我,才能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
放下自我,才能分清真我和假我
放下自我,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
放下自我,才能真正做到无私无我
放下自我,才能做到真正向内找
放下自我,才能整体协调配合好
放下自我,才能去掉所有执着心
放下自我,才能心系众生慈悲众生
放下自我,才能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兑现誓约

以上是我对“放下自我”的一些粗浅认识,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取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