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邪悟 从新修炼 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不久迫害就开始了。二零零一年,我上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学法不深,在劳教所被转化,以至后来完全离开了法,邪悟了。直到二零一五年四月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热心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了。

一、从邪悟中醒来

刚从劳教所回来,有学员跟我说:“我们的转化是错的,我们都写了严正声明。”我听了之后不以为然。二零一五年四月的某一天,我觉得很无聊,想干点什么,依稀记起有学员送给我几本大法书和资料,于是我找了出来,其中有师父的两本新经文,我心里犯嘀咕,不是说师父没有经文了吗?怎么又有新经文了呢?我拿起经文认真的看了起来,第一遍看完觉得没看够,接着看第二遍,第二遍看完,还觉得没看够,接着看第三遍,第三遍看完,我坐不住了,原来大法弟子还要证实法,还要救度众生哪!我一直认为自己还在修炼呢,原来早就离开了大法!

这时我想起师父《助法》这首诗。以前看这首诗看不懂,现在豁然明白,随着以后不断深入学法,发现自己完完全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1]原来自己已经完全邪悟了,当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个悔恨的心啊真是无以言表。我对同修A说“帮我上网写严正声明吧。”她说好。

几天后她说声明要自己写,于是我开始自己写,写着写着就流泪了,发现原来写严正声明的过程是一个内心忏悔的过程,是一个彻彻底底醒悟走出邪悟的过程。想想这十几年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错过了多少次讲真相的机会,又有多少有缘人与自己擦肩而过,我无法原谅自己,我无数次忏悔 “师父啊!弟子有罪呀!”不久看到明慧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周刊,封底有一副油画,这幅画对我的震动极大,震撼了我!画面上一位警察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忏悔,我眼含热泪久久地凝视着画面,仿佛自己置身在画中,那个跪着的人是我,耳边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你现在赎罪还来得及。”

二、突破自我,勇敢地迈出面对面讲真相的第一步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2]反复阅读师父的讲法,我问自己,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同修B很热心,给我带来了语音电话,打了两次发现不行:1)不会操作,两次都是同修操作的,2)不能确切知道对方的反应态度,感觉很无奈,于是放弃了。接着开始发信、写信,可是同样存在着上面的问题,于是又放弃了。这时我决定面对面讲真相。做出这样的决定后,我来到街上,可是发现不行,开不了口,鼓起多大勇气也开不了口,心里总是胆胆突突的,有一千个顾虑,一万个顾虑。

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目光尝试了几次之后退却了。我明白开不了口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人心,是人心在障碍,要不是面对面讲真相,这些心还真难发现。什么要面子的心,难为情的心,怕遭拒绝的心,怕被人误解的心,怕看人白眼,好多好多的心,我明白我必须突破这一关,于是我找到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决定和他们一起去讲真相。

最初的几次,我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她们讲,同时观察听真相的人的反应,这样几次后,我决定自己开口了。记得我讲的第一个人是一个三十开外的男青年,是个团员,我只讲了几句,他就答应退了,当时我还愣了一下,有点不相信,原来自己也能讲真相了,还讲退了,心里很高兴。以前开不了口都是人心在作怪,没有了这些,开口是很容易的,就这样,我从第一次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坚持到现在。

三、彻底断执着的根 努力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以前觉得自己学法很入心,炼功也不落下,尤其知道向内找,遇到问题找自己,不外推,认为自己是经过实修的。可是这次走回到大法中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以前执着的东西根本上还在,特别是对钱财的执着。和同修出去经常搭车总是计较车费是否太贵,查地图时看哪条路最近,总想搭最便宜的车,坐最便宜的车,甚至还想不要钱的车更好,到街上买东西斤斤计较,时刻怕吃亏上当,一次去超市买米,米价二元一毛八,营业员按二元六角计价,我发现后挽回损失四元多。事后还觉得自己很精明。其实根本上是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不想失去什么东西。

最近发生了一件让自己非常痛心的事,我们外出经常叫车跑很偏远的乡村,有时由自己代出车费,有学员记性不好,忘了给,忘了就忘了吧,心里比较坦然,知道是师父利用这个机会去自己的利益之心,并经常告诫自己,明明白白在利益上吃亏不动心。有时人心浮上来就背师父的法“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3]“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4]背法的时候,感觉这个心没有了,过去了,是不是真没有了呢?其实还在,所以当这一次同修忘了给钱时,自己不干了,毫不客气的要回了钱。

钱是要回来了,可心里难过极了,为什么这么难过?这时想起师父的法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5],“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6]。以前觉得修炼不难,现在觉得好难,那个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真的是好难去啊!

除了利益之心外,我还发现自己有好多好多的心,都是以前觉察不到的,如埋怨心,执著自我,不能被别人说的心等等。一次,同修提醒我不要埋怨,我马上矢口否认,真是睁着眼睛撒谎。《明慧周刊》有一篇交流文章《以归位和报恩的心态断执著的根》我看后心里无限的感慨,与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比,拉开的距离不知有多远了。

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这次难得的机会与同修交流,我要去掉自己所有不好的心,真正达到一个修炼人的标准。

四、在如何讲好真相上下功夫 真正担负起救度众生的重任

师父说:“我所说的这个“真相”啊,包含的内涵很大。现在讲的是,告诉人邪恶为了迫害法轮功编造的谎言真相;中共邪党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个真相;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这个真相;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大家也在讲,这个真相人很难认识。”[7]按照师父的要求,我努力围绕这些方面去讲,可是讲来讲去发现不行,很多人不听我讲,救人的力度很差,我明白根本原因是自己学法不到位,正念不足,只有真正实修放下人的东西修出慈悲,才能救了人。

于是我开始背法,背《转法轮》,背法的同时也学其他经文,每期的周刊,小组学法之后回家,还要细读,看看别的同修是怎么做的,真相资料尽量多记,以便在讲真相时有更多的话题和素材,同时注意和听真相的人互动,发资料时首先问他们以前是否看过真相资料,做过三退没有,接到过真相电话没有,你这样一问,他会觉得你在真正的关心他,也让他感到明白真相的重要性。前不久到一个村庄,遇到三个人,他们曾经是党员、团员、队员,都看过真相资料,但都没有退,不是他们不愿退,是他们不知道要退,也不重视,认为无所谓,这三人经我一讲,很爽快就退了,当然在讲的过程中不要简单、粗暴,避免急功近利,口气要善要慈悲。

师父说:“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那么这个时候对人讲道理他就会听了,你就会破除他被中共邪党灌输的那些个谎言,就会把他的心结打开。”[8]

通过这一年的讲真相,觉得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在如何讲好真相上还要下足功夫。我对自己是很不满意的,这一年中,有太多不如人意的地方,有太多的遗憾。有许多人我救不了,我是很伤心的。

最后,让我用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9]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